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京剧音配像———我们留给儿孙什么?

(2007-08-16 23:04:03)
标签:

其他频道

分类: 侃京剧



京剧音配像历时21年,前几天开了个晚会,告诉大伙,工程终于完工了哈。庆功之余,不禁要想,这费时费力的玩意儿究竟有多大的实际意义?在以后的岁月里,真就像咱们所想的那样“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给儿孙的银联卡里注入了一笔数目不菲的财富?但论数字,确实不菲,四百六十出,眼珠不错黑白不分也够儿孙们看上大半年的,关键是现在舞台上能够常演常看的戏有几出啊,各大流派加起来也不过一百来出吧,那剩下几百出戏的命运又是如何,还不是变成一盒盒录像带,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继续呆在资料库里默然无语化为历史的埃


大浪淘沙,剩下的都是真金,而那些沙砾颗粒只能被时间的筛孔无情的淘汰,即使挽救,给它配上对象,其结局也是不欢而散,郎无情妾无意,最终还是弃置一旁,而真正优秀的剧目是永远不需要音配像的。京剧二百年的历史,咱们只看到近一百年的流派和剧目,而一百年前又淘汰了多少流派多少剧目,你保护的过来吗?没有他们的音像资料,还不照样出梅兰芳和谭鑫培?谭鑫培没见过程长庚的录像而成就了“伶界大王”,周信芳马连良们手头没有谭鑫培的资料成就了独树一帜的表演体系,而自从有了四大生旦的音像资料,我们再也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流派出现。梅兰芳是琢磨角色,学他的人处处琢磨梅兰芳,以模仿的像不像为衡量的标准,程张等等各大生旦流派都是如此。模仿了别人,迷失了自己,音像资料害人不浅。音配像当然有它的实际意义,这勿庸置疑,但如果从某种消极因素上考虑,这是不是一场超级模仿秀,或者说狠了这简直就是一项跨世纪的文化造假工程,它最直接的“功劳”就是无意中训练了演员的“对口型”,京剧演员的假唱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以前没有。


在论坛上经常会看到一些遗老遗少们,捻着胡须,掰着六指,痛陈多少流派在萎缩多少剧目在消失,再不保护它们该如何如何···每当看到他们痛心疾首的样子我都开心地笑了。艺术是没法保护的,也是毋须格外提倡的,它有它的发展规律,物竞天泽,一切顺其自然。谭鑫培之前的京剧还有一百年呢,消失了多少流派多少剧目你心疼的过来吗,谭鑫培之后又出了多少流派多少剧目不都耳闻目睹的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从来就不为这个担心。剧目的消失这没有别的办法补救,因为它的不优秀,已被自然淘汰,维系这个数量的唯一办法就是多出新戏,多出好戏,再把这个“亏空”填上。从第一部电影《定军山》开始,就已经有摄像机了吧,谭鑫培死后京剧已经步入一个低潮,再加上“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冲击,那时的年轻人稍微时髦点有点文化的谁不看“文明戏”啊,但就是这样的环境下梅兰芳也没有请余叔岩去“配”谭鑫培的“像”啊,他所做到的是和四大旦们一起创编了一大批新戏好戏,给衰败的京剧重新注入了一股新鲜的血液和活力,京剧又一次步入了辉煌。五六十年代梅程相继谢世,京剧又一次陷入了低谷,那时的戏迷和戏评家们跟现在一样,整天忧心忡忡,为京剧的前途而担忧,但江青也没有缩手不前,让杜近芳去给梅兰芳配像啊,而是遵循艺术的发展规律,高举创新大旗,再一次将京剧推向了一个高峰。迈入八九十年代以来,京剧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窘境,而我们的京剧领导人和从业人士又是怎样做的呢?为什么音配像这样的事儿只能发生在今天?因为我们从心底认输了,无可奈何地缴枪投械了,主动地走进博物馆了,所以说音配像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百年京剧的一座墓志铭,一段凄艳绝离的挽歌,一场盛宴过后那一盆冰冷的酸菜,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缺少了什么就此一目了然。挖掘传统抢救传统是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创造永远是最好的继承,就像足球场上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一个道理,从这点来看也许就是江青跟李瑞环主席的最大差别,或者说一个内行艺术家和一个铁杆戏迷的巨大差别,前者努力进取,后者尽力维护,孰优孰劣,历史是有一个评价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