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馨雅兰
温馨雅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39,724
  • 关注人气:2,0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三分之二的窗

(2007-08-06 14:17:50)
标签:

文学/原创

黎小萌

林路明

李坚

分类: 苦禅·道生

 

 三分之二的窗

青年作家2007年第08期(总第288期)新文本·小说             

 

 

三分之二的窗

雅兰

 

    黎小萌疯了。

    所有的人都这么认为, 这是真的。

    所有的人都接到了黎小萌的电话。只有我婉转的跟她说,你的电话可能打错了。但是黎小萌并不死心,在我关机之后,仍然发了许多信息给我,这是我第二天知道的。

    黎小萌似乎很渴望,但内心是极度恐惧的。听到她的声音,让我感觉她是一个一路奔走的女子。果然,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她告诉我,她正拿着手机从十一层往十二层跑去,是因为信号不好。但后来,我知道,黎小萌是不想让人知道她到底要跟别人说什么。

    黎小萌做的很彻底,犹如她彻底的不是一个南京人。我无法知道黎小萌成长中的过往,因为她很年轻。她说,她今年才二十一岁。当她的脚印第一次踏入南京的时候,是在十七岁那年。

    总是要绽放,却在一路的风尘中过早的衰落了。现在拿出来,都是血淋淋的。十七岁的时候,黎小萌就做了一个实习生,那时是在一家报社,她是跟在林路明后面的。采访的时候,林路明到哪,黎小萌就跟到哪,无论是深度报道还是花边新闻,只要有新闻价值,他们都会出现在一线。让黎小萌对林路明改变看法的是在一次雨中采访。那时接到群众举报,有个直销团伙躲藏在一个隐蔽的公寓里,组织了几百号的人在开什么会,报社很注重这个新闻线索,便联合了工商局公安局。当八辆车悄悄接近目标的时候,黎小萌和林路明也身在其中。不过,黎小萌的手心却捏出了一把汗,她从没有见过这种阵势,尽管以前在电视或电影中看到,但没有料到现在的自己就已身陷其中了。林路明倒是很老道,四十开外,做老记已有近二十年的历史,好象什么沙场都经历过。黎小萌在后来的回忆中对到底是如何将直销团伙捣毁的细节几乎都已淡忘了。黎小萌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背诵着她当时的日记给我听。原来下车前我们都约好四十分钟之后结束一切,为了保护自身的安全,时间一到我们就结束战斗,但我为了搜集更加有价值的线索,竟然忘了会合的时间。等我在墙体的隐蔽处寻查到了二本笔记本之后,看到了我的身边没有任何人。我追出了大门,空荡荡的,那些几百号的直销人员还有工商警察包括林路明都消失了。我是流着眼泪回到报社的,那时还下着雨,林路明看见我回来就像看见了一只丧家犬。林路明没有给我丝毫的安慰,他将采访记录朝我摔了过来,发了很大的火。他说,任何组织都有一定的严密性,我们说好几点走就几点走,什么时候做什么事不是由你定的。万一因为你个人的因素而影响了我们的所有计划,我们都会有危险的。你知道什么是阴暗面吗?阴暗面就是一种黑,有的时候就是一把刀,它能给你带来伤害!如果每次采访都脱离组织,你出事了,我如何向老总交代?林路明的火发的很大,话语一句高过一句,最终黎小萌不哭了。黎小萌有些害怕,不就是一次采访吗,能有这么严重?十七岁的黎小萌很单纯,似乎她还看不透到底什么是阴暗面,也无法感觉到什么时候的阴暗面就是一把锋利的刀,但这一次的采访让黎小萌彻底记住了林路明。

    二个月后,当林路明搂着黎小萌的时候,林路明的态度是相当的温和。林路明说,当时我那样,是不想让你在以后的工作中出差错,做我们这一行,有的时候也是要注重安全的。此时的黎小萌听着林路明说话,而她的身体却隐约的散发出一股清淡的馨香,她偎在林路明的身边,依然是一切似懂非懂。

    黎小萌是外地人,在南京可以说是无依无靠,但这并不至于使黎小萌陷入窘迫之地,好在她有娇好的容颜和曼妙的身段。尽管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可这也不影响黎小萌留给所有人的印象。繁华的都市里滋生着一切绝美的时尚元素,黎小萌初次接触这些时没有显示出她的迫不及待,因为她的身边有林路明。林路明是个四十开外的男人也无所谓,因为林路明有房有车,在报社里大小还是一个领导,加上他的沉稳,黎小萌几乎是毫不思考地投入了他的怀抱。虽然黎小萌还是一个小丫头,而林路明也可以做她的爸爸。林路明是一个离了婚的男人也无关紧要,到底,孤男寡女的在一起是再好不过的组合了。至此,黎小萌踏入了林路明的生活。

