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预言女巫
预言女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813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福气又安康原著小说 第五帖 梦想纸雕屋(一)

(2009-06-24 11:12:50)
标签:

东杰

皮蛋

大风

云高

珍珍

福安

文化

分类: 福气又安康

福气又安康原著小说 <wbr>第五帖 <wbr>梦想纸雕屋(一)

「你今天该不会又要爽约了吧?」电话那端,传来江珍珍娇腻的的嗓音。

大风正再办公室,和心腹部属密谋一出调虎离山的好戏,预备贿赂两名资深董事在董事会上提议,安排人事部经理与副理,也就是严凤凤夫妇,到八宝堂美国分公司进行一项人力资源精简计划,简而言之,就是裁员。

严凤凤为人最爱作威作福,要她去负责裁员,肯定乐不可支,但也会中了他的圈套,因为他在美国那边准备了一些烂摊子,只要姑姑跟姑丈一去,至少得深陷泥沼一个月,那就不会有人在严家坏他好事了。

他正跟心腹精心计划,女友却不识相的电话打扰,他不觉有些不耐。「珍珍,我现在在忙。」

「你什么时候不忙啊?」珍珍难得耍任性,因为大风最近实在对她太冷落。「不管,我今天一定要确认你不会爽约。」

「好吧,你等等。」大风按住手机,吩咐心腹马上去进行计划,俩人又确认一些细节,他才回到电话线上。「抱歉,珍珍,今天下午我临时有事,餐厅我已经订好位了,如果你想去,位子还是会为你保留。」

「讨厌,一个人吃饭有什么意思嘛!」珍珍懊恼。「你知不知道这已经是你最近第几次失约了?第三次耶!人家也是很忙的,好不容易空出时间来,你却放我鸽子。」

「真的很抱歉。」大风虽然颇感歉意,但出口的歉意却没多大诚意。

「道歉有用的话,就不必叫警察了。」珍珍喃喃抱怨,顿了顿。「你今天下午到底有什么事?」

「皮蛋去念私立小学,英文程度跟不上,老头要我帮他找个英文家教。」

「这种事也要你亲自来?」珍珍惊愕,很不高兴。「没错,大风,我知道你必须想办法讨好谢福安跟她弟弟,但你会不会做得太过火了?」话说回来,就是自从他把谢福安姐弟俩带回严家后,他才开始对她爽约的,虽然他声明自己只是暂且配合爷爷的计划,表面追求谢福安,而她也赞成他这么做,但总觉得不安心。「我知道你现在必须把比较多心思放在他们姐弟身上,我也会识大体,不跟你吃醋吵闹,可是……」

「可是怎样?」大风好笑的扬春。她现在做的事不就是『吃醋吵闹』吗?

「可是你也不能都不理人家嘛。」珍珍放软声调,使出撒娇的嗲功,他知道男人最吃这套。「你知不知道,人家最近男的能够见到你,真的很盼望能跟你约会耶,我好想你。」最后这句,有些沙哑,似藏着无限委屈。

大风轻笑,明知女友是在跟自己演戏装哀怨,仍不得不佩服她的手腕。「你还没收到吗?」

「收到什么?」珍珍一愣。

「我的歉意。」

「你的歉意?什么啊?我不懂……」她话语未落,身旁忽然有同事唤她。

大风透过电话线听着,知道快递小弟已经把礼物送到了,而她也从同事手中接过,,跟着响起一阵纯女性的惊叹。

「好漂亮!这串粉红珍珠项链真的太美了,好有品位,刚好衬我的肤色。」她压低嗓音,似乎怕周遭好奇的同事听见。「谢谢你,我好喜欢。」

「喜欢就好。」大风调侃。「这样我的道歉有没有用,还需不需要叫警察来?」

「讨厌,你干吗这样笑人家嘛。」珍珍娇嗔,显然芳心大悦。「好吧,既然这样,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下次不准再放我鸽子了喔。」

「恩。」大风漫应,挂电话后,对着手机冷笑。

女人,都是这样,你人不到没关系,礼物到就好,不够诚意无所谓,有钱最重要。

会有谁,是例外吗?

