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馨雅兰
温馨雅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0,517
  • 关注人气:2,0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在我离开你之前》(一)

(2016-03-16 08:45:34)
标签:

文化

教育

情感

长篇小说连载

分类: 苦禅·道生

一个作家的隐秘世界                      一个人物姓名消失的当代

一个教育家的诟病羁思                    一本以狗的视角探知人类的书

《在我离开你之前》——值得你拥有

 

《在我离开你之前》

享有著权严禁刊载转载侵权必究!

雅兰·

                  ——感谢你,给我这种方式!也只有这样,我们彼此才能永远在一起……

               《在我离开你之前》(一)


一:在大自然面前,你和我都是树叶,是两片不同的树叶

开始,你听说我自己出去没回来,你没怎么当回事,甚至你还用调侃的口吻,说我是不是看上谁家小妞了。第二天,你听着同样的话,起初你也还是没在意,你只随意地笑了一下,但笑容并没有向下延伸,就像盛开的花朵,突然被投放在冰冷的器具里,你的笑容瞬间凝固了起来。你意识到出了问题,而且问题很严重。

与你在一起十五年,你太过熟悉于我,如果是我自己出去,我一定是能回来的,哪怕是路途再遥远。你神情凝重地去问阿姨,到底怎么回事?阿姨吞吞吐吐的,似乎说话有点隐藏,你紧追不放,继续问阿姨,我是在什么时间出去的?多长时间才发觉我没回来?尽管阿姨语塞,但迫于压力,还是不得不完整地将情况说了出来。

那些天,阿姨都会趁你不在家时,去大润洋超市后面,几天前有一帮外地人租了那里场地,专门卖各种养身保健品,虽然你曾经也提醒过,那些都是糊弄人的,但阿姨还是喜欢往那里跑,如果不是我不回家,你还以为阿姨与那超市没啥关系。没等阿姨说完,你转身就走。从我的角度来说,你转身,是急于寻找我,从你的角度来说,你根本不想听阿姨再为自己辩白或推卸责任。阿姨知道,我在你心目中的位置。

出门后,你骑上自行车,绕过小区,飞快地骑向地铁口,沿途路旁及绿化丛的缝隙处,你丝毫都没放过。你一路骑车,一路喊着我的名字。地铁口,是我经常送你的地方,当那些跳着广场舞的大妈们听到你的叫喊声时,她们当中有的人在纳闷,谁家丢了孩子?看这妈妈急得真让人心疼。

找了近一个小时,你推着自行车回家了。回到家,你顾不上喝水以及上卫生间,你以最快的速度拿起手机,打开微信,你想将我丢失的信息传播出去,你是多么希望能找到我啊!文字,对于你来说没有任何阻碍,要找到我,最好还要有照片,哪怕一张也行。

在这个快餐时代,已经没有多少人能静下心来阅读文字了,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所以你急于需要找到我的照片。平常你用的手机里没有我的照片,你只得在另一个手机的相册里努力地翻找,所有的照片都翻过了,只有两张我吃西瓜的照片,那是夏天时,你为我拍的。那天很热,整个天地都像闷在一个大蒸笼里,你从外面回来后就在厨房里剖了西瓜,第一片,你是拿给我的,看着我很快吃完了,你又给了我第二片。就在我津津有味地吃西瓜时,你悄悄地从我的脊梁上方为我拍了照片。一连几张照片,虽然不是正脸,但在没有任何照片的情况下,也只能利用它了。

确定我丢失的当晚,你彻夜无眠,你的头脑里都在设想能找到我的种种可能性,找不到我是你最不愿意去面对的,但你仍然还为自己保持一点理性,就那么零星丁点的,你也要往最坏处去考虑,万一真的找不到我了,你的内心深处还能有接受和支撑。

是的,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任何绝对的。要么找到我,要么找不到我,两种境地都会有结果。如果一个星期找不到,希望就很渺茫了,相反,则是能找到,说不定两三天就能找到。你但愿是这样。

第二天的凌晨,窗内的物件能看见轮廓时,你就起床了。你只喝了一杯水就出门了。

小区的后面有一条大路,与地铁相反方向,那里过了红绿灯,能到达大润洋超市。你猜测,我应该是在那里丢失的。红绿灯右边有一个小区,小区里的楼房不高,假六层真七层,最底层是车库。每幢楼都呈现长方形,长的部分非常长,长的夸张,若不是找我,你是根本不会到那里的。

