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预言女巫
预言女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834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福气又安康原著小说 第一帖 梅菲斯特的契约(二)

(2009-06-24 10:23:59)
标签:

大风

奶奶

沼泽

泥浆浴

牛樟芝

福安

娱乐

分类: 福气又安康

福气又安康原著小说 <wbr>第一帖 <wbr>梅菲斯特的契约(二)

「不行!」对女友的提议,严大风严正反驳。「野生牛樟芝可是保育类的药材,我们不能拿它来做给爷爷的八十大寿贺礼。」

「就是因为它稀有珍贵,拿来送给爷爷,才能讨老人家欢心啊!」江珍珍笑着分析利害。「你不是也说了吗?自从上回出院后,你爷爷就把自己关在房里,谁也不见,还说八十大寿那天会宣布谁是八宝堂的继承人,我敢打赌,你姑姑跟姑丈他们一定也四处找礼物巴结老人家,你怎么能输给他们?」

严大风蹙眉不语。

「听说福满山里很多野生牛樟芝,还有个无所不知的草药达人,你去找找看吧,我这边也会请跑社会线的记者打听门路,看能不能从黑市的管道买到手。」

「看来你都帮我把一切打算好了。」

「那当然。」江珍珍自得的笑。「身为严大风的女朋友,我总不能连为我男朋友分忧解劳这点小事,都做不到把?」

严大风听了,微微一笑。

这就是他欣赏江珍珍的地方,她很聪明,很有自信,跟自己一样,企图心强,也不怕表露。

当初会跟她交往,就是看在她除了甜美的相貌,还有一颗精明算计的头脑。

「好吧,就照你说的。」严大风接受女友的建议。反正他做的坏事够多了,也不差这一桩。

隔天,他独自开车来到福满山区,愈接近村落,几天前的回忆便愈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他不快的想着那个救活爷爷的女孩,想着她看他时那种不屑的眼神。

那个单纯不知世事的乡下丫头,八成把他当成是没血没眼泪的大坏蛋吧?

不过也对,就一般世俗的定义而言,他是挺坏的,他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野心家,像猎豹,一旦相准了猎物,绝对紧咬不放。

就如同现在,他决定要将野生牛樟芝作为祝寿的贺礼,即便它是保育类药材,他也一定要弄到手!

「听说这里有个什么都找得到的草药达人,她在哪里?」抵达福满村后,他抓住第一个遇见的村民,劈头就问。

村民愣了愣。「你说春香啊,她最近身体不好,半年前已经退休了哦。」

退休?严大风不悦的眯眼。「她住在哪里?」管她退不退休,他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找到人。

「她哦,现在住在山上,不过她孙女就在市场里卖药,你可以找她带路。」

有人带路?那更好。

严大风丢给村民一张大钞,命令他将草药达人的孙女带到自己面前,村民看了看钞票,有些开心又有些受辱的去了,不久,带回一个清瘦的女孩。

他见了,心头一震,她却是对他淡淡冷笑。

「原来是你,我还在想谁这么没有礼貌呢。」

「谢福安!」他瞪她。「你就是草药达人的孙女?」

「是又怎样?」她显然对他完全没好感,语气有点呛。

他顿时感到受冒犯,从小到大,太习惯了女人的爱慕,不会曾有谁胆敢如此鄙夷他。「你跟我过来!」

为了避人耳目,他将她强拉到远离路人的角落。

「你干嘛啦?」她气呼呼的甩开他的手。「你这人真的很没礼貌耶!」

礼貌?对她这种乡下村姑,不必来着虚伪的一套吧?

