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预言女巫
预言女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834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下一站,幸福原著小说 第五站 转乘 到离你最远的地方…

(2009-11-06 12:05:39)
标签:

感情

小阿姨

手环

原著

慕橙

文化

分类: 下一站幸福

(他近乎绝望地瞪着那温婉又包容的笑颜。“我喜欢你,光晞,真的很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她真挚的告白,每句字句,都像最强力的磁铁,牵引他的心。他投降了,

用一个又一个激吻堵住她的唇。“不要说了,不准说……”)

经过陪审团商议,一致决定慕橙无罪,更认为她是受害者,一切责任应该由其继父周进财承担。

这样的结果,合乎 众人期待,同学们都为光晞鼓掌,道贺声不绝于耳,说他是留级生打败高材生,令人刮目相看。

“谢谢你。”慕橙好不容易抓到空档,对光晞表达谢意。

光晞摇摇头、“最后帮了你的,不是我,也不是拓也,是你自己,是你的孝心感动了你小阿姨,她才愿意主动提供那些照片,证明你的清白——所以,谢谢你自己吧。”他顿了顿,淘气地朝她一眨眼。“不过如果你要请我吃牛肉饭,外带一个诚意十足的吻,我当然是不会反对啦。”

“呿。”她娇羞地白他一眼。

接下来,他们便没机会再说话了,光晞又被同学团团包围,一伙人叽叽喳喳的,吵得他有些头痛,他勉强应付,片刻,忽地瞥见不远处,何董正面色凝重地跟母亲说着什么。

他心知不妙,找了个借口离开,走向俩人。

“……方校长,你儿子居然在调查庭上当众表达对另一个女孩的爱慕之意,明显是在玩弄我们家以茜,既然这样,关于暂延贷款期限这件事我们也别谈了,圣德堂我要定了,你就等拆除大典时,前来观礼吧。”

什么?何董要拆圣德堂?

光晞凛然,在脑海迅速玩味情势后,果断地扬起笑。“何叔,你有看过律师的法袍吗?”

何董一愣,转过头望他,方德容也同时望向儿子。

“我当然看过。”

“那就对啦,律师的法袍是黑白相间的,也就是说律师这行业啊,上了法庭就是‘黑白讲’,只要能打赢官司,什么鬼话都能天花乱坠地说出来。“

“所以呢?”何董不解他的用意。

“何叔,亏你一世英明,难道看不出我只是为了胜诉才演那一出戏吗?”

何董皱眉沉吟。“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欢那个女孩?”

光晞摇头,仿佛觉得他这话可笑。“何叔,你也太小看我的眼光了吧?那种没品味的土妹,我怎么可能中意?”

何董深沉地盯着他,半响,像是接受他的解释,点点头。“那最好了,你要记住,我只有以茜这个宝女儿,可不许任何人欺负她。”

“她那么聪明又漂亮,谁舍得欺负她啊?”光晞笑了。

方德容凝视儿子,也跟着何董一起笑了,但眼神却隐隐闪过锐利的锋芒。

三人笑得各怀鬼胎,谁都没注意到慕橙站在一旁,怔怔地瞪着这一幕。

何以茜聪明又漂亮,她只是个没品味的土妹?

她用力咬唇,胸口一阵阵抽痛,几乎不能呼吸。

拓也站在她身边,也把光晞跟何董的对话听在耳里,脸色大变。“可恶!那家伙竟敢玩弄你?看我怎么教训他!”说着,他就要冲上前。

慕橙连忙拉住他。“算了,拓也。”

“可是任光晞他……”

慕橙摇头,光晞曾说过的话在脑海回响。

相信我,我一定会保护你。

“他一定是有什么苦衷才会那样说。”她幽幽低语,眼神坚定。“我相信他。”

摆平何董后,光晞环顾四周,找不到慕橙,猜想她应该是回家先煮牛肉饭等自己了,胸口甜甜的,迫不及待便想赶去找她。

他来到爱车前,刚掏出车钥匙,方德容忽地现身,一把抢去。

“这么急着去哪儿?该不会是想去找那个便当妹吧?”

“是又怎样?”光晞不耐,抢回钥匙。

方德容恼了,厉声斥责:“你为什么好的不学,偏偏学你爸感情用事?”

光晞一愣,没料到母亲竟会主动提起父亲。

“你应该还记得吧?就是从小抛弃你,最后在外头死得很凄惨的那个人!”

