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涂国文
涂国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9,447
  • 关注人气:23,7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梁晓明《忆长安》:从唐诗的再出发

(2020-11-14 13:53:05)
标签:

《忆长安》

从唐诗的再出发

分类: 评论
梁晓明《忆长安》:从唐诗的再出发

从唐诗的再出发

——闲话梁晓明《忆长安——诗译唐诗集》

/涂国文

 

“到唐朝去,以梦为马!”20世纪80年代,江西诗人程维在百行长诗《唐朝》中这样写道。唐朝,中国古代历史上最强盛、最具魅力的一个王朝。柏杨说,唐王朝共二百七十六年,其中一半时间在黄金时代之内。池田大作有一次问汤因比:“阁下如此倾情古老的神州大地,假如给你一次机会,你愿意生活在中国这五千年漫长历史中的哪个朝代?”汤因比回答说:“要是会出现这种可能性的话,我会选择唐代。” 灿烂辉煌的唐朝文化,更是书写了中华乃至世界文明史上流光溢彩的一笔,其中最令我们骄傲的,无疑当推唐诗。

 

诗歌是唐代的代表文学样式,唐代除诞生了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之外,还涌现出了2000多位杰出诗人、50000多首杰出诗歌,成为中国文学发展史上一座无法逾越的最高峰。有学者论及,唐诗完满地奠定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结构。唐朝灭亡已逾一千一百余年,然而,唐诗对中国文学与文化、对世界华人圈文学与文化乃至对日韩、欧美文学与文化的影响,至今余波潋滟。 

 

2018年,中国先锋诗歌代表诗人梁晓明先生用现代诗语言译写唐诗《忆长安——诗译唐诗集》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这部断断续续历时30年完成的译诗集,共选取了韦应物、杜甫、岑参、常建、王勃、白居易、王维、李白、綦毋潜、孟浩然、王绩、沈佺期、金昌绪、温庭筠、杜牧、骆宾王、常建、刘长卿、司空曙、许浑、韦应物、王昌龄、刘禹锡、高适、王之涣、李商隐、柳宗元、黄巢、张九龄、李煜(严格来说应为南唐)30位唐朝诗人的50首作品进行译改,每一篇章包括新诗译诗、原诗和创作手记三部分,是一部体例新颖、令人耳目一新的译诗集。

 

唐诗的面貌我们都非常熟悉,无需赘言。我们来看一看《忆长安——诗译唐诗集》中50首译诗的标题,如果把它们按诗歌的形式排列在一起,是不是就是一首现代、后现代特质浓郁的诗歌?——

 

无言的黄昏降下沉默的太阳/乌鸦叼着松针/无家可归/今夜点亮鄜州的月亮/一万年的脸庞/青气朦胧/所有光芒都是你的光芒/在别人的家乡/我端起了送客的酒杯/大雪的脚迹后/你跟着出现/色彩休息/在松林里面/我喝得大醉/他鼓掌开心/时间让流水带走了鲜花/我抬头就看见了升起的南斗/群山忽然都闭上了眼睛/未归的牧童在哪一棵树下/我放声歌唱/独自凄凉/那树寒梅开放了几朵/思念/从五个地方一起出发/我流放的前途和陌生的明天/还给你/我的命和我的命运/轻轻说话/天上有人正在梦乡/我低头想起遥远的故乡/我打飞它这只黄莺/我打断它的啼鸣/它有时也跳舞/有时也拐弯/楚王笑了/楚宫美女的腰肢更加细了/秋露似铁/有哪一只翅膀能够飞进/倒影的深潭/腾空了人间的向往/望你/江面便更加宽阔/战乱走了/你却独回北方的家乡/一万里江山/遍地哀愁/春风轻舞,在落地的罗裙之中/雨下在清明/你离去,整个三月都去了扬州/忽然想起,山居的你会不会更冷/路上这游侠是谁?那么骄傲/以前它的家,是宰相的庭堂/知音在前方等你/我静坐,看着桂花一朵朵落下/被人间遗忘在此的一枚图钉/这是渡口,没有人/夜雨,涨满了秋天的池塘/没人会和我在这里相逢/一切都好,天就要黑了/满院的菊花头顶着秋分/花草有花草自己的心愿/全城都是我的铠甲一样,金黄的脸/春天明年一定会来,你来不来/独自垂钓在大雪的江上/松子一粒粒空空地敲响了整座大山/新的忧愁,在沙洲之上/渔歌一声声,落入了河湾的波纹/我踩着灾难登上了楼

 

