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预言女巫
预言女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834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福气又安康原著小说 第六帖 公主卸心防(一)

(2009-06-24 11:23:51)
标签:

东杰

大风

母老虎

原著

珍珍

福安

文化

分类: 福气又安康
福气又安康原著小说 <wbr>第六帖 <wbr>公主卸心防(一) 

终于到了同学会当天,在严阳的协力之下,福安换上了他亲手设计的亮片礼服,化了淡妆,秀发优雅的挽起,露出一截曼妙的脖颈,丰满的胸前落着一串低调奢华的彩宝项链。

当她从严家楼梯走下的那一刻,大风只觉得自己心跳似乎漏了好几拍,差点因震惊而停止。

不会吧?这乡下妹打扮起来竟如此清丽动人,不失妩媚,他是不是看错了?

但很快地,穿不习惯高跟鞋的她稍稍绊了一下,他及时展臂,笑着将摇摇欲坠的她收进自己的怀里。

「所以说人还是不要做自己不习惯的事。」他低声揶揄。

「你说什么?」她怒目瞪他。

他只是呵呵直笑。

两人带着云高及严阳的祝福,在珍珍掩不住妒意的视线下,相携踏出严家大门,上了大风的爱车,直奔同学会场。

福安谨记东杰的警告,打起全副精神,应付这种她初次面对的场合,果然如冻结所说,大风的同学个个都是来自上流社会的公子小姐,一个比一个精明势利,表面上和乐融融,私底下暗自较劲,谁都不肯在气势及排场上输人。

除了自己的地位成就,身旁的伴侣也是比较重点,比谁的男友有钱,比谁的女友漂亮,比谁跟谁站在一起最像一对才子佳人。

福安伴在大风身边,承受一道道批判评估的目光,领教一句句夹枪带棒的言语,虽是拼命告诉自己要微笑,要端庄有礼,却仍忍不住感到疲倦。

这种社交场合,真的好虚假,若不是东杰事先传授过她应对之道,她几乎都要疯了。

「你表现得很不错嘛。」就连大风也感到意外。「没想到你也学会这么虚伪的说话。」

「这都要谢谢东杰。」福安叹气。「如果不是他先帮我打了强心针,我一定没办法。」

大风冷哼,胸口不绝泛起一丝醋味,凌锐的眸光扫视周遭。「说到东杰,几天场子里好像来了不少他的人。」

「什么?」福安不解。

「你没发现那些调酒师跟侍应生都怪怪的吗?」大风话语才落,一个侍应生送香槟来,戏谑的朝两人眨眨眼。

福安愕然睁眼。「东杰?!」

「哈喽。」东杰潇洒地摆摆手。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看看自己的教学成果怎么样了,果然是名师出高徒,你厉害,我更厉害,哈哈哈~~」东杰得意地笑。

福安不禁也笑了,感激他特别前来情义相挺。

只有大风笑不出来,他这个麻吉对福安也好的太过头了吧,教人怀疑是否对她着了迷。

「怎么?你吃醋?」东杰看透他思绪,附在他耳边不怀好意的低语。「吃醋的话就对人家好一点,不然我可要抢走她喽。」

「你敢?」他眯起眼。

「也不想我混哪里的,有什么不敢?」东杰才不怕他威胁,笑嘻嘻地拍他的肩。「我不打扰了,接下来你自己好好努力吧!」

大风奉送麻吉一记白眼,福安不了他为何看来如此不悦。「怎么了?你好朋友来帮忙,你应该高兴啊。」

「帮忙?」大风冷嗤。「他不搅我的局就好了。」竟敢预告要抢他的猎物?

「搅什么局?」福安不懂。

大风当然不能解释。「喝你的香槟吧。」

「喔。」福安耸耸肩,不再多问,啜一口香槟,几个大风的 忽地迎面走来,将两人团团包围。

「请问谢小姐家里是做什么的?」其中一位男同学首先代表大家查她身家。

「我家?」福安一凛,搬出东杰教她的说辞,模凌两可地回答。「恩,算是做草药的吧。」

「那不就跟大风他们家一样了?」男同学点头,狡黠的瞥大风一眼。「怪不得你们会交往,这也算是一种同业结盟。」

「那请问谢小姐现在在哪里高就呢?」另一个女同学问。

「我在当看护。」这题福安答得老实,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能说。

但一干同学听了,显然觉得这职业很低贱,面面相觑。「看护?!」

「因为我爷爷最近身体不好。」大风连忙替她掩护。「所以福安现在住在我家,帮忙照顾我爷爷。」

原来是这种看护啊,众人点点头,总算释然。

「都住进家里去了,这么说两位应该名分已定喽?真是恭喜啊!」

大伙儿频频道喜,福安听了,很尴尬,但大风不开口否认,她也只好默不作声。毕竟这是他的场子,她这个女伴只要负责笑脸迎人就好。

「对了,谢小姐想不想听听你男朋友小时候的趣事?」某个男同学忽然开口,此话一出,大家好像都有默契,知道他要说什么,一个个眉开眼笑。

大风见同学们神情诡异,料到他们想给自己难堪,胸口怒火中烧,表面却强装镇定。

福安没察觉情况有异,还单纯的追问。「什么趣事?」

「老实说,有一阵子我们大家都以为大风家很穷呢!」

大风家穷?福安愕然,扫视大风一眼,他不吭声,表情冷淡。

「你也很难相信吧?我们也不信,堂堂八宝堂的孙少爷那时候干嘛装穷啊?每天都穿那种夜市卖的破烂球鞋来上学,身上穿的、用的也都不是名牌,有一阵子我们还听说他迟交学费。」