“住口!”光晞狂怒。“你凭什么用这种口气说爸爸?”

“你知道你爸失败在哪里吗?”方德容冷硬地板着脸。“就是感情用事!以他的才华,只要肯安分守己,我会让他在教育界发光发热,他偏要追求什么音乐梦想,过那种不切实际的生活!你现在也想走跟他相同的路吗?抛弃对你的人生有帮助的以茜,去爱一个连自己都养不活的便当妹?”

“对,我是喜欢慕橙我想跟她在一起!所以我你想怎样?像当年逼走爸一样,也把我逼走吗?”光晞咆哮,所有对母亲的埋怨与恨意,都在此刻宣泄。

方德容紧紧咬牙,明知儿子会恨自己,仍坚持要说:“我是为你好,光晞,你还太年轻,不知道什么是对自己最好的……”

“谁说我不知道?”光晞打断母亲。“至少我很清楚,我绝对不想成为一个跟你样唯利是图、毫无感情的人!这世上不是只有钱重要而已,你懂吗?”

方德容僵住,在儿子眼里看见恨意,以及更令她心碎的,鄙夷与不屑。

为何他不懂?虚无缥缈的爱情最后只会令他遍体鳞伤。“光晞……”

“够了!我懒得跟你这种没有心的人多说。“光晞忿忿地开车门,弯腰钻进车厢,一阵剧烈的头痛蓦地袭来,他眼前一黑,痛得晕去。

方德容震惊地看着儿子倒在自己面前,一时不知所措。

                         *

“他都那样说你了,你还为他煮什么牛肉饭啊?”

拓也跟慕橙回借住的公寓,看她在厨房里忙碌的倩影,愈看愈心疼,也更不爽,忍不住开口抱怨。

“别生气了,拓也,不管怎样,这次他总是帮我一个大忙啊。”慕橙微笑,清澈的水眸看不出一丝埋怨。“你也一样,拓也,所以你也留下来一起吃吧。”

“我当然会留下来。”拓也不愉地撇嘴,他还等着见那说一套做一套的负心汉一面呢,问问他究竟打算拿慕橙怎么办?

可是两人等了又等。从傍晚等到深夜,就是等不到光晞人影,打电话给他,手机也关机。

“该不会出事了吧?”慕橙很担心。

“你放心啦,那种祸害,肯定会遗留千年。”拓也说风凉话。

慕橙蹙眉。

“好啦好啦,算我说错话了。”拓也叹气,纵使对任光晞满腹怨言,他依然舍不得慕橙忧心。“我想他应该有什么事绊住了吧?你别想太多。”

“要不你先吃吧?”慕橙不想拓也陪自己一起饿肚子。

“那你呢?”

“我再等等。”

他能让她一个人等吗?拓也暗暗叹息,为什么心爱的人就是不爱他?他真想为自己默哀三分钟。

他看着慕橙的侧面,想起小学时第一次见到她,当时他还是个体弱多病的孩子,总是受人欺负,而她,是偶然来他们村里玩的小公主,像陶瓷娃娃一般,美得叫人屏息。

村里每个男孩都想尽办法接近她,只有他从来不敢多看她一眼,某天,几个野孩子故意踢她最心爱的喷花,为了保护那些花苗,他拼了,却被打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

他好恨自己,连几盆花都守不住。可她却主动伸手扶起他,还赞他勇敢。

那天,爱神的箭射中他,幼小的心灵从此住进一个纯善的天使,他努力锻炼身体,勤学空手道,发誓再见到她时,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他终于又与她相遇了,可她却只把他当好朋友,现在还爱上了一个花花公子——难道他,永远只能在一旁默默守护她吗?

“拓也,你吃吧。”慕橙端来一盘热过的牛肉饭,递给他。“别饿坏了。”

他接过,完全没心情吃,痴痴地看着她,终于下定决心。“慕橙,你听我说。”

“什么?”

“这辈子,我永远会是你最好的朋友,任何时候,只要你一通电话,我随传随到。”他立誓般地发表宣言,神情带着股执着的傻劲。

慕橙怔望着他,领会他话中深意,感动地笑了。“谢谢你,拓也。”

                       *

隔天早上,光晞依然没现身,倒是Jacko来了,收拾属于光晞的衣物。

“光晞人呢?他为什么不来?”慕橙追问。

“他不会来了。”Jacko宣布。

慕橙心一紧。“为什么?”