翻译是把一种语言信息转变成另一种语言信息的行为,大致包括两种类型,一种是同一语系内部古今诗文之间的转译,一种是不同语系之间诗文的转译。前一种有中国的古诗今译、文言文翻译成现代白话文等,后一种有英译中、中译英等。唐诗作为一种文学艺术瑰宝,不仅对后世的中国文学影响深远,而且对亚洲古中华文明圈乃至欧美各国文学也产生过一定影响,尤其是对美国现代诗坛,产生的影响更大。譬如我们在庞德、雷斯克洛斯、加里·斯奈德、罗勃特·勃莱、詹姆斯·赖特等人的诗作中可以看到唐诗影响的痕迹。美国的很多现代诗人,比如罗勃特·勃莱,是把唐诗作为一种新的诗歌传统来进行学习和继承。这些诗人还动手翻译唐诗,譬如庞德青年时期就翻译过李白的长诗《长干行》(“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等诗歌。

 

翻译的标准是信(准确)、达(通顺)、雅(优美),无论是同一语系内部的古诗文翻译成现代诗文,还是不同语系之间诗文的转译,都要符合这一标准。然而,由于古今异时,时代变迁,社会发展,文化变异,就算同一语系内部古今诗文的转译,要想严丝合缝,做到百分百的“信(准确)”,也显非易事,更不用说不同语系之间诗文的转译,其难度自然可想而知,甚至可以说是一件不可能之事。文化背景不同,语言系统不同,在转译过程中,信息的丢失与诗意的流失就是题中之义。庞德等外国诗人翻译的中国唐诗,严格说来,其实只是与中国唐诗有着某种或紧密或疏离的关联、披着唐诗外衣的原创诗,与唐诗的本义差距较大或者完全就不是一回事,正因为如此,所以庞德的翻译诗被不少人误以为是他的原创,甚至还有别的唐诗译者将译作为自己的作品收入诗集中。正如徐志摩所说,“中国诗只有中国人译得好”,盖因同一语系内部古诗文转译成现代白话诗文,与不同语系之间诗文的转译相比,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个中原因不言而喻。

 

忆长安——诗译唐诗集》是古代汉语与现代汉语之间的转译,属于同一语系内部的语言转变。它首先是一种翻译,遵循了“信”“达”“雅”的译诗标准。作为一名从中国诗歌艺术传统的草地中走出,穿越西方诗歌艺术的林带,最终迈向先锋诗歌高地的中国诗人,梁晓明对唐诗的理解与把握无疑是精准的,他的译诗,正如他在译写綦毋潜《春泛若耶溪》一诗的创作手记《我抬头就看见了升起的南斗》中所说:“不管怎样的译写,有一点是我始终坚持的,那就是不能越轨,不能多出比原作更多的意思。至于手法上,语言语词和形象意象上的选择,相对来说,我更加看重原诗本身的意思和意境。所以,再怎么选择意象,都是要围绕这个原诗的意思来,不能越轨。这也算是我译写古诗的一个原则吧。”譬如《那树寒梅开放了几朵》:“你和我的老家一起过来,你全身都是我老家的消息。那座小楼,那扇半掩的纱窗之前,你告别的时候,那树寒梅开放了几朵?”读者一看,便会明白是对王维《杂诗》“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的译写。

 

然而,忆长安——诗译唐诗集》绝不是简单的一一对应的古诗今译,而是“用现代诗歌的方法重新表现古诗”“用现代诗的语言来改写古诗” “用现代诗的语言,为古诗说话(梁晓明语),是一种从唐诗的再出发,一种在唐诗翻译基础上的再创作。正如该书责任编辑所说,这种‘译写’,重点不在于字字对应的意思的准确性,而在于古诗与现代诗在意象和精神上的沟通,是跨越时空的诗人之间的对话”,梁晓明以先锋派诗风“对唐诗的译写,是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再创作,跨越时代勾连起两种诗歌艺术,是新诗与古诗在意象与精神上的琴瑟和鸣,非常具有艺术性和创造性”。著名评论家沈健认为“它也许为百年新诗开辟了一片新疆域,为现代汉语注入唐诗源远流长的气韵与格调,拓展一个海纳古今的大境界”著名独立教师郭初阳如是评论“一位现代诗人,用现代诗歌为唐诗发声,让现代人既看到了唐朝的风景,也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忆长安——诗译唐诗集》中,每一首都包括译诗、原诗和创作手记三部分译者以原诗为原材料,对原诗进行现代诗歌改造。作者如一位玉雕大师,按现代诗歌的创作法则,将唐诗原玉雕刻成一种现代诗歌艺术品。玉还是那块玉,却生发出了新的形象。再辅以创作手记,谈论自己的创作感受,或对新诞生的艺术品进行阐释。传统的古诗今译是一种“拓印”,而《忆长安——诗译唐诗集》则无疑是一种调和古今、孕育新风的创造创新从这一意义上说,这种译写活动,完全是一种独立的文学创作活动

