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寒深处
晓寒深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377
  • 关注人气:1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10年诗歌(37首)

(2011-03-05 16:58:04)
标签:

2010年

37首

文化

分类: 晓寒诗歌

按:很久了,找不到诗写的灵感,那就读书吧,那就整理吧……

 

2010年诗歌整理(37首)

 

一整个冬天仿佛就是一场梦

 

无休无止的雨

从黑到白

从白到黑

到……内心

直到某一天

被乍现的阳光一照

便成了雾

浓浓的雾

人走在里面,车行驶在里面

花开在里面,草绿在里面

所有的一切,都在里面

若有若无,若隐若现

仿佛一个梦

一个被水淋湿的梦

 

1.21

 

题图诗:在烈焰中奔跑

 

奔跑,奔跑

携裹着烈焰奔跑

火焰的热已经穿透我的心脏

火焰的光已经让世界疯狂

 

我在烈焰中奔跑

目光坚定,鬃毛飞扬

我要拉动风

我要让风燃起更高的焰

将这个世界彻底沦陷

 

1.25

 

呼唤

 

0.

 

那是缘于远方的一声呼唤

 

是大地的远方也罢,是时光的远方也罢

那一声绵长的呼唤里充满了

无法抵制的诱惑

那一声绵长的呼唤里

我看到了远方那座神秘而古老的城堡

城堡里空无一人的街道

道路旁生机勃勃的奇花异草

沉睡的公主依旧在藤蔓遮盖的宫殿里沉睡

打马而来的王子仍然还在路上

一切都像童话书里的描述

只是一声绵长且充满诱惑的呼唤

已经从破旧的城门缝隙里逃出

在昨夜抵达了我的梦境

 

天将明时,那声音若汹涌的洪水

义无反顾地席卷而去

同时卷去的,还有

我的梦境我的声音

我所有的感知

 

1.

 

我是如此平静

当我被那奇妙的声音引入这空寂的街道

我既不诧异,也不失望

一切都和童话里描述的一样

沉寂着,缄默着

静静地

等待一匹白马的到来

等待一个纯洁的热吻

将整个世界唤醒

 

2.

 

我试探着迈出了一步

又一步

我知道,那诱我而来的声音一定

躲在某个角落

等待着我的到来

 

3、

 

我的到来?

我的到来又是为了什么?

 

4、

 

我沿着大街小巷慢慢走着

渐渐地,我看见了童年的街道

那坑坑洼洼的路面

那古老灰黑的老屋

老屋里一进又一进的院落

院子后面大大的菜园

菜园里郁郁葱葱的青菜

青菜附近的围墙塌了一角

几个小伙伴正翻过土墙

 

我看见小时候的自己刘海齐眉

正用妈妈的枕巾当水袖

在雕花的大床上咿咿呀呀

摇摇摆摆,扮小姐扮丫鬟

在想象中环佩叮当

 

5、

 

我慢慢地走着

青涩的少年时光和

曼妙的青春年华

逐一迎面而来

又逐一擦肩而去

 

它们匆匆而过

并没有引起我心中的波澜

我依旧平静

我的目标明确

我要寻找那躲藏起来的呼唤

那诱人的声音

 

6、

 

城堡里的阳光是沉静的

不耀眼不灼热

浅浅地亮着,淡淡地暖着

浅浅地让人

毫不设防地沉陷进去

 

城堡里的月光是清亮的

有着浅浅的温度,浅浅的暖

仿佛将熄未熄的炉火

适合沉睡,做一个永远不醒的梦

也适合不睡,柔情脉脉地

等待一个梦醒

 

7、

 

我在城堡里走着

在阳光下、月光下

平静地走着

偶尔微笑,抚一抚凉凉的铁栅栏

嗅一嗅花香,拔开拦路的藤蔓

 

我平静地走着

速度很慢,目标明确

那诱人的呼唤似乎已幻化在空气中

若隐隐约约的花香

引导着我走向某一个方向

 

8、

 

在这里,不需要分东南西北

不需要分前后左右

你随着风走就不用担心迷路

 

我随风而行

我的平静在一点一点地消解

有什么正悄悄地充盈着我的心

我不能确定那是什么

我只知道我的脚步越来越轻快

我只知道我的嘴角正越来越频繁地往上弯

 

9、

 

我看见了什么?

