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预言女巫
预言女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813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下一站,幸福原著小说 第十站 幸福 (2)

(2009-11-06 12:45:34)
标签:

花姨

通信器

手环

罪嫌

慕橙

田村

文化

分类: 下一站幸福

“这是怎么回事?”

光晞在小乐亲自叮咛下,赶回来参加母亲的庆生会,当他发现一向待人冷淡地母亲脸上竟满溢笑容,大为吃惊,更不敢相信,母亲明明讨厌慕橙,现在却跟他的妻子有说有笑,仿佛一对感情融洽的婆媳。

“你施可什么魔法?”他私下问妻子。

“才不是魔法呢。”慕橙含笑低语。“我只是让妈知道,只要她肯打开心房,她的孙子会很爱她。”

“爱?”光晞愕然。“我老妈从不相信这种东西!”

“那是因为她曾经在爱里受过重伤,才会逼自己不相信。”慕橙抬眸望他。“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吧?其实当年你爸之所以离开,是因为他有了外遇。”

“什么!?”光晞震惊。

“听说他就是在圣德堂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慕橙悠悠解释。“所以那里对你来说,虽然是幸福的象征,对妈而言,确实她的痛苦与耻辱。可她从来没对你提起这些,甚至还拼命想办法,为你保住圣德堂。”

“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光晞又惊又疑,不愿相信,原来事实的真相比他想象得还不堪与丑陋。

“你还不懂吗?”慕橙怅然叹息。“她是不想戳破你爸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她知道你有多崇拜你爸,不想你伤心。”

是这样吗?光晞难受地咬牙,当年犯错的人竟是父亲,不是母亲?

“为了替你爸保全形象,她宁愿选择自己承担你的恨。我也是个母亲,当小乐说讨厌我的时候,我的心都碎了——所以你怎么能说自己的母亲不懂得爱?如果她不是因为爱你,爱你爸,她有必要那样折磨自己吗?”

光晞震撼,这一刻,他深深后悔,为自己曾经无端地痛恨母亲,为母子之间多年的情感藩篱感到遗憾。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他凝望妻子,奇怪她为何能靠透自己看不透的秘密?

“一半是妈告诉我的,一半是我自己猜的。”

“她为什么告诉你这些?”

她默然不语,别过眸,他却从她忧郁的神情看出一丝端倪,灵光乍现——

“当年,该不会是我妈劝你离开我的吧?”

                *

当年,的确是他母亲劝她离开他,不过她也是出自自己的意愿,才决定接受。

所以她不怨,只要她离开光晞,能让他重回人生的正轨,得到幸福,她怎么样都无所谓。只是她没想到,他的人生会在因缘际会之下又与她有了交集,过去的一切,至今仍紧紧纠缠两人。

如今,两人都困在这段不理想的婚姻里,彼此都感觉窒息。

是她错恶来吗?当年她或许不该做那种自以为是的决定,她没想到他会宁愿放弃何以茜,也坚持惩罚她……

慕橙幽幽叹息,这段婚姻究竟会开往哪个方向呢?是幸福或毁灭?她觉得好彷徨,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手机铃声响起,惊醒她迷蒙的思绪,她接过电话,耳畔传来一阵焦急地嗓音。

“慕橙,是慕橙吗?”

“花姨?”她错愕,不明白拓也的母亲怎会忽然打电话来,“怎么了?该不会是……拓也发生什么事了吗?”

花姨听问,几乎崩溃。“慕橙,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们家拓也啊!他,他……完蛋了啦,真的完了……”

“什么完了?花姨,你别急,慢慢说。”

“都怪村长那个不孝孙彬仔啦!我早就跟拓也书别管那死小子了,偏偏他说他跟彬仔从小一起长大的,不能不管,这下可好,被害惨了啦!”

“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橙愈听愈摸不着头脑,也跟着慌起来。“花姨你快说啊,拓也怎么了?”

