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预言女巫
预言女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911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下一站,幸福原著小说 第七站 嫉妒的味道

(2009-11-06 12:18:21)
标签:

村长

花姨

直排轮

妈咪

慕橙

田村

文化

分类: 下一站幸福

曾经无数次设想过两人重逢的场景,或许是犹有遗恨,或许是针锋相对,或许两人会相对无言,然后惘然察觉,从前的爱与恨,都已如过往云烟。

或许两人可以放下一切,重新做朋友,或许只能彼此道珍重,从此形同陌路。

她怀想过各种可能,但从未想过,他竟会忘了她……他是真的忘了吗?或许是故意气她?

“你……不记得我了?”慕橙傻傻地问,神智仍处在恍惚中。

“你谁啊?我干吗记得你?”光晞答得很无情。“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躺在这儿?”

“这里是村长办公室,你刚刚在台上,忽然晕过去了。”

“我晕了?”光晞拧眉,真不中用,小小花粉症就折磨得他昏头转向,他冷漠地打量周遭,想到自己得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待上好一阵子就觉得懊恼。锐利的目光回到面前的女人身上,他怔了怔,没想到乡下地方也有如此容色清丽的村姑。“你是谁?”他又问一次,言语如落石,再度击痛慕橙胸口。

她涩涩地苦笑:“我姓梁,梁慕橙。”

“梁小姐。”他傲慢地颔首,好似皇帝点臣下的姿态,“你们村长呢?叫他来见我。”

她瞪他,一动不动。

“你没听见我说的话吗?我要见你们村长。”

“——”

“梁小姐,梁慕橙!”

她蓦地一震,当他连名带姓喊她时,一时之间,她仿佛又看见从前的他了,但不是,如今他看她的眼神毫无当年的戏虐或深情,只有冷淡。

他果真不记得她了,究竟发生什么事?

“怎么都不吭声?乡下人都这么没礼貌吗?”他不悦地叨念。

他自己才没礼貌呢。慕橙蹙眉,不愧是任光晞,还是跟从前一样粗率无情。

她正想发话,村长推门走进来。“慕橙,律师先生醒了吗?”

“嗯,醒了。”慕橙起身让开。“他刚好想找你。”

“村长,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我看这什么欢迎会的,就免了吧。”光晞趁势提出,本来就懒得跟这些无知村民搞联谊,现在正好婉拒。

“是啊,是啊,其实我们也这么想。”村长讨好地搓手。“你身体不舒服,还是多休息比较好,刚刚我们商量过了,这村子小,也没什么旅馆之类的,刚好慕橙家还有空房,就请你暂时住她那边吧,她厨艺好,也能为你打理三餐。”

“村长,你说什么?”慕橙惊愕。“我家虽然有空房间,可是……”

“慕橙!”村长听出她口气不情愿,责备地瞪她一眼。“律师先生可是我们村里的贵客,我们应该要尽心招待他。”

“可是……”为什么是她来负责招待?

“怎么?你怕我白吃白住吗?”光晞旁观她推拒的态度,心下颇不是滋味。“放心,我会付钱的,就这么办吧。”

*  *             *

为了表达自己愿意为村里事物尽心尽力的意愿,慕橙只好接下村长交付的重任,招待这位特地从城里屈就来他们花田村“救苦救难”的贵人大律师。

她打扫干净客房,亲自铺好被褥,把这个家唯一一台电风扇搬进来,又检查过所有日常用品,自认一切准备完善,但光晞看了,仍是百般挑剔。

“这什么?榻榻米?你们连张床都没有吗?居然要我睡地上?还有,这里没装冷气吗?那晚上睡觉岂不热死?”

“这里晚上很凉,电风扇就很足够了。”

“浴室呢?”

“在那边。”她指向窗外离开主屋约莫十几米的一间小小铁皮屋。

“什么?那间是浴室?”光晞一脸嫌弃。

慕橙翻白眼。“放心,里面有灯有水,我也打扫得很干净,不会熏死你的。”

天哪,我究竟是来到什么鬼地方了?