“你还不懂吗?”慕橙咬唇,想到昨天偷听到的对话。“他现在……跟何以茜在一起吗?”

“你知道就好了。”Jacko叹息。“每个女人都以为能改变光晞,每个女人最后下场也都很凄凉,只有何以茜,她可是有亿万身家的女继承人,光晞是注定跟她在一起了,你死心吧。”

慕橙怔住,良久,才沙哑地扬嗓:“我从没想过……能跟光晞在一起。”

“什么?”Jacko愣住。

慕橙涩涩地挤出苦笑。“我知道的,我跟他身份差太多,不可能在一起。”在方德容在校长室里指控她的那一天起,她便有预感,迟早自己必须从他的人生中退出。“我只是想,能跟他多坐一站也好,也许这段时间,我们会看见很美丽很美丽的风景。”

“什么意思?”Jacko不懂。

慕橙没解释。“总之,我很清楚他幸福的终点站不会是我。”她惆怅地低语,瞥向厨房瓦斯炉上的那锅牛肉饭,深吸口气。“我只想再见他一面。”

Jacko翻白眼。“你是不是没听懂我刚刚说什么?光晞玩腻了,游戏结束了!”

冷酷的言语入落石,一字一句,重击慕橙胸口,她强忍住疼痛,坚定地直视Jacko。“你不必担心,我不是想缠着他不放,只是想当面谢谢他为我做的这一切。

Jacko拿她没辙。“算了,随便你,别说我没警告过你!"

她干吗非坚持见他不可?

接到Jacko的传话,光晞心神不宁,在医院病房内焦躁地踱步,然后,他实在控制不住满腔的愤忿,恨恨地槌墙。

他不会去见她的,再也不会见她,她最好死了这条心,认清他们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过往云烟。

他不会见她了,没勇气再多看她一眼,他很清楚,他一定会舍不得……

光晞沿着墙滑落坐地,头埋在双膝间,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很无助,就像当年得知父亲抛下他时那般无助。“慕橙,算我求你,你远离我吧,远离我的人生。”

他的人生,真是一团糟,从以前到现在,都不受他控制,就连未来茫茫。

窗外传来淅沥沥的雨声,狂风敲打着玻璃窗,光晞听着,迷惘地抬起头。

世界在下雨,他的心也在下雨,还有个傻女孩,此刻正站在濛濛烟雨里,执着地等待他。

她说,不见不散,她会等到他来为止。

她真傻,笨透了……

“笨蛋,别等了。”他喃喃低语。

                *

她一定要等,等到他来为止。

慕橙独自矗立在学校侧门的公交站,大雨滂沱,席卷整个城市,就算她躲在檐下,还是躲不过雨的侵袭,一身湿透。

她很冷,怀中抱着失温的炖牛肉盅,不停颤抖。

一辆辆公车来了又走,在黑夜里奔驰,她偶尔会羡慕地用眸光追随公车的尾巴,猜想车上的人会坐到哪一站。

他们的下一站,回事幸福吗?她的下一站,又在哪里?

小阿姨因为对阿财叔太失望,不辞而别,她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家了,光晞也不肯见她。

她知道,自己从此以后,真的是一个人了,一个人也没关系,她够坚强,熬得过的,她只想在离开前,见光晞最后一面。

只想跟他再坐一次公车,一站都好,她要告诉他,她好喜欢好喜欢他,希望他过得幸福。

会来吧?他会来吧?如果他不来怎么办?

慕橙一凛,拒绝让自己深思这个可能性,反正无论如何,她等定他了。

夜色深沉,过了午夜,公车停驶了,街头一片荒凉,只有细雨伴着她,她开始感到绝望,眼眸湿润,也不知是雨是泪。

忽地,一把伞撑过来,替她挡去无情风雨。

她扬起头,眨眨酸涩的眼,看见一张纠结着复杂情绪的脸孔,是光晞,他终于来了,她终于见到他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千言万语在心口缠绵,最后,吐落得却是这样一句——

“光晞,牛肉饭。”

他动也不动,夜色太深太浓,她看不起他眼底的思绪,只看到他握着伞柄的手也跟着她一样轻颤着。

“你不吃吗?”她笑着流泪,献宝似地捧高保温盅。“很好吃喔。”

他瞪她,咬紧牙关。“笨蛋,笨蛋……”

                *

“简单一句话,我不想玩了。”

