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田禾
田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75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时代病了,我们病了

(2006-04-04 12:38:46)

时代病了,我们病了

——田禾及《迷失的病孩》

 

 

一直觉得,文字和植物一样,是有季节性的,比如梅花只有在冬天开放才能突显美丽,田禾的文字则适合阴暗潮湿的早春,下绵绵的细雨,天空是冲淡的水墨的颜色,温度不是太低,刚刚好穿一件薄毛衣随意加个外套,这样的情境里读他的文字,更容易贴近作者的本意。

可惜我读到《迷失的病孩》时却是秋末,好在前面有《美丽的废墟》垫底,才不至于有太惨重的错失良机的感觉。《迷失的病孩》我是坚持在田禾私人论坛的网页上读完的,因为网页的底色和字体的颜色经过特殊的调配,能够让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产生一种迷幻感,而这种迷幻感,正是他的作品所要传达的。我误信谗言,盯着那些莓红和草绿相间的小五号字仔细辨别其内容,每隔十分钟失明一次。

《迷失的病孩》阅读过程是艰辛的,感谢田禾有意酿造的这种艰辛感,因为在我终于将它全部读完的这个下午,我想,这样的文字是配得上所有那些努力的过程的,也只有在一种极其吃力的状态下,才能完全读懂文字中所传达的那种滞涩和沉重、以及少年对这个色彩缤纷朝颜夕改的世界的不适感。

小说记述了一群生活在社会暗角的孩子对于精神家园和灵魂自由的探求,摇滚青年田树、画家羊君、音乐DJ阳萌、鼓手樱子、自由写手苏娅、退学少女荀沫、妓女路辰以及清纯学生柯蓝等等他们挣扎在每一个城市舞台的角落,寻求适合自已的呐喊方式,有的付出了身体,有的付出了尊严,有的付出了生命……

这并不是一个能够让人产生阅读快感的小说,所有猎奇式的、消遣式的阅读者都可以对它闭上眼睛,田禾无心讲述什么悬念环生的故事,他只是在不断的表达再表达,把自己说过的做过的或者是想要说的想要做的一股脑儿的推给你,把他所承受过的伤害和疼痛赤裸裸的展现出来,句子时而华丽时而生涩,段落零碎,结构松散随意,一点儿也没有取悦于人的意思,整部小说无所畏惧的考验着读者的忍耐力,一次次挑战极限。这个站在青春里遥遥回望青春的男孩,他只是想说出那一切,用文字挑捡着读者,心上的伤口,只能展示给感同身受者。

“病”、“阴暗”、“迷失”和“理想”之类与青春有染的词语,它更多的是搅动了来自于记忆深处的一些东西,那些已经入土为安的、原以为雷打不动的关于欢笑关于破碎关于梦和纯粹之类的东西被《迷失的病孩》重新唤醒,并且以遥遥相对的姿势开始展示它们曾经的疮痛。隔着田禾的文字,隔着厚厚一层流逝的光阴,再次遇见自己的青春,这样的相遇,就像啤酒喝到第三瓶,微微的有些恍惚,没有醉,对事物的感知仍然是清醒的,却又隔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青春究竟是甜美的还是血腥的呢?假如是甜美的,为什么每个脚落都落满疼痛?而如果是血腥的,却又为什么令人恋恋不舍满怀感念?我想,关于青春所有的美与血的印象,其实都缘于对时间疯狂的迷恋,一切都流逝得太快了,刚刚还是七、八岁的小孩子,眨眼之间已经苍老,心的稚嫩和经历的丰富形成不可调和的矛盾,于是,孩子们都生病了,花般娇美的外表下面满目疮痍。

从文字中可以看得出田禾对于时间的贪婪,他关于日期的清晰的记录,他关于年龄轨迹的敏感,他所书写的三岁时对着远方扔出的那些石头,这些,让我觉得他恨不能把一天掰作一年用,恨不能把成长过程中的每一个动作无限延长和扩大,大到每一点琐碎都足以清晰的被感知被记忆,如果谁能给青春装备一架日夜不息的摄像机,记录下每一个微不足道的瞬间,并且全部进行慢放处理,或许田禾的内心就不会这么焦虑。

最终田禾没有选择摄影机,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文字,因为只有文字可以任他随性的拆散聚合再拆散再聚合,直到接近本意,而图相的再处理相对来说要复杂得多。换句话说,对于田禾来说,文字并不是多么高贵的东西,它只是一堆比图像更易于操作的积木,更能搭建出他所要的效果,如果有别的更好的方式,他会义无反顾的抛弃它,所以,文字一直不是田禾的唯一表达方式,他还有摇滚,还有电影,还有行为艺术,他将来还会有些什么呢?他整个的生活就是由这样一场接一场动人心魄的行为艺术组构而成的。

对于大多数同龄人来说,田禾带有一定的传奇色彩,他是自由写作者、乐评人,已出版作品多部,策划图书及地下文化活动,做一切先锋艺术,被冠以诸多华丽的头衔,而他只是一个八二年底出生的孩子,这一切看上去已经丰富之极,然而田禾仍旧感觉到生活的疲软和乏味,在他的眼里,摇滚、青春、梦想,都是毫无意义的,整个世界已经精尽人亡。

二十三岁的田禾用《迷失的病孩》为自己的青春作了一个总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给自己过往的一切判了一个死刑,在不断的回忆反馈中抛弃并且亲自宰杀了旧的生命体,可是,新生的身体还没有长出来,当下的田禾寄生在哪里呢?新的他真能够如愿以偿欣欣向荣的生长吗?还是只能陪着旧的身体一起无可挽回的腐败呢?这些疑问是我读完小说之后全部的恐惧所在,因此写这些评论时,手指都要畏缩的发颤了。

                                                                                  /阿燃(写作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