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谈滇缅边界北段地区

(2006-07-21 12:43:26)
分类: 藏域寻梦

1、英国出版的地图绝非真理,只能说明实际控制的原则。

作者特意列举了1914年以前若干英国出版的地图对滇缅北段的标注方法,以从一个角度来说明麦线缅甸段的“合理性”,甚至还是偏向中国的。我觉得这大可不必,这些1914年前的地图其实再正常不过,如果谁能找出1885年以前西方绘制的现代意义上的地图,那上面的滇缅北界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从性质上讲,西方对缅甸段的标注方法与对西藏段的标注方法其基于的原则是完全一致的,那就是实际控制。这一原则从100年前直到现在,莫不如此。而这些西方地图中,最令人怀疑的就是作为侵略者当事人的英国人绘制的地图,其客观性与可参考性几等于零——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这样的事情谁会服气呢?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楼上提供的第一张图即1893年印度地图,其最刺眼莫过于把阿克赛钦全部划给了印度,而现在讨论的滇缅北界甚至都跑到了怒江的东侧(当时英国人已经吞并上缅甸多年,边界怎么画是他们的自由了)。这些画法都是非常离谱的。

实际上,英国人是在1891年才开始侵入江心坡的,到1894年薛福成与英国签了条约后,滇缅北界始提上中英交涉的案板。而在这之前,包括缅甸在内,没有人怀疑中国对这一地区的主权。我们应该知道,当时缅甸王国的势力最北只到密支那而已,更不要说当时的缅甸其实就是当时中国的一部分(注意,我是说“当时”。其实这个观点我们没必要避讳的,我们应该响亮的提出来。所谓“国际法”与近代意义上的国家领土主权等概念是到了近代才从西方产生的东西,跟当时奉承传统天朝上国观念的清廷毫无关系。这两种体系并无孰优孰劣之分,而是先以谁的规则去制订游戏规则的问题,显然中国在这场游戏上落在了下风。所以作为后人,我们不能用今天的标准去套牢古人,否则,我们所熟知的绝大多数时期的古代中国的“领土”最多只有现在的1/2甚至1/3。另外1886年英国吞并缅甸的条约也是中英之间签订的,同马关条约如出一辙,更是从正面说明了这一点)。1894年之后,英国人不断到滇缅北界地区收集情报, 始提出以恩梅开江-怒江分水岭(即高黎贡山)为国界线的提议,并随后在1900年派兵进驻分水岭一线,完成他们一贯的单方面武力定边。所以说,楼上提供的若干西方地图上所谓“当时其他地图上已存在的边界线走向”仅仅是说明了当时英国人实际控制的情况,弱肉强食、先下手为强而已,而没有任何法理意义。另外,对于作者的这一思路,我是否可以将其概括为——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2、材料中关于周对麦线是“不公平的”说辞其逻辑是异常混乱的。

注:这段话不是针对作者的,而仅指其引用的那段材料。在材料中周说:“它所以是不公平的,是因为当时中国并不了解那个地方的地形,当时的达赖喇嘛之所以没有反对也是因为不了解,因此是强加于中国的。”就逻辑上讲,此说是彻底混乱且错误的。第一,并非当时(1914年)中国不了解该地地形,而是当时中国政府代表根本就未曾看过麦克马洪与夏扎秘密签字的那张划界换文;第二,达赖喇嘛没有反对也并非对该地不了解,而是藏方在有求于英国人,又害怕惹恼人家、外加受到威胁利诱的复杂情况下做出的权宜之计,实际上印藏划界方案是夏扎上报拉萨经过噶厦的批准后才签订的。对于麦线的走向他们都心知肚明,夏扎甚至知道麦线阻断了杂日神山的朝圣路线。尽管后来很快噶厦就反悔了,但已于事无补。