两人回到Jacko家的公寓,在客厅对峙,光晞冷淡地宣布,脸上毫无表情。

慕橙凝睇他,柔肠百结,虽然他神色漠然,但她看得出他必然隐瞒着什么,一定有某种原因令他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不管是什么原因,她相信他对她是有好感的,只是这好感,或许不足以令他下定决心跟她携手走下去。

但无所谓,她也从来没奢求过能一直伴在他身边。

“其实我有东西要送给你。”她从包包里取出一个小方盒。“这是我前几天就买好的,本来想等你吃完牛肉饭给你的。”

光晞看她打开盒子,里头躺着一只皮制手环,设计简单大方,颇有格调。

她拉过他的手,主动为他戴上,他想拒绝,不知怎地,却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手环扣住自己手腕,就像她,扣住他的心。

“这个算是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希望你偶尔……偶尔会想起我。”她扬起脸,对他甜甜地笑,笑里,隐隐透着心酸。

光晞一震,心里蓦地加速。“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吗?我有必要对你念念不忘吗?这鬼玩意我才不想要!”他粗声吼。

“因为没品位吗?”她淡淡地问。

他一愣。“什么?”

“奇怪,我一直以为自己品味还不错的。”她呢喃,依然笑着。

他别过头,不敢看她笑容。“这跟你的品位没关系!”

“那跟什么有关系呢?”她凝定他。“为什么你会忽然不想见我?就算你……不喜欢我,难道我们连朋友也不能做吗?”

他哑然无言,眼神瞬息万变。

她看着,更确定他有苦衷。“光晞,你是不是喜欢何以茜?”

他听问,眉峰一挑,不可思议地瞪她。

“如果你喜欢她,我祝福你们,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你……说什么?”

“我是真心的,我希望你幸福。”她看着他的眼,好透明,透明到令他心痛。

他皱眉,嗓音更粗了。“你干吗这样?我对你这么糟!”

“才不,你对我超好的,你很体贴,很温柔。”

简直见鬼!他听不下去,猛然攫住她肩膀,恨不能摇醒她的痴心。“你给我看清楚了,梁慕橙,我任光晞根本就是个烂咖,烂到不能再烂!女人在我眼里都是玩物,高兴时就打个炮砲,不高兴就甩掉,你以为我喜欢何以茜?哈!我才不喜欢她,要不是看着她家里有钱,她早被我踢到一边了!我就是这种人,爱情算什么?金钱最重要!”

“不要这么说自己。”她蹙眉。“你明明不是这种人,为什么要作贱自己?”

“你又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他咄咄逼人地咆哮。

她却一点都不害怕,仍是用那般惆怅又眷恋的眼神看着他。“我相信自己这阵子看到的,任光晞绝对不是一个只重钱不重感情的人,如果你真的无情,就不会那么思念你爸爸,也不会为了替我证明清白,没日没夜地钻研法律,你是个认真的好男人,不要轻蔑自己。”

光晞语窒,心乱如麻,到底要怎样她才肯听他的?“你凭什么对我说教?我告诉你,我就是个坏蛋,你以为我干吗对你好?还不是为了上你?你想感谢我,好啊,那就别拿见鬼的牛肉饭敷衍我!”语落,他将她压倒在沙发,不顾一切地解她衣扣。

一颗、两颗……她一动也不动。

“怎么?怕了吧?”他冷笑,眼神阴郁。“我告诉你,男人心里想的其实都一样!说什么爱?我们只想要……”

“那就要我吧。”她忽地柔声低语。

“什么!?”他震住。

她伸手勾住他肩头,拉下他的脸。“你想要的,我都给你。”

柔软的樱唇,轻轻地啄吻他,这回换他定格了,僵在半空中。

她吻了好一会儿,才放开他,手指深情款款地抚摸他的唇缘。

“你疯了吗?”他哑声问。

“你不是说你对我好,就是为了上我吗?”她微微地笑。

他近乎绝望地瞪着温婉又包容的笑颜。“你……神经病!”

