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加点蜜
加点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4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千千阙歌

(2006-10-08 21:41:05)

千千阙歌 

知道小雅,是因为一首歌。那时我们都流行唱粤语歌,谁要是会一首完整的,而且又用了标准的粤语,一般说来就会被人刮目相看。小雅那天唱了一堆的粤语歌,当然就吸引了一堆人的注意。我注意到小雅是她唱了《千千阙歌》。小雅的歌声很迷人,虽然我不认识她,可我还是忍不住为她鼓掌,而她则对我说了好多声“谢谢!”我们就这么认识了。

我听小雅说,那首歌是一个叫陈慧娴的歌手唱的。小雅还说她每天在家都听这首歌,这样的歌声令她感动。后来小雅给我听了陈慧娴的歌,那真是好听极了。但我还是更喜欢小雅唱的,小雅的歌声里我听得见灵魂之间在对话。

小雅是老师,她空余时间在我单位里兼职。在我眼里小雅是那种难得见到的才貌双全又有好性格的女孩。我总想,谁要娶了她,那可真是幸福到家了。

一天下班时正下着大雨,听见小雅在打电话。我不经意地说:“叫你老公接你吗?”小雅说:“是啊。”我楞了一下:“你真有老公?”小雅说:“我30岁了,有老公不稀奇吧?”“怎么从没听你说过。”“是你从没问过。”“现在开始问不迟吧?”小雅嘻嘻一笑说:“还来得及。”

小雅的家在南京,做教师的父母对她抓得很紧。中小学期间,小雅的课余时间总在学习舞蹈、体操、唱歌、朗诵,等等,等等。这样的小雅,到了大学已经是一身才艺。再加上长得好看,小雅自然成了有名的美才女

“追你的人很多吧?”我问她。“多得数不过来。”小雅说。但是小雅却很冷静。她心里有根标杆,那就是自己的父亲。小雅看见父亲是如何对待总是生病的母亲,那是一种非同寻常的耐心和热情。“我不要那些自以为很优秀的男人,在我来说体贴与关怀更可贵。”至于怎么抗拒那些帅哥酷男、富家子弟的追逐,小雅的办法是把他们当作一般的玩伴。她说:“我虽然也喜欢享受浮华,可我害怕宴席散尽之后的冷落。”小雅后来选了默默追随她两年的小麦。“他是你同学吗?”我问。“不是”小雅说。“哪个学校毕业的?”我问。“高中毕业。”小雅说。“他长得怎么样?”我问。“你曾说过的最讨厌的那类。”小雅说。我想起来我是和小雅说过老公长相之大忌——肥胖白腻肚子大,再加溜肩短腿嗓子细。记得当时我一边说小雅一边肯定地点着头,并说那类男人是“田鸡型”。现在想起来有点悔不当初说那些费话。“果然这样?”我问。“果然这样。”小雅说。“那就是品格优秀了?”我问。小雅点头。当然事情不是一帆风顺的。开始小雅也犹豫再三,是母亲的鼓励促成了婚事。母亲说:看人要看本质,不要看他有多少光环。中厚诚恳,认真好学,这样的人将来会有大出息的。小雅听母亲的话出嫁了。“可是洞房花烛夜我还逃过婚哩。”小雅笑嘻嘻地说:“不过现在我真的很爱他。我自己都无法想像怎么会爱上个‘田鸡’男人。”正说到此,小雅的那个“田鸡型”丈夫开着奔驰来接她了。在雨中,他们夫妻双双把家还。

过了些日子,又见小雅,似乎胖了一些。小雅告诉我可能会一段时间不来了。我说:“是有喜了吗?”小雅点头笑笑对我说:“以后我们电话联系。”此后隔三岔五的我都会和小雅通个电话。

就这样我知道了小麦的父亲是搞科技产品开发的,小麦则搞产品推广,父子俩合作肯定珠联璧合。他们的企业虽然时间不长,却是蒸蒸日上。但当初创业时的艰辛小雅也都看在眼里。“不是看他这么坚韧不拔我才不跟他呢。”小雅说。我说小雅:“现在你家的田鸡兄不是乌鸡凤凰了,你过的好滋润!”小雅回答我的笑声里充满了幸福。

此后一段时间没接到小雅的电话,我想大约是分娩了,盘算着什么时候去看望她。突然一天小雅打电话给我说:“我的宝宝没了。”我吃惊地问:“怎么会这样?”小雅说:“宝宝非常漂亮,才一个多月,是先心病。”我叫小雅有空出来散散心,可小雅说心情不好就把电话挂了。

约莫过去了半年,都没有小雅的消息,我就打了她的电话。她很高兴地告诉我:“这个电话马上就不用了,我要搬家了。我本来想到了新家再和你联系。”小雅的家搬到了靠江边的别墅区,我想新环境会给小雅带来新的希望,但另一方面离奢华近了肯定又让小雅不安。果然有一天晚上我已经入睡了,小雅的电话来了。小雅在电话中说:“好久没唱歌了,真想唱啊。”我觉得有点怪,便说:“今天太迟了,你住的也远了点,要不明天去唱歌?”小雅说:“就这么唱行吗?”我说:“行,我想听《千千阙歌》。”小雅轻轻地哼着歌,可我分明听见了她在颤抖。“出什么事了吗?”我急切地问。

出的事也许本是预料之中的。小麦经常不回家过夜,他说家太远,晚上迟了就不回了。再有他不断地出差,几乎没时间在家里呆。而他的合作伙伴当中,已经出现了一个比小雅还出色的女性。剩下的就是小麦偶尔对小雅的那份关心还如同往常。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慰小雅,叫她搬出这个她用心去经营的家寻找安宁?叫她用更多的时间到工作中去忘却烦恼?叫她再怀个宝宝让生活充实?抑或告诉她一切只是她的臆想,本来就是太平世界,不要无端生事?我什么也没说,我不知道结局是什么。我只告诉小雅,我想现在见她,我想现在去唱歌,我要唱那首让人不能释怀的《千千阙歌》。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ah..因你今晚共我唱 临行临别,才顿感哀伤的漂亮 原来全是你,令我的思忆漫长 何年何月,才又可今宵一样 停留凝望里,让眼睛讲彼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狼和羊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狼和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