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馨雅兰
温馨雅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05,171
  • 关注人气:2,0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就是一匹爆发的野马!

(2020-12-04 14:52:45)
标签:

社会学

文化

教育

情感

旅游

分类: 苦禅·道生

一个作家的隐秘世界                      一个人物姓名消失的当代

一个教育家的诟病羁思                    一本以狗的视角探知人类的书

《在我离开你之前》——值得你拥有

 

《在我离开你之前》

享有著权严禁刊载转载侵权必究!

雅兰·

                  ——感谢你,给我这种方式!也只有这样,我们彼此才能永远在一起……

 

我就是一匹爆发的野马!

 

二:我就是一匹爆发的野马!

 

在你心里,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我如口袋一样干瘪的身体。

现在,我离开你,已经三天了。三天没有得到照料的生活,你难以想象,我到底是如何度过的。往好处想,你认为我很聪明,凭着我的智商,应该是不缺吃喝的。夜晚气温骤降,也没啥,如果找不到落脚地方,我的身上,天生有一层厚厚的皮毛,即使下雪,我也会想法温暖自己。遇到这些,都是小麻烦,我会克服过去的。

你最不敢去想象,我被同类撕咬的场面。若时光倒退十年,你根本不用担心这个。那时的我,勇猛直前。不管体型比我大的,还是小的,只要放我出去,我都是所向披靡。

小区上坡左拐的巷口,那里有一大片青草地,到了傍晚时分,附近的同类,由主人牵着,它们在那里,释放憋了很长时间的大小便。你过于了解我的性情,每次,你带我出去,总要错过与它们相遇的时间。

有一天夜晚,你深记脑海,那次发生的惨烈,一直到我离开你之前,你都不敢去回想。

那个夜晚,下着雨。好像是冬天,地面向被水洗一样是潮湿的。风,霎霎地透入我的身体。你打着一把雨伞,为了不让我淋到雨,你将伞面,尽量往我这边倾斜。那个时间段,已经超过九点了,你估计,我们出去,应该是安全的。

你是一个细小谨微的人。重要的决定,在实施之前,你都要在心里,再三酝酿。那天也是。

至于那晚的谨慎,还是出自于前几天,你听见一个哐哐的声音,在夜幕里激荡,这个声音,让你心悸。你猜想,那一定是一个体型丰硕的家伙,发出的。声音发出的地方,就在巷口的下坡处。

下坡第一家有座庭院,那户人家的大门,常年紧锁。哐哐的叫声,偶尔在提醒门外的人,请不要靠近,否则就会不客气。那晚,你认为是安全的,那家大门,是紧锁的。那个哐哐的声音,也没有响起。于是,你用牵引绳带着我,我们略有诗意地行走在湿濡的夜幕下。你一只手撑伞,一只手拉着牵引绳。冷风,并不肆虐,与盛夏骄阳下的酷热之风相比,这是另一份直至。

我也是如往常,在每天撒尿的地方,低下头。然后,用鼻子,在大概的范围里,嗅了嗅。找到了自己的气味后,我抬起右后腿,就地行了方便。撒了几滴,我又往前走。每次撒尿,我不是一下就能解决的,总要撒好多次。那次也是。

在我一如既往地朝前走时,突然,一个黑影,从夜幕里冲了出来。确切地说,是朝着我冲了过来。危情,不知是怎样发生的。一切都在瞬间,被篡改了。

明明我的脖子,是被牵引绳套着的,黑影冲过来后,你的手里,只有牵引绳,却没有了我。那时的我,根本就不是一条狗,而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一匹蕴含蛮荒宏力即将爆发的野马。我那小小的个头,在潮湿的夜晚,被无限地放大了。

我就是一匹爆发的野马!

