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10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周国平哲学》有感

(2008-07-03 17:28:59)
标签:

杂谈

分类: 感想随笔
    其实真正让人想一辈子且有时想得惊心动魄,有时不想也会牵肠挂肚的问题并不多。倘若非要用文字来表述这个让我困惑的、复杂而又简单的问题,那就是:只有一个人生。

    无论是谁,当他初次意识到只有一个人生这个令人伤心的事实时,必定或多或少地会产生一种幻灭感。生命的诱惑刚刚在地平线上出现,却一眼看到了它的尽头。心中涌动着如许欲望和梦幻,一个人生怎么够用?正所谓“几万万年月皆如水逝、云卷、风驰、电掣,无不尽去,而至今年今月而暂有我。此暂有之我,又未尝不水逝、云卷、风驰、电掣而疾去也。”(摘自《西厢记》序言)

    人要悲观很容易,但要彻底悲观却也并不容易。只要不是悲观到马上自杀,求生的本能自会找出种种理由来与之抗衡——这唯一的人生是我们的全部所有,失去它便等于失去所有,我们岂能不爱它,不执着于它呢?

    可是,一味执着和一味悲观一样,同智慧相去甚远。悲观的危险是厌弃人生,执着的危险是占有人生。占有人生的人必欲向它获取最大利益而后快。

    但人生是占有不了的。它只是侥幸落到我们手上的一件暂时的礼物,我们迟早都要交还。我宁愿怀着从容闲适的心情去玩味它,甘于淡泊。也许,这就是所谓超脱——有悲观垫底的执着就不会走向贪婪。

    可古往今来,真正超脱的又有几人,更何况我红尘一小女子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