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双枪营长
双枪营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744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比前贤路已宽——记申花前总经理楼世芳

(2013-05-27 09:23:35)
标签:

体育

   这是我们三年前的一个约定,今天兑现了。”前申花足球俱乐部总经理、现任上海视觉艺术学院文产学院副院长楼世芳以茶代酒,举杯说道。5月11日,2013围甲联赛中国移动上海队一个主场比赛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进行,促成这次比赛成行的正是楼世芳。


   3年前,楼世芳去观看一场围甲比赛时,与上海围棋队教练刘世振七段等商定,每年放一场围甲比赛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举行,但刚刚谈定的事情,却因为楼世芳接受足坛打黑协查远赴沈阳而封盘,直至三年后才续弈这盘棋局。


  “收百世之阙文,采千载之遗韵”
   这副对联悬挂在楼世芳的书房“一统斋”,引自陆机《文赋》,说“辞程才以效伎”,著文要“收百世之阙文,采千载之遗韵。”即博取百代未述之意,广采千载不用之辞。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位于远离市中心的松江,整个学校的设计一如其名,充满了视觉艺术感。各栋楼匠心独具,校园里花团锦簇、小桥流水,黑天鹅和白鹭在水中悠游,这不像是一所大学,倒像是一个修生养性的度假胜地。其中的三号综合功能楼集中了教室、剧院、图书馆、咖啡吧,外形独特,有个美丽的外号叫做“大眼睛”,楼世芳精心打造的“一统斋”国风诗社即在该楼二层。在行政楼层中,有这么一个别致的“一统斋”,恐怕也只有艺术学院才会有之。


    这是楼世芳的书房和茶室。一进门便可看到那副对联,对联下便是楼世芳和他的老师南怀瑾的合影,照片中南怀瑾清瘦疏朗,“这是南老师80多岁时和我拍的合影,他绝少拍照,这是难得的一张合影。”


    和对联正对着的是一丛竹子,往里有个小茶室,功夫茶具一应俱全,人走座不空,不时有客人来访,高谈阔论,楼世芳会为每位客人斟上亲手泡的茶,那茶香弥漫开来。


    茶室边上就是主人的书房了,书柜占据了整整一面墙,各种厚重的书籍置入其中。楼世芳坐在古色古香的书桌上时,一位文化诗人的形象跃然其中。若非熟谙那段历史,又怎么能想象得到,书房的主人曾经是一家足球俱乐部的老总。


    “下棋、游泳、打球,偶尔骑骑马……按照年龄我早退休了,但在学校内还有课程任务,下学期我会给学生上古典诗学课程……”楼世芳业已从上海文广集团退休,在他曾经兼职常务副院长之职的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继续执教。拥有业余3段棋力的他与常昊、古力等棋手的关系甚佳。古力来此参赛,行李才放在酒店房间,马上赶到“一统斋”品茗论道。


     听说是楼总承办的围甲比赛,各路好友纷沓而至,酒宴多开了一桌又一桌,刘世振说:“楼总好客,但我们也不能让他为难,回头我来出一部分费用。”主人的人脉犹如孟尝、信陵,但他却实实在在地两袖清风,不然他也可能从沈阳全身而退。北上沈阳而完好无损地归来的,唯有他楼世芳一人。
   
   
“青山不厌千杯酒,白日唯消一局棋”
    此次围甲联赛中国移动上海队与重庆银行队的比赛由楼世芳一手筹办,他喜欢围棋的清明雅致,也喜欢棋手的纯朴厚道。他将2010年的沈阳之行视作是人生一处打劫,整整108天,他承受了各种打劫过程中找劫材、造劫材等非难,他冷静以对,在这场劫争中没有茫然失措,误找“瞎劫”而满盘皆输。回顾那段时光,楼世芳笑道:“幸亏我有三个手筋,最后凭借一路渡过而化险为夷。”一盘棋有三个手筋,最后还得凭借一路度过才脱险,这盘棋有多难下,对手有多强,一切尽在不言中。


