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53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后天空(四十三)

(2006-10-03 14:47:26)
分类: 小说
                         
                           
    
         雷青一个人走在热闹的大街上,但热闹是别人的,他什么也没有!
    
         他是个善于思索的男人,却从未思索过死亡!虽然一直清楚地知道每个人终将面对死亡,却从未因此去自寻烦恼,既然活着,死亡就是遥远得飘渺的东西。
    
         但是死亡,却偏偏降临到他的头上。
    
         今天学院组织体检,他被查出体内长了肿瘤,恶性!而他如此年轻,甚至精力充沛!
        
         虽然身体不确切的部位时常会有轻微隐痛,但并不足以引起他的重视。三十多岁的人,身体零件因过度疲劳偶尔抗议一下也是情有可源的,一般三两天就会自动消失,所以当何琳坐在床头,边看电视边冲他摇晃着那枚包装精美的安全套时他仍然满足了她。这是他的固定任务,每周一次。
     可他就要死了!
    
     死亡是可怕的,在它来临之前!但当它活生生地站在面前时,却不能选择。
    
     他不得不面对它,思考它,并接受它!
 
     死亡的阴影最初是从体检医生严肃而闪烁回避的眼神里读到的。当雷青以一种大无畏的智者本色说服医生毫无保留地和盘托出时,他有一瞬眼睛什么也看不见,甚至赶紧将手衬在医生的办公桌上,以支撑自己那片刻恍惚得摇摇摇欲坠的躯体。平静之后,他缓慢地走出了医生的房间,并以迟钝得接近跌撞的步伐来到了姐姐的科室。
    
     雷芹的病人很多,当她得知弟弟只是趁体检间隙过来闲坐之后,便继续忙碌着自己的工作。
 
     雷青一言不发地坐在靠墙的简易沙发上,看着姐姐为病人把脉,开方;看着她领着患者进小屋检查,又回头看面前这两张被病痛折磨得扭曲变形的脸,他突然感到一种厌恶和恐惧,却在这厌恶和恐惧中夹杂一股类似“长痛不如短痛”的大义凛然!
 
    “恶性!晚期!”他没有多少时间了!没有多少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去爱自己喜欢的人。他从未象现在这样感觉到时间的紧迫,而从前,他认为自己可以浪费的只有时间!在等待姐姐下班的过程中,他突然清楚地看见,自己的生命正一点一滴地消失,就象一只夏天烈日下的冰淇淋!
 
     雷青说,想吃姐姐烧的菜,便跟着她一起下班回家。
    
     姐夫十年前出国,一去不回,三年前寄来传票与姐姐离了婚,甥女高一时转学去了爸爸身边,所以姐姐单身一人。听说最近又交了男友,是个教授,只没见过。
 
     吃饭的时候,雷青突然对姐姐说,想跟何琳离婚。
    
     何琳是雷芹一手推荐的,这多少让她有些吃惊。她问:“你一直不要孩子,是不是想着总有一天要离婚?”
     “不,不是。。。。。。我不知道!”雷青回答。
      显然,对于这点,他并不确定!
     
      但他心里明白,就“新婚”一词的使用寿命而言,他对何琳过早地丧失了应有的激情。每次跟她做爱,他总是闭着眼睛,并非陶醉,而是专注地将她想象成丁晓棉或者别的谁谁谁。对于这点,他一直感到羞愧。他没有足够的信心做一个好老公,更没有足够的勇气去做一名合格的父亲,他觉得对不起何琳。
 
      本来,日子仍可以这样简单糊涂地过下去,但他就要死了!
     
      也许这样更好,一了百了,漫无边际的空虚和无奈再也不能在夜半时分将他撕裂了。而何琳,她应该继续她的生活,再不用将自己青春的枝叶白白挂在他这棵已经中空的病树上了。
 
      解脱!对,死亡对他正意味着解脱!
 
      何琳刚才来电话说,江波在竹香楼请吃饭,可他一点心情也没有,所以回绝了,并立刻关掉了手机,他不想再听到它烦人的聒噪,他需要安静!
 
      雷芹边吃饭边发觉了弟弟的异常,她奇怪地望着正出神的雷青:“不是想吃我烧的菜么?吃啊,怎么不动筷子?”雷青赶紧收神,却突然一副酒足饭饱的样子,说,想回家了。
 
      于是他独自走在了热闹的大街上。
 
      死亡的阴影将斑阑夜色染得越发妖媚诡异,而浮华与奢糜正在粉墨登场。他突然非常期待一场艳遇,那会是怎样一种刺激啊!
     
      这念头让他兴奋并立刻想到了丁晓棉。世上唯有这个女人让他痴迷,让他充满幻想,让他打算用一生时间去暗恋。可他就要死了,多么不公平啊!为什么偏偏是我?
      晓棉,晓棉,请你告诉我,天堂真的存在吗?不,我不问。你那么善良,你会伤心,会因为我的死亡而伤心,我怎么舍得让你伤心呢?
 
      他突然想逃,远远地躲开!
 
      但在走之前,他想跟丁晓棉告别,这个唯一让她心动的女人。
     
      于是,他开了手机,拔通她的电话,半真半假地说自己将出一次远门,也许好久才能回来,也许永远不再回来,希望能立刻见到她!
     他明知道,丁晓棉永远不会爱上他,但他仍然充满期待,期待丁晓棉能立刻出现,挽留他,抱他一下,哪怕就象朋友那样!
    
     可丁晓棉竟然拒绝了,她说今天时间太晚,明天吧,如果他明天还没走的话。
   
     “明天,我还有多少明天可以期待呢?”雷青绝望地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