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涂国文
涂国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2,054
  • 关注人气:23,7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2020-07-28 20:50:02)
标签:

散文

瓜沥南大房

分类: 随笔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散文】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许家南大房的鸡冠花

/涂国文

 

已有多少个年头没有见到过鸡冠花了?这些年来,在各处的城市公园,诸如郁金香、芍药、三色堇、樱花、玫瑰、棣棠、珍珠梅、美人蕉、牡丹、天竺葵、蕙兰、碗莲、复色菊等花卉倒是见过不少,但鸡冠花,印象中真的多年没有见到过了——或许也曾与它相遇,但被自己漠视了也未可知。

 

鸡冠花与映山红、红花草,是出身于农家的我最早认识的三种花草。记得小时候,在我家院落一角,摇曳着几株形似大公鸡鸡冠的绛紫色花朵,父亲告诉我,它叫“鸡冠花”。上学后,听村里的老塾师徐先生说,明代我们江西才子解缙写过一首《咏鸡冠花》的诗,诗云:“鸡冠本是胭脂染,今日如何浅淡妆?只为五更贪报晓,至今戴却满头霜。”鸡冠花竟然引得才子赋诗?好奇的我,从此喜欢上了鸡冠花。

 

与鸡冠花暌违多年,毫无征兆地,这个夏天我们去萧山瓜沥采风,在党山镇许家南大房,竟又意外地见到了鸡冠花。

 

——那一刻我的内心有重逢故人的惊喜。

 

许家南大房坐落在党山镇老街南端,是旧时党山望族许氏家族始建于明万历年间,距今已有400余年历史,拥有四进三天井一后院的大宅第,为浙江省内迄今为止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明清古建筑。

 

尽管这些年来参观过不少特色古村落和古宅,然而当我们一行人穿桥绕巷、汗流浃背地终于来到南大房门前时,面前这座坐南朝北、庭幽进深、廊腰缦回规模宏大沧桑古宅,依然让我惊艳。

 

让我惊艳的不仅是气势恢宏、瑰丽照人的古建筑,还有那从天井石板缝里齐刷刷地钻出来的鸡冠花。

 

当我们迈入门楣上镌有大夫第”三字的南大房台门斗,依次参观完门厅、正厅继续朝前游览时,里面天井里一行行整齐排列着的鸡冠花,令我心旌摇荡。

 

这是介于正厅与内宅之间的一个正方形大天井,穿堂而过的甬道,将它平分为左右两半。两边地上都整整齐齐地铺满一尺见方的石板,石板缝里,笔直地爬伸着一条条绿色的草带。草带之上,则是一行行几乎是等距排列的血色鸡冠花。

 

第一眼远远看见它们的时候,我还疑心它们是一片罂粟花。那么热烈,那么浓艳,那么妖冶!当下心里这样嘀咕:这个时代还有人竟敢违法种植这种植物啊?赶忙趋近一看,才知道自己差点闹下一个笑话。待到看清它们是鸡冠花时,见一株株排列得那么整齐,我又以为是人工种植的。屋内有位住户告诉我,它们都是从石缝里自然长出来的。

 

那是怎样一片争奇斗艳的鸡冠花啊!简直就是一座小型的鸡冠花花圃。一株株,笔直地挺立着,头上都顶着一个浓艳的花冠,像燃烧的火焰,又像一只只不死鸟。南大房的高墙深院,挡住了阳光与风;大块的石板重重地压着它们,霜雪欺凌着它们,脚步践踏它们,它们却顽强地寻找生命的突围,从一条条石缝里拱出地面,在静默无声的岁月里悄然启绽!

 

“亭亭高出竹篱间,露滴风吹血未干。学得京城梳洗样,染罗包却绿云鬟。”宋代诗人钱熙在诗歌《鸡冠花》中,这样描述它。

“霜雪频经过岁华,芬芳浓艳胜诸花。娇红谁说无多子,似汝娇红子倍加。”清代诗人傅于天在诗歌《鸡冠花》中,这样歌赞它。

 

“方其炎蒸甫歇,金风乍飓,群株炫采,烂焉盈枝。尔乃瘦梗寒条,较芙蓉而更寂;疏根朗叶,对篱菊其多思。似班姬退处夫长门,如判萝幽闭乎西施。迨夫青霜降兮木落,白露漂兮草萎。众卉兮凋谢,尔独映乎条枚。凉飙凛凛兮,摧之不能摧;风霰飘零兮,欺之不可欺。尔于是强项独发,傲骨生姿。朱紫奋采,黄白争奇。”明代文人仲弘道,专门为它作《鸡冠花赋》。


望着眼前这一片烂漫的鸡冠花,我不由得想起南大房的前世今生——

 

许氏家族不是党山的原住民,据《许氏宗谱》朝正德年间许家始祖许承一从绍兴马鞍亭迁徙至岳父家所在的党山结庐于皇塘以北的沙滩上,种田和晒盐为生家族传至第繁衍成八房,许承一因担心钱塘江江潮,便在皇塘南面里河北岸造了一排楼房供八房分居,世称“老台门”。后来八房中的大房许魁率先弃农经商,致富后于万历年间在老台门对面里河南岸营造进宅居宅子是大房所建,又在老台门的南面,“南大房”至清光绪年间,许氏族人又增建第四进屋宇,形成一种大四合院的宏大格局。