     如今但凡能出门看看围棋比赛,楼世芳一定会出现在现场。2005年应氏杯决赛在北京昆仑饭店举行时,楼世芳第一次现身围棋大赛现场,其好友、上海电视台编导肖强开玩笑:“他将中国足球搞垮了,现在又来搞垮中国围棋。”众皆笑,楼世芳却很当真,“那次幸亏常昊给我平反了,后来他拿了冠军。不然我一到现场,中国棋手就输的话,那我在棋界的名声就坏掉了。”


    楼世芳喜欢下棋,但水平却一直俳徊不前,肖强说从他认识楼总起,他的围棋水平就没怎么提高。其实原因并不复杂,无论是下棋还是打高尔夫,只要有胜负,他就辗转蜿蜒,浅尝辄止,这是因为他压根儿就没胜负心,骨子里还是个吟诗作赋的雅人。他平素说起来最佩服郁达夫,满腹才气,性情中人,兴之所至,一醉方休,人笑其痴癫,但楼世芳最欣赏他“不枉真性情地在人间走过一遭。”可言之所至,并非行之所及,楼世芳至今滴酒不沾。


    爱屋及乌,楼世芳在视觉艺术学院开设围棋选修课,请来职业棋手倪林强七段为学生讲课,倪林强说:“楼总觉得应该在学校里普及围棋,下棋的好处不仅在于竞技成绩,而且在于其思考方式,利于修身养性,比如要下好棋必须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等等。”围棋课开设之初,有学生慕名而来,可会下围棋的微乎其微,楼世芳亲自上阵,讲围棋典故,说围棋趣事,娓娓道来,魅力十足。


    如今围棋选修课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开设有几个年头了,楼世芳有意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招收围棋特长生,“我们这是视觉艺术学院,围棋也是艺术,招收围棋特长生能使艺术学院内涵更丰富。”

 

   “金鸡独立,半目险胜”
   置身“一统斋”,恍然觉得这就像是卧龙岗的草堂,“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原本躬耕夜读的诸葛亮承受不起刘备的三顾茅庐,遂做“斡旋天地、补缀乾坤”之功,但“顺天者易,逆天者劳,数之所在,理不得而夺之;命之所在,人不得而强之。”最终补天不成,命丧五丈原。


    楼世芳的“一统斋”有书、有茶,“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他何以会答应出任申花足球俱乐部总经理一职?自古读书人读至极致,便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反之,就是奉旨填词,“忍把浮名换了浅吟低唱”,醉卧红楼,一抔黄土掩风流。楼世芳很少提及他当初为何要投身足球,但读书人的一腔热血沸腾起来,即便是刀山火海也一往直前。更何况,当时申花所处的内外环境还算不错,楼世芳亦有尚方宝剑在手。他怀抱打造足球文化的宏图入主申花,在这个宏图中,申花将朝着曼联、皇马这样的百年老店跃进。


    但梦总归是梦,“逆天者劳”,等到楼世芳惊觉,足球不是他想象的足球,申花更不是品茗论道的“一统斋”时,他已回不了头。他唯一能坚守底线的,就是“修身”。申花老总四年,他还是住着老房子,开着原来的车子,河边行走四年,他愣是没有湿鞋。差点置他入死地的100万元差额,最后他还是说得清清楚楚,没有拿走1分。在那盘打劫打得昏天黑地的棋局中,只要他稍有不慎,误找劫材,即坠入万劫不复深渊,休想再走出那个“见不得人的去处”。


    楼世芳在申花四年,申花于2003年夺得过唯一的一次甲A冠军,赛后楼世芳拒穿赞助商准备的“黄金衣”,当时他对外的说法是“年也不能天天过”,申花最后一轮比赛1比4大败于深圳却还能夺冠,于当时而言是幸运,于事实而言则是一盘迷局。


    当晚回上海途中,楼世芳接到100多条祝贺短信,其中有一天短信他时至今日仍记忆犹新,那是他的好友、新民晚报著名记者张建东发来的,简简单单八个字:“金鸡独立,半目险胜!”围棋中,最惊险的做活着法是‘金鸡独立’,黑白一方正好利用另一方两边不入气的绝妙棋形做活;半目则是围棋中最细微的优势,申花输球却以1分之优夺冠,不敢说“谢天谢地谢人”,但用“金鸡独立、半目险胜”来形容真是尽得妙味了。


    十年过去,楼世芳已很少看球。那天围甲比赛结束后,闲聊之时,正好聊起申花与恒大的比赛。楼世芳说:“我已经很久没看足球赛了,不管是中超还是国外联赛。”但还是忍不住打开电视,上半场已经结束。“平时睡得很有规律,今天难得,看完比赛再休息吧。”看完下半时的比赛,虽然申花连丢三个,但楼世芳感慨:“虽然输了,但是打得不错。不像那个时候,虽然打出了成绩,但我们都知道每一分背后是什么?付出再多,遗憾就越多!”