我站在了谁的面前?

是的,是公主

那位美丽绝伦的公主

她安静地沉睡着,面带微笑

 

我听见了什么?

我又听见了那诱人的声音

它在我的耳畔轻语:吻她吧

吻她高贵的额头

 

我诧异了!

我是那王子吗?

可我分明不是男儿,也没有骑着白马而来!

但那声音如此诱人,如此不可抗拒

我终于弯下腰去

在那高贵的额上轻轻印下了我的吻

 

10.

 

公主醒了!

她睁开美丽的眸子,露出迷人的微笑

她轻轻坐了起来

轻轻握住了我的手

她说:谢谢你!我的姐妹。

其实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我等待了千年,不是等待一个虚无的爱人

而是等待另一个我,从远方赶来

振救自己!

 

2.3

 

上饶集中营南迁旧址

 

白墙黑字像一道光

从车窗前闪过

 

一闪而过的

红墙绿瓦飞檐翘壁

和白墙上的九个黑体大字

阻止了车轮的继续滚动

 

这里,曾经是

鲜血淋淋的惨烈之所

这里,现在是

晨钟暮鼓的佛门净地

 

这样一种祭奠先烈的方式

比较不一般

比较出人意料

也许,也比较超脱

比较恒久

 

这时候,春天的田野上

满满的绿

正铺天盖地

而来

 

2.25

 

观后感两首:

 

十月围城

 

因为一个人

繁华街道刹那血雨腥风

一时间

子弹上膛,箭矢离弦,刀剑出鞘

你祭了战旗,我血染布衣

 

为了一个神圣的目的

相爱的、陌生的、卑微的一群人

在3600秒的时间里

用奔跑的姿态

前仆后继地

献出了自己的一生

 

海上钢琴师

 

他的眼睛和大海有着一样的

蓝,他用这双眼睛

久久地看着陆地上

灰色的连绵不绝的

城市

 

那一刻,他心中的惶惑

比海还要深

他不知道

在一个没有尽头的世界里

如何能保证自己

不会迷失

 

他终于选择了回头

决绝地,释然地

美好而迷人的爱情

也没能留住他的脚步

 

他回到摇摇晃晃的海洋上

回到了28个黑白琴键旁

回到了无限美妙

但可以自由掌控的音乐中

 

他把那个看不到尽头的世界

留给了

正在无休无止地

奔波着的人们

 

2.13

 

母亲

 

三月了,您还是穿得那样厚实

毛衣、棉衣、羽绒衣,一件又一件

裹着您日渐臃肿的身体

时光在带走您肌肤的光滑的同时

也一并带走了

它对寒冷的抵御能力

您开始越来越关注天气预报

每一次寒流的来袭

都会让您清晰地感觉到

那些老伤的存在

您的声音越来越温软平和了

每一次拿起电话

都会让我回到童年

都会有一弯春水

在心里微微漾动

 

 

 

我愿意给你我所有的

空。好吧,

好吧。我微微地笑

只要你给,我就收下。

但首先,你必须告诉我

内心的空有多重

它的颜色接近于蓝还是接近于白

半夜梦醒时它会不会

忠实地守候在我冰凉的指尖

或空虚的发梢

然后,你再告诉我

身体之外的空有多大

是大于天还是小于针尖

它是来如疾风去如骤雨还是不紧不慢

始终围绕在我的身边

当我轻声呼喊

它是不是就会悄然跃入怀中

 

有些人

 

似乎才刚刚知道,有些人

无法掂量出轻还是重。但只要提起

那些旧河山啊,旧时光啊

那些大大小小的感触,深深浅浅的心事

便又会风起,又会云涌

不同的是

眼前的她,手里已无花篮,唇上已无丹朱

只有眼波流转间

那一抹盈盈秋水

依旧让人心动

 

