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91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后天空(八)

(2006-04-15 08:25:26)
分类: 小说
              
    丁晓棉大学毕业那年正赶上国家教育体制的一次重大变革,所有毕业生都得自谋职业,国家不包分配。社会关系好、有门路的倒没什么,许多不如她的人一毕业就进了机关或事业单位。她曾经迷茫过,抱怨过。她甚至认为这跟自己高考前做过的一个梦有关.
   
    梦中的自己,正跟一群人在一条大路上行走,走着走着,他们看见前面那段路上横亘着一道高高的土墙,他们必须越过它才能继续赶路。正在大家着急的时候,从墙上突然垂下来一只大手,把她前面的人一个个拉了过去,最后轮到自己时,这只大手却不见了,她急得大喊:还有人!还有我!但怎么喊,大手也没再出现。
    为了这个梦,她郁闷了两天。
    但她不是爱专牛角尖的人,她不嫉妒比自己幸运和优秀的人,她能面对现实,知足而自信。这可能是她从外婆那儿继承的最宝贵的财富。那时外婆已搬回小城住了。外婆老了,很想念小城。
    毕业后的第三个月,她敲开了千春杂志社崔主编的办公室门,手里拿着厚厚一叠多年来的获奖作品,其中有许多就是曾经发表在千春杂志上的原创精品。一周后,她被正式录用了。
 
    从小学起,丁晓棉的作文就一直很棒。她喜欢写日记,她所有的日记都放在那只外婆为她买的木箱子里。这只箱子是她十一岁时得了全市作文竞赛第一名时外婆送的礼物。箱子是长方体的,不大不小,当时里面还放着一本装簧美观的粉紫色日记本,外婆知道她就喜欢这颜色。外婆说,喜欢写就写吧,你写的文字一定要把这箱子填满。
    从那天起,她写完的每一本日记和获奖的文章都珍藏在里面。日记里除了外婆,还充满了一个名字——江波,除自己外另一个跟外婆紧密相连的人。
 
    外婆居住的小城是丁晓棉心灵深处的一汪清泉。它古朴典雅,宁静详和。那里山青水秀,灵气养人,有许多名胜古迹。适合读书,也适合约会。
    从高二到大三的每个寒暑假,江波都会来到这座小城,跟她和外婆一起住在老房子里,呆上一段时间。有一年暑假,丁晓棉乘坐的那班车半路上抛锚,而江波先到,他为了能一眼看见丁晓棉从车上走下来的身影,竟冒雨在站台上等了将近三个小时。
    那里的大街小巷,江岸山脚,林涧幽径,到处都充满着丁晓棉和江波的影子。小道上的私语,浅溪石头上跳跃的歌声,积雪的清晨放肆的欢闹,山顶凉亭上偶尔相遇的深情眼神,天旋地转的初吻,动人心魄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这些美丽的画面,仿佛还带着晶莹的晨露,新鲜的花香,却不得不被永远地裱进彼此记忆的相框。
    也许冥冥之中真有神灵操纵,完全不由人的意愿。一夜之间,江波成了施萍的如意郎君。  
 
    在杂志社工作满一年的最后一天,是个周末。上午写的稿子一次通过,她心情愉快地哼着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李菲红明天准备去哪儿玩。李菲红说还没想好呢。这时电话铃响了,是江波打的,这段时间江波的电话少了。之前晓棉从别人那儿听说了些关于江波和施萍的流言蜚语。但晓棉相信,江波是爱自己的。电话少是因为刚毕业肯定有很多事情忙着做。她抓起话筒高兴地说:江波,你忙完了吗?你知道你有多久没给我电话了?
   这时她听到电话里江波一遍又一遍地唤着:晓棉。。。。晓棉。。。。
  “江波,你怎么了?”晓棉有些担心地问。
  “晓棉,我爱你。不管我做了什么,请相信我爱你。但是,你忘了我吧。因为。。。。因为。。。。”江波有些说不下去了。
  “江波,你到底怎么了?”晓棉有些着急。
  “后天。。。后天,我就跟施萍结婚了”,电话里,江波绝望得有些抽泣地宣布了他的婚讯。
   晓棉脑子里当时轰地一声,有一刻眼前什么也看不见,只有金星乱溅。
   整个世界突然间坍塌了,沦陷了。她被抛弃在一片废墟之中,漫无止境的绝望和黑暗无情地吞噬着她,记忆中一切美好的事物倾刻间幻变成不计其数嗜血的飞虫、狰狞的怪兽,致命的毒蛇,它们肆意地扑咬她,撕碎她,毁灭她。她心里仿佛有千百万个声音在喊,江波,江波。。。救救我,不要,不要,不要啊!但她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她安静得听不见自己的呼吸。
  “晓棉,晓棉,你还好吗?”电话里江波焦急的声音空洞地回荡着。
 
