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沙爽
沙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2,417
  • 关注人气:6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靳晓静:《雅歌》

(2012-08-05 10:37:09)
标签:

杂谈

    靳晓静的这首诗,曾经是我极爱的。

    录在这里,以为纪念。

 

雅 歌

靳晓静


  我已老了,鲜活的只是我的身体,鲜活而默然
  窗外的光线忽明忽暗,我们把它叫做时间
  叫做凶兆或吉兆,叫做空中花园或者墓园
  十三岁那年我碰伤了乳头,在树林里与树精遭遇
  母亲因此焚香,与蛊对抗,我的血液中香雾弥漫
  一个女人,就这样与世界互为诱惑,互为占领或沦陷
  我以罐汲水,一无所知,我反圆其梦在合掌之间

 
  怀念眼泪,怀念惊魂,怀念莲之咒语徐徐又缓缓
  爱为水生,水为情蓝,我的羞涩的沐浴之盆啊
  香草横陈,于天狼星未出之际水声潺潺
  有一些光芒孕于暗夜中了,沉钟将醒,月牙半圆
  此生的大珍惜,我如何怀抱至驿道天边
  如何永守石榴之谜,心香之瓣,如何伏在苍穹之下
  听着我如神附身的心跳,宿命地与爱结缘

 
  谁能呼风唤雨,字随魂出,一封素笺
  爱着的人有福了,泪水珍珠,天国家园
  今夜的枕上我恍若隔世,枕上的乌云
  如往事千丝万缕,梳理的也只是乌丝高绾
  我靠此留守,靠此生活,靠此呼风唤雨
  我的爱人,你到来时可要用前世的光芒将我震颤
  再向我喉咙的花瓶插上隔水的花枝,让我死,或者把你吞咽

 

  我已老了,在身体鲜活时老去无人看见
  我幸灾乐祸,沿水湄而去,水为情蓝
  在母亲的焚香处,树精已遁,我未成仙
  最后的爱情怎舍得割弃,割弃后人心如何安然
  窗外的光线忽明忽暗,我们把它叫做空间
  叫做永恒或遗忘,叫做伤心之床或者摇篮
  我在此焚香,在可疑的暗夜,以一双素手轻覆古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人言
后一篇:残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人言
    后一篇 >残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