“他被条子抓走了啦!”花姨哽咽。“他们说怀疑他有杀人嫌疑……”

“杀人!?”慕橙惊骇。

“都是彬仔害的啦!他在外头惹毛了角头老大,对方派人追杀他,接过拓也为了救他……”

“就失手杀了人吗?”每次呆然,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人不是他杀的啦!拓也说是那个人自己脚没站稳,摔下楼梯撞破头……不干我们家拓也的事啦,可是警方都不相信,硬要栽赃他杀人。呜呜呜——”花姨嚎啕大哭。

“花姨,你别哭了,既然人不是拓也杀的,就一定有办法解决,你别哭了啊。”慕橙口口声声劝花姨,但她自己也是冷汗直流,面色惨白。

“慕橙,你可不可以请你老公帮帮忙?”花姨恳求。“她是有名的大律师,一定有办法帮拓也洗清罪嫌的!好不好?请你老公帮个忙,救救我儿子!”

要光晞帮忙?可是……

慕橙蹙眉,想起今日相敬如“冰”的夫妻关系,实在没把握。

“算花姨求你啦!”花姨误会她的迟疑,积极苦苦哀求。“我知道我以前没有对你很好,三番四次针对你,可是我……我没恶意啦!我也是心疼拓也,还有啊,我也很疼小乐的,常常拿糖果玩具给他,你都知道的,对不对?”

“我知道,花姨,我都知道。”慕橙柔声安抚。“你放心,我会请光晞帮忙的,一定想办法把拓也救出来,你别哭了,先冷静下来。”

“好,太好了。”花姨感激地抽咽。“那就谢谢你了,慕橙,我等你消息。”

                *

六年前,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慕橙决定离开他,真的是因为不想与他共患难吗?或许有其他不能说不敢说的原因?

跟他的母亲有关吗?

深夜,光晞留在办公室加班,整理明天上庭的资料,却心神不宁,不是想起妻子谜样的神态。

他总觉得,关于六年前,慕橙一定隐瞒了自己什么。他仔细回想六年前的一切,用理智分析她当年的心路历程。

他愈想愈不对,他的妻子不可能是那种贪图荣华的女人,若是照她当时说的,她累了,想过好日子,为何到了花田村她却是独自抚养小乐长大?

就算拓也的家人嫌弃她单亲妈妈的身份,她也可以找别的男人啊,只要找个经济状况还不错的男人,她便可以卸下肩头的重担了 ,但她从不逃避自己的责任,坚持一个头挑起。

这样的女人,会怕吃苦吗?她根本一直在吃苦啊!

光晞想着,胸口微微揪起来,想起六年来慕橙一肩挑起抚养小乐的重担,他就忍不住为她心疼。

真的难为她了……

有人敲门,他神智一凛,抬起头,愕然发现站在门口的竟是他正在思念的女人。

她脸色有点白,嘴角牵起的微笑有些勉强,看着他的眼神充满歉意,似乎很担心自己打扰他。

“你怎么来了?”

“我看你这么晚还没回家,所以……”她深吸口气,提起手中的保温盅。“送点宵夜给你。”

“宵夜?”光晞惊喜,起身迎向妻子,她这算是向他求和的表示吧?

“你肚子饿吗?晚餐吃过了吧?”她有些不确定地望着他。

“吃是吃过了,不过只是三明治。”他笑。“你带什么来给我?”

“牛肉饭。”

牛肉饭?他愣了愣。

“你……不想吃吗?”她窥探他迟疑地表情。

不是不想,而是牛肉饭对他们而言,参杂着太多复杂的滋味,甜与酸,幸福与痛苦,拥有与失去。

“你坐下来。”光晞拉着慕橙在沙发上坐下,打开保温盅,炖牛肉的香味扑鼻而来,唤醒当年的记忆。他舀一口进嘴里,咀嚼着,激动难抑。

“好吃吗?”她轻声问。

他眼眶微红,又吃了好几口,才点点头。

慕橙看他大口大口地吃,内心也很激动,喉间酸酸甜甜的,哽着千言万语。

光晞吃得急了,呛咳起来,她连忙为他倒水,让他喝下,替他拍背脊。

他望向她,自嘲地微笑:“真糗,对吧?”