 

 

「皮蛋,不准再打电动了!」三番四次劝不听,福安动手抢走弟弟手上的遥控器。「你知不知道学校老师打电话来说,你程度都跟不上同学?还不赶快多用功加油,整天只晓得玩!」

「可是我要玩,我要玩嘛!」皮蛋见最爱的游戏机被抢走,躺在地上赖皮的哭闹。「我不喜欢上学,也不喜欢唸那什么英文,那些字母我都不认识,好难哦!」

「我知道很难,所以才要你用功读书。」福安哄弟弟。「哪,你跟姐姐进房间,姐姐教你唸英文好不好?」

「呿。」皮蛋很不给面子的噗哧一声。「姐你自己英文都懒到家,还敢说要教我?」

福安被弟弟一枪打中弱点,脸黑黑,超尴尬。

「我才不要唸英文。」皮蛋抹眼泪,坐起身,挖一口搁在一旁的冰淇淋筒,忽的呸一声,拉高嗓门喊。「阿宝叔,阿宝叔!」

「是,皮蛋小少爷,请问有什么吩咐?」阿宝叔是大风安排来专门服侍皮蛋的佣人,所有皮蛋提出的要求,他都必须尽力满足,一开始皮蛋对他很是尊敬,不敢造次,但日子混熟了,渐渐会摆出主子的架势。

「阿宝叔,我明明说要瑞士巧克力口味,你给我的这是什么?这是巧克力,不是瑞士巧克力,很苦耶,我不吃,你拿走!」

「是,对不起,皮蛋小少爷,是我弄错了。」阿宝叔鞠躬道歉。

「还不快去买新的来?」皮蛋颐指气使的下令。

「是。」

这算什么?福安旁观这一幕,简直快气晕,她弟弟什么时候变成这种气势凌人的小鬼头了?以前他纵然有时过分活泼调皮,至少贴心可爱,现在呢?居然学会用这种口气跟大人说话?

「谁说你跟人说话可以这么不懂礼貌的?」她厉声教训弟弟。「我是这么教你的吗?」

「有什么关系?大风哥哥说他是专门给用的佣人……」

啪!

福安一巴掌打在弟弟脸上,皮蛋吃痛,下意识的捂住颊,一时惊吓过度,也忘了哭,只是呆呆看着姐姐。

「你给我起来,跟我走!」福安拉起弟弟。「我们今天就收拾行李,我不会让你再住在这里了。」

「姐,姐……」皮蛋这才惊觉事态不妙,哇哇哭泣。「你不要生气嘛,是我不好,我不对,我们不要走好不好?我喜欢这里,喜欢大风哥哥跟严爷爷,他们都对我好好……」

「就是因为他们都太宠你,才会把你惯成这种小坏蛋!」福安忿忿然,气红双眼。「我宁可我们回去住以前那件小房间,至少你还乖一点,还是以前那个讨人喜欢的皮蛋,不会变成像现在这样……」

「你疯了吗?」一道训斥的嗓音募得劈落。「这里住得好好的,干嘛走?」

是大风,他刚刚到家,便撞见姐弟俩争吵的一幕,原本不打算插手,不料福安竟拖着弟弟要离开严家。

「当然要走,皮蛋变了,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在这么下去,他会堕落的,那我……我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奶奶?」说着,福安一阵伤心,嗓音微微哽咽。

大风不可思议的瞪她。「就为了怕皮蛋变坏,你宁愿回去挤那间小房间?」那种见鬼的地方,是人住的吗?

「对,我要回去。」福安坚定地回话,再次拉住弟弟的手。「我们走!」

「不要啦,姐,我不要走,我喜欢这里,大黑也喜欢,我们别走啦,呜~」皮蛋声声哀泣,福安就是狠心不理,拖着弟弟回房打包行李。

大风怔忪的瞪着这一幕,他不敢相信有人竟可以洒脱的放弃这种荣华富贵的生活,却好似又不太感到意外。

毕竟他从认识福安依赖,她一直出乎他意料之外,他慢慢懂得,她不是一个可以用金钱收买的女人。

「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皮蛋的哭闹声惊动了严云高,匆匆赶来皮蛋卧房,见福安竟在收拾行李,大惊失色。「怎么了?福安,你要去哪里?」