 

配图诗三首(图/老皮)

 

情人

 

你面对着我,你有着俊朗明亮的面容

我们坐在兰舟上,兰舟轻荡在时间的河流上

我们小声地说话,话题绵延了数千年

 

这么些年,你始终都是

在诗经里进进出出的君子,才思飞扬,情意绵绵

此刻,春风吹来玫瑰香呵,多么轻柔醉人

你朝我俯下身来

你的唇如此灼热

我伸出双臂——

 

我伸出双臂,却没能抚到你的一头黑发

我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

——另一副陌生的面孔

 

5.12

 

鱼人

 

从来都是,鱼游水中

可是现在

鱼在空气中游得多么欢畅

它还在你的眼睛、体内

你的血液和骨骼间

来来去去

对此,你无能为力

你惟有紧闭双唇

不让它在你的口舌之间

自由进出

 

5.15

 

镜中人

 

我们退开。返回。再进入。

彼此进入。

我们共同的心脏不是跳得太快就是跳得太慢

我们左耳收藏声音,右耳抛弃

我们用一副口鼻呼吸

用一只眼睛张望世界

 

这个世界

沙尘暴日益肆虐,洪水日益肆虐

方舟不见

 

我们返回。退开。

镜子内外,此岸和彼岸

一个我。

两个我。

几个我。

 

5.22

 

彼岸花

 

你单枪匹马

一路狂奔

沿途的曼珠沙华像红云

一直燃烧到天边

 

你原该知道

其中的一朵

能够温暖你寂寥的行程

可你终于无视而过

 

彼岸已成为永远

你单枪匹马

跃入来生

 

 

 

你奔跑,却被蜗牛赶上

你疾驰,却绕不开在眼前晃悠的老牛

你裁花布缝霓裳

你垒石块盖高楼

你学精卫衔石堵洪水

你学后羿弯弓射毒日

你来来去去

你忙忙碌碌

你没有看到

你脚下的那粒尘土

正在仰面微笑

 

5.28

 

 

初夏

 

1.

 

那些奔涌而来的

草的气息,水的气息,阳光的气息,

那些跃跃欲试的

石子、翅膀、云彩

那些在眼眸间跳来跳去的绿

那些在指尖荡来荡去的光……

 

后来,风静止下来

后来,黄昏开出了一朵一朵的花

后来,她起身离开

她轻拍裙衫的样子就像

拍掉一些记忆

 

2.

 

选择一种适当的姿势

返回,回到童年或者更早

在母亲的体内

在黑暗温暖的潮水中

不需要再睁大双眼

不需要再戒备、忍让、退避三舍

除了呼吸和冥想

其他种种,全部都归还

给人世

 

6.9

 

 

惑(三首)

 

1.

 

我是有知的

当白日与黑夜轮替着穿透我的身体

当隐秘的光一会儿照亮我的脸庞

一会儿照亮我的脚后跟

当有人日复一日地对我说:你是无知的。

我执着地告诉自己:

你是有知的。

 

然而我确实是无知的。

很多事情的前因与后果

怎样是坚持与放弃,脆弱与坚强

如何区别善良与奸诈

我都不知道

 

我的灵魂搁浅在干涸的河床上

一日比一日苍白

一日比一日虚无

 

我依然在云烟里说爱,却不知道云烟散的比我的声音还快

我一心向上,却在尘埃里越降越低

我向往化外,却始终裹足不前

我诚心向佛,却与佛渐行渐远

 

我是无知的,但是你若也这么说

我一定会执着地告诉你:

我是,我真的是

有知的。

 

2.

 

三个新买的杯子排列在面前

它们有着一样白色的外壳,浅蓝的内胆

我喜欢这样的空寂,清冷,简单

所以我买下它们

所以我主宰了自己的生活

 

但这是一个多么肤浅的表象

我们真的主宰着我们的生活?

