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馨雅兰
温馨雅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0,517
  • 关注人气:2,0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终极绝望之境

(2015-04-17 17:47:48)
标签:

中篇

文化

佛学

 终极绝望之境

 ——《天窗》之“天”与“窗”    文·徐志国

 

享有著权严禁刊载转载侵权必究! 终极绝望之境

 

在《天窗》这部小说里,雅兰写尽了她对人和人生的根本看法,成功地揭示了现时代人们的根本生存状态,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窥天之窗,这使得《天窗》成为一部耐人寻味的、很特别的小说。在这部小说里,雅兰集中叩问了关于人类和人生的若干终极话题,比如灵与肉,或者说情与欲的关系,比如绝望与希望,比如信仰与拯救,比如孤独,比如活着的意义等等。正是这些终极话题在这样短小的篇幅里浓密地交织与渗透,成就了这篇小说的大气与深刻。

 

在《天窗》里,每个人都在挣扎,都在逃避,然而却无处不在碰壁。

“他”是一个身上散发着浓厚的颓废气息的男人,一个生活在阴暗里的人,深陷性的快感而不能自拔。他与昌萍的纠缠,只是因为贪恋彼此的身体,最终昌萍因他有性无爱弃他而去。

安分守己在这个欲望蒸腾的时代无疑是一种很好的自我保护,然而即使如此,瑞斌却终未能独善其身,而是因了他人的贪念命丧黄泉。

宋老师逃避爱情,逃避时代,去西藏译经竟遭狗咬。他虽在藏经的翻译上颇有成绩,却因举止谈吐庸俗让昌萍心生厌恶,以至于不得不找借口避而远之。

释一借着宗教的力量试图与整个世俗社会抗争,却又与昌萍结婚生子,终于因为不谙世事,因为家庭经济和个人信仰上的危机,向自己,向妻与子举起了血腥的屠刀……

昌萍从沉迷于与“他”的身体的缠绵到终因有性无爱而离去,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从懵懂趋向了成熟。渐渐接受了老实本分的瑞斌,但瑞斌却无辜地丧命于别人的贪欲,她试图追求平淡生活的努力,因寄托对象被无情地抽走而被迫画上了句号。在世俗生活里四处碰壁的昌萍,自觉地向宗教寻求解脱,于是邂逅了已出家的释一,然而,释一却用凶器夺去了她的生命……

从特立独行的阴暗的“他”,到释放着世俗的温暖气息的瑞斌,再到超脱世俗的冷玉一般的释一,昌萍的感情就像浮萍,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辗转浮游,直至丢了性命。昌萍一直有意无意地想抓住什么,然而却不断地失去,直至生命沉寂……

小说里次要人物毛丫的际遇若隐若现,与昌萍的遭遇一直如影随形。她心怀着一份不甘开始和昌萍一起经营化妆品店,亦步亦趋地摸着石头过河,然而终于因为经营水货东窗事发,被工商部门吊销了执照。后来和表哥搭伙开出租车,却意外撞死了人。接着表哥死于非命,然后同闺密友先是误入佛门,再又远走他乡,最后人回来了,却已判若两人,然而终究被其夫杀害。毛丫的身边越来越荒凉……

这里有肉体的激情,有俗世的温暖和幸福,有悠悠的古刹钟声,但这里的人却始终没有出路。

 

整部小说里每一个悲剧性事件的发生,作者都用文字给了征兆:对“他”的强迫,昌萍一开始就欲推还就,这已暗示了两人的关系的悲剧性结局;经营化妆品店之初,昌萍的不以为然和毛丫的不甘心,都预示了前景不妙;毛丫开车撞死人,是在夜以继日地开了两天之后;瑞斌死于非命之前昌萍提醒他“开车注意安全”;释一还俗,娶妻生子,却仍日日念佛,异常的行为预示了日后的异常之举。整部小说就是从征兆到验证的模式的一个又一个的循环,直到浸满了鲜血,尸身“在腐烂的气味中荡来荡去”无所循环而止。

   

这里,一切都是破碎的。骷髅、鲜血、尸身等意象一次又一频频出现……作者用文字再现了一个人类生活于其中的真实道场,一个毁灭的世界,一个活人终将自我埋葬于其中的黑暗坟墓,一个比真实更真实的世界。作者笔下,任何挣扎与自救,都遭到否定。这是一个终极绝望之境。透过这部小说的文字,我们似乎听到了几位大哲的交锋。

叔本华说人生就像一个钟摆,总在欲望不得时的痛苦和欲望满足时的无聊之间摆动。

佛陀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人要认识到欲望之虚,之妄,之空与无,这样才能入极乐之境。

尼采说叔本华的钟摆说虽然很深刻,但人要活得有尊严,有意义,健康的人生要沉醉于美,要沉醉于自我超越,要沉醉于向着超人的方向不断努力的过程中。

按照佛陀的指引,人生似乎能跳出“叔本华钟摆”。然而,没有了欲望的人生,又将到哪里去呢?实际上是不是仍旧落到“叔本华钟摆”的“无聊”一端呢?

按照尼采的说法,人要幸福无烦恼,要始终有燃烧不尽的激情,要始终保有沉醉的状态,然而,即使是他自己,又何尝做得到呢?

宋老师和释一既都是尼采的理论的实践者,又都是佛陀教导的实践者,然而二人都没有成为超人,也没有成佛。超人与佛,都只不过是被我们理想化了的人的形象,它只存在于人类的想象里。人非积木,人生很难——确切来说根本就不能够——被设计和摆放。理论,也只能止于理论吧,哪一个人能够真正实践它们呢?《天窗》里的人们用遭遇和生命否定了一切救赎与挣扎。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小说里的主要人物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一代。在这个欲望蒸腾的时代,一个人很难为另一个人停留,尤其是当人年轻的时候。彼此皆欲以为岛,却忘了都是漂浮物,漫无方向。无定的人生,都是悲剧,只是形式有异而已。

整篇小说里, “空虚”和“寂寞”这两个词一次都没有出现过,但每个灵魂,每个身影和每个话语,所有的一切都被这两个词浸透了,淹没了。寂寞是如来佛的掌,有时候我们自以为摆脱了它的控制,可实际上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五指山下的小小游戏。

尼采曾说,人类是地球上的病。作者在这篇小说里深刻地刻画了人类之病的种种症状,并且告诉我们:人类的病,无法医治,一切努力,皆是徒然。

这是一个扑朔迷离的人生道场,任何有方向的努力都会碰得头破血流。正如小说里作者借释一之口所说的:人,其实是无的。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战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