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馨雅兰
温馨雅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0,001
  • 关注人气:2,0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战友

(2015-04-01 17:03:40)
标签:

情感

文化

教育

分类: 苦禅·道生

战友

 享有著权严禁刊载转载侵权必究! 

 战友


很少在现实中看见过女人眼睛是笑着的,说话也罢,不说话也罢,或者无论说任何,她的眼睛都是笑的。她的笑犹如人间最好季节里的花,只要与她在一起,她的笑就开放在我的心田。

起初不认识她。每次开学,都会有新生家长来咨询。那时的学校刚从旧址搬到当地房管交易中心下面的楼层里,以前是经营瑜伽的场所,后来经营不善,转租于我。在这之前,也是因为学校搬迁,搅得天昏地暗。白天忙于学校日常事务,间隔还要接到威逼恐吓的电话,晚间都是失眠状态,所有时间都在充斥着一种声音:怎么办?那个阶段,不堪回首。好不容易,通过各种信息,找到瑜伽场所,没任何选择余地,就将学校搬到那儿。所有的翻江倒海,都在时间流逝中趋于平静,这是我渴求的。但在中国,最难是与人相处,有时你面前明明站着的是一个人,但你却无法通晓对方就是一个渊深的黑洞。近十年来,各种人和事建立起来的认知,实为一种灾难。这种灾难的废墟上,是人性坍塌后的万异丑陋不堪,亲人与亲人之间,上属与下属之间,所谓朋友与朋友之间,等等能够用情感维系的人与人,奸诈,欺凌,出卖,细数出来,都不知道该如何运用什么词语,毕竟那些人都是在过往中与自己有过相关的。我不是毒蝎之人;无论在现实中遭遇什么,都有一颗原谅的心待于别人。也都是别人了,为何还要因为别人来深深折磨自己?所以,成长至今,我都以纯净来填充生命,酝造内在,这般活着,灵魂也是剔透的。如此之我,外界自然是不入我心。很少主动去接触人与物,或在什么人面前展示自己。世界不缺少任何。我与这个世界是有距离的,尽管我活在这个世界里。

你来,我在。你不来,我还在。只是你永远是你,我永远是我。这种情况下,她就来了。

她来,我安静地坐在那里。简单交流几句,我起身,引她到后间的资料室,那里有很多文件书籍。我打开橱柜,拿出一本书,那是我当时出版的一本研究论著。给她看书,是因为她没有其他家长盛浩的架势,她只是轻声在跟我说话。她说的话不多。她就那样,用眼睛笑着跟我说话。这是我初次见她。

她是那种典型的江苏女子,中等个头,白净皮肤,说话轻言细语,穿着从没妖艳过,但却很养眼。后来接触中,得知零星半点,她是泰州人,曾经在几家出版社都工作过,她哥哥还与毕飞宇是朋友,她老公是做外贸的,经常往来于国内国外,还有她家几代人中有很多都是老师,这些都是她透露给我的,我从不曾主动去探听任何。最好玩的,是她在手机里跟我说毕飞宇,因为她的腔调里既有南京口音,又用普通话说出来,但底音多少是带有家乡味的,这种混合音说了好几遍,我都听不清她是在说毕飞宇,后来她大声且是拆开三个字,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笑了,她也笑了。那次笑,多希望她能笑我傻。

我确实也是一个傻子。这种傻,在教学和写作之外,处处能见。她是比我小的,小我多少岁,我也从没问过她。反正,她称我为姐。我就是她的傻傻的姐。

对待人与事不经过深思熟虑,便是给自己增加麻烦。我以为学校搬至房管交易中心楼下,便有稳定,能让我疲惫的心有安宁。然而事与愿违,仅仅是一年半时间,动荡再次迭起。场地是瑜伽老板租超市的,超市租房产公司的,房产公司突然将产权转给房产交易中心,然后层权逼退,依次驱逐,最终受害的是我。关键是瑜伽老板与超市方没有签定合法条约,口头约定是不受法律保护的,而我又在去之前,将瑜伽馆按照办学要求重新进行调整,可想而知当时我的处境。如果说,事毕竟还是一件事,无论如何最终还是要解决的,但比事更可怕的是人为。如今想来,这不是我遭遇到的个人问题,这是种族问题,在世界面前,中国就是人与人之间的问题。在中国,很多灾难都是人为的,弱小的个体是抗拒不了且无法改变,这也是部分睿智之人活在中国很累的原因。

