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53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后天空(三十九)

(2006-09-05 21:12:12)
分类: 小说
   
    与欧浩的谈判结束后,江波亲自参与面试了一批应征者。公司扩大规模需要增加一些职位,而人才的选拔需要领导层独具慧眼。他的参与无疑立即引起了公司管理层对这次选拔的重视。身先士卒,是他的管理策略之一。
 
   接到施萍电话时,他已经忙完公事,正在一家名叫"梅屋"的茶楼向约好的律师朋友咨询有关离婚的法律常识。
 
    朋友笑问,“不怕我走漏风声吗?你的公司刚刚上市,不怕因此受到影响?”江波说:“怕!但我必须这样做!”朋友再笑:“哈哈,我们C城鼎鼎大名的恒帆集团董事长要离婚了!这可是值钱的晚报头条啊!”江波站起身来,捶他一拳,打趣道:“你小子很缺钱吗?”
 
    告别律师朋友,江波急匆匆赶到了竹香楼。当他走进房间见何琳在场时,便心怀不满地看一眼施萍。
   
    施萍一见江波,没等他开口,就故意大声邀请何琳道:“没想到在这遇上你们,好久没见了,不介意的话,一起吃吧!”
   
    何琳会意,说:“是有好久不见了,”然后转向江波:“不会打扰你们吧?”
江波正想反对,手机响了,是雷青打来的。
 
    雷青说,跟姐姐雷芹在一起,有事走不开,不用等他,并请转告何琳。雷青的声音让江波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接近忧伤的情绪低落。
 
    “他怎么了?”江波奇怪地想,“他还没来怎么知道我在竹香楼呢”,于是他疑惑地看着面前这两个女人。
   
     此时,服务生开始上菜了。他只得对何琳说:“雷青有事不能来,一起吃吧!”说这话时,他心中的无奈与索然毫不留情地写在了脸上。“有事?什么事不能跟我说?”何琳说着掏出手机,按了雷青的号码,却传来语音提示:“对不起,你拔叫的用户已关机。”她无奈,只得坐下,虽然少了雷青好戏已不成其为好戏,但她还是想留下来,看看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也许女人都是天生好奇的动物。
   
    “穿帮了!”施萍想,但她装作不知一言不发。
 
    看来这两个女人是有某种默契的,她们叫我来一定有什么阴谋!江波想,如果雷青在,他完全可以随性地拒绝共餐,因为是朋友!可何琳一个人,他反而不好拒绝了。他不喜欢何琳,正如不喜欢所有爱嚼舌根的市井村妇。但毕竟她是朋友的老婆,他们之间还没有熟到可以任意拒绝而不伤和气的地步。再加上他今晚对施萍仍是有所期待的,他期待何琳走后,施萍能兑现她的离婚诺言。所以他决定坐下来吃完这餐饭。
 
    他正对何琳坐在了背窗的位置,左侧坐着施萍。席间只听见两个女人的声音,他懒得说话。跟一个厌恶的女人吃饭,本来就是件极为痛苦的事情,更何况同时跟两个呢。但他是聪明人,为了转移痛苦,他决定跑神,想一些别的事情。比如先前律师朋友说的那番话,现在仔细想来,也不无道理。跟施萍离婚,最好能和平解决,以免引起些不必要的麻烦。但怎样才能让她心平气和地接受离婚而不用诉诸法律呢?这真是件棘手的问题。
    
     正想得入神,听见何琳在喊:“江波,麻烦你开一下窗,唉呀,空调热得有些闷了。”于是他不得不起身走到窗前。
 
     当他转身拉开窗户时,不由顺便呼吸了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他闭目深吸一口,然后睁眼低头环视了下面的整个大厅。大厅里错落有致地摆放着数张餐桌,无人的餐桌上都插有一支蓝色玫瑰。而大厅中央的旋转梯上,正缓缓上着一男一女。他看见男人把了一下前面女人的屁股,女人则扭动身姿,加快了朝上的速度。他的目光便跟着他们饶有兴味地向上飘移,飘移。。。。。。这时,他突然看见对面那扇完全开放的方形窗户内,正银幕般上演着温馨得有些伤人的画面:丁晓棉正夹着一箸菜往欧浩的碗里放!
 
    
     他立刻有种类似被欺骗的感觉:看来欧浩隐瞒了与丁晓棉的真正关系!
 
     他知道,以丁晓棉的性格,不是很好的朋友她不会单独跟他吃饭,更别说为他夹菜了。这样想着,心痛的感觉便弥漫开来:那天在小城她好象说过,就算离开林涛也决不会跟他在一起!难道就可以跟欧浩么?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并不了解丁晓棉:难道岁月真的那样无情,可以如此彻底地改变一个人吗?
 
     “不可能!那天在酒巴里的感觉绝对没错,她仍然是爱我的”,江波想,他不相信象丁晓棉这样的女人会跟不爱的男人接吻,就象不相信男人不跟不爱的女人上床一样!平静几秒之后,他开始担心:他不了解欧浩,仅从两次会面是不能完全了解一个人的,更别说这人是惯于不显山露水的商战高手;再说,他对晓棉到底安的什么心?晓棉是否了解他?
    
     虽然江波知道,吃顿饭并不能代表什么,但要说心里完全没有一丝醋意,那就太虚伪了。所以就在那一刻,他突然意识到:欧浩,不是虚伪的朋友就是可敬的敌人!同时,也明白了施萍今晚约他的真正目的!
    
     他不由转过身来,对着施萍冷笑一下,走到桌前,端起酒杯径自出门而去。
 
     当江波站在窗前心潮起伏的时候,身后的两个女人正因计谋得逞而眉飞色舞。此时,何琳对之前不停向她飞眼色的施萍说:“看来不用我提醒,他自己先看见了。这倒省事!”
    
     施萍却没听见似的,死死盯着对面的窗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