光晞的表情,很明显写着这几个字,慕橙看了,讽刺地撇唇,不愧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当然他居然有脸强调自己能吃苦呢。

“你哼什么?”他听到她不屑的轻哼,眉峰一拧。

“没什么,如果没事的话,我要去煮饭了。”慕橙不理他。

“喂,你……”光晞猛然伸手搭住她肩膀,她刹时激颤。“干吗反应这么大?”他被她吓了一跳。

对啊,她何必如此激动?慕橙咬唇,只是当他碰她的时候,她竟感觉仿佛有一道电流窜过。

“以后不准随便碰我。”她倔强的声称,不肯让他看出她心生动摇。

光晞以为她拿自己当色狼,大大不爽。“你这女人,该不会以为我想占你便宜吧?拜托,我才看不上你这种乡下村姑。”

“我知道,你未婚妻那么漂亮。”她口气微酸。

他一愣,“你知道以茜?”

“任律师最近那么有名,关于你的花边消息到处都看得到。”

“没想到这里虽然偏僻,资讯也不是挺落后嘛!”光晞似笑非笑。“既然这样,你应该也知道我最近刚当选杂志票选的黄金单身汉。”

“那又怎样?”她语气冷淡。

“怎样?你不觉得能招待到我很荣幸吗?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他以为她会奢望自己麻雀变凤凰吗?慕橙冷笑,“你自己刚才也说了,我只是个乡下村姑,自知高攀不起你这种贵公子,就算你当一百本杂志的黄金单身汉,都不关我的事。”

“你!”光晞火大,这女人说话的态度还真令人气恼,更气的是,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在乎。

“没事的话,我先去准备晚餐了。”她不理气结的他,径自走人。

                   *

气归其,当光晞吃晚饭时,仍不禁赞叹慕橙的好手艺。

他本以为乡下地方端不出什么像样的料理,但餐桌上每一道菜,都色香味俱全,而且刚好都是他爱吃的。他大快朵颐,连续添了两碗饭。

“外星人叔叔,你吃好多喔。”小乐好奇,“是不是饿坏了?你都忘了补充能量水晶吗?”

“什么能量水晶?”光晞不解。

“小乐,别说了。”慕橙示意儿子别多话。“这个叔叔不是外星人。”

“真的不是吗?”小乐嘟嘴。“可是叔叔手上戴着妈咪说的通信器耶。”

什么?慕橙怔住,他到现在还戴着她送的手环吗?她望向光晞的手,但他手上什么都没有,她顿时感到失落,自嘲自己都不该有任何期待。

“是真的!”小乐强调。“我之前明明有看到,是叔叔收起来了。”

“你儿子话真多。”光晞放下筷子,不怀好意地调侃。“到底是遗传他老妈还是老爸?”

慕橙一凛,未及答腔,小乐有插嘴。

“我的爸爸是外星人喔,叔叔。”小乐骄傲地宣称。“他现在回外星球报到区了,等他事情忙完了,就会回来地球找我。”

什么鬼?光晞扬眉,望向慕橙,她大感尴尬。

“小乐,别说了,快吃饭吧。哪,这是你最爱的糖醋排骨,多吃几块。”

“喔。”小乐很听话地努力扒饭,吃得满嘴都是饭粒,慕橙小乐,拿纸巾温柔地替她擦擦嘴,又将其中一颗饭粒拈进自己嘴里。

母子俩旁若无人的互动,看得光晞莫名其妙地心跳加速,他也不知自己在感动什么,只是他空了大半的记忆库里似乎从未曾珍藏过类似的回忆,虽然他跟母亲关系算是平和,但总觉得像是隔了一层膜,触不到彼此。

可慕橙却会揽过儿子的头,宠爱地揉他,小乐也会撒娇地猛亲妈咪的脸颊。

这样的亲昵,令光晞不由得羡慕,甚至夜里经过母子俩房间窗外时,也忍不住驻足听他们说悄悄话,虽然都是些诸如外星人或能量水晶之类的蠢话,他却听得会心一笑。

他神经病啊?

警觉自己失态,光晞在心里暗咒,匆匆回房睡觉。

隔天,光晞正式开始社会服务,到村长办公室免费替村民做法律咨询,除了村民最在意的土地纠纷外,还有不少人排队等着请他主持公道。比如张三家的孩子偷摘了李四的水果该怎么办,王五老是跟老婆吵架,邻居可不可以告他们妨碍安宁?