如果只是对色彩作些简单的选择

如果只是对喝什么不喝什么作些简单的选择

如果只是对这会儿该出门还是呆在电脑前作些简单的选择

那的确是的

我们的确是在主宰着我们的生活

 

可是,半年多了,大雨小雨一直不断

然后是山洪暴发、山体滑坡、河堤决口

然后是被吞噬的良田、房屋、生命……

 

而这些,都不是你能选择的

不是你能主宰的

那么,你究竟能主宰什么?

你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还是被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3.

 

言犹未尽

我要问的问题完全不止这些

不止是选择和主宰

可我究竟想问些什么?

当我打下这些句子

我忽然不知道该怎样表达

才能确确实实地反映我的内心

才能完完整整地说明我的想法

 

其实,我的想法说不说又有什么关系?

我往窗外看了一眼

对面楼的装修正在紧锣密鼓

楼里的工人专心致志地面对着手中的工具

左边不远处的工地在加班加点

楼房早一日拔高一层,开发商赚的钱就早一日滚入腰包

右边楼下的草坪上有人在认真地修剪灌木

以保证小区里的绿化井然有序

 

所有的事情都在按部就班

都在朝着它自己的方向有条不紊地发展

我有什么想法有什么关系?

我该如何表达又有什么关系?

没人会关心,也不会影响到任何人

终究是我在这里自言自语

 

那么,这样的废话不说也罢

我现在一意孤行地敲打出来

不过就像一口气要呼出来

除了不让自己窒息

再没有别的意义

 

7.3

 

在湄州(三首)

 

1.

 

在湄州岛,我遇见了你,林默娘

我遇见你时,人们称你为妈祖

人们匍匐在你的脚下

人们在你的塑像前燃香祷祝

而我站在你身旁的大石头上

细细打量着你

 

在你的慈悲之光里

我终于卸下伪装

我在你面前一一摊开

粉墨、水笔、石头、伞

 

此刻,世间无海啸,无巨浪,无暴风骤雨

只有人心深处的

沧桑与惶惑,虚空与太息

汹涌如波涛

 

如此,你可会急急前来?

你可会伸出慈悲之手?

 

林默娘林默娘,我在黑暗之中轻轻呼唤

我本不为朝圣而来

却终于停驻在朝圣路上

 

2.

 

在湄洲,我不为朝圣而来

却停驻在朝圣路上

我的处所右靠妈祖庙,左倚天后广场

我的窗子,面朝大海

 

面朝大海,花开盛夏

适合作决定如下:

“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而明天之前,世事未明,尚须澄清

尚须读《诗经》一遍

默经文两篇

打坐三炷香

 

然后怀抱了然

从朝圣路南端静静出发

 

3.

 

在湄洲,海风如此宽广

宽过了我在梦中植下的江山

而江山细弱

需要慢慢成长

 

在湄州,蔚蓝和澄澈

不再只是一个概念

它托起你我的身躯,托起众生的身躯

就如托起一枚轻轻的羽毛

 

我们由此得以飞天

得以在湛蓝的夜空里

在璀璨的星辰旁

俯瞰大地

俯瞰我细弱的江山

 

江山如画

我心如画

江山如洗

我心如洗

 

7.26

 

在海滨

 

我从群山之间逶迤而出

去往东海之滨

 

在海滨,星月伸手可及

友人叹曰:

若处高山之巅

 

彼时,有风

咸湿而强劲,烈烈穿过

盘桓在俗世的身体

和游弋在虚空的灵魂

 

他乡似故乡

故乡似他乡

你说,哪一个更确切?

 

我本有空旷高远,在山之巅

你有海洋,深邃辽阔

你我各据一方,各怀喜忧

各安天命

 

我又缘何而来

你又缘何而去

众生缘何要来来去去?

 

8.5

 

 

八月之诗(两首)

 

1. 你往何处去

 

每日持名诵佛百十遍千百遍

有朝一日可以得道

他日肉身消弭之时佛将

渡你往极乐世界

 

是这样吗?

