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蔡照明l二手房砍价师
蔡照明l二手房砍价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7,319
  • 关注人气:2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想念妈妈的后背

(2013-04-04 19:33:09)
标签:

情感

           妈妈的后背

 

  没有想到,我会在14年后的一个上午,可以安静地坐在家里,来写我的母亲。

  妻儿回了老家,父亲、弟弟都出去玩去了,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之前我没这样的清闲时间,再之前,我从来不敢回忆我的家乡,我的童年,我的少年,那里都有我的母亲,记忆里我会遇到母亲,我会急急地想找到她,心碎!所以我刻意回避。

  我也刚从老家回来,给母亲上完坟,向她说说我这一年来的工作,以及一些让她放心的事,我并从她的角度想了些我要做的事,以及她的态度。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受母亲的影响,为人善良,但是我现在有点想变。我要和她说说。这里不多说了,反正我现在很清闲地泡上一杯上好的绿茶,没有情绪的愁苦,没有紧张事物,也没有了思念的悲伤,这正是我妈妈希望我的状态。

  妈妈临走前的那天晚上,我租了几床有点脏的被子铺睡在病房地上,突然有种受苦的小情绪,就那么一个念头——这样要熬到什么时候呀——就这样一个念头的冒出,第二天妈妈就走了。我应该没有流露出这样的情绪,但是母亲一定知道了,她任何时候不会舍得让我受苦,任何时候,他都会拿自己的苦来换我的苦,即使是生命,她也会毫不犹豫。还隐约记得她看着睡在地上的我,问这样行吗,说这次让我受罪了,别冻着了,也叫我到外边旅店里去好好睡,叫我爸一个人在陪她,说他老胳膊老腿经冻,我当然不愿意离开妈妈。

  我一直无法来写我的妈妈,我写了很多怀念别人的文章,因为我无法写尽她的一生,无法使人相信,有时候我自己都不信。

  记得小时候,敌特警惕性很高,民兵们经常会到我们村旁湖边的芦苇荡里去寻找有没有特务踪迹。我开始怀疑我母亲是特务。因为她一个人带我们一家老小7口(父亲在外地教书),生产队里的活干得好,家里的活也都是她一个人干,还从不上桌子吃饭,基本都是吃我们的剩饭,而且是邻居家小孩也来吃过的剩饭,她是不是想表现好,更容易隐藏在我们人民群众之中?否则哪有这样的好人?

  每年我回家给母亲上坟,都会有一群村里的人跟着,在边上陪我,在我的低头静默中,听他们絮叨着,说着母亲的各种好,说她行好(家乡话,帮助别人的意思)一辈子,苦了一辈子,却没能等到享福的时候,说着说着,大家都哭了……

  没在过去农村生活过的人,不知道那时的苦,母亲一人要干别人家庭两三个劳动力的活,还干得好,除此之外,她还搞些副业,比如养一窝老母猪,当别人家都上床睡觉的时候,她还去料理那窝猪,所以邻居们经常会被妈妈的唤猪声吵醒,说“都一觉醒来了,你妈妈还没睡”。可是那时的每窝猪可以够我们五个小孩的学费,加之我父亲拿工资,也因此我们家是村子里经济情况最好的家庭。所以每年,比如到了这个时候,农村叫青黄不接的时候,很多家庭可能都面临断顿的危险,这时除了很多家来我们家借粮食之外,就是我们家每当开饭,门口都要围着一群小孩。我们那时还小,经常的工作就是驱赶,这时妈妈就会一边说我们“你们这些小孩怎么这样”,一遍安慰那些小孩,并把饭菜盛给那些小孩吃。有时我们抗议会很强烈,甚至大哭,她就叫我们要不你们几个先盛饭,把剩下的分给那些小孩。这个时候我们就非常为难,盛多了,母亲没了,盛少了她又都分给那些小孩了。因此母亲是经常没饭吃了,还要下地干活,她的胃病就是这样得的。如果遇到家里买了好菜,逢集时通常我父亲会安排人带些菜之类的回家,那就是做好后,先分给祖父和叔叔家一碗,再分给隔壁大伯家一碗,剩下的我们和邻居们的小孩抢着吃,反正从我记事到我离开家上大学,没看到母亲上桌上和我们一起吃过饭菜。

