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江心坡——沉重的历史话题

(2006-07-24 22:59:00)
分类: 藏域寻梦

其实我在文中谈论的仅是滇缅北段中的北段,也就是麦线缅甸段所在的独龙江流域,并刻意未将话题扯到情况更复杂的江心坡上。既然谈到江心坡,我再说说我的看法。

1、闲话薛福成

江心坡地区历史上本一直属中国,没有任何疑问,但缘何到了近代却成了“未定界”,这里就要提到薛福成,正是他在1894年与英人的条约始将尖高山以北的定界搁置下来,成了未定界。关于薛福成,后来的学者争论很大,但基本形成共识的是,当时薛将八关以外的野人山地视为不属中国的“瓯脱之地”是错误的。据此的中段边界划定后,中国丧失了八关外的大量土地。而不知实情的薛此时还认为自己为中国争取到了部分化外的关外土地,全然不知那些土地原本就是在腾越诸土司管辖下的,是确琢无误的中国地盘,让人徒叹奈何。并且由于北段的搁置,使得本与缅甸毫不相干的尖高山以北成为了未定界,开启了以后的北段界务纠纷,也为日后英国人侵占这一地区埋下了祸根。当然这不能全怪他,薛担任驻英公使前对滇缅情况是完全不了解的,后来他谈判所用资料相当一部分也是云南地方官员提供的。八关本“以控制关外诸土司,防缅内侵,非所以为滇缅之界也”,但在清廷晚年,出于多种原因,云南地方官员却以八关自限,把关外的野人山视为既不属缅也不属中的瓯脱之地,所以他们向薛提供的资料就是不准确的。只能说作为一个官员,薛福成已经尽了他最大的能力,但从结果来看,无疑是非常不理想的。

2、再论缅北归属

在上一个帖子中,我已大致表达过这个意思。我始终认为,清代的缅北与清前期的库页岛南半部性质上并无太大的区别,方位上一个极北一个极南罢了。从学术的角度来说,如承认清朝时整个库页岛都是中国的,那么同样也得说缅北也是中国的。所以我说,判断一地是否属于中国,除了看有无管辖外,还要看其影响力。在古代中国,限于自然环境所限,在或靠近边界或深居内陆的很多地方,都分布着一些不受政府管辖的原始部落,但我们据此就说这些不受政府约束的“野人”地盘就不属于中国,恐难信服。这个问题过于复杂,我也没这个能力展开详述,仅传引谭其骧先生在其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中的一段话说明我的观点:“在各个历史时期统一政权‘地东至某处,西至某处,南至某处,北至某处’的版图内,事实上往往错居着或多或少朝廷和地方官管不到的、由当地土著君长统治着的部族。……并且直到近代,个别地区也还存在这种现象。

再者,清廷虽在里麻撤治,放弃了官方对江心坡地区的管辖,但居住在江心坡的景颇族部落同其东边小江流域的同族土司是不是真的就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呢?未必。个人认为,作为局外的研究人,只有亲自到缅北进行过考察的学者才最有发言权。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尹明德曾受民国外交部的委派赴缅北进行过实地调查取证,他最后的结论是江心坡确实属于中国。而且,前面也说过,八关之外的野人山地本来就是受腾越的土司管辖的,是确琢无误的中国领土,这就足够了。占据一片土地并非只有渔网般全盘撒开才算数,往往是以点带面,正如一个达旺就代表了整个门隅,而八关外的野人山地正是整个缅北地区的一个点。所以我有更多的理由相信尹明德先生的结论。作为反证,那就是当时缅甸管辖最北之点仅到密支那而已,尖高山以北是无论无何都不属于缅甸的。打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比喻,如果说江心坡直到明朝还属于中国的,而到了清朝就成了不属中国的化外之地,那么对于在中国北方边境地区进行季节性游牧的民族来讲,是否也能这么说,冬天他们放牧的山头是属于中国的,而到了夏天就不属于中国了。呵呵。

3、态度决定一切

我写楼顶的那篇文章,只是审视过去我们的边界理念,并不想为哪个朝廷辩护什么。现在来看,当时中国政府最不应该的是从一开始就想着要放弃北段。为了政治的需要,当事人不是想着积极取证如何尽可能多的收回争议领土,而是从一开始就在下功夫论证“江心坡不属于中国说”,包括花很大力气去做国内各界人士的思想工作(包括说服拿着资料去北京讨说法的尹明德)。可能有些人会说,缅北当时被缅甸占着呢,即便是去要但能要回来吗?我想说,能不能要回来是一回事,而想不想往回要是另外一回事。诚惶诚恐的缅甸人还正在那块窃取来的土地上惴惴不安呢,可没想中国人自己却在自己家里热火朝天的论证着“江心坡不属于中国说”,缅甸人当然要心中窃喜了,所以当然不可能要回来。1926年英国人入侵江心坡,尚且遭到了中国舆论的集体声讨,而30多年以后,中国的舆论却在集体论证江心坡本不属于中国,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的悲喜剧!

我们现在知道,就连周恩来本人都说中国在北段上是“有所让步”的。按理说,被英缅强占的“真正属于中国领土”的片马也收回来了,而且既然周认为高黎贡山以西原本就不属于中国,那么这个“有所让步”到底体现在了哪里呢?最后以此问题请教对北段划界持拥护观点的朋友们。

历史终归是过去的事,现在谈论只是事后诸葛,已于事无补。现在只是希望我们能正确的面对历史,抛去一切狭隘的党派阶级观念,站在国家和民族的角度去审视过去所做的一切荒唐事。既然说民国的1941年线已公认是受制于人下签订的卖国条约,那么同样我们也得承认1960 年北段边界也是个严重失策的混事。错了就是错了,不必为过去的错误掩掩饰饰,甚至不但不承认错误,还为当时的“英明决策”叫好。只有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现在我们在面对同样的情况时,才能不再重复相同的错误。

 

 

Leefengw200672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