我为有此疑惑倍觉不恭

 

整个夏日,热浪滚滚

甚于往昔

而我龟缩在空调房里

东一鳞,西一爪

忙于无目的的找寻

 

终有疲惫之时。

而门外,南也烈日,北也烈日

满眼明晃晃

你说,该往何处去?

 

2.塔西提

 

斯特里克兰德是谁?

他为何要放弃贤妻娇子、丰衣足食?

他的心中燃烧着怎样的热望?

有什么在不可知之地呼唤着他?

 

塔西提在哪里?

它是海上仙山还是世外桃源?

它是太平洋上哪一滴美丽的水珠?

 

是斯特里克兰德的灵魂皈依了塔西提

还是塔西提终于等来了斯特里克兰德

 

塔西提是幸运的

斯特里克兰德是幸运的

 

那么你呢?

你的塔西提在哪里?

 

8.14

 

上狮峰

 

八月里上山也许是一个虚构的事件

此事件毋须探究起因和结果

只须明了它的目的

而自始自终

寂然无声是它唯一的伴侣

 

大雄宝殿旁的那棵桃树

如今已是花影无踪

繁枝茂叶间跳动的光斑

比烟花还耀目

 

后面的小木楼依旧安静

新的旧的灰尘在泛白的楼梯上

悄无声息地飘落

曾经倚靠过婀娜身姿的栏杆

现在空空落落的

完全被阳光所侵占

 

寺庙外的林子里

默默相对的石狮子

眼中流淌着出世的

沉静与安详

 

 

哀悼日

 

8月15是一个烙满了疼痛的日子

世界因着这疼和痛

只剩下黑白两色

 

2010是一个怎样的年份

从南到北,从亚洲到欧洲到美洲

从年初到立秋已过

灾难依旧名目繁多,层出不穷

地震,洪水,泥石流,原油泄漏,龙卷风,森林大火……

 

众生如蝼蚁

或者湮没在灾难中

或者在灾难中挣扎

或者在灾难边缘心惊肉跳

 

救世主在哪里?

世间已无救世主

众生便是救世主

自救,救人

生存已成磨难

活着便是救赎

 

2010年8月15日

被重重灾难烙疼的世间

只剩下黑白两色

黑色是尽头,是末日

白色是重生,是重来

 

8.16

 

 

梦非梦

 

1.

 

我把自己悬挂在楼顶的晾衣绳上

几只小鸟在身边飞来飞去

风偶尔吹动裙裾

两丈之外,太阳明晃晃的

但无比清凉

这多么好啊。我快意地喊。

 

你在做梦。你须得尽快醒来。

特丽莎突然从后面跑来,严肃地说。

我咬了咬舌尖

有痛感,有腥味渗出来。

特里莎你错了,我不在梦中。

我得意地笑。

 

特丽莎的脸黯淡下来

她叹了口气,转身消失了

 

非如此不可吗?

她的声音却留了下来

轻飘飘的,一直一直

徘徊在我的身边

就像那几只鸟儿

 

2.

 

这场大雨适逢其时

飞沙,走石,电闪,雷鸣

从疏雨如豆,到暴雨如倾,到细雨如丝

到云消雨散

仿佛一部影片,有始有终

 

我呆坐在门内观看

我是这部影片的导演和唯一的主角

我给自己设计了各种各样的台词和动作

最终还是选择了状如木鸡

 

在这种寂然不动中

我设计之外的各种精灵

开始从容登场

它们扑入雨中,消失

再现,再扑倒,再消失……

兴趣盎然,无休无止

 

我终于按耐不住,起身,投入

投入雨中,成为它们中间

的一个

 

8.19

 

侥幸

 

我一直心怀侥幸

因为我不是雷贝卡,也不是阿玛兰塔

更不是放弃了战斗与诗歌

沉溺于制作金鱼的

奥尔良偌上校

我谁都不是

不是这个被孤独所诅咒的家族中

的任何一员

 

但是,某一个清晨

我在墙上的镜子里看到

自己其实也是那个荒芜的百年老宅里

那颗古老的栗树上

一片孤单的叶子

 

秋天

 

我忘了秋天是有重量的

我把它从左手换到右手

就像递过一张轻薄的纸片

 

被记忆删除的重量

就这样不复存在了

我站在显得分外轻盈的大地上

看显得分外空灵的天空

 

从背后吹来的秋天的风

忽然就此

遁了行踪

 

重阳

 

他们在桂花香里登高

我在一颗露珠里练习剑走偏锋

 

10.16

 

陌生人

 

你是谁?你是谁?

