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91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后天空(十二)

(2006-04-30 11:45:45)
分类: 小说

   丁晓棉跟施萍坐在餐厅别致的雅室里,彼此点了些喜欢的菜,不多,但很精致。
  
   施萍显得很兴奋,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阴鹜在里面。她说:“晓棉,你知道吗?江波回来了。”她犀利的眼神紧紧咬在丁晓棉的脸上,接着说,“你真不够朋友,连我们婚礼都不来参加,这算什么?这几年,你怎么连个电话也不给我们打啊?”施萍说话的时候故意把“我们”两字的音发得很重,拖得老长。
  “那个男人是谁呢?”
  
   丁晓棉顾不上尴尬,脑子里飞快地旋转着这个问题。凭着女人的直觉和对施萍的了解,她知道施萍不会只为过去的同窗之谊就来打破已经持续几年的僵局。想着昨天早上电梯口的那一幕,她有一丝不安,就像无意中看到了别人的隐私那样。丁晓棉心里不停地想要找到答案。但看到施萍一副久别重逢的兴奋劲儿,丁晓棉似乎也被感染了。她开始在心里责备自己心胸狭隘,为什么自己不主动跟他们联络呢?这么多年过去,有多少恩怨情仇都应该化解掉了。
 
   丁晓棉笑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施萍又放缓语气接着说道:“我们走的时候也没来得及通知你,你知道,小诺她爷爷,,催得什么似的,几乎是把我们赶出C 城的,因为那边有好多事情搁着没人管。我们心想,去了再给你打电话,没想到忙起来就没个完。后来忙完了,江波又把你电话号码给忘记了。你看,真是。这一晃就多少年了。哦,对了,你过得好吗?”
 
   丁晓棉不假思索地说:“我很好!我爱人叫林涛。”施萍说:“改天一定给我们介绍介绍,我要看看到底是谁?配不配得上我们这位大美女兼大才女。”然后笑了笑问:“你不会不舍得吧?”丁晓棉笑笑说:“怎么会?你有了江波还不够吗?”
  
   话一出口,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丁晓棉心里一下子酸疼起来。施萍高深莫测地看了丁晓棉一眼,然后似笑非笑地问:“你是放心我不够贪心,还是放心江波足够好?”
   丁晓棉的尴尬在加剧,她非常懊恼自己刚才的口误,一下子又有了那种感觉——施萍仍然是霸道而咄咄逼人的!
 
   好在施萍并没有非要她的答案,而是自顾自地接着说:“江波很爱我和女儿。我也很爱他。我们过得很幸福!哦,对了,你外婆身体还好吧?以前经常听你说起她,后来又经常听江波说起。改天有空我陪你去看看她吧。把江波也叫上。”
 
   丁晓棉一下子没有了言语。施萍总是这样出奇不意,让人捉摸不透。丁晓棉有些慌乱,含糊地应着,“改天有空我给你们打电话。”她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仍然不敢坦然面对江波,尽管施萍说这话时大方有度。“哦,对了,晓棉,我还没你的手机号码呢。”施萍笑着说。丁晓棉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她。
   快下午两点的时候,丁晓棉和施萍怀着只有自己才弄得懂的心情,分手道别。
 
  
   施萍刚走出餐厅,手机响了,是小诺打的:“妈妈,今天是我生日,你怎么还不回来啊?”施萍一下子张大了嘴巴,她一直以为是明天呢!细想一下,记错了!立刻说,“对不起,对不起,忘记了。”然后让女儿把电话给江波,对他说:“亲爱的,你在哪呢?我马上过来。”
  
   这时候的江波,正跟爸爸妈妈在游乐场陪小诺玩。小诺已经吵好久了,说要妈妈陪她坐小火车。江波没办法,只得拨了施萍的电话号码给女儿。此刻他一听到施萍那声“亲爱的”,心里立刻有想要呕吐的感觉,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平静地说:“在中心游乐场。”然后啪地挂了电话。”

  
   施萍来到游乐场时,江波正排队买游乐票。爷爷奶奶陪着小诺站在一座假山的水池边看红鲤鱼。这时小诺一眼看见了施萍,大声地叫起来:“妈妈来了。”施萍走过去摸摸女儿的头,然后转头问爸爸妈妈:“江波呢?”
  
   江波刚好买票回来,看到施萍,他异常平静地随手把票递给了她,然后弯腰牵着小诺说,“走,爸爸妈妈陪你一起坐。”小诺说声好,高兴地跟了去。。。。。。
  
   晚上八点四十分左右,小诺微笑着睡着了。对她来说,今天是幸福而满足的一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