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沙爽
沙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989
  • 关注人气:6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QQ对生活的篡改(《网络传播》2006年5期)

(2006-04-29 17:16:22)
分类: 我的文章
 (这个非文学,不能拿来向省作协交作业,但稿费超高的,偶见钱眼开。)
 

假如眼下正有一张调查问卷让我填写,内容是将网络的诸项功能从重要到次要逐一排列,我会选择:1、邮箱;2QQ3、搜索;4、论坛;5、购物;6、新闻;7、博客。对我来说,之所以邮箱的重要性尚居QQ之上,是因为当我不得不短暂地离开互联网,邮箱的通信功能相对稳定一些,又不易遭窃。我的QQ号码是当年文学院的一位师弟送给我的(升格为网虫后我才知道他是叱咤网络的80后知名写手之一)。这七位数字娇小玲珑,好看易记,随着QQ大军不断扩充,我亲爱的靓号愈来愈尊贵无比。担心它落入黑客们的视线和掌心,我痛痛快快地戒掉了逛网吧的恶习。

在单位,我的电脑和办公桌两下分开,但办公桌的使用频率大约不及十分之一。每天我上班后第一件事,是打开QQ查看留言,同时进入邮箱登录页面。一边回复邮件,一边和在线的朋友打个招呼,互送鲜花、咖啡和笑脸。崭新的一天以光纤的速度向外部世界哗然展开。对我来说,一部电脑如果不能上网,它就约等于一个WORD文档;或者偶尔加盟一个图片处理软件。——这当然远远逊于现代生活应有的质量。

就生性而言,我是一个热衷古典的人,安静,自闭,缓慢。问题是QQ介入了我的生活,催促我目接五色,脚步也随之越迈越快。我是说,当我离开电脑屏幕,我QQ面板上的四百多位好友、编辑、作者、掌柜……仍随时有可能向我发问,或提供各种资讯。和我一样,他们不可能每时每刻都泡在网上,当我回来,他们或许已经离开。相遇变成了错过,现在时的交谈变成了过去式的留言甚至空白。而所谓机遇,就是这样一种稍纵即逝的无形态物质,它同样无形的消散令人扼腕。如此,我总是尽量飞快地处理好诸般琐事,以便腾出更多的时间守在电脑旁边,等待某一只会给我带来幸运的兔子。不仅如此,我打字的速度极快,可与专业人员媲美,这同样得益于QQ上日复一日的紧张训练。这多少有点不务正业的嫌疑。幸好我始终打着一只“不闲聊”的幌子,除了收发稿件,便是交流讯息,与远方的朋友谈论写作并相互勉励。他们眼光犀利、见多识广,有一万种理由让我对他们心怀敬意。

在此之前,我其实对网络抱有偏见。首先是虚幻,我认为它完全不具备我对生活所要求的脚踏实地的安全感。去年五月,我祖父确诊为肺癌,我陪同他住进中国医大。偌大的沈阳,居住着我的师长、亲戚和朋友们,但在我内心,是从未有过的孤立无援。我只悄悄将此事告诉给sister,她是一位文坛前辈的女儿,那时候我们甚至不认识对方的脸,因为每天只在QQ上相见。在那些天里,正是sister,支撑我走过了祖父日渐衰竭带来的伤痛和天昏地暗。她大我一岁,自此真正成为我的姐妹。这多么奇妙——远隔千里,她竟可以这样与我唇齿相依。

但是也出现了不愉快的事情。这得归咎于我的网名,一个宋人的词牌子,婉转而香艳。应该说,它违反了我日常追求的“中性”准则,作为我本人并不具备的特点,它暗中对我缺失的人生提供弥补和微剂量的心灵鸦片。我猜想,之所以有数十人与我不谋而合地选中这个网名,她们或他们,内心深处大抵也是这般。意外事件因此出现:我的一位新结识的女友,在我的影响下初涉QQ,偶然的一次,她发现“我”竟然出现在她弟弟的好友面板上——她弟弟是一家歌厅老板——并与之热聊不休。聊天的内容我不得而知,但是显而易见,如果双方谈资高雅,女友断不会因此对我的人格产生怀疑,并以此为例向第三者暗指我品行龌龊。吃惊之余,我顿觉事态严重。但是我固执地不肯更改我的网名——友谊的脆弱,在于有些误解迟早都要发生,而当事者甚至没有申诉的可能。

前一段时间,单位办公楼装修,租借的写字楼未装宽带。我不得不将手机与QQ绑定,眼睁睁看着话费帐单一路飙升。这实在有违我简朴度日的本性。我终于惊觉,QQ已经像一个良性肿瘤,牢牢地扎根进我的身体和生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