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91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后天空(五)

(2006-03-24 21:17:45)
分类: 小说
   李菲红回到家时,老公赵自强正躺在沙发里看电视,穿着袜子的双脚翘在茶几上,手里夹着一支燃了半截的香烟,他头都没偏一下说:今天怎么这么早?李菲红丢下句:我喜欢!然后就进了浴室。她俩的关系一直这样——存在,只是一种习惯!
  
   李菲红脱下衣服狠狠地扔在地上,再漂亮的衣服在家里永远不能散发它的光芒!每次她穿上新衣站在老公面前问:自强,好看吗?赵自强总是瞟都不瞟一眼说:不穿更好看!她索性再不问了。

   李菲红用手抹了抹镜子,然后双手叉腰侧了侧身欣赏着自己的裸体。她每次淋浴完都要这样欣赏一下自己,不管夏天还是冬天。三十多岁的女人,丰满的身躯有一种成熟的美,青春还没有远离,但眼角已有细细的一条纹,那是青春走过时留下的脚印啊!她有些伤感地叹了口气,突然想起不知听谁说过:女人一生要没有一个情人是件多么悲哀的事!赵自强永远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就象自己永远激不起他的男性荷尔蒙分泌一样。他们相安无事地保持着距离,她知道在这距离的一定长度上写着两个字:背离!

   事实上,一年前,李菲红有过一次出轨行为。
  
   那男的是位四十多岁的博导。去年她跟丁晓棉去某大学做一个关于某学术研究的采访。学校安排接受采访的人正是这个男人,他是这个学术研究的负责人。他瘦高的个子透着浓浓的书卷气。眉宇之间有一股淡淡的忧郁。在他的办公室里,丁晓棉边提问边迅速地作着笔录,李菲红在一旁为他拍照时,发现他脖子上有一道斑驳的血痕印。采访结束后,博导送她俩到楼下,李菲红半开玩笑地用手指着他脖子问:猫抓的?博导理了理衣领,有些尴尬地笑笑,没回答。李菲红却有些执拗地等待着,笑吟吟地看他。丁晓棉看出他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不便明说。为了打破尴尬,赶紧伸手向他道别说:不好意思,耽搁你一上午时间。再见!。博导也说了声再见,然后跟李菲红握手告别,他用欲言又止的无奈眼神看了李菲红足足三秒钟时间。李菲红耸耸肩开玩笑说:不说我就认为那是谁的口红印!呵呵。说完拉着丁晓棉走了。刚走出一段,三名女大学生从后面走上来,其中一个拉了一下李菲红的衣袖悄声说:张教授的脖子是被他老婆抓的,你今天看到的算是轻伤了。李菲红和丁晓棉大吃一惊,真是没想到,一个教授的妻子居然这样不顾及自己丈夫为人师表的颜面!可以想象,当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讲台侃侃而谈时,那一道道血痕会是怎样的触目惊心!而一个教授怎么就甘愿忍受如此不堪的境况!李菲红立刻对这个张教授充满了同情和不解。
  
   接下来的日子并没有什么不同。李菲红依然像往常一样上班下班,回家,吃饭,睡觉,然后早起,重复着昨天。直到有一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她接到了这个张教授的电话。他告诉了她自己脖子上伤痕的故事。他说他妻子有间歇性精神分裂症,不发病时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他很爱她,不忍心送她去精神病院。他脖子上的伤痕都是妻子发病时留下的,妻子好的时候总是摸着那些伤痕暗自流泪。前不久他妻子跳江死了。他说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想告诉她这些。李菲红默默地听着,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她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能让这个男人心情好过一点儿。于是那天晚上她主动约他去喝咖啡,他们一起聊了许多,男人似乎开心了不少。

   后来她常跟他通电话,也出去吃了几次饭。有一天,他约她晚上到他家一趟,说有话要对她说,约的八点半见。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她没把这事告诉丁晓棉。
  
   五点半下班后,李菲红独自揣着一份莫名的兴奋,先到附近一家常去的美容院做了面部按摩,化了个淡妆,然后洗过发,接着回家吃饭。等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她站在洗手间的镜子面前做了三分钟关于要不要洗个澡再去的思想斗争。最后她认为这是一种典型的不正常心理在作祟,所以决定只喷些香水,一种淡淡的百合花香味。
   
   当她容光焕发地站在教授家门口伸手按响门铃的时候,看一下腕表,已经八点过四十五分了。她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心跳加速。这时,她听见了教授趿着拖鞋走到门边的声音,接着是开门的声音。门开后教授一见李菲红,一叠连声地说着欢迎欢迎。李菲红有些矜持地站在门口笑着说:不好意思,有点事耽搁,所以。。。。。。教授赶紧打断她:没关系,没关系,你能来,我已经非常感激了。然后向她让座,问要喝茶还是咖啡。李菲红说;茶吧。教授说声好,然后转身取茶叶冲水。他说,其实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你来,而且并不确定你会来,只是。。。只是非常渴望跟你见面,没吓着你吧?李菲红说,怎么会,又不是小孩子!其实她明白,自己心里不也是这样渴望的吗?他递给她一杯茶,然后挨着她坐下,李菲红的心跳又一次加速了,因为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他逐渐变粗的喘息声。但她还是强作镇定地把茶杯放到茶几上问:你一个人晚上吃的什么?他没说话,突然将嘴唇凑到李菲红的耳根问:我可以抱你一下吗?李菲红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但是,她非常奇怪自己居然一点没有反感。她没有拒绝,于是被他紧紧地搂在了怀里。接着她听到他喃喃的声音在说:我想要你,我想要你!可以吗?可以吗?李菲红的身体突然被一种久违的激情充斥着,包裹着,她软软地用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接受他的亲吻和抚摸。。。。。。接着,她被他轻轻放倒在了沙发上,于是不一会儿,就听见沙发唱起了一首节奏感很强的歌。

    李菲红为这事一直对赵自强感到深切的愧疚。她并不想为了那个男人跟赵自强离婚。事实上她觉得那个男人的体力远远不如赵自强。她甚至为那个男人那晚过份透支体力而表现出来的疲惫心存厌恶。有一段时间,她像其他贤淑的妻子那样,每天早早地回家,经营着吃喝穿住,丰盛的晚餐,干净的服饰,舒适温暖的家庭气氛,赵自强脸上满足的笑容,这些一度让她的愧疚减轻了不少。
  
   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没有激情的生命在岁月中慢慢流逝。独自在家时她就思考着:每个人都在拼命追求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呢?她想破了脑袋也没找出一个合理的模式。
  
   思考的结果是,她不再跟那个男人来往,也从不向丁晓棉说起这件事。她只当自己在这个寂寞浮躁的城市里做了一个极度迷幻的梦。
  
   她甚至对那晚老公在漆黑的卧室里偷看对面那幢楼的主妇洗澡一事,不再耿耿于怀。也许平淡的生活是应该发生点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作品目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