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为什么会当编剧?(我嬉笑着 捡起自己掉落的心珠)

(2017-07-30 12:44:36)
标签:

娱乐

文化

情感

it

房子:编剧,出版社签约作家,专栏作家,资深出版人,中国电影文学会会员,中国戏曲学院全日制编剧专业硕士研究生学历。国韵文化集团舞台剧总策划。前中文在线副总经理、首席IP内容官。曾对中文在线的小说版权筛选分级,制定了评判标准,并建起了第一个IP库。擅长包括喜剧、亲子、功夫等类型的电影和剧(包括电视剧、网剧等)。策划、编剧了合家欢亲子喜剧院线电影《废柴老爸》。曾参与编剧了数部电视剧。同时致力于文学创作,与春秋音像出版社的签约功夫小说《六合秘籍之姬龙峰》在正式出版前,曾选取无结构片段试水新浪读书和17k小说网站、手机移动阅读等,取得了名列榜首等好成绩。在大型专业期刊《搏击》杂志连续两年开设专栏,连载了形意拳和言情功夫小说《英雄式》、《仝凤儿之情根深种》、《仝凤儿之误入江湖》等,获得广泛好评。目前正致力于形意拳大型IP《坐店》的泛娱乐全版权开发。

   

往事成珠,渐落心底。

可是我的心,漏了。虽然我当时不知道。

我嬉笑着想捡拾起从我心里往外叮当乱掉的珠子,到最后却只剩下手掌心里的一两颗。

我的幸与不幸,都体现在选择编剧这一职业上。最初让我百感交集,之后变得坦然自若,最终又恢复了嬉皮笑脸。

三岁多那年过春节的时候,被父亲带着去山西省作协主席郑笃伯伯家里拜年。在父亲的要求下,背了一首《三国演义》开篇的《西江月》。郑笃伯伯摸着我的头说这孩子将来适合搞艺术。不!我才不搞艺术呢!自古百无一用是文人。我要学数理化,当科学家! 到现在我都记得当时的内心独白。那时,中科院数学所的陈景润,风头一时无二,已然成了我现实世界的偶像。

但是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坐在院里的煤池子上,给小伙伴们讲《水浒》、《三国》、《西游记》中的人物和情节。至于《金瓶梅》,我的父亲当时没让我接触到。我的讲述和原著有出入,有些是我记不起来就临时胡编,有些则是我按着自己的向往加以改变的。虽然最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陆续遭到了大小伙伴们问过大人后的疑问和反驳,但我讲故事的地位始终没变。后来他们也渐渐识得一些字了,就从家里翻出《水浒》验证我的讲述。当时让我一直引以自豪的是,在一百单八将名字和绰号互考的小游戏中基本不败。后来创办平遥摄影节的张国田大哥,当时也考过我几个,其中就包括浪子燕青。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和另外一位哥哥见了我都戏谑地叫我浪子燕青

在上小学之前熟读《水浒传》,所以我的性格和人格形成之初就具备了义气豪爽,或者说简单粗暴的类型特征。体弱的我却有尚武的向往,认为百无一用是文人。家里的藏书很多,看得也很杂,常常似是而非。但也提高了识字量,并且时不时冒出些书面语和半文言文。所以在小学入学摸底测试后,我被要求直接上三年级。母亲不想让我跳得太快,就上了二年级。没上小学一年级,至今我都不觉得给我带来什么好处。但由于缺失了田字格的练习,我到现在写字都没有间架结构。

我的人生纠结在我小学毕业后开始了。当时父亲被借调到交通部搞中国水运史,我和妈妈在太原相依为命。有一天,一直非常疼爱我的妈妈有生以来第一次狠狠地教训了我。因为我初一第一学期考了全班倒数第二,好像倒数第一是个大家叫傻子的男生,还记得他长得白而帅,就是总流鼻涕。我鬼哭狼嚎地求饶之后,瞬间觉得世界坍塌了,人生变得灰暗了。我结束了快乐的自我教育,万念俱灰地做起了一本又一本的数理化和英语习题,结束了每天随便看书和讲故事的童年时光。在初一第二学期末的考试中,我一跃成为全年级并列第一。

中学的时候,作为太原五中前几名的学生,跟着父亲来到北京。当时住在北太平庄,交通部水运所,就是现在的交科院。旁边是电影洗印厂,副厂长刘焕章叔叔是父亲的战友,给了我一大沓子内部电影票,可以在厂里看外面看不到的片子。马路斜对面就是新影厂,经常看到时尚男女出入,我当时心理漠视地自语道:学艺术有什么好啊,我还是要当数学家

父亲是研究中国航海史的,当时他首先提出了一个很牛逼的学术观点,中国人比哥伦布更早发现美洲大陆,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轰动。期间北大考古系一位安姓教授为他鉴定了美国寄来的石锚化石。父亲希望我上北大考古系。我除了第一志愿报了北大考古之外,其他志愿全部都是数学系。

