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91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后天空(二十二)

(2006-05-30 00:07:29)
分类: 小说
 
     罗凯在公司并无什么真才实学,能拥有现在的职位完全靠裙带关系。他常常拿着公司的出差补助穿梭于城市之间,拈花惹草,寻欢作乐。手下那几个能干实事的,对其所作所为只敢怒不敢言,谁跟自己饭碗过不去呢?
 
    大多数富有而好色的男人,对女人都不会是穷凶极恶的。可惜罗凯并不富有!
   
    就在几天前,他去D城收一笔公司货款,当天晚上,对方单位几人设局请他吃饭,因知其好色,期间自有美女作陪。有了女人,玩兴就浓了,所以饭后又玩了梭哈!开始只是小打小闹,不想罗凯由于手气奇好而一时兴起,提议玩大点,过过瘾!他一心只在牌上,完全没注意那几人脸上阴沉而得意的笑容。
 
    时间,在罗凯越来越绷紧的神经末稍悄然流逝。
 
    一个通宵,他输光现金刷爆了卡,并欠下一笔巨债。他以为,既然双方是合作关系,至于欠债,本着朋友之间“下桌不认”的原则,他完全可以自由来去。不想对方却要他立下字据冲抵货款。看着那一张张阴沉的脸,他一下懵了。许久才意识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为了尽快脱身,他不得不在“货款已收”的字据上签字盖章。
   
    现在,这笔货款成了罗凯的心病,纸是包不住火的,他随时有被自己公司开除和起诉的危险。他太需要钱了,今晚在红瓶酒巴的坏心情完全来源于此。
 
    去红瓶酒巴,本意是找老相好蛇女人弄点钱的。他知道这女人在他和别的男人身上可捞了不少。不料却碰上施萍这婊子!让他如此狼狈地从后门逃蹿。
 
   “施萍!哦,施萍!”一想到施萍,躺在床上的罗凯不由眼前一亮,他用手轻敲了一下脑门,然后腾地坐起身来,“这女人可比蛇女人有钱多了!”想到这里,他就象突然拿掉一把刚刚还悬在头顶的利斧,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接着又象溺水人突然看到一根浮木那样一把抓起枕边的手机,翻看着里面的图片。
 
    “找到了!原来还没被我删除啊!”他兴奋地再次倒在了床上,仿佛那一张张他与施萍在酒店里狂欢时自拍的裸体镜头,瞬间幻变成了一叠叠数也数不清的百元大钞。
 
     第二天一早,他将手机里的图片通过电脑打印出来,装进一个信封放入胸前的西服口袋,然后拿起电话,用尽可能温柔的语调对施萍言明了他的完全出于无奈的非份要求。
 
    当这个极度友善的勒索电话阴阳怪气地传入施萍耳朵时,她立刻睁大了原本惺松的睡眼,一骨碌坐起身,来不及穿鞋,赤着双脚就跳下了床。她感到脚下一股透骨寒意尤如一条冰凉小蛇,正冷飕飕地向上攀延。她深知自己目前所处的危险境地容不得再出半点差错,不然再怎么厉害的秘密武器,对丁晓棉和江波都将屁用不顶。
 
   “先稳住罗凯!”她想。这是目前她唯一所能做的。于是她故作镇静地说:“如果你要的只是钱,一切好商量!”罗凯说了句“但愿如此”之后挂掉了电话。
 
    施萍虚脱地一屁股跌坐在床上。不能,绝对不能发生这样的事,施萍恐惧地想,罗凯是一股祸水,绝对不能让他淹没了我,一定有办法阻止。
 
    虽然耍手段玩心机之类的雕虫小技从来都是施萍的拿手好戏,但是现在,她一点头绪也没有,于是烦躁地站起身,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又将窗户推开一条缝隙,想要长长地吸口新鲜空气,尽快平静下来。但室外寒湿的冷空气并没有给她带来丝毫清晰的慎密思维,而是立刻穿墙而过,无孔不入地袭击了她身体的每寸肌肤,使她不由抱紧了双臂。这个动作立刻引起了她肘上伤痕的一阵剧痛。
    正是这剧痛,让她来不及皱眉就立刻想到了黄大朋。凭借女人的直觉,她相信他是那种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情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反正已经知道了罗凯,知道了罗凯与她之间的关系,那就索性让他全都知道好了。就象面对一场自己无法阻止的大火,既然扑灭不了,就让它烧吧!于是她迫不及待地给黄大朋打了个电话,“我有麻烦了,你能帮我吗?”
 
    当黄大朋那毫不迟疑的肯定答复传入施萍耳朵时,她就象拔掉了一颗病牙似的立刻神清气爽起来,并表示想尽可能快地跟他见上一面。
 
    半小时后,他们坐在了公园的长椅上。施萍特意穿了件凸显身材的呢质裙装,她知道怎样巧妙地运用自身的有利条件。
 
    果然,从黄大朋的眼睛里,她看到了预料之中的欣赏和占有欲,以及隐藏在它们背后的她最想得到的忠诚。她三言两语就概述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它的严重紧迫性。
 
    黄大朋听完之后一点不感到吃惊,他认为这种事情发生在施萍身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所以当施萍紧挨着他的身体将手放进他的掌心侧头轻靠他肩的时候,他抱住了她,再次表示愿意为她赴汤蹈火,说这事不用她操一丁点心,只等听好消息就是了。
 
    与黄大朋分手之后,施萍长长地吐了口气。她完全有理由相信,凭黄大朋的财力物力以及复杂的社会关系,对付小小一个罗凯,就如捏死一只苍蝇般毫不费劲。于是她很快便将这事置之脑后了。
 
   一想到昨晚江波居然毫不否认跟丁晓棉在一起并向自己提出了离婚她就来气.她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打败丁晓棉。所以,她立刻给丁晓棉去了个电话!
 
    当她在电话里邀请丁晓棉共进午餐时,丁晓棉说已经在去小城外婆家的路上了。于是她立即表示要带小诺一起去,说小城风光是如此美妙,自己好久没去了,今天是周末,顺便带女儿玩,又说江波如何想念外婆,一直忙,没空去探望,这一去正好一举三得等等。
 
    打完电话之后,施萍随即调转车头,往少年宫方向驶去。她知道小诺每个周六早晨都在那里学习舞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无题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无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