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楚的微博
阿楚的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2,394
  • 关注人气:10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血蛭凶猛

(2007-07-04 23:29:37)
标签:

感悟随笔

休闲

旅行

水蛭

蚂蟥

阿楚

博卡拉

尼泊尔

分类: 旅途感悟
 

五月,我去了尼泊尔,那个嬉皮士最后的天堂。抵达博卡拉的时候,我始信,它是真正的天堂。

 

一条直路,一个大湖,一片大山。真正的背山面水,洞天福地。我说,我要爬上那座山,我说,我要去徒步。

 

乘了德国老嬉皮士HUPA的大房车,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开上博卡拉最高的山峰沙浪阁。荷兰酷人MARCO在那里有一间自建的房子。那样开阔的景观,我从所未见;那么特异的房屋,我流连忘返。

 

他们说,爬到最高处去吧,离最高处不远的地方有一间餐厅,到那里叹个午餐,悠悠闲闲地边看风景,岂不是好。

 

象我这样的腐败份子当然是欣然从命的,于是,我穿着那双粉蓝色的凉鞋,施施然地踢石头,过草丛,一路往上,不过一百米的样子,便到餐厅啦。

 

餐厅里有一条狗狗在打瞌睡,HUPA说,看,它的身上盯着两只吸血的虫子,这种虫子和血蛭不同,血蛭是不会让人感染疾病的,这种极易让狗狗感染。

 

我的天!血蛭!!刚才踏着草丛上来,会不会也有血蛭盯上我了?低头察看,还好,没有发现异状。我一向是个多心的人,没有看到,不等于没有吧?拉开鞋帮察看,我的妈呀!触手绵软滑腻,冰凉而有弹性,正是一条三公分长蠕蠕而动已经吸满鲜血体泛暗红的血蛭!

 

我大哭,尖叫,FARSHID说:我没有看到呀,你脚上没有东西!!我说快!快!帮我弄掉它!FARSHID说:你脚上啥都没有。我的天,我忍着恶心,拉开鞋帮,说:就在这儿,看到啦没有,那个丑陋的小东西正在那儿志得意满地赖着呢。FARSHID伸手就去拉它,我又尖叫了:别!别!用你的香烟!香烟!点了香烟烫它!小心别烫着我的脚。

 

FARSHID把血蛭给弄掉了,他说:奇怪啦,这么多人,怎么血蛭光盯上了你,不叮我们?要叮上我们就好了。

 

HUPA说:她的血甜嘛。我晕,我真的不希望我的血有多甜,被血蛭叮上一口好过瘾么?

血流不止,少说有三毫米宽的血流一直,一直,如小溪般地流。他们说,血蛭会分泌一种物质,让你的血小板不凝固,至少得流两个小时。我的天,两个小时,那我会不会失血过多至死?不行。

 

这时,一个好心的本地妇女给我弄了一点香灰,血慢慢地有点儿止住的迹象了。忽然,和我们同来的一个MM尖叫了起来,我已是杯弓蛇影,也不由自主地尖叫,我们俩叫了又叫,叫了又叫,如同受伤的狮子,难听的声音在山谷间回响。

 

MARCO和CHRIST气嚅吁吁地上来了,忙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一看,只不过是一条小小的血蛭罢了,MARCO有点儿生气了,他说,有一次他在雨季徒步,身上叮啦几十条,他们听到女人的尖叫,还以为发生了什么生命危险呢,东西也不收拾赶紧上来,原来不过是这个。

 

我又气又急,心里委屈得不得了,那么恶心的动物叮了我,没有赚来半句安慰,反而说我们大惊小怪。。。我叫ELAINE别拍照了,快下来,靠在她的肩头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才觉好受些。

 

归根到底,都是这该死的血蛭,在这不旱不雨的季节,那么多情地恋上了我。。。腥甜的血液,以至我赔了夫人又折兵,果真凶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茶浓化不开
后一篇:所谓甜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茶浓化不开
    后一篇 >所谓甜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