都是些鸡毛蒜皮的无聊问题,光晞简直被闹得快发疯,但为了争取村民们信任,好帮为了得岳父凡人解决大麻烦,他只好装出一副正义使者的姿态,秉公处理各项纠纷。

期间,他也听到不少关于慕橙的闲言闲语,村民们知道他现在寄居她家,有的三姑六婆就“善意”地警告他,千万别跟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走太近。

“她啊,是六年前来到我们村子里的,结果不到几个月肚子就挺起来了,也不晓得是谁的种。”

“本来大家都觉得花姨的儿子又嫌疑,可花姨坚持说不是,也对,如果真是拓也的孩子,早该把慕橙娶回家当媳妇了。”

“我听说她是去勾引一个大户人家的儿子,结果人家不肯接受她进门,她只好带球跑了。”

“可怜,被男人骗了呢。”

“谁被谁骗还不晓得呢!听说她自己私生活也很不检点,不然一个女孩子年纪轻轻,怎么会未婚怀孕?真正是败坏门风,她家里人一定也觉得丢脸吧?”

“好了,你们这些女人别在那边乱嚼舌根了。”村长听见了,出来劝阻。“人家慕橙也没招惹你们,这几年还不是认份地种花卖花,养活自己跟儿子?说她不检点,这些年来,村子里也有不少男人想娶她当老婆,可除了拓也,你们看过她跟哪个男人亲近过吗?”

“所以才说拓也有问题啊!只有那花姨死都不承认自己儿子迷恋慕橙——”

“好了,别说了!”

精彩的八卦到此为止,但光晞已经听得够多了,对收留自己的女房东更多几分好奇,原来她是未婚妈妈,还跟某个名叫花拓也的男人传绯闻。

这村姑,挺受欢迎的嘛。

光晞不愉地寻思,胸口堵着股闷气,化不开。

“小乐,小乐!”慕橙在家里四处找儿子,遍寻不找,有些担忧。“这孩子又溜到哪里去了?”

由于小乐体质特殊,她从小就严加管教,不许他跟其他孩子一样到处跑,只有有时小乐还是会不听话,偷溜去玩。

“小乐,要注射能量水晶了喔!”她扬声喊,来到屋外,还是不见人影,然后,他听见浴室有水声,松一口气,笑着拉开门。“小乐,原来你在这……”

他蓦地顿住,惊骇地瞪大眼。

浴室里,站着一个全裸的男人,古铜色的肌肤,在水花下闪着炫目的光。

是光晞,他正在冲澡,健硕的身躯宛如希腊雕像,帅气迷人。

“未婚妈妈的兴趣,就是偷看帅哥洗澡吗?”他揶揄。

慕橙一凛,连忙用力甩上门,双手握住发烫的脸颊……老天爷!她做了什么?又看到社么?她、她、她她她……这下糗大了啦!

正当她不知所措时,光晞推开门,闲闲地走出来,指指下半身圈了一条浴巾。

她惊吓地转身背对他。“你、你应该先穿上衣服!”

“你们这个浴室这么小,我在哪里放干净衣服啊?”

“那你……快点回房!”

“紧张什么啊?”她越是羞怯,光晞越想逗她。“你别告诉我,你没看过男人光身子,小孩都生了,装什么清纯?”

“你……”她快疯了。“大白天的洗什么澡?”

“谁叫你们这儿太阳真么大?房里又没冷气,我不喜欢全身黏着汗的感觉。”

“算……算了,随便你!”她气得想走人,他却一把抓住她臂膀。

她又是敏感地全身一颤,他不禁好笑。“干吗?这么怕我吃了你啊?”

调戏的口吻听了另她又羞又怒。“不是警告你不准碰我吗?”

“你以为我想碰你?”光晞脸色一沉,很气她拿自己当色狼看。“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声,你不是找小乐吗?他跟我在一起。”

“什么?她愕然回头。”

“妈咪,我在这里啦。”小乐笑嘻嘻地从浴室里探出头啦。“我跟外星人叔叔一起洗澡。”

“你们一起洗澡?”慕橙呆了,见一大一小相互默契地眨眼,心有些酸。“小乐,妈咪不是告诉过你,别老缠着任叔叔。”

“没关系。”光晞潇洒地表示不在意。“其实我发现你儿子还挺有趣的。”

小乐有趣?慕橙顿时慌张,不行,她不能让这男人太接近儿子,不能冒险让他们培养出感情——“拜托你,以后离小乐远一点!”

“你说什么?”光晞变脸。

“你会带坏我儿子。”她胡乱编理由,急急拉过小乐。“小乐,跟妈咪走。”

“可是……”小乐不情愿,他好喜欢这个叔叔呢。

“喂,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光晞懊恼。“我是恶魔吗?还是病毒?你怕我传染什么毛病给你儿子?听说你平常都不准小乐出去玩,你太保护孩子了吧?他现在正是好动的年纪,让他出去走走有什么关系?”

