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楚的微博
阿楚的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5,144
  • 关注人气: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异思录(十四)

(2010-03-18 01:58:57)
标签:

情感

十四、

萘萘往另外一角走去,果然找到吧台。她先是在吧台的外围慢慢游走,观察坐在吧台的人。一个个子高高,看上去有点瘦的男生吸引了她的注意。他穿着森马的连帽T恤,看上去象理科男,他并不跟四周的人说话,好象是一个人来的。萘萘看到他的眼光往她这边看来,萘萘读出了他眼中的好感。

萘萘走到该森马男背后,萘萘试探性地在那里流连、跳舞。森马男扭过头来看她,目光中充满了友善,萘萘也就顺势一笑,然后,刚好看到他手里有烟,就向森马男说:“请问,可以给我一根烟吗?”森马男仿佛很开心,仿佛不是他给了萘萘一根烟,而是萘萘送了他一根金条。森马男顺势请萘萘喝酒,他面前列了一堆JIM酒,还有一个果盘。JIM酒萘萘是喜欢的,便和他玩骰盅。萘萘说,他长得很挪威的森林。他们玩着玩着,便热舞起来,两人配合得很默契,跳舞的路数也恰好。动作形成互补或对称的一对。萘萘没想到长相理科的森马男身体语言也还过得去,她原来还以为这种男生是不会跳舞的呢。

在迷幻的灯光里,他们喝了一杯又一杯,尽情挥发着身体里的酒精。因了还算有点投契,差不多两点,在理科森马男又叫了一枝小芝华士微喝一轮后,两人去了吃霄夜。森马男给萘萘看她的身份证,还派了一张名片。他果然是个理科男,搞网络设计的,八十后在一个不错的国营公司里做到中层。看得出他对自己的事业还算满意,看得出他是一个做事的人,两人讨论了一轮办公室政治,又讨论了一轮游戏,尽欢而散。

因了那晚SOLO的尽兴,下一个周末,萘萘又去了一次。她例牌混进去,例牌绕场一周。正在她感到有点厌倦与焦躁的时候,一个五大三粗又高又胖的夜场工作人员碰了她一下,她诧异地一扭头,看到一个还算帅,有点气质,穿着黑色透视衣服蓝牛仔裤的“老小子”在嘻嘻直笑,仿佛在笑那个工作人员趁机揩油。萘萘也笑了,两人就这样攀谈了起来。老小子来自香港,有点阅历,有点好玩,有点麻烦。他是那种需要别人迁就的男人,他是那种表面上随和,实质有点傲气的男人。 他搂了萘萘的纤腰一把,说,你那么苗条,一定不到一百磅。萘萘笑:“哪里,我只是比较结实,身体比例比较好,我比这胖多了。”他伸出左手,萘萘把左手搭上去,他伸出右手,萘萘就把右手也搭上去。两人对面而立,四手相交,萘萘就着音乐扭动着身驱,慢慢蹲了下去,再扭摆着慢慢站起来。老小子又笑了,仿佛觉得萘萘很好玩。萘萘摸了一下他的钻石十字架说:“你信教?”老小子嗯了一声。萘萘看了一眼跟他们进来的一个女生,也戴着一个小一点的钻石十字架。萘萘和老小子的男性朋友以及他们带来的女生们聊了两句碰了碰杯,就跑到洗手间去了。

在冼手间,萘萘碰见老小子他们那边的一个女生,就攀谈起来。萘萘问她们跟老小子是怎么认识的,原来他们跟老小子认识好久了,这次是老小子约了她们一起来的。女生脖子上的十字架说是朋友送的。萘萘眼尖地发现,那和老小子脖子上的是情侣款。

萘萘再出来后,就发现女生跟老小子在咬耳朵,再和老小子说话和玩儿的时候,老小子对她的态度就大不如前了。后来,老小子接了一个电话,接了一个女人进来,搂着她的腰,两人相对喝酒。萘萘一笑。这种酒吧里的勾搭,萘萘也不如何当真,她不过是来打发一下时间顺便混点酒喝的,当然不会吃一个刚认识的老小子的醋。不过萘萘想,老小子当真傲气得紧,他一定是不高兴萘萘八卦他的事情,他一定想:关你什么事,打听那么多,大家出来混,要不要查家宅呀!

萘萘在舞池里略跳了一下舞,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就识趣地走了。其时是半夜三点多,萘萘走到门口,发现下着倾盆大雨,萘萘没有带伞,可是她不想回去。吧台、舞池就那么点地方,现在回去,无处可藏,且引人误会。萘萘觉得她跟老小子是同一类人,他们都是表面随和,骨子里有点傲气的人。老实说,别说天上下雨了,就是下大雪,说不定萘萘也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萘萘在门口张望了一会,不奈烦继续等,冒雨走到旁边的停车场,慢慢地开了出去。

开到公园路和笋岗路交界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天桥底下有一辆车打着故障灯,萘萘一个单身女子独自深霄回家,本来就万分警惕,都几点了,还下着大雨,天桥下怎么会那么巧有一辆车打故障灯呢?按理说,要搞什么车内性爱也不会挑这个地点呀,这时候,后面居然有车灯,一辆车跟来了。萘萘死活不相信半夜三点多差不多四点,下着大雨的并不旺的街头,前有坏车后有来车。她迅速往右面岔道驶上笋岗路,转向灯都不打,再往晒布路、立新路方向驶去,这个时候,她只想往越旺的地方驶越好。在迎宾馆附近,灯火通明的商厦后门,一辆人货车停在那里,十多个赤膊男在那里干一些体力活。萘萘很慢地小心驶过,他们却拼命叫萘萘停车,萘萘哪里敢停,继续慢驶,一个人还追赶着萘萘,大叫:“你怎么样都要停一下呀!”他的声音那么的响,以至于紧闭的车窗和雨声都不能挡住。萘萘不敢停,她想,自己车速那么慢,真要出了什么事故都是小事故,再说了,如果她真的碰着了谁,你们不会打电话报交警的吗?真要出事,交警来了她再停车,现在停太不安全了,不知道那些人搞的什么鬼,十多个男人,焉知是不是刚才疑似在天桥底下设伏的两辆车的帮手?说不定是别人打电话通知来拦截她的?显然,她没有碰着什么人或物,交警没有来。她拐上了深南路,才好赖松了一口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