 

遥想当年,为了谋生,许家始祖许承一带领家人从外地迁居党山,与恶劣的自然环境展开搏斗,从沙地和江潮中夺取糊口之食,靠着吃苦耐劳、不折不挠,一步步走出生活的泥沼。至八房大房许魁,勇于求变,搏击商海,终于使日子变得殷实起来,最终使家族成为传承了四百多年党山望族。他们的奋斗之路,真可谓筚路蓝缕。从许氏家族的创业史中,我俨然看到了一种顽强不屈的“鸡冠花精神”。

 

在俗称“九开间”的第四进右厢房一间悬挂着“别有洞天”匾额的居室门口,我们见到了仍居住在南大房十五代孙许绍雄先生。已届八十一岁高龄的许老先生,充满激情地向我们介绍起南大房的历史以及他与南大房的情缘。许老先生说,他1960年高中毕业从上海回到祖籍党山南大房,再也没有离开过近年来,他不仅积极协助政府有关部门搜集、整理南大房的文史资料,还为四面八方慕名而来的游客义务充当导游和讲解员。

 

许先生在讲述这些的时候,表情激动,神色自豪,并不时配合着有力的手势。看着眼前这位南大房的“守夜人”,谁能相信他曾在文革时遭遇过不公正对待,近年又罹患癌症,动过两次手术?听完许老先生的讲述后,我由衷地为他送上了“仁者寿”的赞美和祝福。那一瞬间,瘦高身形、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的许老先生,在我眼里,幻化成了一株行走在南大房的白色鸡冠花。

 

“如飞如舞对瑶台,一顶春云若剪裁。谁教移根认荚畔,玉鸡知应太平来。”(宋·王令《白鸡冠花》)

 

“何处一声天下白,霜华晚拂绛云冠。五陵斗罢归来后,独立秋亭血未干。”(元·姚文奂《题画鸡冠花》)

南大房的鸡冠花,盛大美丽,花团锦簇。它们是从审美中长出的奇葩、从祥云中飞出的凤凰,一如南大房瑰丽的建筑艺术——

 

南大房规模宏大,四进三天井一后院83间房,占地面积3000平方米经几百年沧桑岁月洗礼基本格局仍保存完好,这在现存古民居中是不多见的。一道逶迤的粉墙,束带一样将墙内的厚石粗木、奇构异雕和烟火日子、爱恨情愁,捆扎在静好的旧时光里。连片的屋顶上,鱼鳞般的黛瓦奔涛涌浪。院落空间方正,布局完整合理,体现出一种威严、温情而富有凝聚力的宗法秩序。梁间木雕斗拱有灵芝、如意和合、玉鱼、鼓板、钟磬、龙门等图案,粗犷简约;牛腿上蝠飞、鹿鸣,松挺、鹤舞,栩栩如生;门扇多为花格,裙板上雕有历史人物;窗扇多为漏窗,饰以冰裂纹;砖雕多采用透雕手法,虚实结合,线型优美简洁;石雕皆粗粝劲刮,璞拙大气……整座南大房,恰如一幅令人迷醉的艺术图卷。

 

 

“仙葩轮菌蕊珠团,疑是文禽顶上丹。纪渻养来形似木,独留绛帻倚阑干。”(清·成鹫《咏鸡冠花》)

 

“一枝浓艳对秋光,露滴风摇倚砌旁。晓景乍看何处似,谢家新染紫罗裳。”(唐·罗邺《鸡冠花》)

 

如火绽放的鸡冠花,在一片片翡翠般的绿叶衬托下,显得格外娇媚。正如南大房在流水的衬托和护佑下,才拥有了流芳数百年的风雅韵致一般——

 

党山老街河流纵横交织,南、北、西三面均有河道,沿河有十几座河埠桥梁众多,许家南大房就是被一湾河水围绕的许氏家族居住的大宅第。南大房出南门不远处,有一条自南往西、与北面里湖河相通的小河道,即为许家专用的水路。南大房平面布局与北方的四合院大致相同,采用的是“四水归堂”式布局,雨水全部锁定在三大天井中,寓意“财不外流”。水是生命和财富的隐喻。正是因为有了水,才有了生命,有了财富,有了南大房的致富传奇。

 

徜徉在青砖黛瓦、古色古香的许家南大房,流连于嫣红的鸡冠花丛之旁,这一刻,我感受到了一种沉醉。

 

“秋光及物眼犹迷,着叶婆娑拟碧鸡。精彩十分佯欲动,五更只欠一声啼。”(宋·赵企《咏鸡冠花》)

 

“幽居装景要多般,带雨移花便得看。禁奈久长颜色好,绕阶更使种鸡冠。”(宋·孔平仲《种花口号》)

 

2020.7.28,杭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永远的江一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永远的江一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