慕橙脸色刷白。“你……你什么都不懂,凭什么对我训话?”

“我不是想教训,只是给你一个良心的建议。与其过度保护儿子,不如训练他独立。”

问题是,她非保护小乐不可,否则她很可能会失去他……

慕橙悄悄掐握掌心。“总之,我怎么教我儿子不必你管!”

               *

可恶!那女人以为他想管吗?要不是小乐老缠着他,他才懒得多说一句话。

自从与慕橙争论后,光晞越想越气,本来他们母子之间怎么相处时不关他的事,但跟小乐相处了几天,他渐渐发现其实小乐是个乖巧地孩子,虽然很缠人,但满脑子天马行空的幻想倒也挺有趣的,听小乐说起那个外星人爸爸,他也颇觉兴致勃勃,

他当然猜得到,这是慕橙为了哄小孩编出来的故事,但也只有拥有童心的孩子,才会热切地去相信。

这样的童心,他已经失去了好久好久了,不知怎地,有时候听着小乐童言童语,他会忽然有些心痛。

小乐虽拥有满满母爱,但仍是极度渴求父爱,或许每个生长在单亲家庭的孩子,都会有种难以形容的寂寞吧。

就跟他一样,他也只有母亲,没有父亲,甚至不记得自己的父亲是何模样……父亲爱他妈?他们父子之间曾有过任何快乐地回忆吗?

他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了,自从六年前那长手术过后,他前半段的人生,便成了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的过去,所有的爱恨嗔痴,都不复记忆。

他只知道,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母亲给的,他该遵照她的期望,走她规划的人生道路,他也必须回报以茜,因为在他最脆弱无助的时候,是她温柔地照顾他,鼓励他振作。

六年来,他一直是寂寞的活着,表面意气风发,心口却缺了重要的一角,那一角是什么,他不确定,但偶尔,当他瞥见慕橙用一种惆怅的眼神偷窥自己时,他的心便会不由自主地牵动。

他发现,自己在意这对母子,没多跟他们相处一天,便多在意一分。

所以,他才忍不住开口劝她别那么神经兮兮地管着小乐啊!他可是好意,那女人偏偏当驴肝肺,可恶……

“外星人叔叔,你为什么老皱眉头?”小乐在一旁天真地问。“你不开心吗?”

光晞回过神。“我说小乐,你不觉得你每天不是去上学就是待在家里很无聊吗?”

“是很无聊。”小乐承认。“不过有时候拓也个个会来陪我玩,而且现在还有外星人叔叔你跟我聊天啊。”

“拓也哥哥?”光晞挑眉,就是梁慕橙的绯闻对象吗?“你怎么叫他哥哥?”

“因为他是我麻吉啊!”小乐答得理所当然。

“可是他不是想追你妈咪?”光晞探问。

“怎么可以?”小乐惊骇。“他是我兄弟,要是跟我妈在一起,就是乱伦耶!”

乱伦?光晞嗤笑,这小鬼哪来的奇奇怪怪想法啊?不过他喜欢,说得好!

他不觉伸手宠爱地揉小乐的头。“你有时候还挺机灵的。”

“那当然啰。”小乐得意。“因为我是妈咪的孩子嘛。”

那女人呛归呛,孩子倒还真教养得不错哦,光晞出神片刻。忽地灵光一闪,“对了,小乐,想不想溜直排轮?”之前他整理自己房间时,曾发现一双尘封的直排轮鞋,他想,自己应该会溜吧。

“想啊,想啊!”小乐猛点头,他见过幼稚园其他同学溜直排轮,当时就好羡慕。“可是妈咪一定不准我玩。”他泄气地扁嘴。

“管她的!你妈咪老把你当成弱不禁风的玻璃娃娃,也太夸张了。”说着,光晞拉小了起身。“走,我们现在就去买直排轮,我教你溜。”

小乐不见了!慕橙屋内仓皇寻找,里里外外,就是找不到儿子人影。

这孩子又上哪儿去了?她又气又急,自从光晞住进家里后,她发现自己似乎老在寻找儿子,有那男人力挺,小乐变得越发贪玩,也不像从前那么乖巧听话,偶尔会反抗她。

这会儿,该不会又跟光晞去哪里鬼混了吧?