同学们说话的口气超机车,福安很为大风难过。「怎么会这样?」

「是啊,怎么会呢,所以大风很惨呢,那时候被我们全班排挤,大家都瞧不起他。」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福安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她只觉得这些曾经欺负大风的同学很可恶。「你们为什么药瞧不起他?」她厉声质问。

「嗄?」众人愣住。

「就算他家里真的很穷,用不起名牌东西,迟交学费,那又怎样?他难道不是你们同班同学吗?他在班上欺负过别人、对谁不好了吗?你们怎么不想想,可能是他家发生了什么事,一时有经济困难,身为同学,你们应该想办法帮助他才对啊!怎么能因此欺负他?」

一只温柔胆怯的小绵羊,瞬间成了一只泼辣的母老虎,张牙舞爪,教那些同学脸色一变,笑意顿敛。

「谢小姐,你没听明白我们的意思,我们念的是贵族小学,可不是救济院。」

「如果所谓的贵族小学,实行的就是这种不懂得尊重别人的教育,那这间学校应该关闭才对!」她还是很呛。

「你……」一干人当场受教,很不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大风旁观这一幕,见这些伶牙俐齿的同学竟被福安训的哑口无言,不禁微微扯齿。「够了,福安,别再说了。」他假作大方的劝说。「有些人耳朵就是重听,你怎么说他们都不会明白的。」

他送同学们一记回马枪,这才挽着福安,洒脱的离开。

两人来到落地窗外的阳台,福安仍余怒未消。「大风,你以前真的被同学排挤过吗?」

「嗯。」

「为什么?你家明明很有钱。」

他听问,眼神一暗。「那是我爷爷的主意,他故意不给我钱,让同学以为我很穷。」

「为什么要那样?」

「他想教会我金钱的重要性,没钱没势的人就会受到那种待遇。」

「严爷爷怎么可以这么做?」福安为他抱不平。「这样对一个小孩子太残忍了,好过分。」

是很过分。大风怅然寻思,所以他才会不想上学,逃到电动间打弹子,却也因此被绑架,而那个冷血的老头,竟然不肯付绑匪赎金……

他暗暗握拳,收回阴沉的思绪,视线回到眼前为他焦急的女人身上,冰冻的胸口募得融化一角。「你是不知道你刚刚跟那些人呛声的样子,很像一只母老虎?」

「什么?」福安一怔,这才惊觉自己方才的表现似乎很失淑女风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那么凶。」她郁恼的咬唇。「我本来想为你好好表现的,可是……」

她想为他表现得像淑女,却也为了保护他不受伤,跟那些同学开战。

这一切,都是为了他……

大风心动的凝视福安,她明亮的眼,清澈得不见一丝杂质。「你凶的好,母老虎,我喜欢。」他喃喃低语,情不自禁的俯下身,深深地,吻她柔软的唇——

 

 

那是怎么回事?

整个晚上,福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脑子像打结的放映机,不停重播同学会上大风那一吻。

他干嘛要吻她?还吻得那么温柔又缠绵?害她整天心神不定,像被偷走魂魄的傻瓜。

真讨厌。福安娇嗔得想,食指轻轻的抚压自己的唇,回味当时的甜蜜滋味。他那意思是喜欢她吗?如果喜欢,为什么不说清楚?为什么后来要对她笑得那么坏,让她无所适从?

可恶,好可恶!到底是不是喜欢她啦?都不说清楚,大坏蛋!

福安猛抓头,怎么也想不透那个男人的心思,最后她放弃了,翻身下床,披上外套,决定到厨房为自己泡一杯热牛奶,冷静澎湃的情绪。

经过大风卧房时,她不觉停下脚步,侧耳倾听,片刻,正当她觉得自己这举动很无聊时,房内忽然传来一声落地的闷响,然后是他痛楚的呻吟。

怎么了?她忧虑不已,顾不得礼貌,开门便冲进去。「大风,你没事吧?」

他跌坐在地板上,恍惚的不知想些什么,好似没听见她的声音。

她更太担心了,急急奔向他,就这暗淡的月光,发现他全身冒冷汗。「大风,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悚然回神,仿佛这才看见她。「福安,是你?」

