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53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女人和狗的故事

(2007-11-27 16:13:59)
标签:

我记录

情感空间

生活记录

分类: 感想随笔
    见到小满是在一趟回成都的长途车上。当时车子正路过一个小镇,一名中年女人突然高高举起它道:“谁要?谁要?”见无人应答,女人又解释道:“这是我在一片树林里拾到的,怪可怜的,我却没法养,我还得出差去,马上就要下车,怎么办啊?”

 

   一阵短暂的沉默,人们开始交头接耳。女人脸上露出了一线希望。但很快,车内恢复了平静,人们又是一副漠然的神情。女人失望了。我也逃避地将脸侧向窗外,暗自埋怨她不该无故让我感到一丝羞愧。既然干预了它的生死,就应该对它负起责任,为什么要把责任推给别人?

 

   车子在高速路上寂寞地飞驰。女人与她拾来的小狗渐渐远离了我的思绪,我在没有起点和终点的时空里精神恍惚。

 

   突然,什么东西咬住了我的牛仔裤脚,似乎还啃过我的皮鞋,我不太确定,于是下意识地惊呼了一声。低头一看,是女人拾来的小狗。它正仰着头,神情哀怜而畏缩。我一时不知所措。同坐的陌生人却讨好地将它一脚赶上了过道。

 

   女人下车走了,没有带上小狗。她说,与其让它在树林里冻死饿死,不如带它到有人烟的地方,碰上个好心人兴许能有条活路。

 

   可似乎我们这一车都不是什么好人。人们匆匆地下车,又匆匆地散向各方。它便在人们匆匆的脚步声中四处浑钻,惊慌失措。我想,它最终应该由司机来负责了。

 

   万万没料到,回家从出租车后座取行李时,我惊讶地发现,这个小东西竟趴在我陶来的两袋旧书间睡着了。

 

   它是怎么上的车?我疑惑地看了看出租车司机。

 

   “这不是你的狗吗?我看它一直跟在你身后,所以装行李时也一并给装上了。”司机说。

 

   我顿时无言,一个忙得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女子,怎么可能有如此狗缘?但见它一个劲摇着尾巴,生怕不要它的样子,我顿时脑子一热,将它带回了家。取名小满,没什么特别含义,只是顺口。

 

   可麻烦也随之而来!

 

   它吃什么呀?打电话向朋友询问,说狗粮和日常剩菜剩饭都可。于是去超市买狗粮,以备不做饭时之需。

 

   其次,得一日三餐伺候着,一顿不能落。这可难住我了,得上班吧?得应酬吧?女儿都因此托爷爷奶奶福了,不能再给添一狗的麻烦。

 

   最头庝的,每天得为它洗澡清洁。这东西到处胡乱屙屎撒尿,最后不得不将它“法之以绳”,固定在它的窝居附近。

 

   本以为做到以上三点已属不易,却不料小东西并不领情,总是叽叽歪歪叫个不停,有时半夜也吵,让人无法入眠。经过反复仔细地观察推敲,原来,它嫌太寂寞,要人陪着玩,最好每天下楼散散步!我私下认为,这可能与对面那条沙漠椰每天经过门前时的炫耀有关。有几次我发现那个庞然大物老从门缝向里偷窥。

 

   这下我愤怒了!我一天难得的空闲都得围着一条狗转?它已经打乱了我的生活秩序,可不能再支配我的时间!况且,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可以牵着狗狗逛街而神态悠闲、心安理得的女子。 

 

   所以,我陷入了困境。于是明白,爱可以冲动,责任却不能。我可以在某天早晨醒来大声说不爱了,却无法缷掉既成事实的责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