“我喜欢你,光晞真的很喜欢,好喜欢好喜欢。”她真挚地告白,每个字句,都像是最强的磁铁,牵引他的心。

他投降了,用一个又一个激吻堵住她的唇。“不要说了,不准说……”

窗外,依然下着冷冷的雨,窗内,却是温暖火热,春光浪漫——

一夜缠绵。

清晨,慕橙在麻雀的喧闹声中醒来,在她身边的光晞仍沉睡着,眉宇放松,像正做着好梦。

她静静凝睇他睡颜,有点害羞,却有更多的甜蜜。

昨夜的她,好大胆,竟主动将女性的贞洁献给他,可她不后悔,因为她的初夜,是跟自己爱的人一起过。

她觉得很幸福,纵使这幸福可能很短暂,但已经足够了。

她倾过身,爱恋地以手指描绘爱人的眉宇,然后在他眉头点下深情的一吻,才蹑手蹑脚地下床。

在他醒来前,她可得把炖牛肉热一热,让他享受一顿色香味俱全的早餐。

她进厨房忙碌,洗米煮饭,加热牛肉,想了想,又煮了一壶浓郁的咖啡。

正打算回房叫醒他,门铃却响了,她愣了愣,前去开门,站在门外的竟是方德容。

“梁小姐。”方德容似乎早料到会见到她,神态很冷静。“光晞在这里吗?”

“是,他……他在。”慕橙慌张,手足无措。“可是他还在睡……”

“那正好,我们谈谈。”方德容示意她跟自己到屋外。

慕橙迟疑数秒,还是跟出去了,两个女人来到公寓屋顶,方德容打量她,目光深沉,不知想些什么。

慕橙更慌了,感觉自己似乎被看透了,想到光晞的母亲一定把她看成那种不知自爱的女孩,她不由得一阵难过。

“梁小姐,可以请你离开光晞吗?”许久,方德容终于开口,嗓音冷冽,“你要多少分手费,尽管开口。”

慕橙怔住,情况比她想象得还糟,光晞母亲不知认为她不自爱,甚至以为她贪钱。

她咬牙,挺直背脊。“伯母……方校长,你误会了,我并不想要钱。”

“你的意思是你不肯离开光晞吗?”方德容脸色一变,“我坦白说好了,梁小姐,你配不上我们家光晞,他跟你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因为……何以茜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没错,就是以茜。”方德容凛眉。“你应该知道,以茜是环宇建设何董的掌上明珠,不论人品家世,都是一流的,光晞需要的是这样的伴侣,至于你,你身世那么复杂,又只有高中毕业,你能给光晞什么?你跟他在一起,只会拖累他。”

“可是,我喜欢他。”慕橙小小声地说,她是一无所有,但她爱他啊!难道她连爱一个人,也不行吗?

“你们年轻人,动补动就把什么喜欢啊,爱啊挂在嘴边,但你们懂什么?”方德容不屑地哼。“爱情能当饭吃吗?爱情能帮光晞保住他最珍惜的圣德堂吗?”

慕橙一愣。“这跟圣德堂有什么关系?”

“我就坦白告诉你吧,圣德大学最近财务周转出了点问题,如果何董不答应展延贷款期限,学校用来抵押的土地就会被收回。”

“那块地就是圣德堂所在的位置吗?”

“不错。”

原来如此,慕橙懂了,原来光晞是为了保住圣德堂才决定跟何以茜交往,不是因为他真的看重金钱,而是因为圣德堂里,充满他与父亲之间的珍贵回忆。

“圣德堂对光晞来说,很重要。”她喃喃。

“你也知道?”方德容扬眉。“既然这样,你应该瞭解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圣德堂,虽然我是不懂他为什么那么固执啦,他脾气简直跟他老爸一模一样。”

慕橙鼓起勇气问:“请问他爸到底为什么要离开?”

“他没告诉你吗?”方德容冷笑。“是我赶走他爸的。”

慕橙震撼。“为什么?”

“因为他令我失望!”方德容别过头,眺望远方。“他如果肯乖乖听我的,我会给他所有最好的一切,名声、财富、地位,他要什么有什么,偏偏他只想着他的音乐梦。”

慕橙观察方德容的侧面,虽然她言语刻薄,但神情似是藏着某种哀怨。“你很爱光晞的爸爸把?“

方德容闻言,强烈一震,扭头瞪她。“谁说我爱他了?爱情跟梦想这些虚无的玩意,我一点都不相信!只有他爸才会傻到去追求,还瞒着我在圣德堂里跟别的女人搞外遇……”她倏地顿住,像是不相信自己脱口说出什么,脸色忽青忽白。

光晞他爸……搞外遇?慕橙惊愕不已。

半响,方德容狼狈地回过神。“我警告你别跟光晞说这些。”

