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映莲
周映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991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后天空(四)

(2006-03-23 17:14:40)
分类: 小说

丁晓棉从酒巴回来突然想上网找雷青说说话。每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这样。她不喜欢打电话,一怕别人误解,二怕何琳吃醋。雷青永远是她最忠实的听众。她可以向他倾诉、发牢骚,从他那里了解江波的一切现状。对于江波,虽然她从不询问,但雷青总像知道她心里所想一样,主动向她汇报。最近,她很少找雷青说话,也不知道江波的近况。她甚至连留言也懒得看,好象更热衷于与李菲红一起去酒巴喝酒,感觉这种快乐更直接一些。她想,如果雷青知道,一定会认为她堕落了。雷青是个比较自律的优雅男人。这个城市真正称得上优雅的男人已经为数不多了。但无论怎么努力,她也没法让自己爱上他,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嫁给他反而会伤害他,她不想失去这位多年的好朋友!

 

丁晓棉打开电脑,看到右下角的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好友们一片灰。她沮丧地清理着自己的电子邮件。这时响起了TM信息提示的叮咚声,她不由往右下角瞟了一眼,又是这个名叫“小城故事”的人,在问“怎么还不睡?”。丁晓棉记得,收到这个人的添加信息时,是在一天中午的办公室里,她从不加陌生人,但那天因为这个名字,她加了,也没跟他说过话,这人总是在夜半三更,突然造访,多少让她想起些聊斋里面书生与女鬼的诡异情事。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兴奋过后就是一阵困乏,她可不想为一个陌生人耽误自己的睡眠时间,更不想明天被李菲红骂“为伊消得人憔悴”,然后被她拖进美容院,再被小姐们一顿危言耸听,皮肤没问题也能整出一大串问号来。当然,不跟他说话,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她不敢跟他说话!因为这几天,她每次一上线就会有他的留言,每日几句,不多,只聊聊数语,却字字砸中她的要害,与其说是留言,不如说是一个人的内心独白。奇怪的是,还有日期,是几年前的日期!所以丁晓棉觉得更像一节节日记摘录,仿佛是有意在向她表达着类似忏悔的某种情感。      

 

丁晓棉像往常一样说了句“晚安”之后,就匆匆下线了。她不明白自己在逃避什么?她记得第一次收到的那段是这样写的:“新年的钟声敲开了整个城市的欢腾,我的心却在五颜六色飞入云宵的焰火中沉沦,因为我的爱情数月前被葬在了梦中的那个清秀小城。”标注的日期是“1998年除夕夜。”

 

这不正是自己当年的真实写照吗?

 

丁晓棉是外婆一手带大的。在她上小学一年级时,爸爸妈妈在一次车祸中,双双辞世。由于爸爸那方没有亲人,住在一个小城的外婆来到了晓棉身边。

 

外婆是名中学退休教师,慈爱宽容,善解人意。她喜欢锻炼,所以身体一直非常健康。她常说凡事不能太计较,太过计较不开心的反而是自己。晓棉从没见过外公的样子,听说还在妈妈上初中时,外公就因病去逝了。那时外婆才三十多岁,妈妈是她的独生女儿。外婆怕再婚对妈妈不好,所以一直未嫁。没想到又遭遇白发人送黑发人。但外婆在晓棉面前从来不会流露一丝伤感。外婆凭着自己多年做班主任的经验,细心呵护着丁晓棉的健康成长,家里随时充满着浓浓暖意,一盆时令鲜花,一碗热气腾腾的水饺,无时不让丁晓棉感受着亲人的关怀,家的温暖。

 

但是每年的除夕夜,却是丁晓棉心头永远的落寞。从别人家里传出的阵阵欢声笑语,让她小小年纪就已知道什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虽然那时江波一家总是跟她家合起来过春节,也只不过是吃顿年夜饭而已。他们一回去,就剩下自己跟外婆冷清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想念爸爸妈妈,这时候就会假装睡觉躲在被子里哭泣。有一次竟被江波发现了。那年晓棉十四岁,江波十三岁。江波隔着被子拍她几下说:大过年的,这么早就睡了,快起来陪我出去玩啊。丁晓棉怕外婆知道。赶紧止住哭声,抹干眼泪迅速跟江波一起来到楼下看男孩子们放鞭炮,自己也拿着一只只点着了的小焰花摇啊摇。噼噼啪啪暴出的一串串火星刹是好看!她就高兴地笑着跑着。但她并不知道,她看火花的时候,江波的眼里也冒着热烈的火花在看她。

 

江波对她的呵护与爱慕其实应该追述得更久远,从七岁开始。

 

那时晓棉上一年级,江波上学前班。两家是对门邻居。江波的父母因单位效益不好,双双辞职,在闹市区租了个门面,经营服装,生意不错,每天早出晚归,没多少时间照顾他。江波妈妈就跟外婆商量,能不能每天下午帮忙接一下江波,并带吃一顿晚饭,费用该怎么算就怎么算。外婆很爽快就答应了。外婆说,反正顺道,而且这样晓棉每天下午做完作业就有玩伴了,一举几得。晓棉就读的小学隔壁就是江波所在的幼儿园。后来江波上小学了,跟晓棉同一个学校,他们每天下午一起回家,一起做家庭作业,晚饭后如果天空不下雨,外婆就带着他和晓棉去公园散步。在公园里,他俩总有做不完的游戏,说不完的悄悄话,吃不完的香东西。江波喜欢丁晓棉,因为丁晓棉比幼儿园里任何一个女生都漂亮而且从不欺负他。

 

她上高一时,江波一家搬走了,从此,除夕之夜更加冷清。幸好江波还记着她,吃过年夜饭后,他总是坐过通城的公车来与她见上一面。

 

丁晓棉以为江波就是她永远的归宿,是她梦中可以栖息的美丽家园,是她在无数个清晨与暗夜许下的幸福心愿。她爱了许多年,数不清到底经历了多少次季节轮回,多少个日落黄昏。但就在98年的那个夏天,一切憧憬瞬间被撕得粉碎,一同碎掉的还有她的灵魂和心脏。          

 

  那年除夕,是丁晓棉一生中最凄凉无助的一晚。

 

丁晓棉害怕面对这个“小城故事”,仿佛他就是自己心底永远的伤痛。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作品目录]  

欢迎读者在此发表评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雨后天空(三)
后一篇:雨后天空(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雨后天空(三)
    后一篇 >雨后天空(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