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83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后天空(七)

(2006-04-04 14:38:35)
分类: 小说
                              
  多年前那个噩梦般的早晨,江波一觉醒来,突然觉得自己躺的不是学校宿舍里那张略显局促的单人钢丝床。
   
   侧头一看,这一惊非同小可:施萍赤裸的身体紧紧依偎着他,脸上挂着一抹满足的微笑,正在熟睡当中。江波有些不敢相信地用手使劲揉了揉眼睛,这是在梦中吗?明明是晓棉啊!他记得自己昨晚和晓棉在一起,他们热烈地亲吻着,缠绵着,他疯狂地扯下她的衣服,双手在她丰满的胸部来回捏搓着,这是他渴望已久的拥有啊。当他幸福无比地进入她时,他的心里充满着虔诚。怎么会这样?怎么变成这样了啊?江波扭过头去闭上眼睛,他希望这是个梦,让梦境继续吧,快把施萍变回晓棉来。
   但没等再次睁开眼睛,他已经明白,这一切发生了,不容置疑,就在昨晚喝酒的饭店里。
 
   高中时期的施萍,贪玩,喜欢打扮,而且有个爱好,比较喜欢追打自己中意的男生,下手很重。即使这样,仍然有很多男生愿意为她“忍辱负重”。班上的女生不知是妒忌还是鄙视,都不太愿意理睬她,每次考试班级评比总是她拖后腿。有次班上搞“一对一”帮助活动,丁晓棉和施萍被分在了一组。丁晓棉发现施萍其实头脑很聪明,只是不喜欢学习。施萍对丁晓棉说,女人,本事好不如将来嫁得好。尽管如此,不久之后,施萍的成绩还是大有进步。渐渐地她俩成了朋友,无话不谈。丁晓棉时常跟她提起江波,当然也包括自己对江波的秘密情感。
  
    从丁晓棉那里,施萍知道了江波的许多事情。渐渐地,她开始注意江波,注意他的衣服,他的发型,甚至他走路的姿势,她喜欢上了江波。但是江波的眼里只有丁晓棉,这让她心里很不好过。每次看到江波从家里为丁晓棉带了好吃的,就会以丁晓棉朋友的名义偷袭或智取,半路拦截,再拿着跑到丁晓棉面前炫耀,说是江波带给她的。她时常会为一件小事跟丁晓棉吵得很凶,不想看到丁晓棉笑起来时漂亮迷人的小酒窝就对她说:“你能不能不笑?我喜欢你忧郁的样子。”丁晓棉说:“喜不喜欢是你的事,笑不笑是我的事。”
   一天下午放学后,丁晓棉骑着自行车刚出校门,江波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拉住丁晓棉自行车的车把说:“晓棉,快,救命!”
  
   丁晓棉不解地问:“怎么了?”江波着急地说:“下来,我载你一段,一会儿再说。”丁晓棉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赶紧将自行车交给江波。
   江波载着丁晓棉一阵疯跑,七弯八拐地进了一条小巷才停住。丁晓棉跳下后座大声问:“到底出了什么事?”
   江波喘了口气说:“都是你那朋友施萍。”丁晓棉说:“她怎么了?”
   江波没好气地说:“她追杀我!”丁晓棉笑了:“以为什么事呢?你让她打一下不就完了吗?地球人都知道。”
   江波有些生气地说:“她抢了我带给你的桃片糕,还冷不防在我背上狠揍了一下,追着我打!你以为不疼啊?她要不是女生,我真想揍回来。她是不是有毛病?”
   丁晓棉警告地笑着说:“不许说我朋友坏话啊。让女生打一下就这样,还是男子汉吗?”
   江波不以为然说:“她还是女生吗?纯粹一个泼妇。”说着用手揉了揉被施萍偷袭过的地方,表情痛苦地耸耸肩膀。
   丁晓棉不信:“没那么严重吧?”
   江波没说话,用手解开最上面两个扣子,然后将衣服褪下一点,背转身去说:“你看一下先!”
   丁晓棉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但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天,真的淤血了!
  
   她很吃惊。虽然她早知道施萍有这习惯,但从不知道被偷袭之后的男生会是这种惨状。别人她不管,可这次是江波!
   第二天,丁晓棉生气地责备施萍:“你也太狠了吧?下手那么重?”
   施萍不以为然地说:“哟,你心疼啦!”
   丁晓棉扬了一下头说:“是又怎么样?”
   施萍鄙视地说:“不害臊!我就打了!难道你还想替他打回去不成?”
   丁晓棉嘲讽地说:“这是你吸引男生的手段吗?真是可惜了一张漂亮面孔,尽干些画蛇添足的事。”
 
   从此以后,施萍跟丁晓棉较上了劲。学习跟不上,就一门心思地接近江波,可江波总是避而远之,这让她烦恼不已。
 
   高中毕业,丁晓棉上了南方的一所大学。施萍称病没有参加高考,选择了复读,插到江波的班里。
   再后来,江波考入北方的一所大学,施萍也成了这所大学的高价自费生。从此,施萍以老同学和家乡人的双重身份开始了和江波的接触、交往。
 
   大学的校园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像施萍这样打扮入时,又有几分姿色的女生,自然是男生们追逐的对象。她当然也乐此不疲。
 
   富裕的家庭生活并没有让她养成高贵的品性。相反,性的刺激让她拥有了大批蓝颜知己。但她真正在意的只有江波。
 
   每次看到江波收到丁晓棉的来信,躲在一旁幸福陶醉的时候,她就深深地嫉妒:凭什么江波从此就该属于她?论相貌、家世、学历,我哪点比她差?
   施萍喜欢跟女人斗,尤其是丁晓棉。
   于是,她决心为自己制造机会.她开始更多地接触江波,有意占用他学习以外的所有时间,找各种借口。
   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每月消费数字惊人的施萍,在毕业前夕,决定为自己举行一次生日庆祝会。她要得到江波,让江波属于自己。
   那天晚上在学校附近一个环境优美的饭店,她请了许多人。当然,也请了江波。她对江波说,你今晚一定要帮我,别让他们灌我喝酒。江波说没关系,为朋友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结果那晚到最后,被灌喝醉的人却是江波。没想到平生第一次醉酒,就让他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
 
   那年夏天,江波没去小城,他觉得自己没脸再见丁晓棉。因为施萍怀孕了。施萍说,不管江波与不与她结婚,她都会生下孩子。江波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但是为了孩子,他必须跟她结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雨后天空(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雨后天空(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