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53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后天空    第五十五章

(2007-06-21 10:48:50)
标签:

梦想

眼神

拨云见日

     天渐渐亮了!

    看来不象有太阳要出的早晨,欧浩的心中充满了阳光。他知道他的阳光来自楼上的那位女神!所以他决定,要把她给的阳光作一次回馈。几分钟前,他已通过秘书给熟悉的二十四小时花店订购了一束鲜花,花童随时都可能赶到!

此刻,他正在等待!

 

    在等待的过程中他悄悄跟自己打了个赌,“如果花童赶得及在丁晓棉离家之前到,他就有希望获得丁晓棉的芳心,否则。。。。。。,”算了,还是不要赌了!他突然有些害怕,他不想面对“否则”后面会出现的可能!尽管如此,楼梯上响起的每一声脚步,仍然让他有千钧一发之感,让他害怕那就是丁晓棉。他怕她离开家门的时候花童真的没来得及赶到!

 

    然而,他的这种焦虑没能持续多久就已看到了一身运动装的丁晓棉!

 

    丁晓棉属于喜欢早起的一类人!如果没有特别安排,她习惯七点起床,下楼跑步三十分钟,然后买早点上楼。但今天,她起得较晚,虽然根本没有睡着。每当心情很糟,她就会这样赖床,赖床并不能增加丝毫快乐,这点她很清楚,起床之后,该面对的还得面对。就在刚才,她下楼之前,就不可避免地接到了雷青的电话,内容和她所想的大致一样。雷青说,他已经出发去那个向往已久的地方了,让她不必担心,说会在那里用有限的时间继续创作,然后将全部作品邮寄给她。丁晓棉无法确切描述自己接到电话时的心情和感受,虽然早在预料之中,悲伤、无奈还是铺天盖地向她袭来。而挂上电话之后,她并没有屈从于想要立刻追他回来的冲动,而是站在原地,默默为他祈祷。突然之间,生死在她心中就有了全新的定义。是的,雷青永远活在了她的心中,他永远是她最信任的朋友。于是,她脸上又充满了希望和朝气,她要下楼锻炼身体,好好地活着。

 

    此时,欧浩一见丁晓棉,立刻打开了车门,喊着她的名字走了过去。

   丁晓棉听到有人叫她,连忙转身。

   透过薄薄的云雾,她看到了迎面而来的欧浩。

   “欧浩?这么早?有什么事吗?”她有些吃惊地问。

   “没什么,给你送衣服过来,”欧浩掩饰道,“顺便陪你跑跑步,然后,想跟你一起吃早餐!”

   “跑步?你怎么知道我这个时候下楼?你很早就来了吗?怎么没给我打电话?”丁晓棉不敢相信地问。

    “不,刚到!办点事凑巧路过,就进来了。”欧浩否认。

    “很重要的事情吗?这么早,大冷的天!”丁晓棉好奇地问。

“是挺重要的!呵呵,”欧浩用玩笑的口气回答,“要不,我们比赛跑步?”欧浩接着提议道。没等丁晓棉回答,他就转身朝车子走去,边走边回头说道:“等一下,我换鞋。放心,我会让着你的。”显然,他车里随时放着网球运动的全套设施。

 

    丁晓棉站在原地,看着他很快换好了球鞋。“不定谁让谁呢!”她不屑地说。

    “那就试试!”欧浩边说边跃跃欲试,朝小区门口小跑过去。

    “好!咱们往右沿着江边跑,第一座彩虹桥为终点,如何?”丁晓棉跟了上去,边跑边说。

    “好!不过话说回来,我有些好奇,”欧浩没头没脑地说。

   “好奇什么?”丁晓棉问。

   “陪你跑完步之后,你打算请我吃什么?”欧浩跑到江边笑着问道。

   “嗬!敲诈!我让你陪我跑的吗?”丁晓棉笑道。

   “真小气!‘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你这什么待客之道?”欧浩不满地说。

   “这才对了!不就请吃早餐么?可我不能出师无名吧!前提是,我不能在家招待你。因为我冰箱里什么也没有,仅有的两个鸡蛋昨晚也让朋友给吃了。”

   “你经常在家做东西给朋友吃吗?”欧浩酸酸地问。想起了施萍昨晚的那个电话。

   “不,昨晚是突发事件!”丁晓棉说,“我朋友健康出了大问题,他心情很糟不想回家。”

    难怪!欧浩立刻明白了。为什么昨晚丁晓棉的声音听起来那么忧伤,而施萍又为什么会给他打那个电话。但让他不解的是,施萍似乎更应该给江波打而不是他!