「爷爷,她说要带皮蛋离开。」大风搭腔。

「什么?你们要走?」云高惊骇,连忙握住福安的手。「为什么要走?是你不喜欢我这个老头子吗?是我哪里对你们不好吗?」

「不是的,严爷爷。」福安怕老人家难过,焦急的解释。「您对我们很好,我也喜欢您,可就是因为你们太好了,皮蛋都被宠坏了,这样下去,他会变坏的。」

「原来是这样,这是小事嘛,小孩子就是要教,才会学乖,不是吗?」云高忙着劝她。「你下不要太激动,有什么事慢慢跟皮蛋说,别说要走啊,皮蛋留在这里,吃得好穿的好,又可以上好学校,不是对他的未来比较好吗?」

「没错,皮蛋在这里是不愁吃穿,要什么有什么,可他忘了惜福,忘了这些都不应该是白白得到的。」福安凝望云高,痛楚的低语。「奶奶以前曾经教过我们,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福气与安康,她要我们知福惜福,要懂得感恩,我不能违背她的教导。」

「是吗?原来春香这么说过啊。」云高听了,感动得红了眼。「我就知道她是个好女人,才会教出像你这么善良的好孙女。」他拍拍福安的背,安抚她。

「你别着急,相信春香知道你跟皮蛋现在过得很好,黄泉有知也会安心的,至于皮蛋,我答应你以后不会那么宠他了,我也会让阿宝盯着他乖乖做功课,还有大风,他会帮皮蛋请个英文家教,帮他补习英文。」

「家教?」福安疑惑的望向大风。

他点点头。「我已经面试了几个,还找不到满意的,不过应该很快就会找到。」

「那就谢谢你们了。」福安伸手压了压眼眸,忽然觉得因此哭泣的自己很丢脸,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云高呵呵朗笑,又安慰她跟皮蛋几句,才缓缓离开,大风扫了正抱在一起的姐弟俩一眼,跟在爷爷身后,进了书房。

「有事吗?」云高看出孙子有话想说。

大风凛着脸,眼神复杂。「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太假惺惺了一点?」

「假惺惺?」云高挑眉。

「有钱也买不到福气与安康,你真的相信福安奶奶的那一套吗?还在她面前表现得那么感动的样子!」大风不屑的冷哼。「我记得你以前可不是这样教我们的啊,你说,金钱可以买到任何东西。」

「是啊,我以前是这么说过。」云高叹息。「不过我现在才晓得,我错了。」

大风拧眉。「你说什么?你错了?」

「是,我错了。」云高坦然回迎孙子充满怀疑的眼神。「看到福安,我才明白自己以前错的有多离谱。」

这老头以前一直告诫他金钱万能,还玩了不少花招逼他相信,从小到大,他不知因此尝了多少苦头,终于变得无情冷酷,成为老头眼中的头号接班人,结果现在老头居然说自己错了?这算什么?

怒火熊熊,在大风胸口灼烧,他愤恨的瞪着眼前的老人。「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些鬼话吗?你才不会认错,你从来就不是会认错的那种人!」

「你相信也好,不相信我也没办法,不过福安这孩子确实改变了我。」

「所以你才会提出那什么八百亿新娘的鬼提议吗?」大风气恼的低吼。

「我相信福安会为我们严家带来新气象,能娶到她的人肯定有福气。」云高顿了顿,望向孙子的眼眸隐含挑衅。「我想你应该办得到吧?」

他当然办得到,这世上没有他严大风办不到的事!

「如果这是你的游戏规则,好,我玩!」他呛声。「我保证得到福安的芳心,把她娶到手,这样你总可以把八宝堂交给我了吧?」

「如果你办的到,我当然没话说。」云高若有深意的微笑,从桌上拿起一张邀请函。「这是今天送到的,是小学同学会的邀请函,你如果想追求福安,就带她去参加吧,让大家好好见识咱们严家未来的儿媳妇。」

明知他最恨小学那班同学,这老头偏要他带福安去参加,是打算玩什么花样?大风狐疑的眯起眼,瞪了爷爷片刻,不悦的抢过邀请函。

不管玩什么,为了八宝堂的继承权,他都一定要赢!