在楼体狭窄的侧面,是车库的入口处,从一头望向另一头,里面黑漆漆的,犹如被恶魔掌控在手中。光影从另一头打过来,冒着寒颤颤的光,你是为了找我,才用相聚时的喜悦冲散了心头的胆怯,说不定,我就在里面。之所以你这样想,是因为昨晚你在网上搜了很多跟我类似的文字,其中一页的内容就跟你现在的情形差不多,说在阴暗无人的地方或许能找到丢失的小狗。

你想,是否我如文字里写的一样,也是胆小,不敢出来,你必须喊着我的名字,还要大声地喊,你得让我听到,得让我感受你的焦虑,你的渴盼,你的热切,你对我急迫的不可无一日的重新拥有,你是这般的,我就一定会出来,会像一根离弦的箭一样,从深重阴滞的光影里飞射出来,你是我的目标,我是奔向你而来的,除了你,任何人任何声音都无法召唤我。于是,你的声音比昨晚还大,你让十一月的风带上我的名字,从车库入口的一头穿透到另一头。

每喊一声,你的脑海里都会浮现我冲出来的情景;这一声结束,下一声紧跟而上,你就担心我听不到似的。这一头往另一头喊,喊了约有十分钟,不见我的踪影,你不妥协这无声的黑暗。

你到了另一头,有可能我靠近另一头的某间车库,而这件车库又是不能顺风听清任何声响,哪怕还有一丝的希望,你都在尝试。

你小小的身影站在车库的另一头,这时你的声音嘶哑了,但你仍然在大声喊着的名字,喊了两声后,阴暗的通道里有了声响,那个声音不是我发出的。声音是从通道中间发出的,声音传出的位置你能确定,但你却不能辨别那是什么声音,你多么希望那是我的声音,我就在通道中间的某个车库里。

你疲惫的目光投在声音传出的地方,通道里,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

你伫立着,储存在脑海里的各种可能性依稀再次浮现,每出现一次,都能给你增加一份追索和探究的力量。然后,你蹲了下去。低倾着头,你心里想,也许这样,能有新的发现。

事实如你所料,在通道中间,也就是发出声音地方的正前方,有一摊明亮的不成形的光泽,虽然你有浅微的惧怕,但你还是决定往那个明亮的地方迈开脚步。我知道,你的丝毫不放弃都是因为我。

你刚走几步,吱呀一声清冷地滑过通道,你听到了,不由得停住脚步,一股凉气从脚底顺着脊梁迅速往上冲,你的手心也凉了起来。你打了抖索。你在犹豫,是否还要往前走?如果你的周遭都是风平浪静,无论如何你都是不可能再往前走一步的,可你现在是为了我!你仍然选择着前行。

你冰凉的脚谨慎地走在通道里,为了壮胆,你不时地喊着我的名字。在你还没走到那个光泽的地方,有个苍老浑浊的声音,从之前发出声响的地方传了出来,这是一个老妇人的声音。

她在问你,找谁?

一个活生生的人突然出现你面前,使你手足无措。你有了慌乱,但很快,你调整了过来。

你问她,你住在这里吗?她回答道,是呀?她的回答让你觉得不可思议。这么杂乱阴暗不见天日的地方怎么能住人?而且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她住的地方有十几平米,典型的车库结构,就像超大型的火柴盒子,坚固而稳妥地躺在黑暗的世界里。一束光从车库的上方不情愿地向四周弥散着,慵慵懒懒的,就跟她的被时光剥离了的面容似的,让人提不起一点精气。

你在此的目的是为了找我,因为诧异,你还是对她开了口。你问她,为什么住在这里?你的儿女呢?她跟你说,她没有女儿,她的儿子住在楼上,她老了,腿脚不好,爬不了楼,她只能住在那里。

你的目光将车库里的摆设扫括了一遍。你问她,没有卫生间,洗澡解手的话,你怎么办?她没回答你的问题。她倒过来问你,你找什么人?这里,一般没有人来。

她这样,让你更心酸。酸得你要掉下眼泪。

在你找我之前,你的心头偶尔掠过你最不愿意面对的情景,那就是如何与我道别,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道别,也就是生离死别。我知道,我活不过你,所以,我将你生命中的一年光景当成我生命中的八年。我不忍心目睹你的年华渐失,但也不得不残忍地让你看着我日复一日地苍老。