北大落榜后,到了一个我不用高考就可以保送的老牌大学。让我震惊的是,在中学让我玩得得心应手PK老师的解题方法,在大学竟然是让学生背!失望之余我想补习。由于高分入学,被学校挽留,我就从数学系转到了中文系。发现老师布置的书目我以前基本都看过了,于是开始翘课,我学会了下围棋。当时,我觉得围棋就是悟道。好似我的一切纠结,都能在围棋中得到解决。至少可以缓解。

之后的人生体验在这里就不细说了。大学毕业后去了很好的单位,总之是一眼就能望到头的安逸。随着对社会和人生的进一步体验,我终于忍无可忍地决定改变自己。在放弃了托福考试后,我在内心深处第一次向艺术妥协了。雁过留声,我不能总为他人做嫁衣,我要表达自己。而表达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文学艺术。

于是我决定搞艺术,而且要搞有中国文化底蕴的艺术。这时我才发现,人家艺术一直就没有正眼儿瞧过我。于是我在大量阅读专业书和各种剧本的同时,捡起了英语,和应届生一起拼起了全国研究生考试,并最终在中国戏曲学院读了三年全日制编剧。后来还想去东棉花胡同的中戏读某位泰斗的博士,因为硕士期间我也一直跟着他学习。直到泰斗劝我说如果不想做研究和搞教学,做编剧的话,硕士就够用了

就这样,我把自己彻底扔到了艺术市场的海洋里。第一个活儿是张艺谋和王潮歌的印象普陀的创意,我写了两稿,得到了毕业后的第一笔稿酬。然后八年间写起了小说,电视剧,电影。在三里屯买了房子。

似乎所有的雄心理想,都化成了美酒佳肴;衣锦出行,终是南柯一梦。

我对任何压力都不太当回事儿。妈妈总说我从小就盲目乐观,这也就成了我一个标签性的缺点。一直到长大后,我才明白这一切都只是我本能的选择。人生既然是一场有限的旅行,为什么不笑着享受着走完呢?

既然不能成为数学家,去探索人类认知的科学极限,我转而在哲学和美学中找到了从小就有的对生命意义探索的契合。于是我更加热爱喜剧了,因为它不仅让人开心,而且充满了假定性的迷幻色彩。我的人生观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形成,那就是,只要一天还活着,就要开心嬉笑快乐。如果有一天我嬉笑不动了,我还会微笑。微笑着看着每一个我能看到的人,用眼神告诉他们,人生是多么的美好,一定要珍惜每一天每一刻,灿烂燃烧。

我算是业余围棋手,大概业余三四段的水平吧。想起围棋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手谈,下棋就是在用手谈话,可以了解对方的性格。其实不仅是围棋,包括文字、声音影像等,任何一种媒介都是创作者和受众的交流。通过这一片纸的文字有幸结缘的朋友,希望能在我的戏里深度共鸣,来慰藉我们原本瑰丽却终将凋落的人生。

 

追光灯

高晓江(山西影视传媒集团董事长,《于成龙》出品人):房子懂形意拳,没想到他竟然把拳事和文事搅在了一起。其为文也,深研细究神沉气稳如马步桩功!我在远处看他,弥久不动声色。心里就有些慌。我知道,他的内为在增升,他日半步崩拳出文坛亦未可知!

原森民(中文在线数字出版传媒集团副总裁):房子有一流的文学造诣,同时也是影视专家。他不仅熟悉影视创作的规律,而且对小说及其影视改编也十分了解,建起了中文在线的IP库,贡献非凡。期待他下一部厚积薄发的大IP作品!

郝荫柏(中国戏曲学院戏文系主任,房子的硕士研究生导师):房子有很好的中国文学基础,具备坚实的戏剧文学创作和历史研究能力。多年来在影视、网剧、功夫题材的创作研究方面成绩卓著。更难得的是他能掌握前沿手段,与时俱进地传播传统文化。

陈大明(著名导演):房子在功夫戏和喜剧方面有水平,对艺术手段和传统文化中的功夫、戏曲都很熟悉,同时也有国际视野。看好他来日大展宏图!

常学刚(《武魂》杂志总编):房子的功夫小说文笔老到,叙事流畅,史料稔熟,理念清晰。他在影视IP等多方面的创作道路上都很出色。我坚信他那种发自内心能让人信任和踏实的情怀,会使他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

邹德旺(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主任):编剧房子有着丰富的创作经验,思路开阔,不断追求创新与探索,作品从独特的角度讲述人间正道,是一位颇有潜力的剧作人和资深IP专家。

王秀明(酒仙网CEO):看房子的作品,如寒冬醉卧暖房,如形意酣畅收拳。可以体会到浓情沁胸,也可以领略到闪展腾挪。戏中有胜境!

 

 

黑白艺术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