黑夜在窗外踢踢踏踏地笑

黑夜在窗外踢踢踏踏地问

 

你是谁?你是谁?

亲爱的陌生人,你是谁?

你的略显模糊的面目是我的

你肩上的方格子披巾是我的

你笃笃跑动着的脚步声是我的

 

你眼里的冰块、刀子、绝决

不是我的,不是

我现在的。是我

五百年前遗失了,就再也没找回来的

 

我找不回来了,但它们在你的眼里

在你的眼里和呼吸里

陌生人,亲爱的陌生人

你是谁?

你是谁?

 

天黑了

 

天黑了

你没来

天亮了

你没来

 

我把白天还给了词语

我把黑夜还给了词语

我把整个世界都还给了词语

 

你来了

天亮了

你来了

天黑了

 

错觉

 

我在屋子里擦灰尘

灰尘在空气中飞舞

我擦呀擦,它舞呀舞

我擦不停,它舞不停

我们心有灵犀

我们配合默契

 

我累了,招呼它一块儿停下休息

我轻声唤,我高声喊,我声震屋宇

它听而不闻,它无动于衷

它顾自舞呀舞,飞呀飞

 

原来,只是我认识它

原来,他从来不曾认识我

 

11.14

 

沙下生活

 

我把自己埋藏在沙下

很久很久

沙下的生活很阔绰

阳光会从缝隙间漏下来

而雨水不会

植物的根须在身旁四处蔓延

允许我在其间荡秋千、跳格子

与秋风隔空对峙

偶尔有水漫上来

也允许我及时攀附着

荡开

 

冬日

 

在冬日,我爱上过阳光

因为它无人可及的温暖

我还爱上雨水

因为它让我心安理得地慵懒

如今我爱上北风

我把它拥入怀中,捂暖

然后一点点放出,让它

将那些高悬在夜空中的

纸糊的红灯笼

逐一吹灭

 

数时间

 

那一刻,儿子驮着沉重的书包

站在明亮的灯光下

数时间:一周,两周,一个月

就元旦了;再一周,两周,一个月

就寒假了,就春节了,然后就

到生日了!

 

时间就这样在小人儿的手指间

被快速地数走了

小人儿雀跃着

仿佛肩上的重负已经被数走

仿佛看见自己顷刻间已经长大

 

小人儿雀跃着

他不知道他的手指轻轻一动

就把正微笑看着他的那个女子的青春

快速地数走了

 

星期天的下午

 

整个下午

我埋头不语

当我终于合上书页

合上几段狼烟四起的历史

合上一些人的一生

飘了一天的小雨依旧在飘着

只是空气的温度降低了一些

而书架上的绿萝悄悄垂下的藤蔓

似乎又绿了一些

 

11.28

 

 

铭记

 

——谨以此诗悼念南平在抗洪中牺牲的七名养路工

 

妻子:风还在刮,雨还在下,洪水还在涨

      此刻,你在哪里?

      几天来,

      你从一个水毁路段奔往另一个水毁路段

      你和同事们在暴雨中,在泥泞里

      在不断滚落的乱石中

      抢通了一个又一个隧道

      疏通了一个又一个路段

      这么多天,你们仅仅休息了几个小时

      电话里,你的声音是那么疲倦

      但是你的语气是那么自豪

      你曾经说过:只要看到过往司机投来的感激的眼神

      你就打心眼里高兴

      所有的忙和累就都不值一提

 

儿子:风还在刮,雨还在下,洪水还在涨

      爸爸,此刻您在哪里?

