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46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后天空   第五十二章

(2007-05-08 14:07:53)
标签:

悲伤

爱情友情

死亡

荒凉

                              
                                     

    李菲红在楼下并没有买到扑克,老板说卖完了,还没来得及进货。

   

    夜深了,哪里有的卖呢?李菲红不想扫兴,就步行着去了不远处一个茶庄。那里通宵营业,扑克多的是。只是比外面贵了三倍有余,但因基数低,再贵也值不了多少钱!

 

    当李菲红买了扑克回来时,丁晓棉正在清理地板上的瓷碗碎片,擦拭着面水和辣椒油污。“这是干吗?怎么了?”李菲红一进门就感觉到空气中掺杂的那丝异样,“我表哥呢?”她站在过道口墙壁的暗柜旁惊讶地问。

 

    丁晓棉冷不防被李菲红突兀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上不由一紧,瓷片便划破了她的手指!鲜血顿时涌出,滴在地板上溅出几朵触目惊心的梅花图案。她忍住疼痛,一边起身一边嗔怪道:“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赶做一副的时间都有啦!”没等李菲红开口,又接着说,“把柜子里的小药箱递给我,快点,疼死了!”

 

     李菲红注意到她的手指,赶紧打开暗柜从药箱里取出药棉和纱布走了过去。一边替她包扎一边说:“怎么这样不小心?”

 

   “都怪你,走路没一点声响,突然在背后说话,想吓死人啊?”丁晓棉疼得直想抓狂,她的语气就证明了这一点!

   “天哪,真是冤枉!我高跟鞋的声音你都听不见?想什么这样入神?到底怎么回事?我表哥呢?你还没回答我呢?”李菲红连珠炮似的问道。

   “回家了!刚才何琳来过!”丁晓棉忍着痛,轻描淡写地说。

   “我表嫂?她玩跟踪?天哪!可怜的表哥!”李菲红立刻大吃一惊,做了个夸张的表情。然后看着丁晓棉,“她没把你怎么样吧?”其实说完之后她就明白了。她很清楚表嫂的脾气,吃不得半点亏,是个不饶人的主。因此心疼地责怪丁晓棉道:“不是我说你,你这不是找死吗?斗地主哪不能斗,随便找个茶楼也比往家里带好啊!”她边说边将药箱收拾好,起身准备放回原处。

    “可我开始并不知道他要斗地主,也没想到要叫你或者别的什么人,当时情况有点复杂!”丁晓棉在她背后说。

    “没有别人,就你们俩?干吗?不是真的想。。。。。。想那个吧?你们?”李菲红放好药箱,转脸睁大眼睛不怀好意地笑着问道。

    “说什么呢?不相信我,也该相信你表哥吧?”丁晓棉心虚地否认道。

    “错,我宁愿相信你,也不相信我表哥。哈哈,我看哪,他就属于那闷骚型的!”

    “你就损吧!也不看雷青的身体现在是什么状况!”丁晓棉忧郁地说。

    “哈哈,你以为我表哥是林涛啊?”李菲红立刻反对,但她边说边用手捂了下嘴,觉得这话多少有些过分,便转了话题道,“不过,我担心的是,我表嫂这会儿正不知怎么恨你,说不定正想着法准备对付你呢。”

 

   丁晓棉一阵沉默,她的眼睛看着别处.显然心思并不在李菲红刚才的话上。

   李菲红突然象想起什么似的,奇怪地问,“你怎么这样说我表哥?”

   丁晓棉看她一眼,迟疑地说,“其实,他的健康出了问题,很严重。一小时前他给我打电话,说不想回家,我就带他来我这儿了,”

   “哈哈,我表哥变聪明了,居然知道用生病来哄你,早这么聪明也不至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李菲红重新笑起来,边笑边说,“那他究竟骗你得了什么病?”

