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53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后天空(四十)

(2006-09-13 01:05:13)
分类: 小说
   
                            
 
    当江波端着酒杯招呼着欧浩出现在窗口时,丁晓棉明显地吃了一惊:江波认识欧浩?再看欧浩,他正忙着起身,礼貌地回应江波。
   
    江波走进去一边与欧浩碰杯,一边笑着说:“真巧,在这儿遇上!欧先生,这么快就找到丁晓棉了?怎么谢我?”
   
    欧浩扫一眼丁晓棉,然后笑看着江波,一语双关地说:“是啊,江总,我应该好好谢你才对!”说话间两人各自干杯。
    其实,欧浩的话还有另一层意思:谢谢你给我留着丁晓棉!
   
    但江波并没将此话放在心上,而丁晓棉却听出了弦外之音,她莫名其妙地紧张了一下。
 
    这时,门口出现了笑容可掬的施萍。
    她端着酒杯,一边亲热地招呼丁晓棉一边走进来坐在她身旁责怪道:“哟,晓棉,什么时候交了新朋友?也不介绍一下,多失礼呀!”
   
    丁晓棉还没来得及开口,施萍已将酒杯举向欧浩道:“来,初次见面,敬新朋友一杯!”
    “这位是……?”欧浩一边将酒饮尽,一边笑着将脸转向丁晓棉问道。
  
   “我来介绍,施萍,我女儿的妈妈!”江波抢先一步指着施萍说。
    从礼节上讲,他觉得应该主动介绍一下。
    “哦,原来是嫂夫人,失敬失敬。来,我自罚一杯!”欧浩说着将已满上的酒再次一饮而尽。
    “你们认识吗?”施萍指着江波,问欧浩道。
     “当然,我们是未来的合作伙伴!”欧浩答,接着将酒杯放下,对晓棉说,“来,小丁,你也满上,我们敬江总和他夫人一杯!”
 
     立刻就有服务生过来渗酒。
 
     江波没有看丁晓棉,却说,“不会喝就不要勉强。”
    “谁不会喝?小丁吗?”欧浩问,“没事,大不了我帮她喝!”他接着说。
    “不,我能行!”丁晓棉对欧浩笑笑,便举杯站了起来。
     欧浩随即站起,对江波和施萍说,“咱们在商言商,但私下仍是朋友。来,很高兴认识两位!祝你们夫妻和睦,家庭幸福。”四杯相撞之后,他先自干了杯。
 
     剩下三人却都有不同程度的片刻愣神。但很快,丁晓棉也干了,尽管紧跟着便是一副呛酒的痛苦表情。
   
    接着是施萍,最后是江波。
 
    他们的所有细节都没能逃过欧浩的眼睛。他一直好奇,能将江波从丁晓棉身边抢走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现在见过了,却充满疑惑,江波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吗?他以为江波跟自己一样,更喜欢端庄俏丽的呢。看来他并不了解江波,仅从一两次会面!
 
     但是很明显,丁晓棉仍然爱着江波,看她那眼神就知道。而这个施萍,绝不是省油的灯!所以,欧浩觉得自己有义务拯救丁晓棉,当然,也顺便给自己一次机会。
     于是他盛情邀请道:“元旦节正好是我生日,我打算开个派对,你们都来参加吧!有朋友请一并带来,人多热闹一点!”
     施萍立刻大声应道:“真的吗,好,我们一定准时到!”她声音里有股莫名的兴奋,好象早就盼望着那能让她大显身手的美妙时刻似的。
    “什么时间?在哪儿?”江波接着问道。他只想确定一下时间,以免跟另外一些同样重要的事情发生冲突。
 
     丁晓棉默不作声,“他们夫妇二人还是恩爱有加的,不是配合得很好吗?恰如其分地表示了生意伙伴应有的礼貌和积极态度。既然这样,江波,你前两天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这样想着她心中便涌出一阵愤怒与委曲,但更多的却是难堪,她想逃!
    “锦都大酒店,晚上八点。”欧浩犹豫了一下说。
 
     显然这个计划并不成熟,它的萌芽发生在几分钟之前。不过,欧浩知道这用不着怎样操心,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的事!
 
     这时,丁晓棉突然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问欧浩:“你还去小吃街吗?”
     “当然,”欧浩答,接着对江波和施萍说:“不好意思,我们得先走一步,不然太晚了。”
     “没关系,我也正好有事,请便吧!”江波说完转身走了。
 
     当丁晓棉和欧浩的身影由上而下从旋转梯上慢慢消失的时候,江波正站在旋转梯右侧的休息厅里默默地注视着。他的心象被锋利的刀子划过一般,引起肉体一阵剧烈疼痛。
     而施萍嘲弄的声音偏在此时从背后响起:“你嫉妒吗?怎么也轮不到你吧?人家丁晓棉的老公才是正主!哈哈,看不出来,丁晓棉对男人还真有一套!她老公知道的话,不知会怎么想……”
    “闭嘴!你给我打电话时说的话,还算数吧!”江波的声音里透着嘶哑,他头也不回地问。
    “怎么,等不及了吗?”施萍继续嘲笑地反问,接着说道:“有了欧浩这样的男人,你以为丁晓棉还会将你放在眼里吗?”
     江波没有说话,突然转过身来,双手握住施萍的肩膀,他那痛楚的眼神让施萍一直震撼到害怕。
 
    她看到,他的眼里居然闪烁着泪光。
 
    “一开始就是我错!我错了!施萍,你放过我吧,也给自己一条生路!我们都错了!”江波将自己的悲愤极力克制,用一种近似哀求的语气对施萍说,说完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不,休想!”施萍在他身后用一种他刚好能听见的低沉而冷硬的语气道。
 
     但她边说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虚弱和绝望,就象预见自己的百般努力都将化为灰烬似的,她一把扶在了面前的玻璃墙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