      爸爸,我想告诉您,我的中考时间已经推迟

      我正在家中陪着病后虚弱的妈妈

      昨天的电话中您说你们刚抢通了一个隧道

      您说你们刚清理出了一个被山洪冲毁的路段

      您嘱咐我要好好备考

      您嘱咐我不要太紧张

 

丈夫:风还在刮,雨还在下,洪水还在涨

      公路上险情频发

      南平往北的铁路断了、国省道断了,

      高速公路成了抢险救灾的唯一生命线。
      湖尾Ⅱ号隧道口进口告急

      茫荡山隧道出口告急

      埂埕路段告急……

      这时候我们怎能休息?

      这时候我们怎能安坐?

      我们的任务就是:抢通!

      以最快的速度抢通!

      抢通!抢通!抢通!

      伤痛、饥饿、劳累、飞石……

      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我们的任务就是:

      抢通高速,抢通国道,抢通省道

      抢通生命线,抢通救灾物资输送线!

      抢通!抢通!抢通!

 

妻子:风还在刮,雨还在下,洪水还在涨

      此刻,你在哪里?

      家里停水了,家里停电了

      不过你不要担心

      儿子真的长大了

      能帮着做很多事了

      还学会了照顾生病的妈妈

      早上的饭就是他煮的,中午的菜也是他择的

      家里的水是他蓄的。

      只是,我们都担心着你:

      你的胃还疼不疼?

      忙完了今天就回来休息休息吧

      养好了精神咱们再去抢险

 

儿子:风还在刮,雨还在下,洪水还在涨

      爸爸,此刻您在哪里?

      家里停水了,家里停电了

      到处一片漆黑

      只有蜡烛微弱的光在屋子里摇曳

      墙壁上晃动着黑黑的影子

      不过,您不用担心

      我已经长大

      我早已经不会害怕

      我正陪着生病的妈妈

      我还烧好了热水

      妈妈说,要让您一进门就喝到热汤

      要让您一进门就可以洗上热水澡

      妈妈说,您现在最需要的就是

      好好睡一觉。

 

丈夫:风还在刮,雨还在下,泥石流还在肆虐

      险情还在继续

      我们又要出发了

      排除了险情爸爸马上回家

      爸爸真的需要洗个热水澡了

      爸爸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觉了

      但是现在,我们要出发了

      被水冲毁的道路需要我们

      被泥石流冲垮的道路需要我们

      工具已经扛在我们的肩上

      车子已经启动

      我们又要出发了!

 

妻儿:风还在刮,雨还在下,泥石流还在肆虐。

儿子:爸爸,险情排除了吗?

妻子:险情排除了吗?

儿子:爸爸,道路疏通了吗?

妻子:道路疏通了吗?

儿子:爸爸,您怎么不来个电话?

妻子:时间已经过去了好久,你怎么不来个电话?

儿子:爸爸,我们需要知道您是否平安。

妻子:我们需要知道你是否平安。

妻儿:风还在刮,雨还在下,泥石流还在肆虐

      此刻,你在哪里?

      我们等待着你的消息

      我们等待着你的消息!

 

丈夫:风还在刮,雨还在下,泥石流还在肆虐

      但是爸爸已经无法再挥动手中的铁锹

      但是爸爸已经无法再驾驭手中的挖掘机

      儿子, 爸爸知道你是个男子汉了

      今后,你就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了!

      要好好照顾妈妈

      要好好复习功课

      要努力向上

      要真诚处世

      要做一个真正的男人!

 

旁白:6月19日晚上,刚抢通的上洋隧道进口又发生泥石流,道路再次被封死。 20时50分,接到命令的许忠听率领工友立即出发赶往被毁地点,经国道205线南平城郊常坑路段洪溪口时,2辆抢险车、7名队员被路旁山上突发的泥石流冲入咆哮的建溪洪流……

      让我们记住这个时间:6月19日21时05分。

      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许忠听、杨天宝、张德标、苏茂兴、王崇自、谢洪老、黄健。

      让我们记住他们,永远记住他们!

      英雄远去,英魂永驻!让我们记住他们,永远记住他们! 

 

      2011.3.5整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