   第二天她收到了朋友转交的江波和施萍的结婚喜帖。她没有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那个周末,丁晓棉一个人在外婆的小城哭得肝肠寸断。
 
   今天早晨施萍的突然出现,就像一枚巨石投进丁晓棉渐趋平静的心湖,砸得湖底那块脆弱的地壳隐隐生疼。
 
   此刻她坐在沙发里猛按电视摇控,怎么也找不到自己喜欢的节目。
   她突然想给雷青打电话。最近好像一下子没有了他的消息。丁晓棉掏出手机,想想又放了回去。现在正是晚饭时间,她不想给雷青找麻烦。据李菲红说,何琳曾经严重警告过雷青,不想看到他手机上有丁晓棉的电话号码。
 
   这时电话铃响了,是林涛打的,说过几天才能回家。他总有忙不完的事。丁晓棉已经习惯了。                           
 
   第一次见林涛是在离杂志社不远的一家牛肉面馆里。
 
   这是一家连锁名店。中午来吃面的都是附近一些单位的工作人员。有人还穿着工作服,有人买了直接打包回单位吃。听说味道不错。丁晓棉平时并不很喜欢吃面,但那年夏天的中午她去了。
 
   有时候自己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向左或向右,向前或向后,甚至刹那间一个小小的念头,都能影响甚至改变你的一生。
 
   当丁晓棉在总台买了餐票,径直走向排队领餐的窗口时,她并不知道排在她身后的这个人会成为自己以后的枕边人。她看到自己前面还有几个人,就把餐票对号放入窗台上的号码格内(反正要被叫到号码才能取餐),转身走向总台想买杯冰可乐。
   站在丁晓棉身后的林涛第一眼看到丁晓棉就惊叹,难怪人说C 城是个出美女的地方。他以前一直反对,说:放屁,从小到大都没见过一个。今天算是信了。丁晓棉超凡脱俗的美牵引着他的视线。他看到她放进去的票号是18。窗台内工作人员多,所以速度很快,叫到18号时,晓棉还没回来。林涛回头张望了一下,没影儿。就帮她取了餐盘,放入纸巾,卫生筷,再取了面条,他看着那小小的一碗面,心想,这女人吃得太少了!他把晓棉的餐盘放在靠窗的一张桌子上,然后回来再取自己的。
   晓棉回来时林涛正端着自己的餐盘转过身来,一看到她就说:小姐,你的在那儿。并用头往窗边的桌子示意了一下,然后接着说:不好意思啊,没经你同意就帮你取了。晓棉说声:谢谢啊。然后走过去把可乐放在桌上。林涛也过去跟她同桌,开玩笑说:我以后是不是应该叫你18号?晓棉笑笑说:我叫丁晓棉。“我叫林涛”,林涛迫不及待地表明身份:我是冰洋电器公司的区域经理,说着递给晓棉一张名片。晓棉一边接过名片一边说:我在千春杂志社上班。林涛说:哦,原来是亲戚,呵呵,我们公司有广告在你们杂志上做。
 
   有一天,丁晓棉上班时发现桌上多了束大大的粉红色玫瑰。李菲红几乎是尖叫着:哇,好漂亮啊!丁晓棉看到中间纸条上写着:跟我约会吧!林涛。
 
   一年后,他俩结婚了。
 
   丁晓棉起身关了电视,看来今晚又要用写作来打发时间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自慰一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自慰一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