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沙爽
沙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989
  • 关注人气:6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9-11-24 21:35:02)
标签:

沙爽散文

画展

女人

分类: 我的文章

 

  • 沙爽

 

开头应该是这样的:我去参观一个画展。

由于所在单位的关系,也由于我在博物馆很有几个朋友,而全市所有的画展几乎都在博物馆举办,这样,我就成了各种展览的常客,隔上一两个月,我就会跑一趟博物馆。只不过这一次,我是在梦里去的。

我在梦里不需要踏上那一排长长的石阶,也不需要在走正门还是走西门之间作出选择;我在梦里是一个人的半个鬼魂,切入场景只需要意念一闪。现在我已经开始一幅画一幅画地看过来,我的梦隐约意识到有一个主题将要出现,所以它像那只传说中掰苞米的大熊,随手就丢弃了刚刚看过的众多画面。这时候我一抬头,眼前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女人。

是一张女人的头像,满头长发漆黑地披垂下来,差不多遮住了整张脸。只留下左眼的瞳孔,黑洞洞地盯住我看。我的梦告诉我它只是一幅画,顶多是一帧照片;但是我知道不对,它是活的,只有活物才能射出这样阴森怨毒的光线。我的魂魄在梦的稀释下出现了一小块空白,在恐怖的爪子就要攫住我之前,我的魂魄从肺腑深处发出了几声尖叫。我希望我的尖叫会牵引着我的亲人和朋友们赶过来;至少,尖利的叫声会划破这个夜晚重重围裹的黑,把我的肉身从惊恐中搭救出去。但是没有。我的应该就在楼上办公的朋友们,珠珠,blue,崔姐,阎夫子,彭画家,他们一个也没有出现。我明白了,正因为本质上与我隶属于同一个族类,他们与我一样深深惧怕这个女人。早在我的梦悟出这一点之前,他们已经一溜烟地跑到了我梦境的外面。

那么逃吧,我的魂魄几步就跳到了房间门前。可是它一扭头,发现我的肉身并没有跟随在它的身后。我的肉身仍深埋在梦境的最底层,在巨大的惊惧里瑟瑟发抖。我的魂魄开始用力摇撼我的肉身:“醒醒啊!快醒醒!”

 

我在某年夏天经历过的挣扎再一次出现。虽然它实质上只是我尴尬的肉身生存的一小部分。那一整个暴热的夏季我辗转难眠,子夜前后,有一千部轰鸣的机器开进了我大脑里面。在深夜仍不肯稍降的气温点燃了倾诉的激情,我的灵魂拼命要说话说话说话,我的身体执意要睡眠睡眠睡眠。在突然到来的停电间歇,一千部机器同时喑哑不语,许多年前故乡的蝉鸣忽然钻进了我的耳膜。

清晨六点,我在手机尖锐的闹钟里不情愿地醒来。埋伏在角落里的镜子诚实而阴险,我将在它的身体里找到一张萎靡的女人的脸。唇色乌青,虚浮的眼袋若隐若现,双眉间的地带刻有床榻上苦苦辗转的印痕,每天十克的胶原蛋白也无法阻止它日甚一日地向深处塌陷。

午餐过后,整个小楼被允许补充一小时的睡眠。我躺下来阅读当天的报纸,七七八八的市内新闻,掺杂软广告的养生汇报,不知发生在何处的情感纠缠……对于我来说,它们的重要意义就是以文字的形式铺出了一条台阶。沿着它一步步地走下来,我眼皮间的缝隙越来越小,差不多的时候,我把这张布满成分可疑的化学油墨的报纸盖到脸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睡乡。

梦境总是在一点四十分前后准时出现。与此同时,生物钟开始轻轻敲打我的魂魄,要求它进入预醒状态。但是我的身体在睡眠里沉陷得那么深,我的魂魄用尽了力量仍无法让它醒来。无可奈何之下,我的梦开始预演种种可能发生的事件:我起身,把散开的头发重新绾好,同事则在一旁说起某一篇稿件的署名问题;我走到电脑前面坐下来,整个下午的工作已经在显示屏的后面排出了长长一列。最糟糕的一次,我眼见我酣睡不醒,我的领导拿着一沓稿子在不远处皱紧眉头……必须展开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我的魂魄首先要撬开压在我身上的那块足有千斤重的石头,从里面扯出我七零八碎的肉身。我的肉身需要被我强硬的魂魄一一缝合回原处,手指,胳臂,腰身,腿,牙齿,眼睛。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要拼尽我三十几年悉心积攒下来的凶狠,才能从竹制的方块凉席上撕起我的上半身。然后,我的一只手撑住低垂下来的头颅,要经过几分钟的酝酿,才能绞起挡在我与世界之间的那道沉重闸门。

 

这个初冬的子夜,我肉身沉沦,在一个女人阴森的咒语中昏睡不醒。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我的魂魄才肯检讨它曾经犯下的过错:传统中的离奇经验并非应该遭受集体指控,即使从未在人间现身过的,也有可能在时间中获得验证。“魇”,这个古老的词汇,一个同样古老的、但是至今仍无法确认的物种藏匿其间。现在我必须从这个不具备体积和形状的物种手中抢夺回我的身体,对,我的身体,我存在的证据、声音、影像、空间和容器。为了它,我与这个世界的争斗从来也不曾休止。

我的牙齿终于咬住了我的嘴唇,我的魂魄终于撑起了我的肉身,我整个地挣开了箍紧我的床榻,在卧室门口,我的两只脚惊慌但准确地找到了属于它们的鞋子。

在空旷的客厅中央我抱紧我自己。现在我除了我,就只剩下这身珊瑚绒的斑斓兽皮。那些蹲伏在暗影里的沙发、茶几,眼下我不能信任它们。虽然它们曾经与我无比熟稔,但是此刻,它们同样有可能长出爪子和牙齿。如同属于我的卧室里住进了另一个女人,这个危机四伏的梦境现场,在天亮以前,至少,在我弄清楚她到底是谁以前,我不能回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