 

  这样的人,我们当时怎能相信?所以怀疑是特务,潜逃至我们家来获取情报。我还悄悄去跟踪过,看看她是不是有东西藏在什么地方,等没人的时候偷吃,当然没有发现。

  等我长到现在这么大了,有了两个孩子了,我渐渐理解母亲的做法。在最后陪她住院的那段时间,我试图走进她的精神世界,我问过她什么时候最幸福,她反倒说的正是那个时候,虽苦虽累,但看着你们姐弟五个健健康康,一天天长大,心里比什么都高兴!一个幸福感溢满的人,才会把幸福给别人。母亲的崇高是真实的,没有任何的虚情假意。

 

  母亲还是非常智慧的人,尽管不识字,但她头脑清晰,口才很好,用今天的话说,很善于和别人沟通,是化解矛盾的高手。其实是她的为人处世观使然。比如她从来没有一个仇人,从她口里我从来没听她说过谁的不是,即使有些我们实在看不惯的人,到她那里也都是叫我们理解,宽容,说人家不容易。她永远念别人的好,因此我们也老是笑话她,比如可能她某年路过某地别人家门口,别人给过她一口水,她会记一辈子,等那人某天路过我们村,她一定要留着吃饭,在食物短缺的年代,留人吃饭是个不轻易的举动。在农村的地方,家庭关系也很复杂,老的观念都还有,现实的不富裕也会逼出很多现实问题,别的家庭往往欢天喜地把媳妇迎进门,不出半年肯定闹意见分家吵架,但我妈妈却能和我奶奶、婶婶、姑姑都相处的很好,一直都不错,这是很少见的。

 

  母亲最有智慧和勇气的是一次父亲调工资的事。早年调工资可是件大事。长了一级,那就永远高一级的工资。父亲一直是优秀教师,劳模,带毕业班,反正那个小地方的关于教师的荣誉都是他的,所以每次加工资评职称都不会少了他。这次遇到了麻烦,他最要好的一个同学也调到了他的中学,我爸是数学教研组的组长,教学尖子,他是语文教研组长,学校当时升学率很高就是靠他们两个骨干撑着的,可是这次教育局给的高级教师指标就一个,学校报的是我爸,但他的同学不高兴了,我们两家有点世交的感觉,我有的东西我爸都会给他家小孩买一份,他家也一样。那时我跟父亲住在这个学校,突然我也发现我问他的问题都不愿回答我了,两人的隔阂渐渐产生。这件事被我妈妈知道了,她说不行,你们俩好了一辈子不能因为这件事恼了,她一个农村妇女主动跑到学校找到校长,说这事你们要解决,你们要去问县里多要一个指标,他们从小一起念书,高中同学,师范同学,同一年工作,你叫谁上谁不上?你要不去县里找我去找。校长竟然被我妈说动了,马上启程去县里,最后一番曲折还真要了一个指标,和平解决了这事。事后大家都夸奖我妈,一个农村妇女楞是帮一帮知识分子出了个主意,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母亲很向往文化,嫁给父亲应该也是她的幸福所在,她没有机会学习文化,直到她躺在病床上,拿着一本圣经,问我有些字的读法,这时我才惊奇地发现,躺在病床这一个月时间,她认识了很多字。

 

