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涂国文
涂国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6,787
  • 关注人气:23,7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安文化需浇注现代精神

(2020-11-29 22:37:16)
标签:

新安文化

分类: 评论

新安文化需浇注现代精神
新安文化需浇注现代精神


/涂国文


2020.11.21

 

我是第一次来建德。非常耐人寻味的是,建德周边的县市我全去过,但之前就是没有来过建德。我想,这也许是上苍的特意安排吧,让我在览尽浙江奇山秀水之后,再来谒见最后隆重出场的建德山水。

 

我以前对建德文化所知甚少,真正有意识地接触建德文化,始于2018年夏天,我创作诗歌《五音:浙江赋》之时(这首诗后来在《浙江日报》“钱塘江”副刊头条刊出)。在这首200行的长诗里,我写到了十万年前出现的“建德人”——

 

十万年前,苍茫之水在浙江大地上浩浩汤汤

天地玄黄中,飞出一只中华彩鸾

在海边陆地乌龟洞上空盘旋

一群腰缀兽皮与树叶的“建德人”

围坐在一起,用树枝烧烤着猎物

……

 

今天上午到达“罗桐九姓渔村”宾馆后,我与过承祁主席和余文韬社长在房间,看见窗外的新安江在缓缓地移动——对,是“移动”,不是“流动”——就像一块墨绿的玻璃在河床上缓缓滑动,当时我心里就有很多感慨:眼前移动的这条江岂止是一条江流,它更是一条诗词之江、文学之江、文化之江乃至文明之江啊!我不知道它的源头究竟在哪里,也不知道它到底形成于哪个年代,因为对此我没有做过考证,但是我想,若要追寻它的源头,恐怕完全可以追溯到史前的某一天,从天上降下的第一颗水滴。

 

新安江是一条诗词之江。谢灵运、李白、刘长卿、孟浩然、沈约、梅尧臣、范仲淹、苏轼、陆游、杨万里、朱熹、姜夔、赵孟頫、方回、商辂、唐伯虎、祝允明、董其昌、吴伟业、黄景仁、洪升……历史上有那么多文化名人到过建德,游览过这条江,并留下了不朽的诗词曲赋。特别是在唐代,游览新安江的诗人之夥,吟咏新安江的诗词数量之多、质量之高,更是令人惊艳!从这一意义上来说,新安江完全是一条唐诗之江。

 

在宾馆房间,过承祁主席还介绍说,新安江流至建德后,江水变得异常清澈,就是窗外的那一段江流。我把他的这句话视作一个隐喻:建德文化,在整个新安江文化中,一定有着它的独特性。那么,建德文化的独特性究竟体现在哪里?在整个新安江文化系统中,建德文化到底居于什么地位?换句话说,建德文化到底具有怎样一种个性?或者更进一步地说,在后工业化的今天,我们又该如何建设具有个性的现代建德文化,如何使现代建德文化鲜明地区别于其他地方的文化?我想,这些问题都非常值得我们探究。

 

我所理解的文化,从来就不是虚无缥缈的。它落实在每一个人身上,体现在每一个人的言行上。每一个新安江人,都是一爿行走的新安江文化,都是一个微型的新安江文化。每一个建德人,都是一爿行走的建德文化,都是一个微型的建德文化。在建德,我有不少朋友,譬如过承祁主席,譬如李利忠、章剑清、卢远民等先生,譬如今天刚认识的余文韬。我从这些朋友身上,发现建德文化有一个鲜明的特点,那就是它的“兼容性”。过承祁主席琴棋书画、诗词曲赋样样精通,李利忠先生古诗、新诗、楹联“三中全会”,章剑清先生、卢远民先生既写古诗又撰楹联,余文韬由金融专业转入汉语言文学专业,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兼容性都很强。我正是从他们身上,从一个个具体的建德人、新安人身上,发现了建德文化、新安文化具有的兼容性。

 

建德文化、新安文化具有极强的兼容性,这是我的一个强烈的感受。从地域文化的角度看,它兼容了浙西文化、徽文化、吴越文化的特质;从文化艺术形态的角度看,它兼容了理学、医学、朴学、建筑、绘画、工艺等多种文化艺术门类。传统的新安文化,无疑属于一种古典文化,这是它的一种根性。我不是新安江文化研究学者,对新安江文化没有做过专门研究,我只想就我们上午在“罗桐九姓渔村”宾馆外的新安江岸边看见的一尊雕塑,谈一谈古典文化的现代性改造问题。

 

这尊雕塑名曰《渔归》,雕塑的内容为一个渔归的女子,双手抱于腹前,扭头俯视脚边放着的一只鱼篓。这个雕塑很美丽,也很现代,在古典的新安江畔,它无疑是一个现代性的存在,体现了雕塑者的现代性艺术追求,以及调和古典文化与现代生活的努力。然而,我和过承祁、画家孟涛等先生却发现,这个美丽的渔家女,除了疑似穿着现代性的旗袍外,从正面看,两只脚的比例好像严重失调,她的右脚比例正常,很性感,很美,但左脚却感觉明显比右脚粗长,看起来非常的别扭。我们都开玩笑地说,这条左腿,明显就不是一条美女之腿。

 

由这尊《渔归》雕塑,我不由自主地想起古典文化的现代性改造问题。中国传统的山水文化、山水精神,偏重于一种古典文化和古典精神。在今天这样一个后工业化时代,它们要想重新焕发出新的光彩,迎来新的辉煌,必须浇注现代精神,进行现代性改造。在古典的新安文化中浇注现代精神,需要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这是我说的第一层意思。雕塑《渔归》就体现了雕塑者在这一方面的尝试。我说的第二层意思是,如何在古典的新安文化中浇注现代精神,可能显得更为重要。雕塑《渔归》无疑属于现代艺术,然而如果真的一条腿短一条腿短长,一条腿细一条腿粗的话,估计就很难达成我们想要的效果。

 

刚才政协严凌云副主席、方韦主任等领导详细介绍了建德以新安文化研究为突破口,刷新浙西唐诗之路,全面拥抱杭州市“拥江发展”战略,提升整个建德的文化软实力,带动建德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发展的举措,我听后很感振奋,对建德更加美好的未来充满期待。关于如何在古典的新安文化中浇注现代精神,这一点我尚未思考好,也给不出具体的解决办法,只是把这个问题抛出来,希望能引起大家的思考。我就啰唆这么多,谢谢大家!


在“2020年浙西唐诗之路与拥江发展研讨会”上的即席发言


新安文化需浇注现代精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