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土层
黄土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0,692
  • 关注人气:1,2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年春节前最后一篇博文:《旅馆》8期刊首语

(2014-01-30 18:44:47)
标签:

黄土层

旅馆

8期

刊首语

最后一课

分类: 旅馆主义

                                                                         刊首语

最后一课

黄土层

 

自2012年元旦接任旅馆以来,一晃两年过去了。慨叹时光飞逝是人之常情,我也不能免俗。按照旅馆编委会章程——主编四期轮换制,我做完8期就该卸任了。我也早早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由于阴差阳错的原因,我误入诗歌这个圈子,快六年了。六年来,光阴虚耗,一事无成,这是我的罪。唯一可以告慰的是任期内基本上按计划完成了5-8期的旅馆编辑、策划和运作工作。筚路蓝缕筹措经费,组织人力,阐释旅馆主义,对一本民刊尽可能容纳的民间思想资源和诗学空间,做了一些汇聚和掘进,其中的得失、曲折、艰辛和快乐就不说了。

“最后一课”自然是指我在主编任内的最后一课。但旅馆主义的道路还很长,每一期就是一课,都是崭新的一课,不存在最后一课。之所以提到“最后一课”,是另有用意的。记得中学时代读过法国作家都德写的小说《最后一课》,当时没觉得好在哪里。这次想起了,找来读了一遍,很感动。都德通过一堂课为战争造成的心理创痛和民族文化的撕裂,记下了忧伤的一笔。我无法忘记的两段话是:

韩麦尔先生说:“我的孩子们,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们上课了。柏林已经来了命令,阿尔萨斯和洛林的学校只许教德语了……”“法国语言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最明白,最精确;又说,我们必须把它记在心里,永远别忘了它,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民,只要牢牢记住他们的语言,就好像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

这两段话的核心意思是说,今天是最后一堂法语课,明天德语将替代法语;只要牢记美丽的法语,法兰西就会充满希望。在此我想到旅馆主义。谁给旅馆主义播下第一粒种子,谁践行了它,谁发展了它,谁能确定不会抛弃它,在民间诗学旷野上留下一条荒芜英雄路?旅馆主义是一只小兽,日日夜夜在消费着时间、精力、理想、资金、梦幻,诗歌的古今中西之辩,主流文化和民间立场之辩,诗歌文体的多维透视,诗人的行旅之叩问,消费着一个又一个繁华与躁动的心灵世界。谁的心永在,谁早已孤帆远影了?多少人聚了散了,笑了骂了,睥睨了行为艺术了,聒噪了安静了?这些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旅馆主义的旗帜不倒。

这里提到“最后一课”是要警示曾经和旅馆有些渊源的诗人们,旅馆主义虽然只是一棵诗林小草花,幼小而脆弱,他也茁壮到五岁了。正如都德提到的美丽的法语,只要牢记美丽的旅馆主义,就不会迷失在旅馆及其一切衍生物之中。下一任无论谁来主持旅馆诗刊,如果丢掉了旅馆主义另立门户就是德语替换了法语,就是“阿尔萨斯和洛林的学校只许教德语了”。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同时,在旅馆内部更要警惕过度的懒散所养成的消极人格。在8期封二部分,我主张“旅馆主义:叩问逆旅和苦旅所造设的诗学门扉”,读懂了这一句,也就读懂了我的苦心。

 

(字数109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