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46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后天空(四十九)

(2007-04-16 14:56:45)
分类: 小说

                             

   李菲红从欧浩看丁晓棉的眼神里,知道自己今晚完全多余。她破坏了别人梦寐以求的“意外”重逢。于是,她扔下丁晓棉和欧浩,一个人去了附近的洋快餐店,吃了些喜欢的垃圾食品。之后,她独自去了太平洋百货。本来一心想挑件衣服,最后却莫名其妙花二百多块买了双韩国进口的保暖防静电长筒丝袜。在下商场的自动扶梯时她就开始后悔了:“怎么又犯同样的错误?该买的仍然没买,衣服还是少一件!”正沮丧时,她突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表姐!

   

    表姐正跟身边的男子有说有笑,从侧面的自动扶梯冉冉升起。再看那男子,李菲红顿时大吃一惊!

  

    居然是张教授,那个博导!

  

   “天,表姐的男朋友是他?”李菲红赶紧将自己藏到了旁人身后。她早就知道表姐最近交了个教授男友,却没想到是他!真是冤家路窄!这如何是好!

   

    本以为神鬼不知万无一失的一夜情,竟然惹出了烦恼丝!

   

     李菲红知道,这张教授对她并未死心,最近还打电话去单位找她,被蒙混了过去。她对他没有爱。曾经有过的激情已经消失,就象平静的海面那朵偶尔翻涌的小小浪花,瞬间又归了平静。如今,她只有尴尬。为了躲他,她甚至连手机号码都换了!却没想到造化弄人。这个张教授,竟鬼使神差成了表姐的男朋友。如果他和表姐真的结了婚,她以后如何自处,这“表姐夫”三字怎么叫得出口?可她又不能拆散他们,如果表姐真喜欢他的话!

    

    李菲红心烦意乱地回到了家。

    

    此刻,她坐在沙发里,电视里闪烁的画面尤如一张张生活碎片不停在她脑际翻飞沉浮。她突然非常自责,不禁同情起赵自强来。

    

    也许,赵自强的漫不经心对她来说恰好表现了宽容的难能可贵,而她却将它当作了愚蠢的不解风情,并加以嘲弄,用越轨背叛的方式!自己给过机会吗?给过让自己感觉幸福的机会吗?她不禁扪心自问。

    

    她常常感觉幸福正在远离,却从未想过,也许,幸福就在身边,仅仅一步之遥,只要主动一点就唾手可得。可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往往迈不出那最后的关键一步就折身而返。是不是因为这样,幸福才显出一种难以企及的遥远?以致她总固执地认为赵自强不懂浪漫,不够体贴,所以对他不冷不热,听他说什么都不合意,看他做什么都不顺眼?

    

    李菲红突然非常期待,期待赵自强能马上出现。这种感觉最近两三年来从未有过,他们已经习惯了彼此冷淡和独自行动!但今晚不同,她确实感到了自己的期待。尽管这期待多半来源于自责和想要补偿!

    

    也正是她的这份期待,让半小时后归家的赵自强立刻受宠若惊地成了贵宾。他受到了李菲红语言加肢体的双重抚慰。但是,同样习惯了彼此冷落的赵自强,对她的热情太不习惯!

    

    所以,当他们躺上床后,任凭李菲红怎么拨弄,他心中只想着一件事,“她怎么了?会不会是糖衣炮弹?”以至李菲红最后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济于事。

阴沟里翻了船!李菲红沮丧地背过身去,却并不生气。至少,她那三分钟的热情已经付出,她得到了心理平衡,可以安然入睡了。

    

    但是,暖暖的被窝刚孕育出几丝睡意,就接到了丁晓棉的电话。

   

    “菲红,来我家吧!”丁晓棉的声音平静而忧虑。

    “怎么了?除非给我个恰当的理由!”李菲红虽然爱凑热闹,却不太舍得此时暖暖的被窝。

    “打牌,二缺一!还不快点滚过来?”

    

     李菲红立刻清醒,睡意全消。不知是激动还是兴奋,反正,她呼地一声从床上蹦了起来。赵自强明显被吓了一跳,白她一眼骂声“疯子”又背过身去继续睡了。 

   

    李菲红当没听见。她立刻下了床,开始穿衣。

   

    在她的记忆里,丁晓棉一直都是被动地接受或者拒绝别人的邀请,从未主动发起过一场哪怕是小小的聚会。她为丁晓棉的这个转变感到高兴,而且很自然地将它归功于离婚效益。

   

    此刻,雀跃的心情让李菲红走起路来很有节奏。仅从家门到楼下街面这一小段距离,就让每个经过她身边的夜行人都感到了她发自内心的欢悦。

打了辆出租,她直奔丁晓棉而去。

   

     二十多分钟后,她按响了丁晓棉家的门铃。

     没想到开门的竟是雷青!