   “你在想什么?”丁晓棉看他一脸奇怪的表情,不解地问。

   “没事。你朋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欧浩诚心问道。

   “不,谁也帮不了他!”丁晓棉沉吟片刻说,“不过,如果需要我会找你,到时别不认帐就是!”

    “真让人伤心!拿我当什么人了?”

    两人边说边跑,不觉就到了彩虹桥旁。

    “还没比呢,怎么就到了?”欧浩才反应过来。

    “再跑回去就是,”丁晓棉说。

    “等会儿,既然到了,到桥上看看风景如何?”欧浩提议。

    于是两人步上阶梯。

   

    桥身弯弯的彩虹固执地炫烂着。慢慢增多的车辆在他们背后来往穿梭。许多离乡的人们正从这里开始他们一天的追寻。

 

     丁晓棉一手扶着桥栏,一手指着江面薄雾中的一处远景,为欧浩当起了临时导游。她说那里曾是古时的一个繁华码头,经历了多少风雨,如今成了C城最热闹的茶园。

     “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识见识?”欧浩笑着问。

    “好啊,反正你在C城,有的是时间,”丁晓棉说,“走吧!”她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我还得回去换衣服,然后吃饭上班!”她边说边转身下了阶梯。

欧浩跟在后面,“那早餐你请,晚餐嘛,跑步决定,谁输谁请,如何?”

    “早餐还没吃呢,就想着晚餐了,真是!”

     在丁晓棉说话的功夫,欧浩已经跑到前面,笑着作跃跃欲试状了。

    于是两人一路狂奔。

    比赛的结果,当然丁晓棉输了。

   “千万记着,晚餐你请啊!”欧浩喘着气回头对丁晓棉说道。边说边转身从车里取出了衣服袋子。

   “真会宰人!”丁晓棉也喘着气,心有不甘地表示抗议。她接过欧浩递过来的衣服,转身就要上楼。

    “小家子气!”欧浩不满地说。

    见她径直上楼,忙接着说道,“不请我上楼喝点什么吗?我可等了你一大早晨呢?”

    “你真的很早就来了么?”丁晓棉立刻回头问道。

    她有些拿不准他真的一大早就来了还是只在油腔滑调。她有些好奇,带着一丝不可名状的紧张和小小不安!

   “不,不是太久!刚刚跑完步,当然口渴了!你不会连一杯水也吝啬吧?”欧浩一边掩饰一边越过丁晓棉走在了前头。边走边问:“几楼?”

    女人天生不善拒绝。于是丁晓棉只得无奈地跟在他后面,“三楼!”接着问道:“你生日不是明晚吗?干吗这么着急送衣服过来?就为蹭一顿早餐?你值不值呀?”

    “值,当然值啦!不睡觉也值!”欧浩边走边回头笑道。

    “我,家里很乱,能不能等我先收拾一下?”走到三楼时,丁晓棉站在门口对欧浩说。

    “我可不喜欢面子工程。拿来!”欧浩眼里一抹浓浓的笑意在弥漫,边说边伸手向丁晓棉讨钥匙。

    进门之后,丁晓棉将房间里略显零乱的书籍和衣服迅速地清理了一下。

   欧浩看着她忙碌的身影笑着说,“是够乱的,看来不是贤妻良母的料啊!”

“不是口渴吗?先喝了吧!”丁晓棉边说边递给他一杯水,“说了不让你上来的嘛!”