你和我,终有一个先行老去。生命都会这样,犹如树上的树叶,无论阳光和土地如何供养,到了秋冬,必有垂落。在大自然面前,你和我都是树叶,是两片不同的树叶。

你是很少看电视的人,碰巧看到电视上播放的纪录片,那次你看得较为用心。纪录片的制片人是外国人,内容讲述一个行动不便的人与一只服务犬。

服务犬的前半生在照料行动不便的人,服务犬的后半生由行动不便的人照料着,尤其是纪录片后面的内容,你都是在泪眼中看完的。你一边看,一边在想着我。

服务犬老了,得了关节炎,视力也不如从前,上下颚的牙齿也脱落了几颗,稍微硬的食物,服务犬都吃不下,行动不便的人就用搅拌机搅碎各种食物,加热后再给服务犬食用。服务犬知道自己给行动不便的人增添了麻烦,白天,服务犬几乎都是爬在地上不动,到了要吃食物和大小便时,服务犬才颤颤巍巍地挪动身子,行动不便的人满面都是泪水,他深知服务犬不想连累自己。

行动不便的人专门联系了动物心理学家,也就是动物通灵师。据说通灵师能听懂所有临终动物的语言,因为行动不便的人与服务犬之间无法架通语言的交流,只能求助于通灵师。

通灵师单独与服务犬在一个房间,房间里到处都是白颜色,只有服务犬和通灵师的身上有着其他色系。一块厚重的毛毯铺在房间的正中央,风,穿过树林,将窗帘吹刮的肆意翻卷,就跟白色的巨浪一样,要将真个房间连同服务犬和通灵师都要吞噬似的,势头锐可不挡。

服务犬弯曲着脖子趴在地毯上,通灵师盘腿坐在服务犬的对面,相互之间没有声响,他们的语言都是无声的。他们用眼睛在对视彼此。他们看待对方时间的长短,眼皮如何眨的,眼睛睁得大小等,这些都是他们在交流的方式。

通灵师将服务犬需要传递的信息收集起来,每隔一段时间,通灵师都要走向另一个房间,那里的轮椅上坐着行动不便的人。

一开始,行动不便的人接受通灵师的传话后,还能冷静地将自己要说的话托付给通灵师,以便通灵师再翻译给服务犬。来回走的次数多了,通灵师转过来的话让行动不便的人泣不成声,原来服务犬心里最大的担忧是行动不便的人。

服务犬让通灵师告诉主人,与主人相处十三年了,过去有它的陪伴,主人才能安然度日,如果它不在了,它最放不下的就是主人了。主人穿衣刷牙洗脸做饭出门去医院等等,谁能如它一样,对待主人无微不至。

行动不便的人听到这里,挣扎从轮椅上站起。嗵得一下,行动不便的人跌倒了,他连滚带爬朝服务犬匍匐而去。通灵师的眼圈也红了。由于动作慌乱,行动不便的人举措声音较大,服务犬伸直了脖子,努力抬起头,眼帘抬得也比以往高了。

服务犬的眼睛晶亮着,从它瞳孔的反射中,能看出行动不便的人离它越来越近。服务犬也试图站起来迎接主人,无奈,它的肿大的关节不听它的思维使唤,它只能对着房顶摇晃自己的尾巴。

当它与主人抱作一团时,它都不知道自己即将彻底离开这个世界。它的主人,行动不便的人已经为它安排了安乐死,执行的时间是在一个小时后。

看过这场诀别的那几天,你的心情都是不好的,可能是因为服务犬而联想到我。

你就是这般心底柔软的人。通道里的风比之前更大了,你将领口的拉链往上拉了一下,你没有立刻离去的意思。你伸开臂膀,左手在右手比拟着长短。

你问老妇人,请问这几天,你有没有看见过这么大的一只狗,不大,只有半条手臂长,棕色的,它的前胸和两个前爪是白色的,还有它的嘴边也是白色。为了加深印象,你又补上一句,它的牙也掉了几颗。

老妇人弓着背,从车库里面跺挪着碎步,她认真地对你说,这里没有狗来,这几天都没有狗。她的态度就跟学生回答老师问题一样。

超大型的火柴盒子里没有我的任何音讯,那次,你带着失望。推着自行车上了宽阔的马路。你去往其他地方,只要是你能想到我会去的地方,你都去了。这个火柴盒子,在几天后,你又再次风尘仆仆地骑着自行车朝它而来。

