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禾
田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75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田禾:颠狂时代的反叛者

(2007-08-05 13:56:26)
标签:

文学/原创

 田禾:颠狂时代的反叛者

采写:LM  来源: 80艺术网

 田禾:80后的乌托邦理想作家。出版有‘病孩子’系列书籍《迷失的病孩》等。拥有自己的地下厂牌工作室,组有乐队SICKBABY。挣扎在主流和另类的边缘,被媒体视为另类文化代表人物。

土家族人,现居武汉,身份复杂。曾做过出版社编辑、乐评人、酒吧老板、报社记者、BASS手、演出策划者等。悲观美学、幻想分裂、啤酒主义。自闭、敏感、固执、病态、阴暗。

06年8月接受德国电视台专访时被欧洲媒体惊呼为‘最让人震惊的中国另类作家’。

 

 (采访手记:作为和田禾在同一家报社工作过的同事,我且对他没有过多的了解,他的腼腆、阴郁和低调也让我一直以为他是一个让人很难轻易靠近的人。曾经听北京一个朋友跟我提过他,说只有在酒桌上,你才能真正的了解田禾。后来在家不经意的翻看杂志,陡然从一本旧时尚刊物中发现了关于田禾的人物专访,这让我重新认识了他,也促使我主动的想去靠近这样一个对很多人来说有些神秘的另类青年。)

 

LM:田禾,你好,这不是一次正规的采访,所以我们就即兴的聊一些彼此感兴趣的话题好吧。我是在《滚石》杂志上看到关于你那本《迷失的病孩》的介绍后刻意去书店买了一本,很认真的看完了,这也是你‘病孩子’系列的第二本书,那你的第三本书想表达的又是什么呢?

田禾:那是04年的作品,后来一直没写。对于自己的文学创作,我一直持否定的态度,觉得自己内心的积累不够,或者太过于形式化的东西还没转化成内在的精神,于是不想急于将它们表现出来。以前写的两本书现在回头来看,基本上算垃圾作品。第一本《美丽的废墟》是02年写的,那时自己什么都不懂,一切表达太过于形式化,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不多。第二本《迷失的病孩》抛弃了形式,但那种精神上的表达太过于愤世,平静过后沉淀下来的力量不够。

LM:但不管怎样,我知道你的作品还是影响了很大一批青少年,特别是《迷失的病孩》那本书被很多文艺青年捧为精典收藏着,是吗?另外很多国外伟大的作家也一直否定自己的作品,这种现象的原因何在?

田禾:我的书给读者的反映一直是两个极端,喜欢的人就非常喜欢,达到一种痴迷的程度,不喜欢的人拿着就直接扔掉。至于你说的其它一些作家或创作者都在否定自己早期的作品,这很正常,做为一个创作者,他的思维是每时每刻都在更新的,艺术生命不因年岁的增长和生活的磨砺而停止,只是不断的颠覆一切,包括反叛自己。

 LM:在现实生活中,除了文学,你似乎一直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在摇滚乐里,能给我们仔细讲讲吗?

田禾:没有什么是高于生活的。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融于生活中的一种人为的、形式的分类,不管是文学也好,摇滚也罢。我一直沉迷于摇滚乐带给我的精神追求,但并不是说我就想做一个职业摇滚乐者,事实上我离一个专业的乐手或音乐人还非常的遥远,而且这也并不是我的追求所在。就如同我喝酒一样,我每天都喝,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都消耗在酒精里,难道我就是想做一名职业酒鬼吗?

LM:你现在组建了病孩子乐队,它带给了你什么?有人找你签约吗?

田禾:它带给我的就是生活里的一种方式。融入到乐队里来的人,更多的不是在做音乐,是追求一种共同的生活理念和哲学价值观。比如我们鼓手,他平时搞设计和画画,对乐队也只是纯粹的爱好和精神寄托,他有他的艺术观和内在想法,并不对乐队寄于任何虚荣的物质希望。一只乐队仅仅只做音乐,那太肤浅和太功利了。

签约?从乐队本身来说,我们还不成熟,不够资格让别人利用着在市场上去商业。我们自个排练着玩,表达自己的内心就够了,排完了去喝喝酒就挺好。不过也确实有一些文化公司找过我,希望帮我出张唱片附合着书一起出版,但我觉得我的作品还不成熟。

LM:呵呵,看来你是一个很自省的人,也比较忠于自己。

田禾:是的,凡是喜欢在公众面前‘跳舞’的人,不是一个小丑就是一个戏子。我只想过属于自己的生活,否则做上了戏子虽然得了钱,却失去了灵与肉,同时也失去了本能的自己,何苦?

LM:近期有什么新的打算呢?前些时看你的QQ签名,说要回老家隐居了?

田禾:谈不上隐居这么高深,只是回老家山区去拍些图片,用影像的方式做本书,也就是一种纯视觉感观的理性反思,关于童年成长、家族根源、生存哲学、劳作困苦以及埋藏在底层人们传统观念里的迷信信仰等。另也想陪父亲喝喝酒,聊聊天,帮他们种下地、卖蔬菜和从农田里挖土豆,以前对他们一直是背叛着,现在,父亲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位真正的哲学家,做了一辈子农民,忠于那份土地和大山,本能而纯朴地春耕秋收。

另外回武汉后有机会就录张唱片。还要想办法拉资金运作起来自己的独立厂牌,安排些演出和策划几个乐队的全国巡演。为几个杂志写几个小专栏。

LM:你能给我们讲讲你的人生观和艺术价值观吗?

田禾:借用我们鼓手说的话就是:‘别的蚂蚁都在拼命地忙碌,我就做一只在河边发呆的蚂蚁。’让本能的劳作代替思考,一头扎进啤酒里,做一个原始的不知者就最好了。所有的哲学家也都是从不知—知—思—不知的过程,那我何必一开始就不知呢? 其实这个地球、这个社会早已经毁了,所以我们每天能看到太阳照耀着,就应很庆幸。

LM:现在算是定居武汉了吗?我知道很多创作者都流窜到了国外,你有出去的想法吗?

田禾:哎,只能说是窝在武汉,又不想当房奴,又找不到土地自己盖房子。国内其它城市又没有我去的理由。国外倒是想过,比如尼泊尔,但我真的想移居墨西哥。首先墨西哥吸引我的就是它的足球,其次是电影、绘画、生态旅游、人文、城市建筑等,不过似乎不现实,我哪有钱移居国外啊,穷得要死。

(后记:采访结束时,我陡生一个心愿,想跟这个自称‘啤酒主义者’的田禾去痛快的喝一场。现在的田禾虽然外表依然长着一副孩子式的面孔,可从谈话的语调间已明显的感受到那份来自内在的成熟及对世事的淡然。他的生活依然混乱,让人心疼的一种混乱,也许这就是一个艺术家与常人的区别所在。是的,我更愿意称他为一个艺术家,而不是作家或摇滚乐手。如果你真正的接触了田禾,你再回头去看其它80后作家时,你从其它人身上看到的的只是浅显和世俗。也许,他将是80后作家中走得更彻底更远的一个,也正一步一步成为反叛青年们的精神偶像,因为他把自己的生活真正哲学化地融入到了创作中,抛弃了一切表象虚荣与功利追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