 

且以《你离去/整个三月都去了扬州》这首诗为例:“我带着黄鹤楼向你挥手,向东挥手/这是我心底深处/挥出的一只手/阳光去扬州,鲜花去扬州,此刻你离去/整个三月/都去了扬州/一叶帆,一张脸带着蓝天走到了尽头/我抬头,黄鹤楼抬头/只见天空悠悠/茫茫长江无语奔流这首动感强烈、时空辽旷、意境优美、意象鲜活、感情深挚、情绪怅惘的诗歌,如果以单篇形式出现,我想谁都不会否认它是一首出色的现代诗歌。而事实上,这是译者对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译写。然而,尽管它性质上属于一首翻译诗,但无论是从形式还是所采用的艺术表现手法来看,它都完全是一首全新的诗歌、独立的诗歌。

 

到底该如何定义《忆长安——诗译唐诗集》的译写手法?它肯定不是传统古诗今译所采用的“直译法”。译者在《我抬头就看见了升起的南斗》(綦毋潜《春泛若耶溪译诗)创作后记中说:幽意无断绝,此去随所偶。我把这两句直接译写成了第一段:可以把大树拔起/但拔不去我要去林间幽居的根须/今天出发,/今天我把我/交付给任何一处遇到的风景。一看就清楚,我在这里加进了一些意象,大树和根须等,目的其实也就是想强调和突出作者这种决绝的避世态度。从某种意义上来看,这就有点像意译意译,说明它肯定也不是传统古诗今译所采用的“意译法”。这种无法归类的译写法衍生出了一种“似是而非”的艺术显然只能归类为创新,这也反过来证明《忆长安——诗译唐诗集》是一种创造性的译写。

 

如《乌鸦叼着松针/无家可归》一诗,就是对杜诗《舟月对驿近寺》的一种造性改写杜甫的原诗为:更深不假烛,月朗自明船。金刹青枫外,朱楼白水边。城乌啼眇眇,野鹭宿娟娟。皓首江湖客,钩帘独未眠。译者将它改写为:深夜我推开灯/头顶上/月亮停泊着透明的轮船/寺院后庭我的脚下/流水在静静地呼吸/郊外草地/斜坡上/乌鸦叼着松针/无家可归,野鸭/在散步/满头白发我这张跋涉港口的脸/拉开窗帘/一个人/睁着眼睛译诗无疑是从原诗生发的,却与原诗面貌迥异。它显然是尊重原诗的,却像一只长线的一端紧系在原诗上的风筝,远远地逃离原诗,在空中随风飘扬。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如此定义梁晓明先生的唐诗译写:它是一种从唐诗再出发它是一种独立的创新性书写它是一种全新的现代诗歌

 

跨越千年的唐诗,在梁晓明先生笔下,焕发出了新的气息与光辉”(梁晓明语),源于他对西方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诗歌艺术的广采博取,以此对接浩荡唐诗的流风雅韵,从而使得东方古典主义诗歌美学与西方现代主义先锋诗歌美学的融通成为可能。此外,它与唐诗本身所具有的某些先锋特质也是不无关联的。唐诗固然是中国古典主义诗歌美学的高峰与集大成,但也隐藏着某种先锋性特质。唐诗有无某种先锋性?回答当然是肯定的,譬如李商隐的诗歌,即令放置于今天这个时代,其先锋性也未见衰减。正是因为唐诗隐藏着这种古典的先锋性,现代主义先锋诗歌精神的管道才得以探入其中其二,唐诗的魅力在于它的包容性,没有唯一的解释此外,所有优秀的诗篇都是可以跨越时代的。上述三个原因,为唐诗的创造性今译提供了坚实的艺术基础。

 

梁晓明《忆长安——诗译唐诗集》体现了一位先锋诗人的古典情怀展示了一位先锋诗人先锋姿态中的古典守望表明了一位先锋诗人对以唐诗为典型代表的中国古典诗歌艺术传统的继承与弘扬彰显一位先锋诗人在新与旧之间、白话译诗与先锋译诗之间、中国古典诗歌艺术传统与西方现代先锋诗歌艺术之间架起一座桥梁的文化自觉与艺术担当。同时,也表现了现代诗歌在古诗面前的自信。正如梁晓明在创作手记中所说,中国古诗确实是个好东西。同时也想让人感到,原来新诗一点也不比古诗差了”“新诗自有新诗自己独特的魅力,只要处理得好,新诗无限光辉,或者说,至少也绝不会就差于唐诗”,这对于现代诗创作而言,无疑是一种极大的鼓舞。我想,一点才《忆长安——诗译唐诗集》最大的价值所在

 

2020.11.14

梁晓明《忆长安》:从唐诗的再出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