    “表哥!怎么是你?”她意外地问。

    “怎么不能是我?晓棉又不只你一个朋友!她在厨房做面条!”雷青没好气地说。

    “早知是你,我就不来了!”李菲红一脸坏笑!

    “你什么意思?”雷青问道。问完之后突然反应过来,便骂道,“亏你还是晓棉的朋友,欠扁不是?”说着作势扬了扬拳头。

    “没什么意思,呵呵,”李菲红一猫身,溜之大吉,往厨房走去。因为她听见了丁晓棉在里面问是不是菲红来了。

     此时,丁晓棉一边切葱,一边抬头问刚进来的李菲红:“要吗?”然后一边开冰箱取鸡蛋一边说,“雷青没吃晚饭,我冰箱里没别的菜,随便做点”

   “我才不要!这时候进食容易发胖!呵呵”李菲红一边摇头拒绝一边靠近丁晓棉,坏笑着压低声音道,“再次恭喜离婚!呵呵,红包就免了”,顿了一下,“干吗叫我来,就你们俩多方便呀,没人打扰,二人世界!”

    “说什么呢?李菲红,拿我当什么人了?”

    “管你是什么人?反正不是圣人,既然不是圣人,就有七情六欲,我可没怪你的意思啊。我要是男的,嘿嘿,早将你那个了,哪能让你这样的美人做处女,这太不象话了!”

    “还来劲了是不是?处女怎么啦?你不觉得跟自己不爱的人做很恶心吗?”

    “你就一点不喜欢我表哥?”

    “那不一样,他是我朋友!”

    “朋友更应该鼎力相助了,哪能眼看你置水深火热之中而不顾?”

    “你就贫吧,李菲红,欠揍是不是?”丁晓棉说着扬起了手上的菜刀。

    “你这是揍吗?分明是想杀人灭口嘛!哈哈,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敢叫上我表哥?我看,你是不知道我那何表嫂的厉害!”

    “其实,叫你来不是陪我,是陪雷青!”丁晓棉飞快地看她一眼,说完继续埋头切葱,声音有些忧郁!

    “上你这儿陪我表哥?搞什么鬼?”李菲红一头雾水,不由提高了音量。

    “想跟你们斗地主不行啊?”雷青不知什么时候靠在了厨房的门框上。她们的对话他只听到这最后一句。

    丁晓棉有些尴尬。因为之前他提醒过,不要将他的病告诉李菲红,而且,她不知道刚才与李菲红的对话他是否都听见了。

   “哈,表哥知道我喜欢这个,”李菲红兴奋地说,接着若有所思地问,“跟表嫂吵架了?”见雷青没回答,又说,“对,是该给她点颜色瞧瞧,咱表哥可不是泥捏的,有脾气!再说,晓棉从此脱离苦海,应该庆贺!”顿了一下,“不过,斗地主要赌钱才过瘾,而且,不许耍赖!”

    李菲红不仅爱热闹,还好赌。有个周末曾跟人血战麻将一天一夜。

    其实不能怪她,她也是受大环境的影响。

    在C城这个生活节奏永远比世界慢一拍的城市,不会玩麻将,斗地主的人实在太少了。生意交友、官场应酬以至亲朋欢聚都离它不得。就连丁晓棉这样的赌肓,也早被逼着交了不少学费混到了毕业证书!爱好者一多,便有了商机。以至街头巷尾,高中低档的茶楼酒肆几乎都将它设置成了娱乐项目。

    但此时屋里一阵沉默。

    李菲红的提议并没有得到热烈响应,相反,雷青居然一句话不说就折身回到了客厅。

   “真小气!”李菲红看着表哥的背影撇了下嘴,又回头盯着丁晓棉骂,“守财奴!”

    “不是,我突然想起家里没有扑克牌!”丁晓棉掩饰道.不过她说的也是实情。

    “没有还打电话叫我玩什么牌?搞什么嘛?”李菲红不解,“不过也好办,楼下小超市应该有的卖,刚才我上来的时候那里还开着,我去看看!”李菲红说着转身穿过客厅,半掩了房门,“咚咚咚”地下了楼。

 

注:《雨后天空》修正版参加了新浪原创大赛,并得到编辑的首页推荐,去

http://club.book.sina.com.cn/ycds2006/writing.php?wid=4540看吧,记得帮忙推荐,留下你评论的墨宝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