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寒深处
晓寒深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377
  • 关注人气:1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1年诗歌整理(16首)

(2012-02-13 14:08:51)
标签:

晓寒

2011年

原创诗歌

16首

杂谈

分类: 晓寒诗歌

2011年诗歌整理(16首)

2011年诗歌整理(16首)——

 

监考

 

学生们鱼贯而入,坐进考场

他们的个头

高高低低,仿若青翠的

丛林。此刻,他们满脸肃静

连跳跃着的青春痘都悄然

收起了顽劣

这让我想起十几年前的某个乡镇中学

在那里我也有过这样一群学生

那时候我和他们一样年轻

不同的只是,他们的青春

透着生涩

而我的青春多了点初为人师的

庄严与慌乱

 

现在,我注视着他们的目光

沉静而明察秋毫

只是他们的青春依旧逼人

依旧像春天里新种下的

苹果树,而我

已经立秋

 

 

给儿子

 

妈妈,今天小寒。

儿子从身后绕到我的面前笑嘻嘻地

一再重复着这句话——

今天小寒,妈妈。

 

从小,他就知道

他的写诗的妈妈

和天天奔走在家与学校之间

略显唠叨的妈妈

有时叫丽娇,有时叫晓寒

 

他用同样的方式爱着

有着两个名字的妈妈
只是好奇和自豪

有时会偏向这个,有时偏向

那个。就比如今天,

他发现晓寒的读音

居然与某个节气一模一样

 

很小的时候,他

就编过几首他自己称之为诗的

顺口溜,并郑重其事地

要求记录下来

 

后来,他开始学习作文与电脑

他发现诗歌并不好玩

还不如他在班上组建起的那个

颇为壮观的

调皮小战队——

 

对此,他颇为自豪。

 

 

冬阳

 

在冬日,太阳

有时像一个性急的小孩

天刚睁眼,便跌跌撞撞地出现

让人满怀感恩和欢喜

有时是个弱不禁风的老人

吭吭的咳嗽声早已听闻

却始终不见影踪

等待的人,耐心一点点被磨蚀

却又不肯放弃最后一线希望

 

有时候,他就是一个轻狂的小人

明知有人深深地爱着自己

却任性地一再怠慢和轻贱

最后那人绝望地转身离去

他才发现

即使是在自己的影子里

除了空洞与极寒

也不再有其他

 

1.8   

 

归于

 

在尘烟里呆了这许久

早忘了山外有山,水外有水

也不需知道:红尘的红有多红

红尘的尘有多深

 

低着头,行行复行行

程程复程程

不需要知道:跨出的这一步是跨出了几道沟

迈开的这一脚是迈过了几条河

 

红尘里的一切都在云烟里

在这里,或者在那里

不过,在哪里

又有什么关系?

 

它们终将都归于蛮荒

归于零

归于不可知

 

3.10

 

这么些年

 

再次写下时光,写下飞逝

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仿佛刚被盗贼劫掠一空

不仅口袋,连身体和灵魂

都空了

 

这么些年,和日子并肩走着

一不留神就忘了时间

如果不是墙上的课程表

总是叽叽喳喳

真就忘了

今夕是何夕

 

这么些年,从城北到城南,从城西到城东,

在这个方圆数公里的小城里,转过来

转过去。到现在

终于学会了刺绣养花

学会了在学生的读书声里慢数一二三

学会了心满意足

 

3.15  

 

 

地震

 

多年以来,他们习惯了在午后谈论那场小地震

那场地震,除了几下摇晃

数声尖叫,甚至来不及

窜出恐慌和哭泣。不过几座破屋子

适时地把自己变成了几堆废墟

 

地震之后,他们突然发现他们拥有了

某种神奇的力量

他们可以

从一滴水珠里

看出它与大海曾经的生离死别

他们还可以

从一个眼神、一声叹息里

洞穿别人的内心

 

他们先是暗自欢喜

然后彼此戒备

继而开始武装自己

从声音到眼神,到发梢,到指甲

到每一寸骨骼

最后,他们穴居不出

 

直到有一天,又一场小小的地震

将一切恢复到了从前

 

多年之后,他们习惯了在午后谈论那场小地震

他们谈论其时的每一个细枝末节

每一粒扬起的尘埃

却集体忽略了

那个曾经拥有的神奇的能力

 

6.12

 

事故

 

你很努力地想翻个身

以一种比较体面的姿势卧在马路上

 

你曾经无数次想像过

穿着漂亮裙裳在宽阔平坦的马路上

悠闲散步

却从没想过,有一天

你是以这样一种惨烈的姿势

与它亲密接触

 

你的编织袋和拾荒工具

被孤零零地抛在一边

你已经不再需要它们

你已经不能再驱使它们

为你那个窘迫不堪的家

带回一点点被别人丢弃的财富

 