我的前面横行着四只老虎。一只比一只猛。一只比一只会算计。往返叠加,它们交织在一起,我哪里是它们的对手?!有形的,都是表面,无形的,都在暗地里争斗。有人想利用我狠狠敲诈,无数通话信息,却又在精打细算自己的得利。官方一次次敷衍,没有实质性解决方案。在忍耐难以坚持的一个白天后的夜晚,我与官方的人身处当地派出所。那晚,折腾近十一点。官方有组织安排人送吃送喝,我是饥饿着的,且在白天基本上也没进饮食。那天,从早晨开始,那帮人如表演般的走入程序,然后又一个个退场。眼看着又是一出荒唐,我就不愿离去,因为时间拖不起。学生要上课,总不能将学生都组织到不作为的职能部门去上课,如果这样,聚众衅事这个罪名是我背负不起的。还有那些泯灭良知的人隔三差五在门上张贴告示:最后一个星期,还有三天等恐吓式的文字袭击,这边官方无期限拖延,糟糕局面又一次让我陷入窘境。又在重复失眠担忧无望挣扎,窒息得没有丝毫突破口。那晚,警察问我姓名,我说没名字,卑微的我连一粒尘土都不是。警察让我签名,我说我不会写字,我没受过教育。那天的我很绝望,跳楼的心都有。那晚之所以如此待警察,是我从各方面都看出警察和官方是穿一条裤子的,而且,警察多是和稀泥,实质性问题,有的也是敷衍了事。这个国家,能真正为老百姓着想的人很少。那晚的夜很黑,不知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极度疲惫的我?

那天早晨开始,一直到深夜出来,她都在身边陪着我。为了陪我,她没有去学校接孩子,没有为孩子摆上可口饭菜,为我,她与那帮人谈道理,见我整个上午都没吃喝,想法为我递上一杯又一杯水。在我默默流泪时,搂着我的肩膀给予安慰和鼓励。她待我如此,已经逾越了家长与老师的关系。世间情义千万缕,在我心里,她也超越了任何亲朋好友。情理上,有关联的人似乎都已从世界上消失了,那些曾经得到我关爱和怜惜的人,在我危难之时都被无情占据了心坎。我不怨任何人。人,活着,没有人应该对你如何如此。自己做好即可。在没有期望的时候得到鼎力相助,她,显然是让我最为感动的!

那以后,在情感上,我看重了她。

以前我住在进修学校附近,前几年要建地铁,拆迁讯息口口相传,学校的事可以不操心了,家里住房又添在心头。不得不再次烦忧。房价高耸入云,普通人触不可及。很多空余时间,我消耗在各种房产信息中。终于看中一处,但因我的笨拙,她不得不为我再次出马。只是简单的房产信息,像摸瓜藤一样,她为我披金斩刺,沟通的路上,她消除了所有障碍,仍然是白天黑夜不厌其烦。有个夜晚,她给我电话,非常详尽地说了一大串数字,并再三叮嘱我要用本子记上,对于天性对数字不敏感的我来说,她的此举确为警醒了我。在房产过户时,我还恍如梦中。要知道,这期间的艰辛依然也是人的问题。实在太难沟通。对方自持高人一等,说话举止都是带有符号的。其实,这期间,我已掌握一些信息,只是没有点破而已。多年前,龙生还带着我去采访过对方父亲,那是城市频道为了纪念南京解放六十周年而做的新闻特辑,当然还有其他。在交易过程中,我没有透露丝毫,如此,好让对方的优越感更胜一筹。

真正朗朗上口说起战友一词,还是在上年。她家亲戚有个孩子,由于疏忽,对学习就没尽多少心,结果考试成绩不理想,这在考核制度高于一切的国度里,要想顺利进行下一轮学习,那是肯定不可能的了。后来通过关系疏通到所任老师,起初老师答应帮忙,后来又改口。一套方案刚成立,随即又被推翻。困顿之际,我和她都无计可施。到底她还是聪慧于我的,她说,不管对方如何,我们直接抵达,去了,再见机行事。我是胆小的,有些退却,但不去尝试,则不会有任何结果。最终,又打赢了这一仗。我们成功了。后来的小战役,是因为工作性质,需要一种特殊材料,而我很少出门,也不会开车和转车,心里自然而然又是想到她。跟她简短沟通后,将重要信息给她,她又是在百忙中为我办妥了事宜。几年的重大事件,一路过来,犹如一场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每场战争,都离不开她。

现在她在市区陪儿子读书,只有节假日,我们才有机会见面。其实,见与不见,我都已将她视为亲人。都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她的心底也是与我一样的。前些时候,我们有个愿望,就是将来能够都去国外,将我们的家放在一起,我们共同呼吸清新空气,在洁净的世界里过着能让灵魂自由的生活。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