    林路明的身高一米七几,戴着眼镜,平时在工作中很少跟黎小萌谈及其他。所以,他们之间有其他人存在的时候,黎小萌看待林路明是呈几何形的,她看他呈什么样都是无所谓,因为黎小萌每晚都会和林路明睡在一张床上,也做着男女之间应该发生的事。有的时候在白天,黎小萌就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林路明身边经过的每一个女人。那些女人都很成熟,就像到了时机的水蜜桃,用手一掐就会冒出一股甘甜的汁水。她们打扮的很妖,穿的也很前卫,特别是在夏天的时候,穿的更为暴露。有一次,十七岁的黎小萌歪着脑袋想,云荻有没有穿内裤?因为前一天在午休的时候,林路明把黎小萌叫到办公室里,随手就反带了门锁。之前林路明也不说什么话,走到黎小萌的身边就抱走了她,她的身体就像一条丝带被林路明轻盈地摆放在办公桌上。然后,林路明掀起她的裙子就搞了起来,动作很麻利,就像黎小萌没有穿内裤一样。结束的时候,林路明说了一句粗话,我操!这一句粗话改变了黎小萌的许多。比如,前面讲过的,黎小萌很留心围绕在林路明身边的女人是否都穿了内裤,还有一个影响更深更远更具毒药性的是黎小萌从此以后对男人如火如荼。从此以后,在她最渴望男人的时候就是每天的中午,若是外面的天气是艳阳高照感觉会更好。如果在最想要的时候,林路明出差到外地采访,黎小萌怎么办?

    黎小萌越来越会给自己定位了,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什么时间用什么香水,也学会如何抽烟和跳舞。当林路明不在身边的时候,也懂得了该用什么样的媚笑让男人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多留驻一会。

    李坚是林路明的好朋友,也可以说是林路明的上级。自从李坚看着林路明将黎小萌带进带出,心里确实不是个滋味。但嘴里还得说出一些恭喜呀祝贺呀之类的客套话,背地里李坚却是这样想的,林路明你有什么好,不就是有房有车吗,如果不是单身,看你能美的每天晚上搂着一个大姑娘睡。想是这么想的,可表面上却不可以露出任何破绽。李坚的内心搅腾的多了,好象也要喝水一样,渴的很。家里的黄脸婆也快五十了。整天叽叽叨叨的就像一架机关枪,吵的烦死人。黄脸婆哪能跟黎小萌比?黎小萌才十几岁,鲜嫩鲜嫩的,真后悔当时将黎小萌安排在林路明的手下,如果当时,随便找个借口将黎小萌留在身边,说不定黎小萌的处女红是落在我的床上的。黎小萌晚上在床上到底是怎样的,狗日的林路明又是怎么搞她的?李坚想的多了,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有时控制不住也到洗头房去过几次,花了一些冤枉钱,跟他睡的女人尽管都跟黎小萌长得很像,但毕竟不是黎小萌。李坚看着黎小萌自从跟了林路明之后就越发弥散出一股迷人的韵味,李坚看在眼里,心里却暗暗的发着誓,总有一天,我要把林路明的墙给挖了。

    这不,林路明正好到西安去采访一位有名的大作家,因为现在有人说文坛是个屁,也因此而引发了一场唇枪舌战。李坚安排林路明去西安实地采访,看看那位名作家对此现象有何看法。李坚对林路明说,你此去要将稿子挖掘的力度深一些,回来后,给我们的读者看一看,也好让读者领略一下名家的风采和思潮。于是,林路明上路了,满载着重任一路西去。林路明走了,李坚也更安心了。安的什么心,只有他自己知道。林路明不知道,黎小萌更加不知道。但黎小萌似乎一下就空了。