此刻,你是多么想念你那留在家乡

为糊口而忙碌的男人

和嗷嗷待哺的孩子

你多么想用你温暖的胸怀紧紧地

紧紧地拥抱着他们

 

可是,那辆飞驰而过的车子

已经毫不留情地把你的热血全都泼洒在了

灰扑扑的水泥路面上

你的身子被它冷漠地抛于一旁

仿若破袋子一般

 

你什么也不用再想了

太阳已经取回了你眼中的最后一点光芒

只是在转身之际,他终究没忍心带走

你最后的眷恋与牵挂

 

6.14

 

 

天子山

 

这一次,七月故技重施

先是派遣凉风凉雨堵截威胁

又动用浓雾重云将我们团团围困

于是,奇峰怪石不见,秀山丽水不见

唯见白茫茫人世间

人群如蚁

左一堆,右一堆,漫山遍野

 

 

袁家界

 

行至此,我终于想要停下脚步

那从云层之上直刺向深渊的奇峰

仿若一柄利剑

欲一层层剖开我结了厚茧之心

而害怕与抗拒,疼痛与欢欣,困惑与期待

恰如眼前忽聚忽散的云雾

我凝神注目,注目凝神

却越发分不清是所见之山正在悬浮

还是自己的心正在悬浮

 

2011.8.8

 

 

一个声音

 

清晨,秋天的光

如雨般落下

逐渐洗亮了远山近水

和楼前的鸟鸣

一些花淡淡地开着

比花更淡然的

是蝶景湾的青草

唯一被淋湿的只有

一个声音

它从内心慢慢地长出来

在接近光的高度时

恢复了原有的音色

 

 

牵牛花

 

开始我藏在土里

后来又躲进叶片里

我满含怯意地看着外面

耀眼的阳光和灼热的风

 

你每天都来看我

带来清凉的水和深深的期待

你站得那么近

仿佛一抬头就可以触到你

湿润的双唇

但我依旧忐忑不安

我怕探出身去的那一刻

你就会消失在

燃烧的空气里

 

 

回到春天

 

秋天来了,我选择在这之前离开

顺着密集的雨线回到

春天。在春天,我播洒下许多种子

如今仍旧匍匐在泥土深处

等待着一声集结号

 

于是我把自己也埋入土中

去完成一次

更加美丽的生长

 

2011.9.21

 

 

 

很快地,穿过蝶景湾的光

就轻抚在了城西密密匝匝的楼群间

追随而至的三角梅

掀起了一层层紫色的波涛。浪花

 

一忽儿蛮撞地顶开了锦芳弄老饼屋的门

一忽儿又调皮地叩响了城西

老豆腐坊的窗

接下去,八角楼弄最后那栋老房子

屋檐上的野草被摇得

东倒西歪

 

你怀揣着多年前的小秘密小快乐

一头扎进去

紫色的水花立刻就

溅湿了你的身子

 

2011.9.23

 

 

叶子

 

多年来,我一直在努力安抚

那片叶子

那片叶子从长出来

就营养不良

 

这么些年,我沿着大大小小的河流

行走,逐渐熟识各种鱼群、水藻、卵石

甚至向它们学会了

用隐形的腮呼吸

 

不远处,总有些光辽阔而明亮

它们偶尔照过来

我昏暗的影子便也有了

点点波光

 

只是那片叶子

时不时地会在深深的水底

翻腾,间或

发出几声尖叫

 

10.25

 

 

两个故事

 

1.阿郎

 

年轻时,他曾经梦想

牵着她的手

飘洋过海

时光是一尾鱼

从此岸游到彼岸

他们的头发就白了

他们扶着孙辈的肩头

回到故里寻找

祖厝探望

发小

 

现在,他坐在孙辈新建的小院里

晒太阳,两眼昏花

那尾鱼从村头游到村尾

带来了

皱纹满面乡音未改

的那个她

 

2.素莲

 

她那么瘦

就像深秋里的一片枯叶

风一吹

就从东飘到了西

比她身子更瘦的

是她的心,轻得仿佛不存在

 

她常常发呆

挂在毛拖鞋上的针

很久才抽动一下

 

有时她也会想起

十几年前厂后面的那个山坡

夏天的风一阵阵吹过

芦苇哗哗倒下就露出了

小她十岁的男人

阳光般的笑容

和充满激情的承诺

——只是这承诺在五年后就

交给了另一个女人

 

一年前她的男人带着

病痛回到了她的身边

她日夜不眠地服侍

直到把他埋入土中

她不曾抱怨,她说

这是她的命

 

偶尔她还会想起更早以前

四十年前的那个小村庄

雪花飞扬的时节

一个俊朗的男孩帮她仔细地

扎好红头巾

后来,男孩在城市的花香里

迷失了方向,并把一生都

种在了那里

 

2011.9.27

2012.2修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