「是我。」她柔声低语。「你怎样?还好吗?你好像从床上摔下来。」

「没事。」他捧住脑袋,摇了摇,嗓音窒闷。「只是做恶梦。」

「什么恶梦?」她关怀的问。

「我梦见自己又回到小学被绑架那时候了。」

「什么?」她不敢相信。「你小时候被绑架过?」

大风一凛,这才惊觉自己迷迷糊会之间,竟坦白了自己恶梦的内容,他从来不告诉任何人的,从来不让谁有机会知道他一直为此所苦。

如果被人知道他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惊慌无助,只会嘲笑他胆小。

但她,不但没有显露一丝嘲弄之意,反而为他忧心忡忡的收拢眉宇,看着他的眼神,温柔疼惜。

「你那时候一定很不好受,对不对?」他用自己的衣袖,轻轻替他擦去汗水。

他傻傻看着她,有一瞬间,几乎想对她和盘托出自己多年来内心的挣扎与苦楚,但终究他还是什么也没说,冷漠得推开她,站起身。

大男人,就是不肯示弱是吗?福安望着他挺得僵直的背影,感觉到他的心思,心弦柔柔一紧。

「我刚好睡不着,想去泡杯牛奶喝,你要不要也来?」她大风的邀请他。

他很想倨傲的拒绝,要她别管他,却仍不由自主的点了头,贪恋与她独处的时候,跟她下楼,喝她亲自冲泡的牛奶,在庭院里闲逛。

在狗窝里沉睡的大黑被两人惊醒,开口就要叫喊,福安连忙用手握住它的嘴,赏他一块火腿肉。

「嘘,大黑,不要吵,乖乖的哦。」说着,她忽地噗哧一笑。

大风奇怪的问。「你笑什么?」

福安盈盈起身,笑容清甜。「我想起以前奶奶跟我说过,她跟严爷爷以前晚上约会就是这样,为了怕家里的狗吵醒大人,严爷爷会偷偷喂狗吃肉。」她顿了顿,甜蜜的叹息。「我想奶奶跟严爷爷那时候一定很幸福。」

大风凝望她,莫名的感到心痛。

她跟本不晓得,当初他爷爷其实是在哄骗她奶奶,而他也一样,为了继承八宝堂,正打算诱拐她的心——她真不该那么轻易相信别人的,他跟爷爷,都是不好东西!

「你以后千万不要对人太好。」他哑声叮咛。他真不敢想象,当她得知真相时,会是怎样的绝望与伤心。「不要以为在你身边的都是好人。」

「可是就是这样啊。」福安轻声笑。「严爷爷对我很好,严阳帮我做衣服,东杰教我社交礼仪,还有你。」她扬眸睇他,有些羞涩的抿着唇。「从你不顾危险,拼命渡海上船来救我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

他不是好人,他是坏蛋,他们全家都坏透了!

大风焦躁的在院子里来回踱步,觉得自己像吞了火药,快爆炸了,他好想用力摇晃这个笨女孩,告诉他,她上当了,最好快快离开严家为妙,他们每个人都对她不安好心。

福安见他心情低落,很想逗他开心,灵机一动。「喂,你先站住,不要动。」

他疑惑的回头。「怎么了?」

「你肩膀上……」她故作惊骇的掩住唇。「好像有一只毛毛虫。」

「什么!?」他骇然,想到那恶心的毛茸茸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上蠕动,忍不住又扭又跳,想跳加官似的,拼命甩。

「呵呵呵,骗你的啦!」她见他吓成那样,笑得弯了腰。

「你这女人,你敢耍我,看我怎么对付你!」他火大了,一个箭步冲向她,用力将她扑倒。

她笑着挣扎。「你才好笑,干嘛那么怕毛毛虫啊?只不过是一条小虫子啊,你这么大一个人,难道怕它吃了你?」

「你不懂。」他低吼。

「所以你说来听听嘛。」

「我小时候被绑架时,曾经有一群毛毛虫爬到我身上,偏偏我手脚都被帮助了,怎么都甩不开。」他一口气道出自己阴郁的心结,末了,气恼的瞪她。「这样你满意了吧?」比他承认自己的弱点,他开心了吧“?

可她并不开心,只觉得抱歉,伸出手,轻柔的抚摸他的脸颊。「对不起,我不应该开这种玩笑。」

大风一震,忽然意识到两人靠得很近,他阳刚的躯体压在她柔软的女体上,暧昧的肌肤相亲。

他募得全身燥热,她不安的扭动着更激起他欲望。

「别动。」他闷声警告,眸光灼灼,她吓得不敢动。

他慢慢的低下头,慢条斯理的吻她,她热情相迎,两人鼻尖碰鼻尖,亲昵的追逐彼此的唇,谁也没注意到不远处珍珍正睁着一双嫉妒的眼,阴沉的盯着他们。

「大风,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当他问够了,暂时绕过她时,她羞涩的红着脸,深吸口气,终于勇敢的质问他的真心。「你……喜欢我吗?」

他闻言,震撼的望她,眼神阴晴不定,还想不该怎么回答,屋内刹时灯火通明,只听见管家慌张的叫喊——

「来人啊,老爷病发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