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加点蜜
加点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5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狼和羊

(2006-09-23 22:12:42)

狼和羊薇离婚了。和别人不同的是薇不明白她是怎么遭遇离婚的。她就这么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真真切切,没说为这个家操碎了心,却也操去了时光岁月,操掉了如花容颜。薇离婚之前每天早晨530分起床,悄悄做早餐,理家务,梳洗装扮。等孩子上学,丈夫上班以后,她也上班。那时丈夫总是心疼她,叫她别这么早起床。可薇想的是家里不定什么时候就来客人,做主妇的最不想让人看见家里没个样子。她不怕起早,就怕丈夫不心疼。女人就是这种怪物,她就要受罪,就要让人心疼。要是没罪受,又没人疼,那做女人才真叫冤死了。

如今的薇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心里默默地喊冤叫屈却无人知晓。每天懒对菱花,无所事事,却依然清早530分既醒,只是再不用这么早起床了。不起床在床上傻躺着那滋味薇真是尝够了,这个时候所有的冤屈就如潮水一样涌上心头……

薇当年是何等的风光,当然是由于有了姿色。凭着这本钱,薇当了工厂的团支书。更风光的事是每周五下午到市局团委去汇报工作,在那里有更多的工厂以外的小伙子对薇行注目礼。薇那时就是一朵诱人的鲜花,摘花的人结果是薇的顶头上司李副局长。李副局长是个女人,她看上薇是要让她做自己的儿媳妇。薇几乎没多想就答应了这桩好事。虽然副局长的儿子群长相一般,可群的学历家境都让薇很动心,而薇的娘家打着灯笼到处找的就是这样的乘龙快胥。薇当然也是个聪明人,她知道自己在婆家眼里只是花瓶一个。婚一结儿子一生,薇就着手学习与进修。两年以后薇拿到了会计证,被一家大公司聘去当了会计。这时的薇觉得自己有头有脸了,心里也踏实了好多。群的发展也很好,在一家公司当了生产部经理。夫妇俩就这样你追我赶,小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红火。转眼间婚姻已过七年之痒,薇周围的女友不少离婚的离婚,分居的分居。薇的婚姻依然像到港的船,稳稳当当,没有一丝波澜。

到底哪天出的故障薇不知道。只是隐约觉得群有时较晚回家,并在外面吃了饭。群原来基本不在外面吃饭,如果有饭局,他总是带着夫人。这样别人也就不会经常叫他,毕竟男人有男人的游戏,不喜欢有家里的女人在边上盯着。群大小也是个管事的,可是他却烟洒基本不沾,棋牌基本不会,工资基本上交。大家都说群是“最后的好男人”。这最后的好男人如今竟然出了情况。

薇一直有幻想,她把自己的沉默和无辜当作能唤回群的良药。可是薇错了,群见自己以行动告诉了薇,薇却故意不予理睬时,就红着脸开口了。群没多话,就说:“好了,离婚吧。”薇终于发作了,大哭小喊,逼问怒骂,无所不用其极,可是群啥也没再说,卷了几件衣服就一去不回了。

婚离得很简单,群把一切都留给了薇,房子、儿子,钱,独自走人,并提出儿子以后的一切费用他都不再负担,薇同意了。经营十年的家顷刻间就宣告结束。薇想闹也没有理由,想出气也找不着方向。薇就在不明不白中混混噩噩,度日如年。女友们都主张薇不要做冤死鬼,死也要死的明了。薇听了劝告,去了解了真相。真相是丈夫为了一个有钱女人变了心。这让薇多少有些释怀。原来丈夫不过是个狼,狼爱上羊当然爱的疯狂。这样的人走也就走了,不足为怪,不足为惜。薇又打听到那个有钱女人和自己同岁,在女人街开了一家不小的店。离婚后带着和薇的儿子差不多大的女儿。丈夫虽然换了个新鲜的家,可老婆和原先的一般大,孩子也一般大,不知道他觉得这是什么滋味。

薇带着儿子过了一年。这其间丈夫从没来过。女友们劝她趁年纪还不老再找个人,薇没吱声。薇心里盘算的是丈夫那边的事。女人真的就是这样怪,虽然知道那是个狼,可她心里就是止不住要惦记。果然没多少日子,就有了传言。说是那边的女人亏本关店,丈夫的公司也不太景气,那个家现在摇摇欲坠。薇想:该着有今天,总算老天有眼!

这天是周末,薇回家有点晚。一进家门,儿子就冲薇说:“来过了!”薇不问也知道这话的意思。薇问儿子:“你说什么了?”儿子说:“我叫他下个周末来,这周你加班。”薇心里有了数。下个周末很快到了。薇中午就打电话给群:“你今天下班来吗?”群说:“是,你在的吧。”薇说:“我在,你过来吃饭吧。”

薇这天提早下班,买了菜还买了瓶白酒回家。准备停当时,群正好来了。薇也不说什么,只叫群多吃菜。酒过三巡之后,群说话了:“我是明白了,到底还是原配好啊!”薇说:“不见得吧。”群说:“你不知道那个是泼妇,我犯傻受骗上当了。”薇说:“怎么会呢?”群说:“你不知道她老公是被她打跑的,这娘们心狠手辣的。”薇说:“你在说气话。”群说:“我真不是生气。我是过不下去。”薇看着群,希望他说下面的话。可是群突然就停顿了。半晌群说话了:“今天来是有事求你。”薇觉得有点心跳加快。群又说:“听说你现在管人事了?”薇说:“怎么啦?”群有点吞吞吐吐:“我那个,她现在,你知道,没事做。你单位如果要人,你能不能帮助我一下。”薇一下傻了: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群什么时候走的,薇不知道。但是这个晚上薇睡得很着。离婚一年多了,真到这时薇总算把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玉玉
后一篇:千千阙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玉玉
    后一篇 >千千阙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