我的理解,之所以说麦线是“不公平的”,完全是从西藏的角度来说的,因为西藏在付出了大量的土地、寺院和百姓的惨重代价后,却仍然没有得到英国人原先允诺的东西,所以这才是最大的不公平。而对于中国政府来说,“不公平”扯不上边,只有唯一的一条,那就是——不合法。因为中国政府代表最后并未正式签字,希姆拉会议无疾而终。这也是从袁世凯开始的历届中国政府均不承认麦线的法理依据。当然,周的此说,或许是他真的不了解历史,也可能是他的某种说辞,猜测而已。

 

3作者关于滇缅北界地区归属的推测是不严密的。

作者认为,周的关于中国和西藏政府对麦线地形的“不了解说”正说明了中国未对滇缅北界地区进行过管辖。当然,这种说法逻辑上是成立的,但我认为仅凭此就得出中国没有管辖过滇缅北界的结论,恐失偏颇。

首先,上面说过,对于该处的情况,当时(1914年)的中国政府是没有办法去了解的,压根不知道秘密换文这码事;而西藏政府则并非不了解,即便是对缅甸段。——所以“不了解说”是个伪证据。其次,中国并非没有管辖过滇缅北界地区,只是管理非常薄弱而已——“无管辖说”是个伪结论。民国成立后包括独龙江下游在内的独龙江地区都是归云南贡山殖边公署管辖的。而英国人是在1912年才占领坎底、1913年始侵入独龙江下游地区的,所以就有了我在文章中提到的在独龙江与恩梅开江汇合处英军遭遇到的中国正规军的首次严重抗击。所以我说这种推测纯属由伪证据而得出的伪结论。当然,我承认中国对滇缅北界地区确实存在着管理证据薄弱的事实,这个不可否认,这既有历史原因,也有自然条件的原因,但绝对不应成为中国放弃缅北的理由。

另外,恩梅开江上游和独龙江流域本身就是山高林密、峡谷纵横,即便是现在也是无路可走、近乎孤岛,所以我们不要奢求当时的中国一定要对那里有确切的管辖证据。其实即便是在远离边界的中国西南的很多地方,因为地理条件所限,这情况都比比皆是,但没人怀疑它不属于中国。举个例子,比如库页岛,实际上历史上的明清两朝政府对其进行管辖也仅限于北部的局部地区,而岛的中南部地区也是“向在化外”的,但是无人否认整个库页岛曾经是中国的领土。再举个极端的例子:10万平方公里的可可西里无人区以前何时有过任何政府的管辖?但是我们不能说可可西里不属于历史上的吐蕃王国吧,是否可以说可可西里是属于某国的一块飞地呢?看一块地区是否属中国,无远近,而在双方的影响力。有人说缅北地区直到明朝时还是中国的,而到了清朝就不属于中国了。这是很可笑的,清廷在缅北不设治就代表其不属于中国了?又拿库页岛说事,试问清廷何时曾在岛的南部设过治?而且最重要的是,历史上缅甸的势力并未进入过尖高山以北,那么这块地区就肯定不属于缅甸。就这个道理。

 

4、中缅划界是一场规则失衡的政治博弈。

    当时,周面对的情况是,一边是英国人及随后独立的缅甸人在几十年内造成的对滇缅北界未定界地区实际控制的既成事实,另一边是中国对该地区的管理确实非常薄弱的现状,另外还有新中国政府迫切希望同周边国家确定永久边界以树立其政治形象的需要。所以,现实困难所造成的最致命的错误就是,周从谈判的一开始就是准备全盘接受麦线、准备放弃这块地区的。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这块地区当成是中国的土地,而且,整个50年代政府从未有过像民国政府那样多次组织人员赴滇缅北段地区进行实地走访、调查取证的官方行为。博拉有句名言讲,态度决定一切,正式如此。这样做显然大大降低了中缅北界谈判的工作难度,风光了的是以土地为筹码进行政治博弈的牛人,而损害了的,则是国家和整个民族的利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