「要我跟你一起参加同学会?」

福安惊讶,结果大风递来的邀请函,封面烫金边,浮印小学校徽,看来高贵不凡,绝对是贵族名校的手笔。

「下个礼拜六,你应该有空吧?」大风语气霸道,眼神却莫名地似有些阴郁。

「有空是有空,可是……」她抬眸望他。「为什么找我?」

「这种场合都是携伴参加的。」

这不是她的问题,她想问的是,为何他不找别的女人,偏偏要她陪他一起去?

这算是一种约会吗?她能把这当成约会的邀请吗?他愿意带她去见自己的小学同学,至少表示对她……有相当程度的好感吧?

福安募得心跳加速,芙颊淡染红霜,明眸莹亮,一时竟显得清婉动人。

大风一窒,不懂这种女儿家的羞态为何会让自己刹时忘了呼吸,比她漂亮妩媚的女人,他见多了,从来不曾有如此异样感受。

「所以你到底去不去?」他嗓音变粗。

「好啊。」她轻轻点了点头,羞涩的敛眸。

「那就跟我走。」他忽的牵起她的手。

她感觉到他大掌的文图,心韵更乱。「去哪儿?」

「去买衣服!」他笑笑的扫她一眼,似嘲非嘲。「你不会想在我同学面前,穿这种村姑装吧?」

于是,大风开车载福安来到市区一家精品店,店经理领着几名店员亲自来招待,为她换上一套又一套名牌华服。

而他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喝咖啡,一面不客气的指挥她转身、拜Pose,肆意评鉴。

福安在更衣室内,偷偷的翻标签,发现每一套衣服价格都贵得惊人,足足是平民老百姓好几个月的薪水。

「大风,我们去别家吧。」她悄悄附在他耳畔说道。

「为什么?」他蹙眉。「你不喜欢这家的衣服?」

「不是不喜欢,是太贵了,我买不起。」

「你是陪我参加同学会,当然是有我付钱。」

她不说话,严肃的看着他。

「不会是又要跟我讲鼓起了吧?」他无奈的翻白眼。「难道你宁愿顾骨气,也不管我的面子?」

「不是这样,我知道什么样的场合,就该穿什么衣服,我也知道你那些小学同学肯定个个都是大有来头,每个都出手阔绰,可是……」

「可是怎样?」

「一定要穿这么贵的衣服吗?」她颦眉。「我不明白这些衣服不过是挂个牌子,价钱就要这么贵?这些布料有特别好吗?剪不破穿不烂吗?鞋子一双要几万块,穿上了难道就能飞吗?还有那个皮包,一个要十几万,太夸张了吧?又不是里面住了个神灯精灵,可以满足你三个愿望。」

听她一番碎碎念,大风忍不住爆笑,爽朗的笑声震动了周遭的店员,纷纷投来好奇的注目。

福安顿时超尴尬。「你笑什么啊?拜托你,不要笑了,人家都在看耶。」

「你也会觉得丢脸?」他骇异的瞪她,笑意仍无法自抑的涌上嘴畔。「你知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那些话,真的很好笑,我从来没听人这么说过。」

「难道我说的没道理吗?」她郁闷的嘟嘴。

有道理,十分有道理,但资本社会就是这样运作的,一张名牌就代表了一切,就像他八宝堂小开的身份,就代表财富地位,女人争相竞逐。

但她肯定,不是这么想的吧?

大风凝视她,眼神不知不觉带了几分他从不曾给过任何人的温柔。「不准你再看标签了。」

「什么?」她不懂。

「以后跟我出门,不准你看价格标签,我要你买什么就买什么,吃什么就吃什么。」他专断的命令,自认为这是在宠溺福安,但听入她耳里,只觉得他是个姿态蛮横的大男人。

「你把我当成随你呼来喝去的宠物吗?」她气愤的斥他。

「我是为你好!」他恼了,为何她总是把他的好意当驴肝肺?

「我不用你这种好意。」这种不知体贴、只满足个人私心的『好意』,伤她自尊,更伤她的心。「那天要穿的衣服,我会自己想办法。」

撂下话后,她挺直背脊,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怒火飙升,几乎气到吐血——这女人,算她狠!

