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涂国文
涂国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5,105
  • 关注人气:23,7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日常:每条街都在炒一盘红白萝卜炖菠菜

(2020-10-25 13:26:24)
标签:

小日常

分类: 诗歌
小日常:每条街都在炒一盘红白萝卜炖菠菜

小日常(组诗)

/涂国文

 

秋街黄昏

 

每条街都在炒一盘红白萝卜炖菠菜

白萝卜是车前灯

红萝卜是车尾灯

街道上空的红绿灯,以及的士的顶灯

恰似菠菜与红萝卜丁

在生活的油锅里翻滚……

 

2020.9.29。黄昏速记)

 

 

紫之隧道

 

隧道里塞满了红色蝙蝠

仿若一个黏稠的血团

它们都死命地扑闪着翅膀

谁也无法挣脱

 

2020.9.30,晨,上班速记)

 

 

秋山图

 

秋风如何吹拂江河

便如何吹拂着山峦

 

山脉隆起一排排绿色巨浪

奔涌成一条地上河

 

一树树银杏如一只只漩涡

在夕照中浮光跃金

 

白云的帆在山峰飘荡

落叶的鱼在山谷翔舞

 

鸟鸣的声线缠绕在树枝上

被秋风镀成粼粼波纹

 

我俨如一头人形江豚

立在水底眺望着蓝天

 

2020.10.20)

 

 

小日常

 

清晨,我看着自己夹着公文包

出门,下楼,开车或坐车

赶往一个名叫单位的地方

 

接着,我看见自己出现在远方

一幢办公楼里,手提一只水瓶

走出开水房

 

进入办公室。倒水,沏茶

在一架陡立的微型钢琴前坐下

用双手,弹奏着键盘

 

中午,那个远离了我的自己

变成一头蚕蛹

蠕进一只睡眠的蚕茧中

 

傍晚,我看见流浪的自己

像一匹识途老马

顺着原路返回我

 

晚上,我和自己终于融为一体

倚着窗台抽烟

或者,站在露台上看月亮

 

2020.10.21,晨)

 

 

富阳

 

黄公望、郁达夫,都是很骄傲的人

他们一个住在富春江边

一个隐居在白鹤潭旁

他们从不外出去探望他人

却吸引了纷至沓来的脚步

 

2020.9.26,速记)

 

 

中秋月

 

多少游子的相思

织成了这个偌大的蚕茧

高悬在夜空中

 

2020.10.1,夜,速记)

 

 

脸孔

 

满校园漂浮着稚嫩的脸孔

介于百合与海棠之间

作为成人世界的反义词,她们

保存了人间最初的纯洁

 

我的惊叹只保留了短暂几秒钟

这些花枝,一旦探出象牙塔

在尘世中,她们的纯洁

还能保持多久?

 

2020.9.24,速记)

 

 

在杭州火车东站

 

亚洲最大的乡愁集散地门口

一辆辆小车,从暮色中驶来

丢下一双双行色匆匆的脚,又向暮色中驰去

 

出发的楼层,总是高于归来的界面

就像当年一柱柱向往远方的万丈豪情

总是高于泥土和身世

 

归来者,永远归于低处

如同回归大地的亡灵。即令衣锦还乡者

他们怀抱的羞愧,也滚石般坠入深渊

 

2020.9.11,薄暮,速记于杭州火车东站候车室)

 

 

田庐送别

 

“就这么走了美丽、挺拔与骄傲!”

推开田庐溪山雅舍后窗,对面小楼石门中

有离别的身影掀动晨光之帘

脑海忽然浮起高尔基小说

《一个和八个》最后一句

 

鱼鳞般的黛瓦覆盖着江南

一排排巨浪斜着身子朝向远方奔涌

木质的窗棂泛起木质的感情和美学

一些浪涛试着冲向天空

却被时光凝固成翘檐

 

我没有看清离去者的背影

也没有呼唤他们的名字

多年以来,我只习惯于迎来而伤情于送往

如同静立在楼底天井中

那几竿单薄的紫竹

 

但我知道,他们离去时并不孤独

他们随身带着友谊与诗歌

他们的旅行箱

装满了田庐的风声和鸟声

以及潘午潭的一片湖光

 

2020.9.13,晨,速记)

 

 

疯子

 

疯是一种阈值,不幸者的自我

保护机制

当沉冤、不公、悲愤或人生惨剧

如急剧膨胀的气体

它总要寻找一个突破口

 

疯子,用疯顶飞镇压在心头上的

高压气阀

忘掉自己前生的命

在另一个世界,他们找回了

失落的语言和幸福

 

疯是人世间的雷霆之怒

是死亡的闪电,跌落在大地上

 

2020.9.9,夜,速记)

 

 

父亲入殓的时候

 

父亲入殓的时候

殓葬师对我们说

你们兄弟仨各自脱下一件身上的衣服

垫在老爷子肩头

有儿子护着,他就能走得温暖而安详

 

大哥脱下了一件绛红色毛衣

小弟脱下了一件藏青色毛衣

我脱下了一件绘有卡通图案的毛衣

垫在父亲肩头

 

平生只穿过中山装和拉链衫的父亲

死时除了穿了一回唐装寿衣

还拥有了一件时尚的

卡通羊毛衫

 

2020.9.28,夜)

 

 

桃殇

 

水果中的“秦淮八艳”之一

与梨、杏、梅、李、樱、葚、莓

有着相似的凉薄命运

 

被春风所调戏,流云所轻薄

飞鸟所觊觎

直至被一双黑手从枝头摘下

 

美是一种原罪。她春天的身子

被暴雨一次次贩卖、啃噬

她据守着自己小小的城池

 

以一截坚硬的骨头

从沦陷中,救出美、爱情与坚贞

从腐烂中,救出时光

 

2020.8.9,夜)

 

 

秋颂

 

落叶在巷子里奔跑

它们奔跑的姿势,像一列列脱轨的

微型列车

 

风暴在大海上奔跑。这个亢奋的

跑墙运动员,他脚尖的铁钉

叩击着一座座礁石和岛屿

 

果实也在向着人间奔跑

跟着,一场大雪也将从远方动身

向着人间奔跑而来

 

我也在自己的身体内奔跑

我要跑出自己

追赶上已经远逝的青春

 

2020.8.24,夜,速记)

 

 

每个中年人的生命里都有这样一所老屋基小学

 

一排排丑陋的础石

撑起一所破败的老屋基小学

像一副副单薄的小肩

撑起贫寒的童年

 

一块门板用刨子刨光,刷上黑漆

横过来支在墙上,便成了黑板

几个代课教师把自己握成粉笔

在上面来回磨损着自己的青春

 

读书声是残破的,俨如屋顶

缺了一角的天光

朗诵声音里凌乱着寒风和草屑

间或还有驱赶六畜的吆喝声

 

雨点从瓦片豁口滴落下来

敲打在饥饿的小肚皮上

像擂响一面面小鼓,号令小兽们

向着教室外发起冲锋

 

一双双长满冻疮的小手

搁在一张张破旧的课桌上

俨如一小块一小块菜畦

长出的一串串小小的红萝卜

 

老屋基小学,光着小脚丫

走在时代的薄霜上

留下一串串带有血丝的脚印

像地上开出的一簇簇鸡冠花

 

2020.10.2,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