李坚不愧是领导,能够圆滑周到地安排一切,当然,外界看是滴水不漏的,只有李坚自己的心里能够惦量出。黄金周时,南京的媒介组织大型公益活动,所以李坚很有理由地将黎小萌安排在了自己的身边,活动结束的时候例行惯列的会有一些聚会。所谓的聚会就是与名流的身份之人聚在一起,穿的得体一些,举止规范一些,笑容和语言也要机械客套一些。李坚是习惯的,如一尾鱼,在这些名流中穿来穿去,可黎小萌感觉就有些沉闷,已经十九岁了,但还是不能承受一些深重的。这些深重是多方面的,黎小萌要的是一种鲜活,她无法虚掩也不会装饰,尤其是在这个灿烂的午后。黎小萌的身边到底是没有林路明的。黎小萌拿着酒杯离开了众多的人群,她来到跃层的窗台前将窗帘打开,然后再将酒杯放在窗台上,冬日的暖风犹如羊绒,暖暖的绵绵的从窗外向黎小萌吹抚过来,黎小萌伸出手,空空的,黎小萌是没有意识的做出这一举动,让她愕然的是她的手却被另一双手拉住了,这一双手是从她的身后伸出来的,而这双手的主人继而将黎小萌环绕了起来。黎小萌很惊异的回了头,一看,是李坚。黎小萌红了脸说,李总,你,喝多了。李坚很坚定,我怎么可能喝多,喝多了还会对你这样?告诉你,我很清醒!说完,就有些用力将黎小萌挤在窗台前,黎小萌稍微有些抗拒,但抗拒不了,因为黎小萌喝的比李坚还要多。黎小萌有些晕迷,说,你知道林路明不在。李坚说,我就是要他不在的!李坚一边说一边去脱黎小萌的裙子。经历过男女之事的黎小萌好象比李坚还有需要,黎小萌很激跃,激跃得有些惊涛骇浪。此时的黎小萌就像千年的妖精,让五十开外的李坚差点将一把老骨头给折腾散了。散了就散了吧,反正我已搞过黎小萌了。李坚在支撑着自己的时候就是这样想的。

    这以后的时候,只要有机会,李坚就会去找黎小萌。黎小萌接受了李坚,但却向他提出了二个要求,一个是每次都要到宾馆开房,因为席梦思比办公桌舒服,还有热水淋浴。再一个,就是每次的约会都要在中午,因为中午的温度是炙热的。有了炙热,黎小萌就有了燃烧的快感。李坚都答应了。也就是在黎小萌将近二十岁的时候,黎小萌的生命里同时承接着二个男人,一个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林路明,还有一个就是李坚。跟林路明在一起,始终有一种依靠而至温暖的感觉,而与李坚在一起,则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在享受着一种偷情的愉悦。

    看似一切都有了,但黎小萌却是没有婚姻的人。因为林路明不曾给过她许诺,也不向黎小萌谈及未来,只是这样,一天一天的延续下去,工作是工作,睡觉是睡觉,做爱是做爱,愉情则还是愉情。难怪黎小萌一直用异样的眼光和想法在针对林路明身边的女人,也难怪黎小萌一直怀疑那些年龄大的女人都不穿内裤。是否林路明还有其他的女人,所以才不能给她婚姻。所以有好几次黎小萌在要他的时候,林路明都举而不坚。如果不是黎小萌拿出几颗伟哥,林路明就是彻底的不行了,是不是让那些风骚的女人都淘空了?黎小萌的心里有些恨。有一次吃晚饭的时候,林路明收到了一个信息,后来他就出去了。临走时说要到现场做临时采访,可能回来较晚。结果是一夜未归。第二天回来的时候,林路明的脸色就很难看,黯黄而没有神采,犹如抽了大烟。黎小萌很气愤,然后,哀怨并落地说,最好的证明就是你马上跟我做。林路明没辙了,拿出避孕套正准备用上,被黎小萌一把抢了过去,黎小萌恶心的说道,我也不嫌你脏,只要你能做就行。这一次,黎小萌是哭着的。而这一次以后,黎小萌更是疯狂的每天中午都去找李坚。

    最终还是让林路明知道了黎小萌与李坚之间的事。林路明让黎小萌滚蛋,彻底的从他的家里搬出去。黎小萌当然是不愿走的,想着自己十七岁就来到了南京,就跟了这个男人在一起,尽管他一直没有跟自己谈及婚姻之事,但这个男人,这个叫林路明的男人毕竟是改变了她,同时也铸造了她。如果当初没有林路明,她,黎小萌又会怎么样?现在的黎小萌又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

    黎小萌不能接受林路明的决定。

    黎小萌似乎有些歇斯底里,凡是跟林路明有关的人,她都打了电话,她向所有的人都哭泣,她是多么的后悔,她的长达几小时的诉说也在向所有人证明,她是多么的不愿离开林路明。甚至最后黎小萌还要跳楼自杀。当黎小萌再次将电话打给我的时候,我对她说,你这么小,这一切怎么可以?你的人生的路还很长,还有许多的路要走。放手吧,就当是你的成长,无意中遭受了一次伤。

    后来,黎小萌听了我的话,在林路明住的楼层对面租了一个小套。黎小萌跟我说,虽然不能跟他在一起,但只要每天能看见他,她也就心安了。

    再后来,黎小萌也没有跟李坚联系,她换了工作。她说,她有一扇窗是不会关的,这一扇窗永远是为林路明开着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荒原的荒
后一篇:天灾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荒原的荒
    后一篇 >天灾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