她摇摇头。

“不过这饭,真的很好吃。”他赞赏。

“你喜欢就好。”她小小声地应,迷蒙地睇着他。

他看出她有话想说。“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我想……”慕橙咬唇,双手揪着裙摆。

“你说啊,没关系。”他温声鼓励,猜想她或许是要剖白当年离开的原因。

“我想请你帮个忙,你可以……帮拓也辩护吗?”

“什么?”光晞震住,这完全不是他想听到的。

“他被卷进杀人事件了!”她急促地解释。“可他真的没有杀人,是警方误会他了,他是冤枉的!”

他瞪她,良久,才沙哑地扬嗓“所以你今晚送牛肉饭来给我,原来是为了这个?”

原来不是为了向他求和,是为了花拓也!他怎会那么傻?竟以为她眷恋着当年情分,她真正在乎的人,是花拓也,不是他……

“光晞,你不肯答应吗?”慕橙小心翼翼地问。

光晞冷笑,起身背对他,望向窗外阴沉无边的夜色。“我如果不答应,你该不会哪一天又带着小乐,不声不响地离开?”

“我……”慕橙怔仲,不知怎地,她觉得自己好似在丈夫话里听出一丝苍凉意味,那令她也不由得心痛。

“好,我答应你。”他回过头,神情凛冽,眼神深沉得教她猜不透。“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爱的男人就回来。”

                *

自从光晞答应替拓也洗清罪嫌后,夫妻俩的关系变得更紧绷了,就连小乐也无法充当润滑剂,光晞在家时总是板着一张脸,对慕橙是绝对的冷漠。

方德容看不过去,私下找儿媳妇谈:“光晞该不会还在为六年前的事记恨吧?我应该告诉他当年其实是我……”

“不是那样的,吗。”慕橙婉拒婆婆的好意。“这是我跟光晞之间的问题,我们应该自己解决,而且光晞气我,也不只是六年前的事。”

“那到底他还气什么?你么要怎么解决?”方德容替儿子跟媳妇着急,从前她或许会冷眼看待这一切,但现在,她是真心希望父亲俩能相知相契,携手迈向未来。

“总之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慕橙安抚婆婆,表明把话说得自信,心下其实六神无主。

光晞竟然会以为她爱的人是拓也 ,真是误会大了!

问题是,她该怎么解开这误会?光晞对她总是避而不见,偶尔必须与她商谈关于拓也的辩护事宜时,又摆出一张公事公办的脸色,每当她试着靠近他一步,便能感觉他闭锁心房,往后退一步。

真的这么恨她吗?

看着他为了拓也的事,经常忙到三更半夜,藏不住黑眼圈,她好心疼。端宵夜给他,他却碰也不碰。

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愈是在乎一个人,愈怕他对自己冷淡,因为伤痕累累的心,不堪再多划上一道。

于是,她只能远远关心着他,请佣人送宵夜,精心熬得鸡汤,也得借小乐的手,送个爸爸喝。

替他烫衬衫,洗内衣,都只能偷偷来,不敢让他知道。她不求他的感动,只希望能分担他的辛苦,在他熬夜奋战的时候,默默在背后支持他。

两个礼拜后,他找到关键证据,洗刷了拓也的罪嫌,拓也终于被释放,她从电话里得知讯息,欣喜若狂。

“谢谢你,光晞,我就知道你一定很办到,谢谢!”她激动地道谢。

光晞在另一端,却没神恶魔反应,沉默片刻,才冷冷地开口。“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了,接下来也该轮到你回报我了。”

“回报?”她一愣。“你要我怎么做?”

“我要你从此以后……离开我的世界。”

“什么!?”她悚然大惊,如遭雷电重击,“你的意思是……”

“我们离婚。”

离婚!他要跟她离婚?

慕橙脑海空白,几乎晕倒。“为什么?光晞,为什恶魔……要离婚?”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他言语冰冷。“你放心,我不会再拿小乐的监护权要挟你了,经过这次,想必花姨对你也是感激莫名,不至于再阻挡你进花家的门,你可以名正言顺嫁给花拓也了,祝你幸福。”

祝她幸福?他祝他幸福?