  那天围甲比赛后,上海、重庆两队棋手还与上海女足踢了一场球赛,楼世芳也在其中牵线搭桥,但也仅限于此,“对我来说还是围棋赛重要,足球他们去联络,我‘禁足’了,可以将心思完全放在围棋上。”

 

   “长歌正气重来读,我比前贤路已宽”
    楼世芳喜欢吟诗填词,与人唱和。2008年他填了这样一首词《鹧鸪天》:“君富才学我见贤,思齐何妨一忘年。呼茶留待座上客,杯酒尽倾心中言。多少事,苦相煎,长临秋水看云烟。谁识落霞孤鹜影,身在江湖心在天。”其时他已离开申花,但回忆起来,仍不免生出“身在江湖心在天”之叹。当年陆游有“心在天山,身老沧洲”之憾,而今楼世芳远离江湖,仍心有戚戚焉。


    类似“身在江湖心在天”这样的词句还有“挥别夕阳云水外,回首天心看月高”,其时作别足球,楼世芳宛如作别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竹杖芒鞋轻胜马,何妨吟啸且徐行”。他的书生济世之念也从此挥别,“暂罢纹枰屠龙手,且藏庖丁解牛刀。”纹枰屠龙要有高出对手一筹的力量,庖丁解牛亦须“十九年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楼世芳一介书生,纵然骨子里也有杀伐决断之气,但身处泥沼酱缸之中,能出污泥而不染已不易,还哪敢屠龙、解牛?


    楼世芳很喜欢郁达夫的这首诗:“草木风声势未安,孤舟惶恐再经滩。地名末旦埋踪易,楫指中流转道难。天意似将颁大任,微躯何厌忍饥寒?长歌正气重来读,我比前贤路已宽。”草木风声、孤舟惶恐均已过去,楫指中流、天降大任也已成为记忆,唯有“长歌正气重来读,我比前贤路已宽。”才是他当下的真实生活。宛如一盘棋,初时谋篇布局、风平浪静;中盘时兵戈相向、黑云压城;终局前却又是雨住风停、云舒云卷。楼世芳说:“我现在学校,为人师表,要吃足粉笔灰。老老实实做学问,不误人子弟是我最大的愿望。”


    当然,令他不舍的还有他的“一统斋”和一帮老友。他说他在沈阳对有关人员仅仅提出一个要求,如果他真的出不去了,请将他转到上海附近羁押,因为他的一帮老友们要轮流为他送饭,如果距离太远了,老友们的负担有点大。


    2010年10月下旬一天,肖强、张建东一起去张家界倡棋杯围棋赛决赛现场,从上海起飞之时,听“可靠人士”说楼世芳三天之内出来,消息“十拿九稳”。那晚,肖强开怀畅饮,来者不拒,主动求醉,本来海量的他喝得烂醉,被人搀扶回房。事后聊起此事,楼世芳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声音颤抖。“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在楼世芳的生命中,这样的知己却绝非一个。


    问楼世芳此次能逃过人生一劫,是不是与他喜欢作诗、下围棋有关?与其情况类似的还有前辽足总经理张曙光,那是位实力过硬的业余5段。楼世芳对此只是淡淡一笑,端起茶壶,“来,喝茶!”

   (本文原载于2013年5月24日体坛周报A23人物版)

 

我比前贤路已宽——记申花前总经理楼世芳
楼世芳在一统斋


我比前贤路已宽——记申花前总经理楼世芳
观看国手棋局


我比前贤路已宽——记申花前总经理楼世芳
和南怀瑾大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