  母亲给我的感觉,是没有事可以难倒她,没有什么事在她那过不去,除了最后的疾病。记得我一直有个毛病,喜欢搞砸家里的东西,手里拿东西老是会掉下来。每次这样的事出现我都很害怕父亲的大声责骂,当然也很自责,因为那时一分钱都不容易挣,我们不像其他家小孩还干活,我们只读书不干活如果还破坏家里的东西,心情自然很沮丧。这时母亲总是把我一下揽过来,没事,破财消灾,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让我一下子很轻松了。这是家里的小事,等我长大了遇到一些大事,她虽然不懂,但也能、也只有她会这样地给我开导,好像啥事没有。因此我很大了,还有依偎着母亲的感觉,尽管我已是一个所谓的国家干部,她还是一名不识字的农村妇女。可惜母亲的坚强和乐观没有遗传给我,我也更由衷地更需要妈妈。现在遇到事情,我经常会想,妈妈要在会是什么样。

 

  印象中妈妈都是为别人的事难过,自己的事很少见她掉过泪,这几乎是唯一的一次,也是妈妈的坚强给我印象最深的一次。那天我一个堂舅突然来到家里,记得是大热天,妈妈还在地里干活,被喊回来,堂舅说姥爷得病了,妈妈没有多问,于是赶紧给我们几个小孩做饭,记得那天是擀面条,妈妈一直没有说话,但我看到她边擀着面条边偷偷流泪。被我看到了,我也没敢说话,等面条一出锅,帮我们盛好,她交代我们几个未来几天如何吃饭后,就跟着堂舅走了。姥爷突然离世,对妈妈的打击很大,因为她平常“死苦死忙”,从不走亲串友,回娘家也少,遇到舅舅家办喜事结婚生子,也都是早去晚归,还没有机会孝敬过她的父亲。但从此以后妈妈特别注重对姥姥的关心和照顾。我想说的是,母亲即使到了她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候,还是忍着悲痛,坚持把我们的午饭做好才走!所有的苦和痛都是自己背,直到她生命的最后时间,疾病的疼痛让她几乎难忍,但她还是不失平常风格,她尽量不大声哼,来亲戚看望她了,她还强忍着打招呼、安排吃饭,叮嘱临走时给他家里带些什么东西。

  母亲有一件事可以称得上伟大了,她第一次手术后,医生叫她7天不要动,就这样她在床上7天没翻身,没改变位置,几乎没动,她的坚持和坚韧只有在床上躺过的人才知道一分一秒是如何熬过来的,我们看着都快崩溃了。从中也可以看出她强烈的对生的追求。

 

  母亲离开我们14年了,我仍能感觉她的后背的温暖,听得到她疼爱我们儿女的言笑。睡梦中我还不止一次地赖在她的背上。那是我从小爱生病,她习惯用额头贴近我的额头(我至今记得他额头清凉的感觉),她一发现我发烧,就背起我,赶快去医院。在这件事情上,她的心又是很窄。我还记得经常是踩着泥泞的村前路、田埂,深一脚浅一脚的,急匆匆走向大队医疗点。路上不停地有人问谁,怎么了,她一面急匆匆地走,一面还礼貌地回答别人的问题,她的语调拉长,尾音是个稍长的“呢”,带着一点担心和着急。后来越来越大,母亲背我越来越吃力,有时我的病也并不是很重,我在母亲的背上开始有些自责,我也怀疑自己是不是为了生病讨母亲的溺爱,因为家里小孩多。特别是有一次母亲背着我,下着雨,地上泥泞,泥泞中有树针子、贝壳等,经常会扎到或刺破脚,母亲好像踩了一个不知什么,她本能地哎呦了一下,但她没有停下来拔,继续走路。因此,我都到了这个年龄,至今还没有感到有什么比妈妈的后背更让我有安全感,舒适。那时我看不到妈妈瘦小的身躯,直到我大了现在才越来越感到,但她是巨大的,无所不能的,我愿意永远躺在妈妈的后背上,她也愿意永远背起我。特别是妈妈比平时略显着急的语调,也一直回响在我耳边。这,就是未来的某一天我去找妈妈的信号了……(父亲和弟弟们回来了,暂写到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