他傲慢的睥睨她。「你,马上带我去找你奶奶!」

「凭什么?」她气愤的瞪回去。

「我要顶级的野生牛樟芝,你奶奶应该有办法帮我找到吧?」

「什么?」福安骇然变色。「你不是知道那是保育类药材么?就是有你们这种人,以为有钱什么都买得到,所以才有山老鼠来盗采药材……」

「别跟我讲这些大道理!」他不耐烦的打断她。「总之要多少钱你说,只要能弄到牛樟芝,我都付给你。」

她倒抽口气。「你还真以为什么都可以用钱买到……」容颜瞬间凝霜。「No buyingno kidding,你听过吗?」

什么『No buyingno kidding』?严大风愕然,想了想,才领悟。「应该是No buyingno killing吧?」

「你……」不小心秀了破英文的福安好尴尬。「总之……我就是这意思啦。」

「这两句意思差很多,好吗?」严大风嗤声取笑。

可恶的坏蛋!福安郁闷的鼓起双颊。

严大风看她的表情,好笑的扬唇。「哪,你说说看,要多少钱你才肯让你奶奶帮我找药?」无论是人还是东西,都可以用钱买到,关键只是需要多少而已。「你开个价。」

烂人!福安在心底暗骂,眼珠一转,心生一计。

「无论你开价多少,我奶奶都不会帮你的,因为她已经退休了,不过嘛,我倒可以帮你。」

果然如此。严大风讥诮的寻思,他就知道每个人都有价码。「你要多少?」

「我要……」

「我要你受报应!」

福安蹲在山林里一块小小的沼泽边,好整以暇的看着被她推进沼泽里的严大风,笑笑的宣布。

「你这个疯婆子!」严大风一时疏忽,意外身陷沼泽泥泞,咬牙切齿的咆哮。「你这是在干嘛?」

「你千万别乱动。」福安好心的提醒他。「这个杀人沼泽,你愈挣扎,灭顶的愈快。」

「你!」严大风气得想砍人,却识相的停定不动。

「现在我来宣读你的三大罪状。」福安淘气的眨眼。「一,对自己的爷爷不孝又刻薄;二,还一个善良的女孩被赶出医院,不能做生意,没赚到钱;三,野生牛樟芝是台湾山林的宝石,禁止盗采贩卖,你居然还要求我带你来山里找。」

「所以这就是你给我的惩罚?」严大风眯起眼。好个丫头,算她有胆量!

「没错。」福安笑颜如花。「你知道这山里为什么有这块沼泽吗?就是前两年土石流造成的,要不是有山老鼠来滥垦滥伐,也不会这样。所以这就是你这种拿钱乱买药的人的现世报,你在这边一面享受泥浆浴,一面好好反省吧。」

她拍拍手起身,眼见她即将离去,严大风又惊又怒。「你别走!快把我就起来,你要多少钱,我开支票给你!」

又是钱!为什么这人就是学会教训?

福安回头瞪他。「我知道你很有钱,不过那也是你爷爷留给你的,你不需要用的这么嚣张吧?而且比起赚你这种人的钱,我宁愿现在去找警察把你抓起来,赚检举奖金。我走喽,再见。」

语落,福安翩然就要举步,不料一只小蛇忽然绕到她脚边,张口要咬,她发现了,机灵的躲开,往后一跳,却跳进沼泽里,身子缓缓下沉。

严大风看了,哈哈假笑。「这就叫现世报,你就在这边一面泡泥浆浴,一边陪我反省吧。」

怎么会这样?

福安好懊恼,跟严大风面对面现在沼泽里,大眼瞪小眼,景况凄凉又荒谬。

「谁叫你有钱不赚,还故意陷害我?」严大风凉凉的嘲讽。

说话之间,他又下沉,手臂不小心碰到福安胸部。

「喂,这位先生,你的手可不可以别碰我胸部?」她义正言辞的斥责。

他没好气的冷嗤。「你以为我爱摸吗?」就凭她这种身材……好吧,她某个部位算是挺丰满的,但他可不是那种会肆意轻薄女人的家伙。「不是你叫我别乱动吗?一动就会往下沉。」

福安无奈,虽然很想叫眼前这家伙把手拿开,却更怕两人因此更深陷泥沼里,不能脱身。

天色渐渐暗了一阵清风吹来,摇动附近一株桐花树,拂落漫天花雨。

「搞什么?」严大风好想拨开这些碍事的花瓣。「这山里怎么全是这种动不动就往下掉的花?」

「这叫桐花。」福安解释。「你没听过吗?这些年有很多人会在桐花季时,特地上山赏花呢。桐花的花语是情窦初开,听说在桐花雨里相遇的男女,就会得到祝福,等处我奶奶跟旺财爷爷,就是这样相遇的。」

「说什么桐花的祝福?我看根本是诅咒吧?」严大风冷声驳斥。「我也不知走了什么霉运,居然跟你这种乡下丫头一起困在这里……shit!」他募得口出粗言。

怎么了?福安眸光一转,只见一只毛毛虫从树梢垂落,而他僵着脸,惊骇的吹气,想把毛毛虫吹开。

不会吧?这个都市俗,连毛毛虫都怕?