“小乐,妈咪不是警告过你很多次吗?一定要定时注射能量水晶啊。”慕橙焦急地呢喃,眼看天色都快黑了,再也耐不住在家枯等,出门寻找。

                *

小乐踩着直排轮,稳稳地向前滑行。

光晞赞赏地点头,这孩子有慧根,才学一下午,就已经有模有样了。“小乐,我要放开手了喔。”

“好。”小乐点头,在他放开手后,一面摇晃,一面勇敢的前进。

“了不起!小乐,你已经差不多学会了。”光晞笑着拍手。

小乐正感得意,忽地感到晕眩,往前扑倒,幸而膝关节跟手肘都戴上了护具,不怎么疼痛。

光晞以为他只是重心不稳跌倒。“没关系,你快点站起来。”

“嗯。”小乐挣扎地想起身,晕眩感却更剧烈了。

“怎么了?男孩子要勇敢一点啊,自己站起来。”光晞皱眉,走近小乐,这才察觉他全身盗汗,脸色苍白得不对劲,他心一扯。“小乐,你怎样?你还好吧?”

“我……”小乐虚弱得说不出话来,在他怀里昏迷。

“小乐!”光晞大惊,一时手足无措,急忙抱起他冲回家,路上,巧遇匆匆赶来的名称,他一看这情况,立刻心知肚明。

“给我。”她伸手接过小乐,利落地从包包里取出针筒,马上替儿子注射。

光晞愣愣地看着她的举动。“你在做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我在替他打针。”

“为什么?”

“因为小乐有第一型糖尿病,必须定时施打胰岛素!”名称激动地拉高声调,焦虑化为愤怒,当光晞的面前爆发。“所以我不是说过,不能让小乐到处乱跑吗?还有,他也不能做激烈运动,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好什么?你差点害死小乐!”

光晞震撼,直到此刻,才总算明白为何慕橙总是对小乐保护过度,他本以为是单亲妈妈的神经兮兮,但母爱背后,原来有如此心酸的缘由。

“你什么都不懂,只会批评我,要是小乐有个什么万一,那我……我一定会……”她蓦地顿住,眼眶泛红,紧紧地将儿子拥在怀里,仿佛怕失去他。

光晞看着,胸口缩紧。“……对不起。”

慕橙不理他,别过头,抱起小乐。

“我来吧。”他想帮她。

“不用!”她倔强地拒绝他的好意。“他是我儿子,我自己抱他回家。”

                *

也许他应该再次慎重道个歉。

回到家后,光晞旁观慕橙不眠不休地照顾小乐,很过意不去,但见她态度冷漠,又不知该如何启齿。

是他太粗心害小乐病发,但他不是故意的啊,她有必要拿他当仇人看吗?

他忿忿不平,气她对自己冷淡以对,想他任光晞这六年来还从不曾跟谁说过对不起,也不曾在哪个女人面前维诺地挤不出半句话,只有她,让他破例。

算她厉害,算她狠……

手机铃声响起,光晞心浮气躁地接电话。“喂,哪位?”

“怎么这种口气?”对方惊讶。“心情不好吗?”

“是以茜啊。”控制情绪。“你不是去美国参加研讨会吗?怎么有空打来?”

“我已经回来了啊。”以茜笑。“趁还没回医院,打电话跟你聊聊,怎样?你在花田村过得好吗?”

“还可以。”光晞揉揉疲倦的眉眼,“你呢?”

“我很好啊,这回去美国,收获不少呢。”茜跟他分享在美国的趣闻,光晞耐心听着,偶尔应和几句。“怎么听起来还是一副低落的样子?是不是我爸托付给你的案子,进行得不顺利?”

“你说那桩土地纠纷?放心吧,这些村民很信任我,已经决定把案子委托给我处理,我会想办法替环宇建设搞定一切,你帮我转告何叔,要他别担心。”

“不用我说,我爸一定安心的啦,他最信任你了。”以茜娇笑。

两人又聊了片刻,才挂电话,光晞出神数秒,一转头,竟看见慕橙站在他房门口,面色凝重。

“原来你来我们花田村,不是为了做社会服务,是来替环宇建设当说客的。”

她都听见啦?光晞心虚,看她眼神不屑,胸口闷得慌,想解释,出口的话却很难听:“你然呢?你以为我是心甘情愿来这鸟地方吗?”