   “感情的事,哪有聪不聪明?从来只有愿意不愿意!”丁晓棉说,“你别笑,是真的,他得了恶性肿瘤,晚期!今天体检时查到的,单子我看过!可他不想让何琳知道,说想跟何琳离婚,然后去一个他一直梦想的地方,不再回来!他根本不想治疗!”丁晓棉终于忍不住将心中的秘密一吐为快。

    “不,不可能!我表哥壮得跟头牛似的,怎么可能!”李菲红的笑容冻在唇边,几乎是喊出来的。

    “现在该怎么办?想想我们能为他做些什么吧?”丁晓棉一边问一边强烈地感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

    李菲红没有说话,她仍然处在震惊和随之而来的悲痛之中。

 

    这时,丁晓棉的电话响了,是欧浩。

   “晓丁,我想还是应该给你打个电话,尽管你可能已经休息了!我想知道,你朋友没事吧?或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有些担心你!”欧浩说。

   “谢谢,欧浩。我很好。没事,不用担心!”丁晓棉回答。

   欧浩的问候让丁晓棉感到温暖。但是,这问候居然让她觉出了一丝遗憾。她遗憾这问候不是来自江波!同时,她为自己有此遗憾而感到悲哀,却无法阻止!

  “那就好!早点休息吧,晚安!”欧浩说完挂断了电话。

 

   “欧先生倒挺关心你啊!”李菲红那天生爱热闹的脾性以及出于对丁晓棉未来幸福真诚的关注让她从自己的悲伤中抽得了一丝空闲,“你俩过去什么关系?”她面色忧郁,却忍不住这样问道。

    “朋友!只是有一段没联系了,”丁晓棉说。

    “我看不是这么简单,他看你的眼神能嫉妒死所有女人!”李菲红边说边看着丁晓棉的脸。可那里找不到任何答案,她知道问不出什么结果,就接着说,“唉,不过,现在我可没心情跟你讨论这个,我担心的还是我表哥!”李菲红一阵好奇之后,重新回到了先前的忧伤。

   “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事告诉何琳?她毕竟是妻子,而且重要的是,雷青需要得到照顾,”丁晓棉犹豫地说。

   “绝对不能告诉表嫂!要那样我年老的姨妈可就别想活了!表嫂一定会闹得路人皆知,人心惶惶,更何况是我姨妈!”李菲红强烈反对。

   “但她们迟早会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

   “至少,暂时不能说,先缓缓,找个恰当的时机!”李菲红说,“我们得想法让表哥接受治疗,我想,能不能把这事先告诉表姐?她是医生,应该更有主意!”她边说边掏出手机,想给雷芹打电话。

   “可雷青不是普通病人,是她弟弟!再说,现在太晚了,没必要让她一屑睡不着觉。明天再打也不迟。”丁晓棉说。

   “好吧,明天!”李菲红收了手机,显得异常情绪低落,“唉,我也该回家了!”她边说边往门口走去,走到门边突然回头道,“我说得没错吧?你也看到了,生命很脆弱,随时都可能消失,说不定明天就是你我!所以,我从不认为,女人为一个不值得爱的男人守身如玉是件多么崇高的事情!在这讲求即时行乐的年代,谁不为自己打算?”李菲红边说边下了楼,很快消失在丁晓棉的视线当中!

 

     李菲红的话象一块冰冷坚硬的岩石,丧尽天良地砸进了丁晓棉那终年温软的心房。她不怕死,但她怕死亡本身带给的颓废与荒凉。她知道这样不好,难道还有比孩童时期就失去父母更让人无法承受的悲哀吗?对于一切的苦难和不幸,她应该可以理智地进行思考,无论是林涛的离开,还是雷青的即将死亡!

 

    可是此刻,她真的很伤心,而且久久不能释怀!

 

关注《雨后天空》的朋友请去http://club.book.sina.com.cn/ycds2006/writing.php?wid=4540或者http://club.book.sina.com.cn/yuanchuang/writing.php?wid=16871吧,

记得留下你的名字,留下你评论的墨宝哦!当然,点击推荐也行!阿莲这厢谢过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