我,谁也不怕。你被骤变,惊吓得悚立在草地上。你手中的伞,被冷风刮走了。空荡荡的,牵引绳被你抓在手里。你不知该如何,应变眼前的发生。好像完好的世界,树立在你眼前,刹那间被锋利无比的锐器,拦腰截断。世界末日,还能让人类看到尽头,还能在月沉日起时,享受生命的过程。而那个时刻,所有的一切,都在刹那间,没有了。

我没有了你的牵绊,你没有了笃定安神。

那个巨大的哐哐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淹没了我。我在冲出去的同时,也叫了两声。可那个声音,也在瞬间消失了。

你的意识里,一片空白。你空无的世界里,得有一些存在物,哪怕是一片轻巧的树叶,一页易透的纸张,一笔随意刻画的线条,就那么一点点,它也是一种有。你不想让这个世界,空无一物。于是,经过几秒钟的转变,你大声叫喊着我的名字。

你声嘶力竭地喊着,好像要冲破黑暗的穹苍。

你的叫喊,没有阻止我和庞然大物之间的撕咬。那道紧闭的铁门,哐当一下,开了。一个高声的男人,从门里冲了出来。你仍然在嘶喊着。他呵斥着那个庞然大物。你的嘶喊,在后来,变成了哭喊。

在撕咬声中,你听到的,都是庞然大物咆哮的声音。你担心危难中的我,凶多吉少。惊恐中的你,无法想象,会是什么结果。那个男人,手中挥舞着一根棍棒,朝庞然大物扑去。男人扑了几下,庞然大物不叫了。

男人气喘吁吁地让你赶快带我走。是的,走,赶快走。走了,才不会有危险。

你颤颤惊惊地奔向我,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地向我伸出双手。你抱起了我。我的皮毛上,都是水,但流在你手里的,却是热乎乎的血。你感受不到。因为那时,你的头脑里,只有惊恐和逃离。

回家的脚步,是无力而急速的。你想尽快回到家,家里是安全的。

家,是避风港,是逃避灾难最理想的去处。你的急切,还在于要弄清楚,我到底有没有受伤?如果受伤,又伤在哪儿了?

真的不想去面对,但你不得不去面对和承受,哪怕是体无完肤。

我的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伤口。血,不停地往外流。你的手指,捂不住。你从橱柜里,拿出一条大毛巾,将我的脖子,一圈一圈地围起来。你双手抖索。我的全身,也是这样。

我疼得在小声哼哼,我不敢大声。不敢大声的原因,是不愿让你更揪心。还有,就是我自己,也被那个庞然大物,吓倒了。没想到,它那么不可一世。我朝它冲去,简直就是免费送到它嘴边的一道大餐。

那次,是我傻。你一贯认为我是聪明的,可聪明的我,那次却走了反方向。还害得你,劳累了半个月。

当晚回家,毛巾止不住我脖子上的血。你又从抽屉里,找出云南白药。衣柜里的一双丝袜,是最好的包扎带。那把剪刀,你把它放在火上,翻来覆去地烤。你要为我,清理伤口。然后,再进行包扎。

那次受伤,你没有想过去医院。自从上次医生,让你放弃我后,你就基本上,不相信医生了。受伤后的第二天上午,你去药店买了抗生素,还有很多外伤包扎的必需品。你认为,你是我的最好的医生,也是唯一的医生。

经过那次重创,一直到我离开你之前,这期间,只要是我的身体,出了问题,都是你在家里,为我诊治。

那次重创,让你不能回想,在我离开的前几天,那样的念头,在你心里,不是没有浮现过。你在寻找我的同时,尽量压制着念头的产生。那次重创,我受伤,我的身边,有你。还能得到,你的精心照料。现在,不知我身在何处,又能遭遇到什么?

如若真的,再有庞然大物,袭击我,我一个老者,活过人类年龄一百岁的老者,掉了几颗锋利牙齿劲头不再的老者,我哪里是它的对手?!

 

《在我离开你之前》(二)

 

 

************************************************************

《在我离开你之前》,以狗的视角打开人类的世界。

(写作灵感来自于美国著名作家加思·斯坦的长篇小说《我在雨中等你》)

从寻找出发。字字句句,溢满深情。

当狗成为了叙述的主角,人类便自觉往后退却。

(性灵里的善得到推崇,是一种在。有。人性中的恶被隐匿,或被消失,是一种失。无)。而作者遭遇现实是残酷的:人,在。有;狗,失。无。

人类退却,便淡化称谓。所以,文字里的人物都没有姓名。同时,也在隐喻人类存在的状态。

整篇文字在回忆里进行,逐步游历于文学和教育之间。并通过小我的思考,轻叩着当下社会存在的一些问题。着重引发读者去思考:有与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