慕橙心碎,泪水无声地留下,她闭上眼,虚软的身子沿着墙,滑落在地。*                 *

自从提出离婚的要求后,光晞整整三天没回家,只派快递送来一式两份签了名的离婚协议书。

没有人知道他上哪儿去了。手机关机,也没去事务所上班,宛如人间蒸发。

慕橙接到离婚协议书,随时虽是一再告诫自己要坚强,却仍是承受不了打击,病倒了。

小乐见妈妈发高烧,躺在床上呓语,一直喊着爸爸的名字,担忧得不得了,想尽办法想联络上爸爸,打电话找不到人,他灵机一动,想到爸爸送的通信器。

他找出手环,不晓得该怎么用,翻来覆去地检视,接过不小心将手环扳断了。

糟糕!该不会把通信器弄坏了吧?

他急得都要哭了,握着断掉的手环,在院子里哽咽地呼叫,“爸爸,爸爸,你听见了没?小乐在呼叫你,你快点回来,妈咪生病了你快回来啦!呜呜……

也不知道是通信器起了作用,还是老天垂怜,光晞真的回来了。

“爸爸,爸爸!你回来了!”小乐惊喜地飞奔进父亲怀里。“呼叫真的有效耶,妈咪没有骗我。”

“小乐。”光晞一个人在外头流浪了三天三夜,身心俱疲,看见儿子,精神一振。“爸爸好想你。”

“我也很想爸爸啊!为什么爸爸这么多天都不回家?”

因为他怕,怕一回来就要面对分离,怕自己承受不了同时失去妻儿的锥心之痛。

光晞苦涩地抿唇,摸摸儿子的头。“小乐这几天过得好不好?”

“不好,一点都不好。”小乐猛摇头,抬起泪涟涟的小脸。“妈咪生病了啦。’

“慕橙病了?“光晞震撼。

“妈咪发高烧,好烫好烫。“小乐诉苦。

怎么会这样?光晞心急如焚,匆匆奔上楼,回到卧房,他的妻子果然躺在床上昏睡,面容苍白得教人不忍。

“光晞,不要……不要丢下我……“她在梦里伤心地呓语。眼角隐隐噙着泪。

“妈咪一直在喊爸爸的名字,她一定很想见你。“小乐眼眶泛红。

是吗?明显想见他?他以为她接到离婚协议书,应当会快乐地直奔心爱的人的怀抱……

光晞惘然,来到妻子床前,她似乎感觉到他,彷徨地伸出手,他犹豫地握住。

“爸爸,妈咪会好起来,对不对?“小乐担心地问。

“当然会。“光晞用另一只手牵儿子小手。”爸爸保证。“

“那就好。“小乐安心了,撒娇地偎进父亲怀里,这时才又惊觉手上握着坏掉的手环。”对不起,爸爸,小乐要跟你诚实认错。’

“认什么错?”

“这个。”小乐可怜兮兮地摊开掌心,秀出断成两截的手环。“对不起,爸爸,我把你给我的通信器弄坏了。”

“原来是这样。”光晞好笑。“没关系,坏了就算了,顶多爸爸再买一个给你。”

“不行!这是爸爸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不能坏掉啦。”小乐懊恼。

“好好好。让爸爸看看能不能修。”为了哄儿子破涕为笑,光晞只好接过手环来研究,不料却意外发现原来手环里嵌着张小小记忆卡。“这什么啊?”

他取出记忆卡,同时取出一个埋藏了六年的秘密——

当慕橙醒来时,她看见的是一幅温馨的画面,她最爱的男人抱着她最疼的儿子,靠坐在她身边打盹。

父子俩嘴边都依稀含着笑,像是正在梦里体会着幸福。

她看着,忽然眼眸一酸,明明不想哭的,泪珠却盈于眼睫。

光晞惊动一下,从睡梦中醒来,见她醒了,伸手摸她额头。“你的烧退了。”

她感觉到他眼神的温暖,心弦震颤。

“你等等。”他微微一笑,将小乐抱回儿童房,再回到慕橙面前时,手上捏着一份文件。

是离婚协议书!