    “你老公经常不在家吗?真想看看他是怎样一个倒霉的家伙!”欧浩接过水杯调侃道。

   “那屋有照片,去看吧!”丁晓棉说着指了指书房。

 

    这时,“叮咚”一声,门铃响了。

  “谁呀”?丁晓棉转身朝门口走去。

    但欧浩已一个箭步飞了过去。一定是花童,他想。但他更希望叫门的能是丁晓棉的老公。也许因为潜意识里想要示威,或者只想一睹尊容,看自己有没有打败他的可能!

 

    但不出欧浩所料,门外站着的果然是花童!他有些失望。

    当他将一大束百合递给丁晓棉时,丁晓棉显得意外而不安,她脸上昙花一现的复杂表情就说明了这点,似乎想起了林涛第一次送花的情形。

   “放心,没别的意思,千万别自作多情!给女人送花是每个男人应该具备的基本礼貌!”欧浩调侃道。心里却立刻对自己说出的话充满了抗拒:为什么要掩饰,为什么做不到肆无忌惮、直截了当?抗拒的结果就是:侧头狠狠闭了下眼睛,心有不甘地鼓足了勇气。但当他转过脸来继续开口说话时,仍是丧尽天良的言不由衷,且更多了几分不伦不类:“不过你要是愿意呢?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满足你作为女人的虚荣心!呵呵。”

 

    欧浩边说边趁机偷瞄了一下丁晓棉的眼,随后就自以为相对安全地盯着她鼻翼附近的美丽脸庞,不敢让她发现自己眼里那春水初融般的温柔与多情。

但他即使不这样做,丁晓棉也的确没有发现。因为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的眼睛只在花上。她甚至没有看他的脸:“真漂亮!不管出于什么居心,反正,谢谢啦!”她的语气透着让欧浩熟悉又惧怕的轻视的宽容。说着便接过百合转身去插花瓶。

欧浩不想这么早就闻到挫败的气息,于是急于想逃开这个话题,就说,“你还没告诉我你老公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对你怎么样?”见丁晓棉没有及时回答,又追问道,“这问题有那么难吗?”

    “还不错!不过,他,他去了另外一个城市!”丁晓棉一边摆弄着花枝,一边避重就轻地说。

    “不会已经离婚了吧?”欧浩玩笑地问。突然,他有些警觉。并且,仿佛被自己的问话惊醒似的,心中掠过一丝莫名欣喜。

 

     也许男人都是些自私的家伙!欧浩也不例外。他就象知道自己一定可以愈合丁晓棉心中的所有伤痕那样,一点没有为她曾经可能遭受的痛苦感到一丝难过。也许他只是来不及,因为“丁晓棉已经离婚”这个想法的实现,对他来说,实在是天大的喜讯!而丁晓棉随后的沉默更加强了他的这种感觉。就象冬日午后突然刮起的一阵春风,迅速陶醉了他的神志,让他再看丁晓棉时,眼里总是不自觉地布满了玫瑰色光晕!接着,他看见一条荆棘小路瞬间变成了旖旎大道,道旁开满了各色小花。小花过去就是茂密的森林,那是一片多么美妙的天地啊!百鸟嘤鸣的苍翠树木,香气扑鼻的奇花异草,暖风阵阵,白云飘飘!他还看见,丁晓棉裙袂翻飞,在其中孑然而立,笑吟吟地望着他!天哪!这是真的吗?真不敢相信!欧浩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对自己的单身生活如此满意、如此自豪过!原来,自己一直不想结婚是因为这个——早就知道有一天,丁晓棉会在这里等待着他!

 

    “是,离了,三天前的事,”丁晓棉说,“反正有一天你总会知道。不过,你不许同情我,更不许嘲笑我!”

    “这么说,我有机会了?”欧浩看着丁晓棉,尽力抑制住强烈的欣喜,用玩笑的语气说道。

    “人道一点,别拿离婚女人脆弱的心灵开涮,”丁晓棉警告道。说着转身朝卧室走去,准备换衣服出门。

    “你再也不能拒绝我了!”欧浩冲着她的背影喃喃地说。

 

关注《雨后天空》的朋友去http://club.book.sina.com.cn/yuanchuang/writing.php?wid=16871吧,记得留下你评论的墨宝,点击推荐也行,阿莲这厢谢过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