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土层
黄土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4,356
  • 关注人气:1,2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黄土层应邀评点林荣的6首诗歌

(2018-06-28 11:34:54)
标签:

黄土层

诗歌评论

林荣

六首

飞鸟

分类: 文艺评论

黄土层应邀评点林荣的6首诗歌
评点林荣的6首诗歌

 黄土层

 

飞鸟

林荣

 

也许,它只是夜黑时误入了这城市森林

它摆脱惶惑的时间

一定不像一段人类历史,那么漫长

它镇定自若,俯视着脚下的车流人往

兀立在空中的高压线上

 

                        2011-12-08

 

黄土层点评:

诗歌的切入点可以低微,可以平近,甚至庸常,但最终落脚点必须是高线,高端,高贵。这样才具诗艺张驰的最大化标志。林荣这首《飞鸟》,开篇具有泰戈尔清廓之风,切近又遥远,鸟”误入”城市森林的意象,形成自然与文明的瞬间对峙,并无多少新奇,读者之所以能忍受,是出于善意的期待。果然,”摆脱惶惑”四字让读者仰起了头,对一只鸟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鸟,在这里作为高度主体化的存在物,一直在高处,耐寒,也耐得住寂寞。从飞鸟看出诗人对精神困境和突围能力的自信和自我评估。孤傲冷峻,又高深莫测。一组读下来的感受是,刮目震撼,丰盈有趣,林荣是一位有情怀有思想的真诗人。

 

 

 

幽禁之诗

林荣

 

每次写作

她都想写一首老虎之诗

但每一次她都把老虎隐去

她害怕老虎猛然间从文字里跃身而出,她害怕自己

会因此受惊而高烧不退

 

隐去的老虎被她幽禁在一个巨大而结实的笼子里

以“飞蛾扑火”

或者“人不为己”的方式

 

20171

 

黄土层点评:

这首诗名为《幽禁之诗》,让人读题时不免充满好奇,幽禁什么呢?其实“幽禁之诗”就是“老虎之诗”。一个具有王者、凶暴、雄心、壮志象征性的喻体,形成这首诗的核心主题。诗人的纠结处在于该让它显现还是隐藏?显隐之间,起伏着诗人的理想和现实,主张和反对,低调和高调。第一节很有感性的丰富性和理性的张力,第二节略显概念化和拘谨。仿佛也把一个很充沛的诗情,“幽禁”在两个成语之中了。

 

 

 

容器

 林荣

 

沸水灼热,外溢

那把壶不吭声

后来,水慢慢地,慢慢地凉下来

那把壶,还是不吭声

再后来,冷冽的水结成了冰

那把壶,依旧

一声不吭

 

20178月——10

 

黄土层点评:

以前读林荣的诗歌还是不多,最近读了些,一条宽阔的河流渐渐映入眼帘。她的诗歌仔细读来,都不简单。这首《容器》从鼎沸、变凉和结冰三个层次状写容器的“一声不吭”,读来意味深长。很自然的,毫不突兀地从“器”的层面跃进到“道”的层面。吞吐着一个精神书写者的坚韧秉性和恒久品质。人也是一件容器,不是一时是,而是一生都是。

 

 

小草说

 林荣

 

我什么都不是

 

我只是

空旷的

 

中心

 

20131

 

黄土层点评:林荣善写短诗,且极具爆发性。用词极简,高标独立。这首《小草说》着实厉害,读之真有踩雷之感。小草,稀松平常的一个意象。我们可能都是唱着“没有花香,没有树高”的歌曲长大的,对小草的认同感,一直是柔弱的存在物,至多不过是“疾风知劲草”这样的。但是林荣的《小草说》,跳脱开了小草本身立意,而是放在另一种视野之下,获得了巨大的空间能量,令人不得不把“小草”举过头顶,生出无限敬畏和敬仰。我什么都不是/我只是/空旷的/中心。这里,小草只是喻体,代表的是诗人的精神高度和心灵空间。

 

 

 

 

 

多少忘记其实毫无征兆

林荣

 

雪花落地,冷寂,轻薄

太阳一出来就消失了

大地掩埋了一只只白色小鸟儿

 

一转身,我就忘记了它们

辗转的鸣叫

 

                            2011-12-20

 

黄土层点评:

林荣的诗歌不仅观察细致,体悟深微、细腻,更有神来之笔的灵巧和化境。这首《多少忘记其实毫无征兆》从雪花起笔,鸣叫落笔。中间的过程,全是叙述,貌似不带任何情绪。但细细品味,诗人是在轻松流畅的流转中,隐藏了“一只只白色的小鸟”,这是雪花,也可能是真正的小鸟(除了白色的),它们披拂了多少的寒冷遭遇和白色撕裂。而“忘记”是一转身的事。小鸟存在的歧义性,会在读者心理上形成不同度数的人间体味。而诗人意识到的“忘记”,往往不是忘记,而是纪念。

 

 

 

苦爱

林荣

 

黑夜。漫长。无边无际

 

她做累了那个苦口婆心的人

仍然捧着雪的花冠

走向他

 

说:“玩具和玩具一起玩儿,也就一小会儿”

 

20132

 

黄土层点评:

《苦爱》的第一节,已经点题。精神的黑暗,绵延,绝望。某种巨大的悲剧性情感,折磨一个人的时候,她自然会寻求改变。“苦口婆心”的全部意义让渡给“雪的花冠”的时候,一种装作轻松的乃至可怜兮兮的举重若轻的“说辞”,更加充满了悲剧性。爱情诗不好写,苦爱诗更不易写。但诗人林荣却写出了苦爱的层面和层级,在长短之间,在轻重之间,在深浅之间,在酸甜苦辣之间,诗人留出了精神的缝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