慕橙惊骇,全身发冷。“你还是坚持……跟我离婚吗?”

“你不想吗?”他不答反问。

她迷蒙地望着他,内心纠结,挣扎许久,终于吐露心声。“对,我不想,光晞,我不要……跟你离婚。”

“为什么?”

“因为我爱的人……其实是你。”慕橙双手紧紧揪着被单,垂眸掩去悲伤地眼神。“就算你恨我,就算你要我离开,我还是想告诉你,我爱的人……其实是你,一直……就是你。”她倏地哽咽,语音破碎。“六年前,是我错了,我以为那样做对你最好,我希望你幸福,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伤你很深,是吧?对不起,光晞,很对不起,你不要恨我好不好?”

她不停地道歉,他听得出来,她是真的很伤心。

“别说了。”他温柔地阻止她,在床沿坐下,用拇指碾去她眼角的泪水。“你知道这几天,我去了哪里吗?”

“去哪里?”

“我去了圣德大学,去我们以前曾经去过的每一个地方,还去了花田村,去看那些你辛苦种的花。他顿了顿,练啊地望她。”慕橙,其实我也身不得你离开我。“

慕橙怔了怔。“那为什么……”

“因为我以为你不爱我。”光晞苦笑,剖白自己的心路。“你知道吗?我们新婚之夜那天,我一直在房门外守着,我在等你会不会出来找我,可你一直不出来,所以我很气,觉得你一点都不在乎我。”

他希望她在乎他妈?慕橙怔望丈夫,看进他深邃的眼里,慢慢地,感受到内敛的情意,她这才惊觉,那天晚上,她一定伤透了这男人的心。

“我这里很痛。”他指指自己左心房。“所以之后每天都很晚回家,故意对你很冷淡。”

慕橙心酸。“对不起。”为什么她总是伤他的心?

“我这人脾气就是这样,你应该也知道,愈是在乎,就愈爱装。”他自嘲。“六年前也一样。”

六年前?慕橙困惑地眨眼。

光晞有些窘,起身背对她。“六年前,我之所以把你推开我身边,不是因为以茜,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得了脑癌,我听说手术成功的机率不高,不想连累你。”

慕橙讶然,也跟着起身。“可妈说你是为了圣德堂,决定跟以茜交往。”

“我就知道她会对你那么说。”光晞回过头,叹息。“其实那时我从没考虑过要跟以茜交往,我认定的对象只有你。”

这么说,是她自己误会了,她以为他为了圣德堂,夹在她跟以茜之间为难,没想到真正令他放手的原因,是脑瘤。“你当时也是一位自己是为我好,

 

不想让我为难,所以才离开我,对吧?”光晞涩涩地问。

慕橙惘然,脑海蓦地翻涌一波激烈的狂潮,她伸手掩唇,忍住哭泣的冲动。

原来她的自以为是,竟让他们因此阴错阳差,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不在他身边。

“对不起,光晞,我真的……很对不起。”泪水如断线的珍珠,纷然散落。

光晞用手指——接住那透明的泪珠。“我也有错,当初不该瞒你。”

他的温柔令她更哀伤,哭着偎进他怀里。

“你刚刚说你爱我,是认真的吧?”当她哭声渐微,他捧起她的脸,沙哑地问。

“嗯。”她不再倔强,坦然承认。

“我也是。”他淡淡地微笑,笑里藏着化不开的深情。“在恢复记忆前,就又再次爱上你了。”

“真的?”她难以置信。

“真的!所以这阵子真把我折磨得够惨,居然还以为我是为了惩罚你才跟你结婚,简直快被你气死。”他宠爱地捏娇妻的鼻尖。

她笑了,笑中带泪。“对不起嘛,是我太小心眼。”

“知道对不起的话,就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明天跟我去约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