附近的几个工地,周围小区,你都来回骑了一圈又一圈,白天黑夜的,其中两天还下着小雨。你就任着小雨打湿你的头发和衣服,你没有打伞和穿雨衣,与我相比,我是大于一切的。

你的信念就是要找到我,你不能去想我挨饿的样子,我口渴的样子,被雨淋湿的夜晚,我又睡在哪里呢?想多了,你的眼睛就跟天空一样会潮湿,你的心里就会有揪心的痛。

在我离开你之前,我身上的毛没有以前浓密了,背部松舒的毛体间夹杂着些许白毛,那里,曾经都是棕色的,躺在阳光下,就像背部长着一根根闪亮的棕针。

记得你还笑着对我说过,你长这么帅干什么呀?可不能随随便便喜欢什么小狗。你一直将我与小区里的其他同类分开,特别是异性,你尽量减少我与它们接触的机会,你认为它们都配不上我。

被你宠了十几年,多少我也有了傲肆,这份性情只能用在对付外面的同类,对于你,我是超级亲近温和的。

刚到你身边,我的胆子还是小的,逐渐地,我就放开爪子到处窜谋了。

我不仅跳到沙发上,还会在你睡着时,钻进你的被子里,然后将身体缩成圆圈,蜷在你脚下。有时趁你不注意,我会叼起你的拖鞋,藏到沙发下,被你找到后,我还会将拖鞋藏到床肚下。

那个淡紫色的枕套和被套,它们的角都是被我咬烂的。

你晚上睡觉时,发现枕套的角有不规则的齿印,还有稀稀拉拉的缺口,你就喊我赶快过来。喊了几声,我都没过去。其实我都听到了,是我不敢过去。你躺下去的时候,发现被角跟枕套一样,你就又喊了我。同样,你没有喊到我。

那以后,我乖了几天。你待我,就像待孩子一样。

还记得刚到你身边不久,我病了。我不吃不喝,肚子憋得像一个空口袋。我的嘴里还往外面吐着黄绿色的水,你吓得不敢靠近我。吐了后,我的腿抽搐了起来。我用哀怜的眼睛望着你,你没有办法抱起我,脏是一个原因,主要是你无从下手,不知该如何对待我。

你在院子旁边的小树上折断了一根小树枝,你右手拿着它,在我吐的水渍上划动了几下。仅是几下,你丢下了它,因为你看到了几条如丝般的红色虫子在游动着。你惊恐把我抱起来,你不顾我那副邋遢糟糕的狼狈样,你对我说,我带你去医院。

你说的医院在河对岸,你带我去的那天是一个秋天。

我浑身颤抖着缩在你的臂弯里,你是怕我冷,出门时,用你的上衣包裹了我。医生不能马上为我做诊断,你得等前面人走了,才能抱着我坐在医生跟前。终于轮到我时,医生用一根冰凉的器具贴在我的胸前,医生听了一会,接着用手翻起我的眼皮,与你做了简短的对话后,医生建议你放弃我。医生说,不用治了,治也治不好。

你没有听从医生的话,出了医院的门,你没有把我丢在小河边。过了桥,你抱着我往家的方向走去。回家后,你把我放在沙发上,你进了书房。你打开电脑,在百度里输入关键词,是跟我症状相关的。你按下鼠标,电脑显示屏上迅速出现几条类似的页面。你逐一去阅读,几分钟后,你决定去药店买药。你认为,这是救活我的唯一途径。

 

 

 

 

 

 ************************************************************

 

《在我离开你之前》,以狗的视角打开人类的世界。

(写作灵感来自于美国著名作家加思·斯坦的长篇小说《我在雨中等你》)

从寻找出发。字字句句,溢满深情。

当狗成为了叙述的主角,人类便自觉往后退却。

(性灵里的善得到推崇,是一种在。有。人性中的恶被隐匿,或被消失,是一种失。无)。而作者遭遇现实是残酷的:人,在。有;狗,失。无。

人类退却,便淡化称谓。所以,文字里的人物都没有姓名。同时,也在隐喻人类存在的状态。

整篇文字在回忆里进行,逐步游历于文学和教育之间。并通过小我的思考,轻叩着当下社会存在的一些问题。着重引发读者去思考:有与无。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