 

 

福安负气离开精品店,来到熙来攘往的大街,一时却不知何去何从,喇叭声忽的响起,他转头一看,瞧见一个俊美的男人 正探出车窗,笑着朝他挥手。

「你是……韩东杰!」她惊喜的迎向他。

「是,福安小姐诶,好久不见了。」他开门下车。「你最机好吗?大风那家伙带你回严家后,没对你怎样吧?」

「他是没对我怎样啦。」福安咬唇。「不过我们刚刚才吵了一架。」

「你们吵架?」东杰挑眉。「为什么?」

福安将方才两人争论的过程转述给东杰听。「他大概觉得我很不知好歹吧?可他也太过分,简直把我当宠物似的。」

东杰笑望她,慢条斯理的问。「他想宠你,不好吗?」

她差点呛到,脸颊烧烫。「你搞错了,我才……我不是那意思啦。我不是说他宠我,是说他根本拿我当没人格的人,什么叫做不准我看标签,他叫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他以为他是谁啊?那么拽!」

「你不喜欢他对你拽吗?」

「难道你觉得他应该这么拽吗?」

「那倒也不是。」东杰凉凉的笑。「我只是觉得他对你这种『拽』,严格来说,算不上是真的『拽』。」

「那是什么?」福安哼气。

「他只是希望你那天看起来很漂亮吧。」东杰为麻吉说话。「你知道吗?他那些小学同学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只要抓到你一点小辫子,就会像秃鹰一样围剿你。」

「不会吧?」福安骇然睁大眼,忽的紧张起来。「那该怎么办?我不会……丢他的脸吧?」她垂落视线,打量自己的穿着,说得好听是『朴素』,难听一点就是『土气』,而且就算穿着打扮能改,她身上也寻不出一丝淑女气质。「我看我还是别跟他去好了。」她失落的低喃。

「没想到你是那么容易退缩的女孩子。」东杰激她。「看不出你那天还曾经为我引开那些追杀我的人。」

福安抿唇不语,她当然不想承认自己怯懦,但她更不想因为自己,造成大风在老同学面前难堪,她是那么骄傲的一个男人……

「这你别担心,我可以帮你。」东杰看穿她的思绪,笑着递给她一张名片。「有什么问题随时Call我,看你是想学美姿还是美仪,我都可以安排。」

「你真的愿意帮我?」福安接过名片,开心又感动。「谢谢你,谢谢!」她一再道谢,甚至激动的握住东杰的手。

「呃,福安小姐,我是不反对你握的手拉,毕竟蛮舒服的,不过……」东杰谐谑的眨眼,往福安身后弩弩嘴。「某人好像即将要大暴走了。」

「谁?」福安回眸,这才发现大风黑着一张脸,站在两人身后,也不知听到多少对话。她微窘地松开东杰的手。「你什么时候来的?」

大风狠瞪她一眼,没搭理她,径自拽着麻吉臂膀,将他拉到一边『理论』。「你这是在干嘛?为什么要给福安名片,要她跟你联络?你对她有什么企图?」

这是在吃醋吗?东杰嗅了嗅,感觉到空中一股呛鼻的酸味,暗自窃笑。「我说麻吉,对她有『企图』得人,应该是你自己吧?是谁跟我说,为了八宝堂的继承权,绝对会利用她到底?」

「你……」大风听出好友语带嘲弄,好懊恼。

东杰若有所思的望他。「你到现在,还是这么想吗?」

「当然!」他没好气的回应。

「她是个好女孩,你确定要这样玩弄她的心吗?」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看她的样子,好像喜欢上你了。」

「什么?」大风震惊,回头望向远远站在一边的福安,她也正盯着他,面带担忧之色,他心跳如擂鼓,一时不知所措。

他的确是盘算着得到福安芳心,这阵子极力讨好她弟弟跟她,正是因为有所图,但当得知她有可能真的喜欢上自己的这一刻,他却莫名地有些心慌。

「你心动了吧?」东杰笑着试探。

「怎么可能!」他骇然否认。「我只是为了……得到八宝堂,如果不是因为她有八百亿的身价,像她那种乡下丫头,我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所以你真的打算利用她到底?」东杰皱眉。「你真忍心这样欺骗她?」

