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说:你好,北京电影学院

(2015-08-29 12:30:52)
标签:

郁雯小说

你好北京电影学院

 我说:你好,北京电影学院

我说:你好,北京电影学院

                                                         我说:你好,北京电影学院

 

                                                                         郁  

 

  我的新长篇小说《你好,北京电影学院》终于已在各大网店上架,感兴趣和支持我的朋友,可以购买了。此书在实体店也开始陆续登场。有朋友问我:“为什么写这个小说?”,我一时会有些恍惚,竟会答不上来。因为我认为它就是我该写的,我想写的,写好以后我就感觉透出一口气,也不怎么想再多说它了。它只要以我的方式存在,就永久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而对于它而言,可以不在乎我,可以挥挥衣袖走它自己的路。它已然成为独立的生命。

   如果一定要说一说“为什么写这个小说?”,当然也不是难以回答的。我曾经做过演员,虽然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但还是常有人提起,每次提起我既羞怯又尴尬,很像被冷不丁偷袭当场捉拿的感受。我确实像失忆似的,很多往事都忘却了。这可能是我自身的成熟来得太晚的缘故,或者说我曾经的成熟是过分幼稚的结果。当有一天,朋友和我无意间说起北京电影学院,我突然发现我曾经在那里生活学习过,而我早已和它失联,同时失联的还有老师同学。时间真的过得很快,恍若隔世。一种感情袅袅地从心底升腾,一幅幅被时光修饰的画面从眼前展现,我很快抓住了那段已经逝去重新返回的青春。接着我想要求证发生在我身上的那种青春的合理性:绚丽的光影、纷杂的机会、冉冉上升的名声,竟然致使了急迫的逃避;面对开阔的前景,过早经历的倦怠与抵抗,断然撤退走向并不清晰的别处。“为什么我会在年轻时代,表现得那么痛苦?”为什么?我问自己。经过这部书的写作,我有了答案。但我不想强加给读者,你们自有你们的阅读感受,你们会有你们各自的理解。

  这部书我自认为还有一些治愈功能。首先被治疗的是我本人。写着写着,过去恢复了原貌,细节争先恐后地前来凑趣,我手忙脚乱地进行筛选调度,期望获得节奏的平衡。在这样的过程里,我产生了再现复原的愿望,当然也有了强烈塑造的愿望。在这双重愿望的驱赶中,我进入了一个自己营造的特定环境,也重新进入了那个时代、那个一去不复返的青春。然而时代与青春只是一个白色幕布似的背景,在这个背景上滑动的画面引发了我的一次再学习,我看见了那些年磨砺的专业技能:表演与相信的关系,舞台知识与影视体验的内外表达的差异,还有倔强与叛逆的势不可挡的个性矫形。敢于前行敢于放弃,敢于回头敢于至死不渝,这让我激情澎湃,重沐青春特性的教诲——无论哪种青春我们都不可能错过的意义,或者这么说:青春自身始终成立,我们只是经过它而已。我们是青春的过路风景。这使得我的写作对自己有用,能够解决一些疑惑,也能在解疑的同时再次训练想象力,将实际的过往提炼为一个丰富多变的我的时代、我们的时代。毕竟,我们是依赖想象力才能美好地存活,而电影学院正是一个任由想象力起飞的地方。

  我有足够的理由记录那一段生活,而那一段生活或许具有相对的普遍性,也拥有独特性。我不介意有的同学对号入座,但请你们相信我完全出于善意,而且一旦开始写作,虚幻与现实必定是要取舍有度,但绝不会混为一谈。小说的结尾处,以下面这句话画上句号:至少,这段美好的时光被这样铭记。我现在仍然想说这句话。

  但愿你们能够喜欢这部书。它不是普通的青春,而是关于心灵的青春。

 

                                                                                                   2015/8/24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