“所以说,他不知道啰?”慕橙若有所悟,明明是光晞父亲犯了错,方德容却绝口不提,宁愿让儿子恨自己,也不愿破坏儿子心中的慈父形象。

不愧是母子俩,都是一样的啊,都那么爱口是心非。

“总之,请你远离我儿子,你只会妨碍他的人生。”方德容严厉地强调。

慕橙怅然,许久,轻轻颔首。“你放心,我不会让光晞为难的。”

                     *

光晞醒来,枕边却空无人影。

慕橙呢?他警醒地下床,找遍室内,只见餐桌上热腾腾地搁着牛肉饭,她却杳无芳踪。

是出门买东西了吗?

他疑惑,坐在餐桌前,嗅着肉香,不禁食指大动,狼吞虎咽地吃饭,真的很好吃。

嗑完一盘牛肉饭,他心满意足地放下汤匙,喝口水,出神片刻。

或许,他该跟慕橙说实话,告诉她,他其实也很爱她,只是不希望连累她,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确定,是否还有未来。

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好喜欢。

慕橙的告白在光晞耳畔回响,他胸口一紧3,抚弄她送自己的手环。

或许爱情可以克服所有困难,或许只要有他在身边相伴,他便可以战胜病魔,他是否哦该给自己一个机会……

“你醒啦?”慕橙轻快的嗓音落下。

光晞回头,看她从门口走进来。“你去哪里了?居然丢下我一个人!他表面责备,话里却隐含撒娇之意。

“喔,我刚请拓也帮我拿行李下去。“她满不在乎地回应。

“拿行李?为什么?“

“我要走了。“她笑笑宣布。

“你要走?走去哪里?”他心跳乍停,猛然跳起身,抓住她臂膀,急迫地问。

“跟拓也回花田村。”她淡淡地答,一字一句都敲在他心口。“我小阿姨不辞而别了,我总不能回去跟阿财叔住,刚好拓也他家愿意收留我。”

“为什么要跟拓也走?”光晞焦躁。“你可以跟我在一起啊!我会照顾你、”

“你连自己都顾不好,怎么照顾我?”她反问。

他愣住。

“你妈都告诉我了,圣德遇到财务危机,你连圣德堂都快保不住了,还想保我?”她摇头。“我可不想跟我小阿姨一样,跟着一个会让自己吃苦的男人。”

“你、你说什么?”光晞不敢相信。“就因为我家快破产,所以你要离开我?”

“别说得一副是我抛弃你的样子。”她失笑。“昨天可是你自己跟我说,游戏结束了,你不想再见到我了。”

光晞胸口一闷。“那是因为……”

“因为怎样?”

他阴郁地瞪她。“好,就算我曾经说游戏结束,可昨天晚上你不是说喜欢我吗?还把自己身体给我?”

“所以我已经报答你了啊。”慕橙状似无奈地叹息。“我承认自己是喜欢你,可生活有多现实,没人比我更清楚,你是个公子哥,如果你家倒了,我看你连怎样赚钱都不会吧?我可不想到时候还要多养一个人。”

光晞脸色一变,大受刺激。“你……昨天还说我是个认真的好男人。”

“认真不代表会赚钱啊!你享惯荣华富贵了,贫穷的日子你捱不起的。”

这么说,她是看扁他了,看扁他这个养尊处优的贵公子招架不住经济的压迫,光晞又恨又恼。“你这女人,不准你瞧不起我,我可以去考律师执照,我会考上,会当律师赚很多钱!”

“那就等你考上再说吧.‘慕橙背起包包,翩然转身,”我先走了。“

“梁慕橙,你给我站住!“他惊吼。

慕橙身子一凝,似有些迟疑,但不过数秒,她便甩甩头,毅然走出大门。

光晞骇然瞠视她背影,她怎能如此决绝?“梁慕橙!“他愤恨地举步,想追出去,脑部忽又剧烈疼痛,天旋地转。

他颓然跪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自己的世界。

                 *

“你真的决定这样做?”

拓也在楼下等慕橙,见她上车时,脸色雪白,眼眶泛红,不禁心痛,慕橙不回答,靠在椅背上,合上眼眸。

“我怕你有一天会后悔。”拓也感叹。

慕橙梗咽,泪水无声地滑落。“他没有追上了,这就证明他的想法跟我一样。”

“什么想法?”

他的幸福,不在她这一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