她暗暗窃笑,灵机一动。「如果我是你,绝对不会惊动他,这种毛毛虫受惊吓后会喷出一种毒液,七步夺命!」

「骗人的吧?」严大风死瞪她,摆出不信的表情,却明显的想离毛虫远一点。

「我没事骗你干嘛?」她装严肃。

「我才不信。」

「你不信?」福安微笑,粉唇绽开,轻轻一吹,将毛虫吹到大风鼻子上。

shit!」他惊叫,想躲又不敢乱动。「你这只笨虫子,给我滚开!滚开!shit,我该不会要死了吧?」

福安噗哧一笑。

居然敢笑他?大风火大,脸庞凑过去就是一吻,顺便报复的用自己的鼻子磨蹭她的脸蛋。「就算我得死,你也要跟着一起陪葬。」

吻完了,他还不怀好意的宣布。

她却是吓傻了,好片刻才找回说话的声音。「你、你、你做什么?坏蛋,大坏蛋!谁说你可以这样随便亲人的?」

「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难不成这是你的初吻?」

她抿唇不语。

「不会吧?真的是?」大风愕然。「原来你连初吻都没有,早知道就不拉着你陪葬了,你的人生根本还没开始,真抱歉。」

这算是同情还是嘲笑?福安恨恨的瞪他。

「对了,要不要在你死前,至少尝一次法式热吻?我可以教你……」

「不用了!」她赶忙拒绝他的『好意』。「我骗你的啦,毛毛虫没毒。」

「我就知道不该相信你这种乡下村姑。」他冷哼。「赚到我严大风一个吻,算你好运。」

什么好运啊?倒霉透了!福安快抓狂,正欲呛声,一道手电筒的光线照过来。

「福安,是你吗?」一个警察不敢相信的问,怀疑自己看错了。

「是我!」福安惊喜。「快救我,叔叔,我被困在沼泽里了!」

「天哪,你怎么会在这里?」警察急匆匆的过来救人。「你知道吗?你们家刚刚失火了!」

「什么?!」福安悚然震惊。

老旧的木造房屋坍落大半,无情的火苗却依然四处窜烧,福满村的村长领着几个村民,接力泼水灌救。

福安心急如焚的赶回家,乍见这一幕,双腿发软,几乎跪倒在地。

「姐姐,姐姐!」一见到她,皮蛋立刻本来投入她怀里,扬起被浓烟熏的乌黑的小脸。「是那些山老鼠!他们要来家里抢我昨天捡到的牛樟芝,奶奶说不能给他们,结果他们提到炭火炉,家里就烧起来了,奶奶为了拿旺财爷爷的表,又跑进去了……」

「什么?奶奶还在里面?」福安脸色煞白,顾不得火势仍旺,急着冲进屋里,跟在后面的大风见状,一把扣住她的腰,拦住她。

「放开我!我要进去,要进去救奶奶!」他嘶声喊,泪水刺痛着眼。

「你疯啦?」大风不可思议。「你现在进去是想送死吗?」

「可我奶奶还在里面啊!」福安哭喊。「我要去救她出来,奶奶,奶奶……你放开我,放开我!」她昏沉的抗议,用力咬他的手臂一口。

「谢福安,你给我冷静点!」大风努了。自己一片好意,这女孩竟当驴肝肺。「就算你现在进去又怎样?你奶奶能救回来吗?」

「就算救不到我也要进去!」福安崩溃。「你有想过我奶奶一个人在里面有多害怕吗?至少我要进去陪她,我也去陪她……」

这女孩疯了!大风阴郁的瞪着福安,有股冲动想甩她一巴掌,狠狠把她打醒。

「我要进去找我奶奶,她一定很害怕,我要去陪她……」

她声声泣喊,每一声,都像一根最锐利的弓,拉扯着大风的神经线。为何她可以如此为自己的亲人,宁愿送死也要进去陪奶奶?她不知道这样做根本于事无补吗?

爷爷,有人绑架我,求求你快来救我。

脑海,募得想起一道怯弱的呼喊,幽幽细细的,来自最阴暗的过去。

要我用一千万去换一个翘课去打弹珠的孙子?不可能!

对,不可能的……

「好,你就进去吧。」他忽的松开她,冷笑。「不怕死的就进去,去啊!」他就不相信一个人真会为了另一个人,连自己性命也不顾。

他怀着坏心眼试探福安,可没想到一逃脱他的钳制,她真的毫不迟疑的往火场冲去,村民们在一旁惊惶的喊,她全然不理。

她真的疯了!大风凛眉,总觉得那道纤细的身影比浓烟更灼痛自己的眼。

为什么她的反应总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为何她会傻到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去救奶奶,当年爷爷却连一千万也吝惜?

一股难言的郁恼横梗胸臆,大风飞快的冲上前,将福安重新拉回自己怀里,用力圈紧。「你这笨蛋!万一你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弟弟怎么办?」

她闻言一震,甚至稍稍清醒,不再挣扎。

几分钟后,就连最后一根梁柱也倒落了,福安眼见房屋全毁,奶奶生还无望,颓然跌跪在地。

「奶奶,奶奶……」她木然唤,沙哑的哭不出声音,只有泪水,一颗一颗,寂静的占领惨白的脸。

大风不忍的望她,一时无语,手机铃声响起,他接电话。

「是我啊。」耳畔,传来江珍珍喜悦的嗓音。「我告诉你,刚刚有人联络我,牛樟芝已经找到了,你现在就去跟对方拿……」

「现在?」大风怔忪的反问,看着失魂落魄的福安,有点茫然。

福安的家,就是因为山老鼠想进门抢牛樟芝,才会起火,她奶奶也是因此才枉送一条性命……

「事关你爷爷八十大寿那天,你能不能成为接班人,当然早拿到早安心。」

大风一凛,眼神瞬间锐利,没错,他必须冷静,这种关键时刻,他可没空浪费同情心在无谓的人身上。

他跟女友确认交货地点,挂电话后,走向与弟弟抱头痛苦的福安,迟疑片刻,终于卸下手上沾满污泥的名表。「这个给你。」

「为什么?」她不解得扬眉,泪光莹莹,楚楚可怜。

他胸口莫名一拧。「现在我帮不了你什么,把这个当了,也许可以给你一点生活上的帮助,你自己好好保重。」

语落,他毅然转身离去,留下福安傻傻握着表,在原地哀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