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67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后天空(四十一)

(2006-09-19 13:28:44)
分类: 小说
                                
    
     从施萍端着酒杯走出房间开始,何琳就一个人扒在窗口欣赏着对面的哑剧,她听不见他们说些什么。她才不去凑热闹呢!有了江波,她的雷青可安全多了。更别说还有这么一位上等公子样的人物。
    
     正胡思乱想时,雷芹打来电话,“何琳,你还在吃饭吗?雷青刚从我这儿走,你到我这儿来一趟吧,我有话要跟你说。”
    “雷青刚才跟你在一起?他电话怎么关机啊?什么事明天说不行吗?”何琳嚷道。
    “没什么,算了吧。改天说也行!”雷芹象突然改变主意似的,说完就挂了线。
     何琳将手机放回包时,不由一阵心神不宁。
     到底会有什么事呢?她坐回桌前发起愣来。是不是又为孩子的事情?准是他母亲让雷芹做他俩的思想工作!可并非我不想生孩子,是雷青坚持不要的啊!
     正想着,施萍一个人回来了,脸上有种阴郁的消沉。
     何琳本能地一扭头,对面窗户里一个人也没有了。
    “江波呢?丁晓棉呢?”她问,仿佛对一场期待值甚高的好戏颇为失望。
     施萍没有说话。
     但她的阴沉并没持续多久便被突然涌出的莫名兴奋取代了。她想到了两天之后的那场派对。那可是一位难得的极品男人的邀请啊!而且到时丁晓棉不也会在吗?好吧,那就一绝高下吧!想到这里她就对何琳说:“一会儿我去买衣服,你去吗?”
     “这个…… 好啊!”何琳暂将心中不安放到了一边,她想见识一下富婆到底是怎样消费的。
     
      施萍与何琳离开竹香楼后就去了市中心一带的服装名店,逛了三个多小时,衣服买了不少,却没一件真正喜欢的。现在,她又走进了这一家。这是C城数一数二的贵族名店,衣服都是进口的时尚款式,价格出奇昂贵。
      她要挑一件晚礼服。
     
      何琳一进去就忙着选衣服试,这些昂贵的衣服,不试白不试,当然,试了也白试,她是肯定不舍得买的。
      施萍由于回C城不久,并非这里的熟客。因此店员小姐对她只是礼貌接待而没有表示任何能满足虚荣心的夸张热情,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认为她们的态度有辱身份。于是在购物时她便倨傲得接近挑剔,却在挑剔中不合时宜地显示她的慷慨。这在她看中一件款式别致的嫩黄色裙装时表现得尤为突出。这件衣服没被挂起来,只是随意地躺在旁边的休闲沙发上。她先是被它的缀饰吸引,顺手拾起抖开一看,便立刻被它的性感高贵征服了,而型号正是她要的。可店员小姐说这件衣服一位小姐已经要了,而且款式只此一件。
    施萍问:“付款了吗?”
    店员小姐说还没有。
    施萍便十分生气,难道还有钱买不到的东西吗?她偏偏就要这件,并表示愿意多出些钱。她说:“既然对方还没付款,我就有权利买,你为什么非卖给她不卖给我呢?不懂什么叫价高者得么?”
    “对不起,女士,我们这里不是拍卖场!”店员小姐不亢不卑地说。
    “你什么态度?马上叫你们经理来!”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有两个臭钱吗?又不是没见过有钱人!”小姐一边转身想息事宁人,一边却忍不住小声嘟哝道。
    “你说什么?站住!马上给我道歉!”施萍一边恼怒地喝令,一边动手去拉那位店员小姐。
     正吵闹时,丁晓棉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刚试过的一件藕色裙子。
     施萍一见丁晓棉,略显意外之后笑道,“我以为是谁呢?这件衣服是你要的吗?”说着扬了扬手上的裙子。
    
     丁晓棉看一眼施萍和她手上的裙子,站在原地点了点头说:“是啊,你喜欢的话我选别的,没关系!”
     施萍却不领情,她站在原地大声嘲笑说:“这种衣服象你这样的人穿得起么?你一个月工资都买了拿什么吃饭啊?听说你老公还要供车供房,你应该安守勤俭节约的本份才对嘛?”顿一下又继续说:“你不是陪欧先生么?怎么陪这儿来了,哦,明白,找个好靠山,然后选个高级场所消费一下,呵呵,情有可源,理解!”她故意让所有人都听见。
   
     何琳在试衣间里听到了外面的战争,便躲在里面不出来,她只想观战,不想卷入,更不想与丁晓棉发生正面冲突。“施萍真厉害!”她在心里由衷赞道。
 
     丁晓棉没想到施萍会说出这种话,而且扯上欧浩,她非常生气!再说,自己也并非她说的那样穷,房子是一次性付款的,而车贷,林涛早付清了。因此她怒急反笑,说:“如果有钱就会变得愚蠢可笑、没有教养,我宁愿变得再穷一点,”接着又说:“可惜我虽然穷,仍然有能力购买这里的任何一件,比如你手上那件!”
   
     丁晓棉将藕色衣服还给身边的店员小姐,义无反顾地说:“就她手上那件,包起来吧!”说着就走过去让收银小姐刷卡。
    “不用,小姐,那位先生打过招呼了,他是我们公司的金卡会员,有专门的付款账户,可以享受八折优惠。”收银小姐说。
    丁晓棉窘迫地愣了一下,坚持要自己付款,说不用八折也行。
    施萍站在旁边一阵冷笑,说:“还装什么?我就当没看见好啦!”
 
     这时,欧浩从转角处的吸烟区走了出来,他一边客气地向施萍问好一边扭头对小姐说:“两件都包起来吧!”说着指了指丁晓棉试过的那件藕色裙子。接着,他将自己的金卡递给收银小姐,把丁晓棉的银联卡还给了她。
 
     施萍一见欧浩,立刻满面笑容,一副久别重逢的欣喜模样,尽管从认识到现在不过三个多小时。
     她婀娜多姿地走过去,站在以他们的关系而论明显太近的距离对欧浩说:“咱们真是有缘,很高兴能再次见面!”接着用一种近似暧昧的眼神和语气问:“这件你送我么?”说着扬了扬手上的衣服。
     欧浩礼貌地笑笑,将衣服接了过来说:“这件不太适合你,我觉得这件不错!”说着将那件藕色长裙放进她手里,“不成敬意,期待你改日大驾光临!”
     施萍愣了一下问:“真的么?这件更适合我?你怎么知道?”她边说边将衣服摊开仔细审视。
    “是,听我的没错!女人穿衣服不是让男人看的么?”欧浩半开玩笑地说。
    “真的?我怎么谢你呢?要不给我一张你的名片吧!”施萍边说边向欧浩摊开一只手,指头不停勾动,做出等待的样子。
    “不好意思,名片放在车里了”,欧浩歉意地说。
    “那电话号码吧,你说,我记!”施萍边说边缩回手,掏出手机准备记欧浩的电话。
     欧浩略微迟疑之后,报出了一串数字。
     然后礼貌地说声再见,提上衣服,拉着丁晓棉走了出去。
 
     施萍记好号码之后放回电话,再次将手上的衣服展开,重新审视了一番。
    “刚才那件多少钱?”她突然指着欧浩离去的背影,向店员小姐发问。
    
     当得知手上这件和那件一样贵时,施萍脸上露出了一丝欣喜,并伴随一种复杂的、不可琢磨的兴奋和期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