「为了八宝堂,要我出卖灵魂都可以!」大风怒呛。「这件事你别管。」语落,他忿忿然转身,拉着福安离开。

东杰目送两人,不禁为福安的未来感到忧心忡忡,就算大风是他的好麻吉,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伤。

因为,她是那么好的女孩。

 

 

精品店争吵过后,福安与大风陷入长达数日的冷战,福安依然对大风有气,大风也不知该如何面对她。

虽说大风在东杰面前夸下海口,为了八宝堂要他出卖灵魂都可以,但他其实根本不知该怎么对福安『下手』。

对别的女人,他只需要送花送珠宝,带她们到名牌精品店逛,再随口哄几句,她们便会乖乖偎到他怀里,臣服于他,但对她,这套完全行不通。

他偶尔说错话,她便会露出受辱的神色,他想宠她,她还呛自己不想当宠物。

真可恶!怎么会有这么难搞的女人啊?不过是个村姑,拽什么拽?

大风愈想愈抓狂,但拽拽的他想破头也想不出好办法,只好勉强自己放下身段,虚心向理应是最了解福安的皮蛋请教。

「姐姐啊,我也不知道姐姐喜欢什么耶,她就喜欢草药啊。」

问题是,他总不能送她草药吧?大风眼角抽搐。「你想想,她还有没有喜欢别的东西?」

「嗯。」为了回报他平日的恩情,皮蛋歪头很认真、很用力的想,终于想到一个。「对了,姐姐说过,她的心愿是为我们一家三口盖一间舒服的房子。」

「房子?」

「是啊,因为我们以前山上的房子又会吹风,又会漏水,老是修不好,所以姐姐才想赚钱盖一间新房子。」

她想要房子?他总不能买一间送她吧?他可以想象,若是他真的买一层公寓送她,她肯定会露出那种讨人厌的受伤表情,然后冰冷地拒绝接受。

不行,这份礼物绝对不能花太多钱,而且多跟少还得依她那种「乡下」标准来衡量。

大风蹙眉深思,蓦地,脑海灵光一现,既然不能送真的,他干脆就送送假的!

决定后,他立即打电话。「喂,珍珍,你知道以台湾有什么有名的纸雕师傅吗?」

「纸雕?」珍珍愕然,「你要干嘛?」

「我想请师傅做一间纸雕屋,要送人的。」

「送谁?」珍珍觉得奇怪,这种小孩子的玩意,谁会想要?「该不会要送谢福安的弟弟吧?」

「是给福安的。」

「你要送谢福安纸雕屋?」珍珍失笑,「这种东西不能用又不能吃,她会想要吗?」

「你不知道,她就是这种人,跟一般女人不一样。」大风不耐。「你别问那么多,你到底有没有门路介绍我师傅?」

「我是可以帮你问我同事啦。」

「那就好,交给你了。」语落,大风就要挂电话。

珍珍连忙阻止他。「喂,我们这么久没说话了,你就这么挂了啊?」她不满地抿唇,想起今日他难得call她,居然还是为了打礼物给福安,更不开心。而且他说的那句谢福安跟一般女人不一样是什么意思?意思是跟她不一样吗?在他心目中,谢福安那么特别?

珍珍愈想愈觉得不对劲,女人的本能教她竖起战斗的尖刺。

「你还想说什么?」大风显然就是很想挂电话。

珍珍蓦地感到受伤,深吸口气。「你上回不是说要帮谢福安弟弟找英文家教吗?找到没?」

「还没有。」

「那不用找了,我就是。」

「什么?」大风一愣。

「我决定到严家英文家教。」珍珍笑着宣布。

「那你的工作怎么办?」

「我会暂时申请休假,如果老板不准,要我辞职也无所谓。」珍珍豁出去了,无论如何她都必须到严家看住自己的男人,以免他变心。

「你这是不信任我?」大风不笨,自然猜出她的用意,语气变得很危险。

珍珍心跳一停,怕男友真的发怒,连忙甜美地假笑。「你别这么说嘛,人家只是想帮你,有我在一旁敲边鼓,你一定能更快追到福安,这样不好吗?」

大风凛唇,半晌,才沉声撂话。「随便你,要来就来!不过到时候可别怪我害你丢了主播的工作。」

「那就这么定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