“卑鄙!”慕橙重重丢下拿来替他换的干净被褥。“我告诉你,花田村的人不会同意卖地的,大家都是靠这块地养活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看你们出尔反尔,一下要卖一下又不卖,只不过是想提高卖地的价钱吧?”他奚落。

她狠狠瞪他。“你以为我们跟你们这种有钱人一样,专爱玩这种心机吗?”

“知人知面不知心。”他犀利地回敬。

“卑鄙,无耻!”她气急败坏。“怪不得你之前会为那个性侵犯辩护。就因为对方是国会议员吧?”

“没错,就因为他是有钱有势的国会议员,帮大人物辩护总比帮小人物好。”她瞧不起他,他偏在她面前要强。“怎样?不行吗?”

“你……”慕橙好失望,当她从电视上看到报导,还猜想他有什么苦衷,结果只是单纯为了名利……她竟然曾经爱过这种男人!“你走开,马上滚出我家,这里不欢迎你!”

“你说什么?”他面色铁青。

“我说,我家不欢迎你。”她一字一句地下逐客令。“请你搬出去。”

搬就搬,她以为他希罕吗?

当天晚上,光晞便收拾行李,开他那辆刚修好的跑车,直奔村长家,也不管对方愿不愿意,强迫人家清出房间给他住。

村长被他难看的脸色吓坏了,唯唯诺诺地答应,他睡在刻意为他准备的大床上,却是翻来覆去,一夜难眠。

那个不识相得女人,真是气死他了,她凭什么用哪种鄙夷的口气责备他,他又为何因此感到受伤?

“任光晞,你疯了吗?那种村姑说的话,你就当苍蝇嗡嗡叫就算了,介意咯什么劲啊?“他懊恼地自言自语。

问题是,他还真的很介意,她一记批判的眼神,一句责难的言语,他便觉得自己像接受末日审判的罪人,逃不过炼狱之火的折磨。

简直莫名其妙!

他睡不着,干脆跳下床,忿恼地踢墙壁,一个晚上咚咚咚咚的,吓得村长一家人以为恶鬼来敲门。

连续几天,他到村长办公室做社会服务,一直是板着张臭脸,严肃得令人不敢接近,村民们争相走避,纷纷决定这不是来咨询法律问题的好时机。

光晞见众人躲得远远,正和己意,也不搭理人,直到某天傍晚,他听几个村民议论台风快来了,蓦然一惊。

“听说今天深夜可能就会登陆,你家花田采收得怎么样了?”

“幸好我多请了几个临时工,总算採得差不多了,你家的呢?”

“嗯,我家也是,不过我听说慕橙好像挺惨的,她给不起工钱,好像都是自己採得。”

“她一个女人家,忙得过来吗?”

“忙不过来也没办法,这种时机,大家都自顾不暇了,谁有空帮她啊?”

村民们碎碎念,光晞皱眉听着,看窗外阴沉的天色,山雨欲来,心下不觉有些忐忑。

奇怪了,他反目为那女人担忧啊?她来不及採花,是她家的事,她被迫冒雨工作不正好?他刚好可以大肆嘲弄她一番。

念头才刚闪过,户外便开始飘雨,光晞一凛,再也坐不住,霍然起身。

                *

糟糕!

慕橙仰头看天色,眼见雨势渐骤,心声不妙预感,但也没法,只能快马加鞭採收花朵。

若果拓也在就好了,他一定会想办法帮她找个临时工採收,村长的孙子不知道找到没……

她只能靠自己。

一道阵风捲来,刺痛慕橙脸颊,她紧紧抱住纸箱,不让狂风蹂躏箱里刚收成的花朵。

风吹歪了她的身子,她重心不稳,差点跌进花田,一双有力的臂膀及时撑住她,将她纳入怀里。

“这种鬼天气,你还在做什么?”那人怒斥。

她抬头,迎向光晞不赞同的脸孔,一时无语。

“走了,跟我回去!”他不由分说地拉她。

“不行,我还没採完……”

“别採了!大不了认赔。”

他说得简单!她气恼地瞪她。“你知不知道我很需要钱?最近还要交小乐的学费。”

“你……”他犹豫了,忽然领悟她肩上扛着多大的经济重担。

“放开我。”她趁势甩开他。“就算剩下的花来不及採收,至少也要盖上防水塑胶布,能保多少是多少。”

他深沉地盯着她,眼神闪过一丝不忍。“我来帮你。”

“什么?”她愣住。

“你没听懂吗?我说我要帮你!”他呛道,睥睨的神态不容许任何拒绝。“塑胶布在哪里?我去搬过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